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2章

    傅寶箏正要開口阻止去臭香記時,二層忽的出現一道白衣身影,她猛地住了嘴。

    心頭砰砰一跳。

    “哥,我喜歡吃,等多久都願意。”傅寶央朝哥哥傅天 嘴。

    傅天知道這個倔脾氣妹妹不好搞定,眼神尋求傅寶箏支援,卻沒想到傅寶箏此刻比傅寶央更想去臭香記。

    心上人逛妓院,哪個姑娘能忍住不去捉奸,算她贏。

    “三哥,我也想去吃,我還從來沒去吃過呢。”傅寶箏站到了傅寶央陣營。

    歡喜得傅寶央都等不及兩個哥哥表態,牽了箏兒的手就往臭香記走去。

    傅天、傅地只得跟上。

    “表哥,你也吃一塊。”

    傅寶箏一行人登上二層時,看到大堂里一個衣著樸素的姑娘夾起一塊臭豆腐,塞到男人嘴里,見男人吃了,姑娘立馬羞澀低頭。男子一臉幸福地看向姑娘。

    傅寶央見了,眼前一亮,語帶羨慕湊近傅寶箏耳邊道︰“那對表兄表妹真有愛。”

    傅寶箏︰……

    那“表妹”,若沒猜錯的話,是這里蓄養的高端“妓.女”吧。大概那男子想體驗一把初戀的感覺,就有了羞澀“表妹”的誕生。

    看到這兒的姑娘手段如此高明,傅寶箏心頭越發泛酸。

    正找不到座位時,後院那里突然響起鼓聲,竟是臭香記為了解決長時間等待問題,舉辦了篝火舞會。

    “哎呀,咱們也去吧。”傅寶央慫恿傅寶箏。

    傅寶箏其實不大想去,方才看到白衣身影在二層閃過,她逗留在二層,遇上四表哥的可能性要更大點。但耐不住傅寶央的拖拽,只得陪她下樓去了後院。

    二層雅間。

    “表哥,鶯鶯挑的橘子,好不好吃?”一個綠衣小姑娘跪坐在一個玄色錦衣公子腳邊,嘴角含笑,眼神羞澀地瞟一眼公子,就飛快低頭羞紅了臉。

    玄色錦衣男子看到綠衣姑娘這小模樣,立馬“哈哈”大笑地挑起綠衣姑娘的下巴︰“表哥?哈,你們今兒真會玩,好咧,今夜本世子就好好品嘗品嘗你這表妹的純情滋味。”

    說罷,一口吞了綠衣姑娘素白手指間的菊瓣,大手再一拉一拽,綠衣姑娘就坐到了玄色錦衣男子的大腿上。

    連衣裙都拉開了好些。

    “表哥,今夜咱們姑娘們玩的是表哥表妹間那種朦朧的初戀感覺,您太性急了……”綠衣姑娘拉攏衣襟柔媚拒道。

    “北郡王世子,瞧你急哄哄的,又被姑娘拒絕了吧。”幾步之遙一個藍色袍子的公子,笑著指向對面的蕭絕道,“你就該向晉王世子學學,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急得那些姑娘一個個往上撲,只恨撲不著。”

    北郡王世子“哈哈”笑著回應京兆府尹之子李瀟灑道︰“蕭絕那一套我可不稀罕,大半年也看不上一個姑娘,憋都憋死嘍。”

    一群鶯鶯燕燕抿嘴笑。

    蕭絕一身白衣斜倚在紅柱子上,仰頭灌了一大口酒,一言不發。

    北郡王世子大手放在綠衣姑娘腰肢上,朝李瀟灑笑道︰“蕭絕這家伙不行啊,總是听咱倆的壁腳,卻從不讓咱們看他寵幸姑娘的樣子……你說,他不會還是童子身吧?”

    李瀟灑“噗”的一下,嘴里的酒噴了懷里的姑娘一身,差點岔了氣︰“不能吧,天南海北地給咱倆挖來尤物,他自個還能是童子?”

    蕭絕白了他倆一眼,丟下酒壺道︰“篝火舞會開始了,該做正事了。”

    北郡王世子和李瀟灑今夜都還沒嘗到姑娘滋味,一顆心正野著呢,特後悔裝什麼純情玩“表哥表妹”戲碼,就該壓住姑娘就上。但心再野,只要蕭絕下命令做正事,兩人立馬推開懷里的姑娘,整理好衣裳又喝了幾大口烈酒,裝成腳步不穩醉酒的樣子去了後院篝火處。

    蕭絕站在二樓窗口,食指敲打窗楞,俯瞰後院的一切動靜。

    盛大的篝火旁,鼓點敲響,一群男男女女繞著篝火載歌載舞,很是熱鬧。

    臭香記的篝火舞會很是特別,邊跳舞,邊吃臭豆腐。

    “嗯,好吃。”傅寶央跟隨人群跳了一刻鐘,她們的臭豆腐到了,立即停下來與傅寶箏一塊紅梅樹下吃起來。

    傅寶箏尋找四表哥好久,都沒找到,心頭有些蔫蔫的,連吃臭豆腐都心不在焉的。

    傅寶央剛吃了三塊,忽的腹痛,跑去淨房了。

    幾個堂哥遇到了同窗,在那頭與同窗閑聊。

    傅寶箏獨自一人站在紅梅樹下,吃著手里兩串臭豆腐。

    忽的,傅寶箏右胳膊被人撞了一下,兩串臭豆腐失了手,掉在白色大長裙上,滿滿的紅辣油,裙子頓時不能看了。

    “呀,姐姐,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個可愛的小男娃驚慌失措地跑過來道歉,一臉害怕地站在傅寶箏跟前,低垂著小腦袋。

    原來,這個小男娃貪玩,亂丟布球,一不小心砸中了傅寶箏的胳膊。

    傅寶箏見小男娃長得可愛,又認錯態度極好,沒忍心為難他,放他走了。

    傅寶箏低頭看自己的裙子髒得不能看了,正猶豫該怎麼辦時,臭香記一個侍女路過瞧見了,主動上前道︰“這位姑娘,咱們廂房里有干淨的衣裙,您可以隨我前去換一套。”

    傅寶箏正要尋一個堂哥陪自己前去,忽的看到二樓窗戶那立著一道白衣身影。傅寶箏忽的面上一羞,她能感覺到四表哥看到她了,當即決定不再驚動堂哥,以四表哥的本事,護她安全不在話下。

    何況,驚動了堂哥,就不方便與四表哥獨處了。

    是以,傅寶箏朝侍女點點頭,就隨她走了。

    卻說,傅寶嫣躲在不遠處的大樹後,見傅寶箏連一個堂哥都沒叫,就敢只身前去,當即陰測測笑了,這樣更好,都免去她想法子支開堂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