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9章

    傅國公府二房。

    “二姑娘,不好了,國公爺他們一家子回府了。”丫鬟小翠跑進姑娘房門,聲音都在打顫。

    她家姑娘與太子做下的事,今日在皇宮被捅破了天,國公爺不知要怎麼懲罰她家姑娘。她這個大丫鬟說不定也得發賣掉,小翠怕得雙腿直哆嗦。

    二姑娘傅寶嫣卻是極其鎮定,走下美人榻,縴縴玉指還撩撥了一下插瓶里紅得耀眼的紅梅,淡定十足道︰

    “怕什麼,如今老太太年邁,身子很是不好,稍微氣她一氣,就要斷氣。量他們絕不敢捅出太子背後的姑娘是我,要不,老太太非氣得一命嗚呼了不可……”

    說到這里,傅寶嫣嘴邊一個諷刺,“大房都是聰明人,哪里舍得他們自己扣上氣死老太太的大不孝罪名?為了保住老太太一條命,不用我去求,大房也會自動隱瞞下真相,不敢將我扯出來分毫。”

    看他們大房,出了宮這般久還沒回復,就知道是在躲避老太太的詢問了。

    如此,她傅寶嫣還怕什麼?

    自是有恃無恐。

    何況,太子明面上與傅寶箏在一塊,背地里卻與她傅寶嫣戀上了,這種驚天大丑聞,皇家絕對是要封鎖消息的,哪怕太子因此被罰,真相也絕對不會對外流傳。

    所以,府里府外,她傅寶嫣都是安全的,那還怕什麼?

    笑著掐下一朵紅梅,傅寶嫣手指捏住紅梅,心情賊好的在玉白的臉蛋上輕輕掃過,隨後又想起來什麼,走到梳妝鏡前往臉蛋上撲了點白.粉,讓自己氣色看起來蒼白羸弱幾分。

    一臉病容似的。

    又換了身素衣,走路時也故意裝出一副病弱樣,偽裝成她自己病了剛醒,就強撐身子要前往老太太跟前侍疾的樣子。

    “快去打听,傅寶箏走到哪了?”傅寶嫣望著鏡中自己姣好的面容,得意地吩咐小翠去打听傅寶箏的具體位置。

    “啊?”小翠有些懵,國公爺眼下沒來找事都是萬幸了,她們還主動湊上去添堵?

    傅寶嫣瞥了眼小翠,得意笑道︰“她傅寶箏不是向來春風得意,眼楮長到頭頂嗎?如今驟然得知太子真愛不是她,簡直就是晴天霹靂、五雷轟頂,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呢?”

    “本姑娘怎能不去瞅瞅?”

    在傅寶嫣的想象里,傅寶箏此刻一定是哭紅雙眼,血絲布滿白眼球,還癟著嘴哭得丑了吧唧的。

    這樣的好景象,她怎能不去看?

    “磨蹭什麼,快去打听。”傅寶嫣催促小翠。

    小翠沒法,只得小跑出門去打探,很快回來,說是進了花園了。

    “好。”傅寶嫣立馬出門朝老太太院子走去,最後選定了一段長廊的最佳位置,笑容滿面躲在鏤空窗戶後,看蕭氏一家三口神色匆匆往老太太院子趕去的身影。

    她就等著看傅寶箏慘兮兮的小臉蛋。

    遠處,傅寶箏急匆匆的身影由遠及近,逐漸清晰。

    而傅寶嫣臉上的笑容卻漸漸消失……

    只見傅寶箏臉上只有擔憂老太太的焦急,竟絲毫找不到情傷過後該有的天崩地裂、心如死灰、生無可戀的絕望樣?

    怎麼可能呢?

    傅寶嫣看好戲的一張笑臉,瞬間僵硬起來。

    “怎麼會這樣?”傅寶嫣掐著手心不信。

    除非……除非傅寶箏那個賤女人,原本就不愛太子,曾經貪圖的只是太子的權勢,太子妃的榮耀!

    沒了太子,傅寶箏憑借國公爺嫡女的身份,照樣能找到別的高門府邸嫁了,這才不用生無可戀的。

    想明白這個,傅寶嫣咬住內唇,恨恨地瞪住長廊鏤空窗戶外擦肩而過的傅寶箏,內心暗罵︰

    “呸,一個沒有心肝,專會攀附高枝的爛女人!虧她平日里還裝出一副高貴樣。”

    ∼

    傅寶箏一家子急匆匆趕到老太太的正堂院,剛到院門口,守門婆子就迎了上來︰

    “國公爺,郡主,老夫人听說了太子的事,當場就昏厥過去,現在還沒醒過來。”

    傅遠山急沖沖往里走,蕭氏邊走邊問婆子︰“可去宮中請了太醫?”

    得知請了後,蕭氏再不多言,帶著傅寶箏腳步匆匆朝老太太的正房趕去。

    “老太太您可是醒來了,嚇壞我們了。”

    府里有三房,為了孝敬老太太,一大家子全都住在傅國公府,還沒分家。眼下伺候在老太太床前的是二房和三房的人,二老爺三老爺,二太太三太太都在。

    傅遠山和蕭氏听說老太太醒了,都松了口氣,忙跨進屋去給老太太請安。

    “箏兒,箏兒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好好的婚事怎就沒了?”老太太揮手趕走湊上前來的傅遠山夫婦,只伸手要箏兒。

    傅寶箏剛氣喘吁吁跑進房門,看到上一世極其疼愛自己的祖母,就鼻子發了酸,待看到老邁的祖母顫巍巍朝自己伸手,傅寶箏哪里還忍得住,跑過去趴進祖母懷里就啜泣起來。

    “祖母,太子他欺負我。”傅寶箏知道,這種事瞞不住,與其旁人來說,她寧願自己對祖母坦白,“太子心底愛的是別人,卻看中了箏兒身後的權勢,故意要騙婚。”

    “今兒被晉王世子揭穿了,皇舅舅就貶斥了太子。”

    老太太起先听二兒媳婦說箏兒進了趟宮,就無緣太子妃之位了,她還以為箏兒在宮里犯了大錯,被擼了好親事呢。被太子蹬了,被皇家嫌棄了,她的箏兒這輩子都甭想找到好婆家了,老太太這才一時怒極攻心昏厥過去。

    眼下听說,是太子齷鹺對不住她孫女,老太太心下頓時不急了,但依然很怒︰“太子竟這般混賬?那我的箏兒做得對,就該跟他一刀兩斷!”

    傅寶箏立起脖子,點頭。

    末了,老太太又問︰“那個不要臉,勾搭太子的姑娘是哪個府上的?找出來,非得抓花了她臉皮不可。”

    老太太年輕時,可是京城貴族圈出了名的潑辣,眼下有人膽敢與她孫女對著干,真真是絲毫客氣都不想給,立馬就要用護甲抓花了對方臉那種。

    正在這時,傅寶嫣裝出一副病弱蒼白羸弱的樣子,緩步進了門。

    傅寶嫣的丫鬟小翠,听到老太太陰狠的話,有些腿抖。

    傅寶嫣倒是絲毫不懼,早就分析透了大房一家子,怕什麼?坦坦蕩蕩裝她的病弱,一臉病容地緩步站到一圈人身後,準備好好看看傅寶箏一家子要怎麼哄騙老太太。

    傅寶箏在馬車上已與爹娘商議過了,確實不敢告知祖母實情,自家姐妹搶男人,這種丟人的事若讓最愛面子的祖母知道,非得當場氣吐血不可。

    她最敬愛的祖母啊,好不容易重生後再次重逢,傅寶箏才舍不得氣病了她老人家呢。

    于是,傅寶箏柔柔地握住祖母的手,噙著淚笑道︰

    “祖母,那個不要臉的姑娘是誰,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箏兒認清了太子的真面目,再也不用嫁過去受苦了。”

    “可以換個好男兒,好好嫁。”

    這句話,說出了傅寶箏上輩子的心聲,尤其最後一句話,是笑著說的。

    老太太心疼地摟住箏兒︰“傻孩子,自然是要換個好男兒嫁,但也不妨礙先抓出那姑娘來,替你出氣。”

    老太太說來說去還是要揪出背後的賤女人。

    傅遠山連忙上前一步,安慰道︰

    “母親,那不要臉的姑娘是個孤女,太子進山打獵無意中遇上的。咱們一家子出宮前,皇上已派人過去解決了那個姑娘。”

    蕭氏也趕忙應聲道︰“是呢,這會子怕是已經……完事了。”

    老太太自然听懂了蕭氏的暗示,皇家最怕出丑聞,只有死人嘴最緊。听說那姑娘已經丟了命,太子也跪在午門口還不讓起,日後也要禁足東宮,老太太心頭的氣總算順了。

    “該!”老太太暢快地拍床板道。

    忽的,老太太看見箏兒姣好如花的面容,又想起什麼來,叮囑傅遠山和蕭氏道︰

    “下次再找婆家,可得精心挑,家世好是肯定的,另外那兒郎的品行可得格外調查清楚嘍,類似的事再來一次,我老婆子可是受不了。”

    蕭氏連忙應下。

    傅寶箏听了,起先感動非常,再後來想起四表哥對外的形象和風評……忽的一下,小臉笑不出來了。

    上一世,四表哥為了她一生未娶,更沒有侍妾、通房,還屢次為了她與太子干架,可四表哥的好,唯有她一人知道啊。

    這一世,就四表哥那花名在外、眠花宿柳的風評,要過祖母這一關,怕是……無比艱難?

    傅寶箏小臉埋在祖母懷里,苦巴極了。

    真真是不明白,四表哥明明那般好的一個人,干嘛要給他自己招攬了那麼一個臭名昭著的名聲啊。

    大房一家子果然都是戲精,傅寶嫣欣賞夠了,又見老太太只想留下大房的人近身伺候,傅寶嫣挽了二太太邢氏的胳膊,就又一副病弱的樣子出了院門,往二房走去。

    “娘,祖母真真是偏心極了三妹妹(箏兒),先頭皇後娘娘想與咱們府上聯姻,祖母就一個勁兒推舉三妹妹,壓根沒考慮過女兒我。如今,三妹妹被太子負了,又想著滿京城給挑選好兒郎,還是遺漏了我。”

    傅寶嫣一臉委屈地朝二太太訴苦︰“明明女兒還比三妹妹大一歲,要議親,也該先緊著我才是。”

    二太太邢氏敲了傅寶嫣額頭一下,低沉了聲音道︰

    “說什麼胡話呢,你可是太子心尖尖上那個,遲早要入主東宮的。有太子妃不當,當什麼別家夫人吶?”

    傅寶嫣就喜歡听捧著她的話,心頭喜滋滋跟什麼似的,偏面上還要嘟噥出一副不滿意的樣子來︰

    “可是娘,太子如今長跪午門口不起,听說日後還要禁足東宮……這樣的太子,還要嫁給他嗎?”

    二太太邢氏听女兒的口氣,似乎不大樂意嫁了,忙道︰

    “你傻啊,禁足還能禁一輩子?只是風月場上出了事,又不是朝堂上捅出大婁子,過一陣子,皇上消氣了,就又是風風光光的太子了!”

    “你乖乖听話,籠絡住太子的心,太子妃遲早非你莫屬。”

    去年,邢氏可是費勁了心力才將女兒送到太子身邊,虧她女兒傾國傾城,又一副嬌嫩的好皮肉,只是露露手腕和小腳,就擒獲住了太子的心。太子這塊大肥肉,只要不被廢黜,她的女兒是絕對不能松嘴的。

    傅寶嫣听了母親鼓勵的話,越發得了意。

    再想想傅寶箏那個窩囊廢,男人都被她搶了,也不敢撒氣半句。呵,那樣一個平日眼高于頂的驕縱女,要忍下這麼一口窩囊氣,真真是……胸腔里爬滿了食人蟻,喘一口氣,都得疼死吧?

    傅寶嫣每想一次,都樂呵得不行。

    可二太太和傅寶嫣怎麼都沒想到,他倆才剛走進二房的院門,身後的院門就陡的一下關上了,比平日里急切很多。

    傅寶嫣還來不及去瞅身後發生了什麼,就被眼前的情景嚇懵了。

    只見二房院子里,站了十幾個粗壯婆子和小廝,幾個婆子兩人一個抓了傅寶嫣身邊的貼身丫鬟和常用小廝,正按在板凳上準備打板子。

    領頭站著的,是國公夫人蕭氏身邊的陪房秦嬤嬤,早些年在宮里干過,一個狠角色。

    看到秦嬤嬤和她身後那一群人,傅寶嫣本能地抖了手腳,往二太太邢氏身後躲。

    “你們,你們這是干什麼?”二太太邢氏強撐氣場,大聲道。

    秦嬤嬤上前一步,先給二太太行了個禮,然後一句廢話都沒說,直接喊︰“開打!”

    一陣 里叭啦的板子聲響起,傅寶嫣身邊的貼身丫鬟和伺候出門的小廝一個個響起殺豬般的慘叫聲。

    跟在傅寶嫣身邊才進門的大丫鬟小翠也沒幸免,被兩個粗壯婆子當著邢氏和傅寶嫣的面給拖去按在板凳上,打得比另外幾個丫鬟還要狠,沒兩下就皮開肉綻,鮮血染紅了中褲。

    傅寶嫣嚇得緊閉雙眼,太血腥了。

    二太太邢氏感覺自己尊嚴被踐踏了,顫抖著聲音道︰“你們來我二房撒野,誰給你們的膽?”

    秦嬤嬤笑道︰“眼下是在處理什麼事,二太太和二姑娘心里沒點數嗎?引.誘未出閣的姑娘,在外頭與野男人私會,這般大的罪名,還不夠他們挨幾十板子?”

    听到這話,二太太邢氏面容發僵。

    傅寶嫣更是顫抖了雙腿,她怎麼都沒想到,大房一家子當著老太太的面啥話都不說,卻會私下里瞞著老太太行事。

    秦嬤嬤一步步朝傅寶嫣走來,傅寶嫣嚇得直往後退。

    “啪”的一記響亮耳光,傅寶嫣臉上一痛,還不等她去摸臉,就先看到秦嬤嬤幾根護甲上多了一層帶血的皮肉。

    傅寶嫣有些發愣。

    “啊!”二太太邢氏率先驚叫道,“嫣兒,你,你的臉……”

    傅寶嫣這才反應過來,臉上刺痛非常,用手去摸,一手的血。

    “啊……”傅寶嫣驚恐萬狀,張嘴尖叫,聲線又尖又利,震得頭頂飛過的小鳥都顫抖了翅膀,險些墜落在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