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3章

    傅寶箏跟在引路婢女身後,偷偷兒抬頭掃一眼二樓窗口的四表哥,明明是天寒地凍的鬼天氣,可窗口站了四表哥,微風撩起長發,他玉樹臨風的模樣瞬間點亮窗口,宛若人間正是陽春三月。

    美男如斯,真真養眼。

    傅寶箏自己都沒察覺到,她腳下已邁不動步子,停在後院長廊里駐足仰望,痴痴的。

    “這位姑娘……”

    引路婢女見傅寶箏沒跟上,返回來找她,被喚醒的傅寶箏忽的燒紅了臉,趕忙跟上去。

    內心臊死了。

    也是這一刻,傅寶箏忽的體會到,那些情竇初開的姑娘們一個個見了四表哥就挪不動步,是怎樣一番滋味了。

    真真是美色撩人,痴痴多看一眼,一顆心都能迅速滿起來。

    傅寶箏越發覺得自己上一世太虧,四表哥這樣的謫仙人物,都能瞎了眼屏蔽,反倒去撲太子那樣一個什麼都次的男人。

    念及上一世的愚蠢,傅寶箏只覺辣眼楮,趕忙再次抬頭望向窗口,竟意外地不見了四表哥。

    難道四表哥要走下樓來接她?

    思及此,傅寶箏眉眼染笑,唇瓣不由自主彎了彎。

    進入樓里,她右手食指忽的隱隱發疼,抬起手來細看,並無損傷。忍了一路,期盼著能遇到四表哥,可一直沒遇到。跟隨引路婢女停在一間廂房前,傅寶箏手指的灼痛感越發強烈起來。

    “姑娘,里頭有十余個大衣櫃,您隨意挑選。”婢女打開房門,躬身請傅寶箏進去。

    傅寶箏猶疑著站在門口,她記起上回在宮里也灼痛過一回,那次是險些被太子的人砍昏過去了。

    手指灼痛,到底是怎麼回事,傅寶箏說不清楚,但上一次沒好事,這一次……

    傅寶箏飛快掃了眼房里的擺設,露出嫌棄道︰“里頭有一股怪味,我聞不得。”作出微微嘔吐的樣子,指揮婢女道,“你進去挑一套白色襖裙來,我帶去馬車上換吧。”

    婢女面色如常,進去挑選衣裙時,卻挑了許久,有故意磨蹭之嫌。

    傅寶箏前後看看,見走廊里還是人來人往的,當即閃身開溜。

    “姑娘?”婢女立馬叫出聲來,下一刻,房角的大衣櫃里闖出來兩個身材魁梧的壯男。

    兩個壯男都渾身酒氣,衣裳不整,褲子也是匆忙中沒來得及提好的浪蕩樣,松松垮垮搭在腰間,任誰看了,都誤以為剛與姑娘發生過什麼。

    他倆噴著酒氣追出房門,遠遠追在傅寶箏身後,一副醉酒後色迷迷的語調大喊︰

    “傅姑娘……別跑啊,咱哥倆……會對你負責的……你別跑啊!”

    魔音響徹整個樓道。

    前頭逃跑的傅寶箏,嚇得用寬大衣袖遮擋臉部,生怕踫到熟人認出她來,真誤會她跟那兩個野男人有了什麼,可就一輩子毀了。

    傅寶箏心慌意亂,逃跑中撞倒了好些人。

    好多正經人家的姑娘,看到那兩個衣裳不整一路追來的男人,各個尖叫著捂眼,四處亂竄,一時亂作一團。

    “不得了啦,有姑娘被欺辱了!”

    有人闖進後院的篝火舞會處,大聲散播廂房里剛剛發生的巨大丑聞︰

    “不知道是哪個傅家的漂亮姑娘,被兩個醉酒男人給……”

    提示到這里,稍微有點經驗的都听明白發生了什麼,人都是愛看熱鬧的,跳舞的人紛紛停下,開始七嘴八舌議論開來。

    傅寶央腹痛,蹲在淨房雙腿都發麻了才出來,找了一圈沒看到傅寶箏的身影,再听到這事,嚇得雙腿都發軟。幾個堂哥也早已分開了去尋,听到有姑娘被侮辱的事,一個個都心頭亂跳。

    傅寶嫣也裝著尋了一圈回來,與幾個堂哥匯合,帶著面紗假意關心道︰“不會出事的那個,就是箏兒吧?”

    傅寶嫣聲音不小,周遭人全都听見了。

    傅天、傅地、傅中全體狠狠瞪向傅寶嫣,就算不幸真發生了這種事,也是要往死里遮掩的,哪有自家人巴不得往外捅的?

    傅國公府的名聲還要不要了,府里的姑娘還要不要嫁好人家了?

    眼神如刀,一刀刀恨不得凌遲了傅寶嫣這個蠢貨。

    被幾個堂哥一瞪,傅寶嫣趕忙小手捂嘴,做出一副說錯了話,驚慌失措趕緊閉嘴的可憐模樣。

    這幅樣子被周遭人瞧見了,一個個越發肯定出事的是他們家的人了。

    傅天、傅地、傅中三兄弟真心急了,所謂人言可畏,他們真是害怕箏兒沒出事,都能被這群嘴碎的給造謠出齷鹺事來。

    這時,那些同窗,那些熟人一個個走過來催促︰“不管是不是,趕緊帶人去前頭一探究竟啊,躲在這,就能當什麼都沒發生了?”

    傅天、傅地、傅中當然知道這個理,急忙快步朝前頭去。

    有這等熱鬧可看,誰不愛看?尤其涉及的是傅國公府這樣的豪門世家,篝火旁那些人全都自發往前頭涌去。

    一副醉酒微醺樣,混跡在人群里的北郡王世子和李瀟灑,正打算借著酒勁踫瓷太子一黨的人,正一搖三擺即將踫撞上時,陡然見到這番變故,兩人對視一眼,立馬明白今日時機不對,腳步一拐,收了手。

    “今兒出師不利啊,早知道就不出門,好好跟我的鶯鶯玩游戲了。”北郡王世子秦霸天,後悔不迭,砸吧嘴道。

    李瀟灑對玩女人沒秦霸天那般執著,他更愛看熱鬧,扯著秦霸天耳朵,大聲笑道︰“說不定前頭被侮辱那姑娘,比你的鶯鶯有看頭,來來來,陪老弟過去瞄一眼。”

    秦霸天被李瀟灑拖拽著,也跟在人群後頭,湊熱鬧去了。

    一大群人才剛走出後院,前頭就隱隱傳來一個姑娘的嗚咽聲。

    傅寶嫣被人群擋住,看不著,拼了命地扒開人群往前頭擠,只見一個身披梅紅披風的姑娘,可憐兮兮地蜷縮在雪地上,鞋跑掉了一只,寬大衣袖擋住臉蛋。

    但這絲毫不影響傅寶嫣一眼認出來,那沾了污雪,被撕得殘破不堪的梅紅披風,正是傅寶箏今日穿出門的那件,再看那姑娘身段,不是傅寶箏,還能是誰?

    呵,她傅寶箏也有今天?

    傅寶嫣摸了把自己毀容的臉,躲在面紗後,陰狠笑望瑟瑟發抖可憐兮兮趴在雪地上的傅寶箏。

    傅寶嫣再瞅一眼不遠處,被臭香記伙計逮住摁趴在地的兩個男人,他們一個個的在追逐撕打中褲子都掉了,里頭短短的小花褲露在外頭,越發讓圍觀的群眾往歪處想了。

    不錯,這兩個嫖客,差事辦得好,銀子花的值。

    就是不知,他們有沒有上了傅寶箏那個賤貨?

    當然,就算沒得手,有了這麼一出戲,傅寶箏的未來絕對是毀得透透的,京城的貴族圈里再不配有姓名。

    呵,她傅寶箏出身高貴又如何,外祖家強勢,爹爹享有爵位又如何?得罪了她傅寶嫣,下場就只能是這樣。

    傅寶嫣雙眼里滿是勝利的笑。

    很久,很久,沒笑得這般暢快過了。

    傅寶嫣笑過後,立馬偽裝成關心極了傅寶箏的樣子,一把推開擋在前頭的人,越過幾個堂哥,飛速朝可憐兮兮躺倒在地的紅梅披風姑娘跑去,邊跑邊焦急大喊︰

    “寶箏,你這是怎麼了?被誰欺辱了?”

    一句話,將出事之人的閨名也泄露了,生怕京城人士不知道出事的是傅國公府家的傅寶箏。

    傅天、傅地、傅中和傅寶央,一個個恨不得撕爛了傅寶嫣的嘴。

    傅寶嫣才不害怕他們呢,自顧自一路大聲喊著“寶箏”沖過去,沖到梅紅披風姑娘跟前,動作飛快地扯下那姑娘擋住臉的手。

    要知道,圍觀人群里認識傅寶箏的可是有那麼一些,傅寶箏這張小臉暴露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這輩子都別想再洗白。

    可剛把那姑娘的手拽下來,傅寶嫣臉上的“關心”就僵住了。

    “你,你……”

    只見地上這姑娘,也是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可五官卻很明顯,絕不是傅寶箏。

    傅寶嫣腦子頃刻間發懵,怎麼可能不是傅寶箏呢?

    披風明明是傅寶箏的,怎會人不對呢?

    “不是箏兒,不是咱們的箏兒!”傅天三兄弟謝天謝地,懸了一路的心終于落了地。

    傅寶央一把推開傅寶嫣,也看清蜷縮在地那姑娘的臉了,真的不是她的箏兒,立馬長舒一口氣,大聲道︰“嚇死我了,好在不是我們的箏兒!”

    隨即,心善的傅寶央立馬攬住那姑娘的小腰,大聲問︰“這位姑娘,你哪里受傷了?還能自個走嗎?”

    紅梅披風的姑娘一站起來,整張臉徹底暴露在眾人跟前,人群里頓時爆發出一陣嘰嘰喳喳聲,大抵是在給傅寶箏洗清污名,說道“還真不是傅國公府的姑娘”。

    “鶯鶯?”

    忽的,人群里驟然響起一聲驚雷,一個玄色錦衣的高大壯實男子推開人群,沖了出來。

    那梅紅披風姑娘,一看到玄色錦衣男子,立馬一顆顆碩大淚珠往下掉,捂著嘴哭開了︰“世子爺,鶯鶯……不清白了……你忘了鶯鶯吧……”

    自稱鶯鶯的姑娘,紅梅披風被撕破兩處,里頭的月白色襖裙更是裙帶斷裂,殘破不堪,隱隱綽綽露在外頭的中褲還殘有血跡,一只鞋襪全掉,玉足露在外頭,上頭青紫一片。

    下巴和脖頸處,也是青紫一片。

    經歷了什麼,不言而喻。

    “天吶,那不是北郡王世子麼?”人群里有人認出了玄色錦袍男子。

    “這叫鶯鶯的是北郡王世子的新寵?”

    “我的天,連北郡王世子的人都敢動,今夜怕是有血案。”

    全京城的人,誰不知道京城有個紈褲團,以晉王世子蕭絕為首,另兩個紈褲則是北郡王世子秦霸天和京兆府尹之子李瀟灑。得罪了他們三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剛有人認出北郡王世子秦霸天來,就見秦霸天掃了眼鶯鶯後,立馬怒火中燒地朝地上的兩個色、男猛地踹去。

    別的地都不稀罕踹,一腳一腳只踹關鍵處,很快滲了血。

    “啊……”

    “啊……”

    李瀟灑也沖出人群,幫著兄弟狠踹惡徒,李瀟灑更是孔武有力,一腳就踹飛了一個色、男,腦袋撞裂在牆壁上,血漿濺滿白牆。

    “你過來!”另一個還殘留口氣的,則被李瀟灑拽住頭發給拖離了群眾視線。

    這麼殘暴,傅寶嫣嚇得頃刻間白了臉。她知道,她惹事了,雇來的兩個蠢貨上錯了人,玷污了北郡王世子秦霸天的新寵。

    曾經,蕭絕、秦霸天、李瀟灑這個紈褲團有多可怕,只是在傳聞里,今夜親眼看見,嚇得傅寶嫣差點尿出來。

    怎麼辦,怎麼辦,傅寶嫣死死咬住牙關,生怕還活著的那個色、男交代出一切,被秦霸天查到她頭上來,她會被秘密處決掉。

    傅寶嫣嚇得整個人都在顫抖。

    其實,不光是她,圍觀的很多姑娘都嚇得慘無人色,紛紛捂臉後退。

    待秦霸天一把接過鶯鶯,打橫抱走這個可憐兮兮的姑娘時,人群里已沒一個人敢說話了。

    空蕩蕩的豪華大雅間里,一重重帷幔垂落。

    傅寶箏坐在鋪了厚實地毯的地上,整個身子瑟瑟發抖,方才被兩個衣裳不整男人追的一幕太過驚險了,每回憶一次,身子就顫抖一次。

    若非四表哥及時出現,用障眼法,將她拽進雅間里,又將另一個姑娘穿了她披風推出門去,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四……四表哥,謝謝你。”傅寶箏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視線低垂,看著蕭絕腰上的腰封,聲音小小的道出了謝。

    蕭絕一直盯著傅寶箏看,似乎在沉思什麼,沒說話。

    傅寶箏等了很久,都沒等到四表哥開口說話,為了避免尷尬,待她稍稍平復一點心情後,開口問剛剛那個頂替她出去的姑娘︰

    “四表哥,那位姑娘……不會有事吧?”

    同樣都是姑娘,被那樣兩個男人追,傳了出去,就算那姑娘不是名門貴女,名聲也是要毀掉的,傅寶箏稍微想想,就很是不安。

    “她本就是勾欄院的頭牌,被幾個男人追,不算什麼。”

    蕭絕說的雲淡風輕。

    傅寶箏听得心里很堵,越發垂下了臉。

    她知道,今日是那姑娘救了她,若非有那姑娘頂替她,後果不堪設想,她沒資格去想亂七八糟的……但是,只要想到,那姑娘一直伺候在四表哥房里,傅寶箏還是忍不住心頭憋悶,是那種她控制不住的難過。

    上一世的四表哥王府里是沒有妻妾,也沒有美人伺候,可在那些勾欄院里……興許老相好……很多吧。就像眼下,他不在晉王府圈養侍妾,卻在這臭香記包養頭牌。

    “怎麼了?”蕭絕見她忽的身子不再顫抖,眉眼間卻多了一股形容不上來的悲情,忍不住問道。

    傅寶箏搖搖頭,不說話,沒立場指責他。

    蕭絕卻忽的大手捏住她下巴,迫使她抬起臉龐來。

    這突然起來的動作,驚了傅寶箏︰“四,四表哥?”

    驚歸驚,卻沒有絲毫反抗,任由四表哥抬起她下巴。

    蕭絕卻忽的湊近她,臉龐對臉龐,直白問道︰“我踫你,你都不怕的嗎?”

    傅寶箏︰……

    完全沒明白男人在說什麼,傻乎乎地與他四目相對。

    蕭絕卻想起除夕那日,他不過對她表白一番,她就氣得渾身發抖,才稍稍攔她一下,她就拼勁全力賞了他重重一巴掌。

    今日,他先是一把攬住飛快奔跑中的她入門,將她柔軟的小身子抱了個滿懷,後又是現在,他故意靠近她,捏她下巴抬起來,如此帶攻擊性的危險動作……

    她居然絲毫不怕,也不氣了?

    蕭絕眯了眯雙眼,越發看不透這姑娘了。

    正在這時,雅間門“砰”的一聲被撞開,秦霸天打橫抱著鶯鶯闖進門,又頭也不回地一腳把門給關上了。

    “好鶯鶯啊,來,快讓哥哥親一口。”秦霸天一進門就不安分起來。

    “啊!”鶯鶯看到房間里的人,忍不住驚叫了一聲。

    秦霸天蹙眉,叫什麼叫,蕭絕那臭小子听壁腳又不是第一次了,害臊什麼?

    但當秦霸天看到蕭絕身邊跪坐的傅寶箏時,他雙眼也立馬瞪大了,也想驚叫一聲。

    靠,有蕭絕和李瀟灑兩個臭小子在一旁觀看就夠了啊,如今竟然還帶來個小娘們一起觀看?

    從沒在純情小娘們面前表演過技巧的秦霸天,瞬間大手和嘴都安分了下來。

    傅寶箏呢,她怎麼都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看到這麼害臊的場景?慌得整個人往四表哥身邊縮,不由自主拽住了四表哥衣袖,一張臉漲得通紅。

    蕭絕一眼都沒瞅門口的兩人,只管盯住了傅寶箏看。

    竟在她身上,看到了對他的依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