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7章

    “太子為了避罪,就誣陷傅姑娘精神失常,出現幻覺。本世子總是精神正常的吧,總不能……呵呵,也眼瞎,看錯了?”

    男人中氣十足,聲音雄渾有力,帶著嘲諷的調子伴著腳步聲,齊齊傳進大殿內。

    傅寶箏听到聲音,心頭一震,反頭望去,只見一個罩著銀白面具的白衣男子,揚起寬袖掃蕩開那幾個守門太監,抬步就進,有慶嘉帝坐鎮也絲毫無顧忌,宛若進的是他家。

    萬般隨意。

    他瀟灑的身姿,玩世不恭的語氣,天不怕地不怕的處事作風,傅寶箏很熟悉,像極了上一世的四表哥。

    傅寶箏雙眼凝視在他身上,有一瞬間的失神。

    蕭絕隨意掃過大殿一圈,迎上傅寶箏的目光時,多停留了一個瞬息。

    四目相對。

    傅寶箏還來不及做出反應的表情,蕭絕已錯開眼,拱起手朝主位上的慶嘉帝拜了拜,算是全了禮數。

    待傅寶箏眼神再次追過去時,太子蕭嘉已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避開蕭絕的話,自顧自道︰

    “晉王世子也不知在假山里對箏表妹做過什麼,嚇得她神智失常。若不是你,今日這些無妄之災也不會發生。”

    一句話,竟想坐實蕭絕侮辱傅寶箏,導致傅寶箏神智失常的事。

    蕭氏、傅遠山對這樣無恥的太子,真真是大開眼界,一旦坐實了侮辱和精神失常的事,箏兒這輩子就毀得差不多了。虧他們之前瞎了眼還想嫁女兒給太子,如今,只想撕下太子仁義的假面皮。

    不過,還不等他倆出口,蕭絕已是輕笑一聲,睥睨太子道︰“哦,太子堂堂儲君,給人扣屎帽子,渾然不憑證據,全靠瞎猜的麼?”

    蕭嘉一噎。

    蕭絕卻是再笑一聲,點點頭︰“懂了,瞎猜不講證據,是太子處事的一貫作風。”

    這話一出,蕭嘉滿臉漲紅,偷偷去瞄慶嘉帝,只見慶嘉帝臉色又沉了幾分。

    原來一年前,太子才因過度信任屬下,在證據還沒到位的情況下就好大喜功,大力彈劾打壓了一個“貪污腐敗”的巨大貪官,結果晉王前往江南暗中查探,得出的結果卻是驚人的逆反。

    是太子的人貪污腐敗,被清官察覺,反咬一口,將清官送到太子跟前喊打喊殺。

    而太子失察,還真的大力彈劾打壓清官。

    鬧得烏煙瘴氣。

    為著這件事,慶嘉帝對太子的攝政能力頗有不滿,大有培養肅王和福王之意。若非如此,甦皇後和太子一黨也不會那般急地要與傅國公府聯姻,給太子拉妻族助力。

    此刻,舊事重提,真真是狠狠扇了太子一巴掌。

    蕭嘉為了證明這次他不是毫無證據,開始攀咬蕭絕,冷聲道︰“昨日箏表妹裙子被撕裂,不是你干的?她清清白白一個姑娘,遭你如此蠻橫對待,豈能不嚇得神經失常?”

    蕭絕笑了︰“什麼叫做神經失常?只因為箏表妹不穿你送去的大長裙,今日入宮也各種不搭理你,看都不看你一眼,就叫做神經失常麼?”

    傅寶箏心頭一驚,她的一點一滴,他都有關注?

    正驚訝時,卻見蕭絕晃蕩一下寬袖,保養得白生生的大手探出寬袖,朝她招了招︰“箏表妹,過來。”

    傅寶箏不知他找她做什麼,但她本能地離開娘親懷抱,乖乖地走了過去,沒有一絲抗拒和猶疑。

    停在男人身邊。

    慶嘉帝默默看著這一切,飛速思考。甦皇後和太子臉上或青或白,一臉的不可置信,精彩紛呈。

    蕭絕掃過乖乖的傅寶箏一眼,笑了,方才她的不抗拒,她的乖巧,已是無聲證明“昨兒她絕對沒被他蕭絕嚇著”,否則哪能這般乖?沒有絲毫陰影?

    證明完這個,蕭絕雙手背在身後,開始正式清算太子的謊言︰

    “太子殿下,你知道箏表妹為何昨日走出假山時情緒激動,今日又對你不搭不理,面對你時頻頻走神,連你送的大長裙也嫌棄不穿嗎?因為昨兒本世子告知了箏表妹一個真相,與你有關的。”

    傅寶箏一愣,昨兒有麼?

    太子蕭嘉一時也沒反應過來。

    倒是甦皇後想起來什麼,內心直突突,想厲聲堵住蕭絕的嘴,可還不等她說出口,蕭絕已是聲音朗朗,跟戲台上唱戲似的,笑著念出來︰

    “太子殿下啊是個痴情種,對心愛的姑娘好得不得了,蹲在河水邊親自為姑娘洗白嫩嫩的小腳丫。可惜嘍,那心愛的姑娘不是箏表妹,而是其堂姐傅寶嫣,一聲聲‘嫣兒’叫得肉麻死了。”

    這句話出來,震驚了整個大殿中的人,包括慶嘉帝在內。

    給別的姑娘洗小腳丫?

    兩人都親呢到了這般地步,是不是別的苟且之事也發生了?

    這還是其次,最關鍵的是太子的所作所為。

    要知道,這一年多,誰不知道太子的心上人是傅寶箏,完全是表現在明面上的,整個京城的貴族圈全都知道。可眼下,驀地出現這樣的轉折,太子要是另外看上別家的姑娘也就罷了,還偏偏看上箏兒的堂姐?

    慶嘉帝完全不可置信地瞪向太子。

    蕭絕繼續調侃的語氣道︰“本來吧,男歡女愛,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可惜太子太過齷鹺,心底愛著別的姑娘,卻又貪戀箏表妹身後的權勢。一腳踏兩船不小心翻船了,及時承認錯誤,滾回心愛姑娘身邊也行,偏偏又舍不得放棄即將到嘴的權勢,想用齷鹺手段霸王硬上弓,這才有了今日的一出出戲。”

    “對了,得不到箏表妹,最後為了洗白他自己,太子又卯足了勁污蔑箏表妹神智失常,太子真真是……好修養,好德行,上不愧天,下不愧列祖列宗。”

    蕭絕笑著嘲諷完今日的所有事,知道大局已定,便兩手一攏,向慶嘉帝告辭,大步朝殿外走去,寬大的白袍隨著腳步一蕩一蕩,像瀟灑來又去的自在仙人。

    傅寶箏眼神追著他而去,可男人沒看她一眼,就那樣瀟瀟灑灑走了,消失在外頭的紅梅朵朵里。

    甦皇後恨死了蕭絕,一個自身都不正的浪蕩子而已,憑什麼對他的太子指手畫腳?

    論立身不正,誰比得上他蕭絕?眠花宿柳的,沒一日正經!光是朝臣就不知彈劾了他多少次。

    甦皇後就不懂了,這樣一個浪蕩子,皇帝不剝奪他的爵位繼承權就算了,怎的還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他在皇宮隨意放肆?

    氣歸氣,甦皇後還是拎得清輕重緩急的,眼下不是清算蕭絕的時候,重點在于幫太子說話。是以,蕭絕一走,甦皇後立馬朝慶嘉帝反駁︰

    “皇上,不是這樣的,太子怎麼可能喜歡什麼傅寶嫣呢,您別听不著調的晉王世子瞎說……”

    “太子,朕只听你說。”慶嘉帝打斷皇後,眼神銳利地盯住太子,“此刻膽敢一句假話,朕,決不輕饒。”

    蕭嘉閉上眼,他真沒料到晉王世子會知道那麼多事,連他在河邊給嫣兒洗腳都知道。旁的,還不知道晉王世子能捅出多少,到了這一步,他哪里還敢否認?

    太子跪趴在地,顫巍巍地磕下頭去︰“父皇,兒臣……兩個都喜歡。”

    這算是承認喜歡傅寶嫣了,但是也沒否認對傅寶箏的愛。

    慶嘉帝經營權勢多年,哪里還不懂里頭的彎彎繞,這個逆子到了此時此刻還心存妄想,舍不下傅寶箏身後的權勢,慶嘉帝真真是說不出的失望。

    太子是他多年精心培養的儲君,各種大儒教著,教來教去,朝堂的事一葉障目,處理得不甚高明,就專打後院女人的主意,一心想著走拉攏權勢結黨營私的路子。

    這些都還罷了,原本以為太子就算辦事不太行,至少德行出眾,品貌俱佳,乃天下人表率,可如今……顯然是高估他了。

    慶嘉帝看著匍匐在地的太子,內心是說不出的失望。

    傅寶箏听到太子說“兩個都喜歡”,心下一陣冷笑,他若在皇舅舅跟前大大方方承認只愛傅寶嫣一個,她還敬他是條漢子。

    眼下,真真是瞧不上他。

    傅寶箏飛快瞟了一眼皇舅舅的神情,生怕皇舅舅念在與太子多年父子情上,舍不得對太子下重手,忙一頭扎進蕭氏懷里又哭開了,哭得嗓音都啞啞的︰

    “娘,太子怎麼可以這般欺騙女兒的感情……女兒不要活了,不要活了……”

    傅寶箏一副生無可戀的悲壯樣,沖出蕭氏懷抱,就一頭撞向大殿中的紅柱子,嚇得蕭氏和在場的人全都驚聲尖叫。

    就在傅寶箏額頭即將撞到紅柱子時,傅遠山腳下一踹,飛撲過去,生生抱緊女兒齊齊撞在地上,才救下了一心尋死的女兒。

    傅寶箏尋死,以她的身份鬧到這般不堪,慶嘉帝大罵太子一聲“孽障!”

    隨後,慶嘉帝責罰太子跪去午門口,不跪到傅寶箏消氣,不許起。

    另外,太子德行不堪,暫被剝奪朝堂行走權,日後禁足東宮,以觀後效。

    慶嘉帝的懲罰一出來,甦皇後嚇得一個沒站穩,直接跪坐在地。太子更是面無血色,雙腿都在打顫,一個勁哭求︰“父皇……”

    傅寶箏卻是埋首在爹爹懷抱里,滿意得不行,走到今日這步,太子算是半廢了。日後肅王和福王再努努力,不怕廢不掉太子。

    更重要的是,鬧到這個地步,她傅寶箏可是再也不用嫁給太子了,拒婚成功,真好。

    大年初一,出了這麼樁晦氣事,各大皇親國戚都不敢再待在宮里給帝後添堵,一個個早早兒請辭回府。

    傅寶箏一家子更是第一個走的,蕭氏攙扶一臉死灰、生無可戀的傅寶箏上了馬車,蕭氏心疼得摟住箏兒,一聲聲“心肝”“肉肝”,回府的一路上說了好些開導箏兒的話。

    傅寶箏闔上眼簾,滿心負罪感,她明明心里樂得跟什麼似的,卻不得不暫時裝出被心愛男人傷害的可憐樣,也是蠻考驗演技的。

    “晉王世子,來來來,樓上坐……”

    駛出皇宮不久,馬車外忽的飄來這麼一句。

    傅寶箏起先沒反應,後來猛地想起,這一世的白衣男子不再是四殿下,而是晉王世子。

    幾乎不受控制的,傅寶箏撩撥開了窗簾,視線投向街道對面,只見一個白衣飄飄的男子被跑堂的引去酒樓二層。

    盯著男人背影,傅寶箏雙眼一眨不眨的。

    “箏兒?”蕭氏也看到了對面酒樓的晉王世子,見女兒盯著晉王世子瞅,蕭氏覺得轉移女兒注意力也好,免得女兒一直沉浸在太子帶來的痛苦里,便笑道,“箏兒,今日多虧了晉王世子及時出面幫了一把,要不還不知要扯皮多久。”

    “嗯,晉王世子……是個好人。”傅寶箏盯著男人身影,真心贊道。

    傅遠山騎馬跟在馬車旁,也看到了酒樓二層的晉王世子,笑道︰“他今日幫了咱們大忙,咱們可得好好感謝人家,要不,咱們現在就走過去當面道謝?”

    傅遠山是武將出身,心底感激一個人,那真真是熱情萬丈,都幻想出與對方對酒當歌不醉不歸的場面來了。

    蕭氏听了,斜了丈夫一眼︰“這樣的大恩人,豈能怠慢?自然得回府好好準備謝禮,再遞上拜帖,一家子登門去晉王府道謝才行。”

    傅遠山知道蕭氏郡主出身,規矩多,與他這種軍營里混出來的委實不同,當即“哈哈”笑著點頭。

    傅寶箏沒再說話,她心底是很有些矛盾的,既想現在就奔去白衣男子身邊,可又怕這一世認錯了人。

    說這個白衣男子不是四表哥吧,他的行事作風、語氣語調,以及走路的姿勢都是一樣一樣的。

    說這個白衣男子是四表哥吧,他又確實沒有四殿下的身份,連爹娘都換了,成了晉王府世子。

    所以,酒樓里這個白衣男子,到底是不是她的四表哥呢?

    傅寶箏正思緒飛亂時,馬車忽的一個驟停,傅寶箏身子沒坐穩,額頭撞到了車窗,很是一陣發疼。

    “哎呀,是堂姑父啊,對不住,外甥的馬匹一時沒控制好,撞到你們了。”窗外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

    傅寶箏小手攀住車窗,重新坐穩後,腦袋往外一探,看到外頭的少年郎後,更是腦子抽了,舌頭也不靈了,都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人家。

    你猜見到的是誰?

    竟是上一世的晉王府世子蕭臻。

    上一世,傅寶箏都是叫他世子表哥的,這一世……那個白衣男子佔去了晉王府世子的身份,那蕭臻自然不可能再是世子爺,傅寶箏一時舌頭打結,真心不知該如何喚他。

    “是堂姑姑和箏表妹啊,蕭臻在這里拜個年,方才真是抱歉得很,也不知堂姑姑和箏表妹可有受傷?”蕭臻跳下馬背,走到車窗前。

    蕭氏笑著搖頭,說是無甚大礙。

    傅寶箏也結結巴巴說道︰“臻……表哥,沒事。”

    說完後,心底在打鼓,也不知這句“臻表哥”叫對了沒,這一世重生前的自己是不是這般叫的。

    好在,叫完後,偷偷打量蕭臻眉眼,似乎沒有異色,傅寶箏心頭松了口氣。

    “正好,我今日邀了大哥先去吃飯,後去玉蘭園听戲,眼下將你們撞了,不知堂姑姑和堂姑父賞不賞臉,給外甥一個賠禮道歉的機會?”蕭臻笑容滿面地邀請。

    傅寶箏一震,這是邀請他們一家子與……白衣男子一塊吃飯,一塊看戲?

    “箏兒,要不要去?听說玉蘭園請來了一個新的戲班子,是江南鼎鼎有名的角兒,唱戲一流。”蕭氏傾向于去,知道箏兒最愛熱鬧,愛看戲的,眼下尋著這個機會散散心也好。

    傅遠山一切都听嬌妻的,她說去,就去。

    傅寶箏正愁找不著機會接近白衣男子,得了這個機會,哪里還會猶豫?

    “好。”傅寶箏面上不顯,內心竊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