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8章

    傅寶箏跟在爹娘後,隨同蕭臻往酒樓二層走去。

    一路上,蕭臻都笑著陪同蕭氏夫婦說話,偶爾也與傅寶箏搭兩句,傅寶箏滿心滿眼都在惦記四表哥,回答得心不在焉的。

    越靠近四表哥,她的心越緊張,今兒上午她才在皇宮里堵住他道歉,這才過了多久啊,她又要出現在他跟前了。

    他會不會嫌棄她出現太頻繁啊?

    “你拉我下來干嘛啦,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天人之姿的,我還沒看夠。”通往酒樓二層的木樓梯上,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被另一個姑娘拽著下樓,嘟著小嘴不滿道。

    另一個姑娘滿臉臊紅︰“你都盯著那位公子足足看了一刻鐘了,還不夠啊,逼得人家公子都背對你了,丟不丟人吶……”

    傅寶箏听到兩個姑娘的對話,眼前驟然浮現四表哥白衣瀟灑的模樣,上一世就是,四表哥出了宮無論鑽進哪條巷子,都有一堆姑娘紅著臉尾隨他。

    皮相太俊,沒辦法。

    可是這一世,四表哥是她的,還被人這般覬覦,傅寶箏驀地有些心頭不爽,提起裙擺,搶上兩步登上了酒樓二層,卻不曾想,看到了另一幕辣眼楮的事。

    一條粉色帕子飄落四表哥腳邊。

    即將走過桌邊的紅衣小姑娘生生頓住腳步,紅著臉倒退回四表哥身邊,細聲細氣道︰“公子,我的帕子落到你腳下了,能否幫我……”

    傅寶箏很是不爽,她雙眼看見那紅衣姑娘故意小手放開,跌落帕子的。

    用這招搭訕男人,真的太不要臉了!

    就在傅寶箏腳步匆匆要走上前去時,蕭絕坐在桌邊,翻著手中的菜單,眼皮都沒抬,語帶三分笑︰

    “姑娘,用這招勾引男人,太過時了,也太拙劣。”

    蕭絕抬腳放在帕子上,將那姑娘的帕子踩在腳底給一寸一寸挪出桌下,到了過道上。

    紅衣姑娘望著滿是腳印的帕子,一張臉漲得通紅,撿起帕子,飛快溜了。

    傅寶箏看到這,心底的酸意才好些了。

    蕭氏和傅遠山恰好也看到了這一幕,他倆頗感意外,傳言中晉王世子可是花名在外,眠花宿柳,來者不拒的,風評很是不好。可眼下看來,似乎傳聞可信度……不大?

    至少沒有傳言中那麼夸張。

    畢竟……方才那個紅衣姑娘生得還是很不錯的,腰細胸大長得也高挑,絕對符合男人的審美。

    “大哥。”蕭臻大聲朝蕭絕喊道,還抬起手臂揮舞。

    蕭絕一偏頭,首先入目的是一身嬌俏海棠紅披風的傅寶箏,那姑娘正雙目灼灼看向他,眼底閃耀著星辰,一如今日皇宮假山旁,她喊著“四表哥”邁步朝他跑來時那般。

    傅寶箏太過明艷動人,蕭絕的視線忍不住在她身上多停留兩瞬,才去望向她身後的蕭氏夫婦和二弟。

    “堂姑姑、堂姑父,這邊請。”蕭絕站起身,迎上前去笑著擺動寬袖,請傅遠山夫婦落座。

    禮數還算周全。

    “大哥,方才我不小心撞到姑母的馬車,這是請客來賠罪呢。”蕭臻笑著朝蕭絕解釋。

    蕭絕點點頭,隨後拿出他最大的熱情來招待傅寶箏一家子,嘴里說著替他二弟道歉的話。

    傅遠山忙笑道︰“都是自家人,何必這般見外,再說今日在宮里世子可是幫了我箏兒一個大忙,我們還沒好好謝你呢。”

    落座時,傅寶箏故意讓爹娘坐里頭,然後她就順勢坐在了四表哥正對面,時不時偷瞄他一眼。

    眼前的晉王世子,言語動作習慣,真的就是上一世的四表哥,一般無二。

    只是上一世的四表哥從沒帶過面具,都是俊美面孔直接示人。

    眼前的晉王世子卻在鼻梁上卡了個蝴蝶狀的銀白面具,只露出眉眼、嘴和下巴。

    若是能摘下他的面具,看看里頭的臉是否與上一世一樣,就好了。

    可惜,他連吃飯都不摘的,直到用罷飯,傅寶箏還是沒機會看到真面目。

    傅寶箏內心嘆了口氣,起身去後園的淨房如廁。

    卻不曾想,她如廁出來,剛繞過一塊巨大的太湖石,就被晉王世子堵住了去路。

    蕭絕身子斜靠在太湖石上,雙手抱胸,問的直白︰“傅姑娘,你方才席間為何一直偷看我?”

    傅寶箏︰……

    一時面上很尬,哪有人這樣的,就算知道她在偷瞄他,也不要這般大咧咧地質問嘛。

    她好歹是個姑娘家,臉皮薄。

    “嗯?為何偷看我?”蕭絕渾然不覺自己有多驚世駭俗,踢了顆石子滾落到她腳邊,繼續直白地問。

    傅寶箏被問得小臉漲紅,真實原因自然是不能說出口的,一時又想不到別的說辭,被逼得急了,干脆也學他直接問道︰

    “我好奇,你干嘛一直戴著面具,不真面目示人?”

    蕭絕明顯一愣,隨後站直了身子,丟下她轉身就走了。

    傅寶箏︰……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怎的感覺他渾身上下驟然散發出一股冷意呢?

    難道他面具背後有什麼不愉快的事?

    “四……”傅寶箏剛想叫“四表哥”,突然想起他這一世的身份變了,忙追上去,改口道,“表哥,你等等我。”

    蕭絕走在前頭,忽的問︰“怎的不叫我四表哥了?

    “啊?”傅寶箏有些轉不過來,這一世他都不排行第四了,還叫他“四表哥”做什麼?

    “你以後還是叫我四表哥吧,好听。”蕭絕一錘定音。

    “啊?”傅寶箏越發覺得懵了,“好听”是什麼理由?

    卻不曾想前頭的蕭絕忽的停住腳步,傅寶箏沒及時剎住腳,一頭撞了上去,額頭貼在他後背上。

    蕭絕笑著轉過身來,結實的胸膛擦過她額頭,高高的身子彎下,兩片薄唇附在她耳邊道︰“就在方才,我給自己取了個表字,‘四四’,是不是很好听?”

    傅寶箏︰……

    “四四”?

    給自己取表字,這般隨便的嗎?

    傅寶箏抬起眼,震驚地側頭看向男人眉眼,他滿眼認真,不像在開玩笑。

    傅寶箏不由得感慨,不愧是瀟灑的四表哥,萬事都隨意。

    “乖,叫一聲。”蕭絕從她肩頭抬起頭,站直了,翹起嘴角下命令。

    “叫,叫什麼?”傅寶箏沒明白。

    蕭絕只盯著她,薄唇微抿,不說話。

    傅寶箏忽的明白過來了,愣愣叫了聲︰“四……四表哥。”

    蕭絕唇邊綻放笑意。

    這些年來听得最親切、最順耳的稱呼就是她今日上午追上來的一句“四表哥”了,過後回味起來甜滋滋像久旱過後的山泉水。不枉費他為了多听幾句“四表哥”,想了一上午,將表字定下為“四四”。

    “箏表妹!”園子那頭,忽的傳來蕭臻的喊聲。

    傅寶箏慌忙站直身子,後退兩步,離晉王世子遠一些。她耳朵有些發燒,方才幾乎貼在晉王世子胸前,也不知是否被蕭臻瞧了去。

    “箏表妹,你家里小廝突然來報,說是你祖母昏厥了,讓你們趕緊回去!”蕭臻跑過來急道,“你爹娘已經坐上馬車,就等你了。”

    听到這話,傅寶箏再不耽擱,匆匆道別,提起裙擺就跑走了。

    蕭絕望著逐漸遠去的傅寶箏,雙眼里滿是探究,這姑娘今日對他態度變化如此之大,與昨日扇他耳光的她實在判若兩人,詭異得很。

    蕭臻望著傅寶箏逐漸遠去的背影,腦海中重疊的卻是她腦袋親呢貼在大哥胸前的畫面。他想問大哥一句什麼,嘴唇囁嚅兩下,到底沒問出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