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7章

    【上一章已全部推翻重寫,小仙女們記得去重看】

    午膳,蕭氏張羅了一大桌子山珍海味招待柳老太太一家子,好幾道菜還是臨時從京城最出名的醉仙樓點了來的,是醉仙樓首席大廚親手做的,那味道真真是絕美。

    柳老太太一家子很有口福,一個個吃得心花怒放。

    其實,別說柳老太太一家子了,就連二房的人平日里也是吃不到的,今日是沾了郡主的光,才能吃到嘴里。

    招呼柳老太太一大家子用罷午膳,二太太邢氏忽的想起什麼,趕忙主動對傅老太太道︰

    “母親,我看四姨一家子舟馬勞頓,都累了,如今午膳也吃過了,不如讓他們先下去歇歇,待晚上國公爺回來了,咱們再一大家子好好聚在一塊熱鬧熱鬧。”

    這話原本沒什麼問題,可要歇的話,難以避免地就會涉及到去哪個院落住。

    傅寶箏記得,上一世柳珍珠一家子住在拂柳院,緊挨著自家的院落,給柳珍珠創造了好些接近自家爹爹的機會,自家娘親又是個愛吃醋的醋壇子,還沒發生那件不堪之事前,娘親就對爹爹好幾次冷嘲熱諷,將爹爹趕去書房睡了。

    這一世,說什麼也不能再讓柳珍珠一家子住拂柳院了。

    傅寶箏念頭剛落,就听二太太邢氏推薦了拂柳院道︰

    “母親,江南養出來的人,都喜歡臨山靠水的,恰巧咱們府上的拂柳院很是符合,不如安排四姨他們住去那吧。”

    傅老太太一听有那麼些道理,招待客人麼,可不就是得挑最適合客人的。不過蕭氏是國公夫人,傅老太太倒是沒老糊涂,開口敲定前朝蕭氏望去。

    傅寶箏看得出祖母是想定下拂柳院的,若真是詢問娘親的意思,娘親八成不會在這種小事上給祖母沒臉的。

    是以傅寶箏一臉嬌笑地搶著道︰“祖母,箏兒覺得不妥,四姨奶都十幾年沒與祖母團聚了,好不容易邁過千山萬水來到您老人家身邊,您怎麼忍心讓他們住到拂柳院去?與您的正堂院可是有些距離呢。”

    傅老太太最疼箏兒,當即笑道︰“依箏兒的意思,是讓你四姨奶一家子跟著祖母住在正堂院?”

    “那是自然,這樣呀,您老人家就可以時時刻刻與四姨奶嘮嗑了。”傅寶箏朝祖母眨眨眼。

    蕭氏最初定的就是老太太的正堂院,如今箏兒也這般說,她自然得給箏兒面子,笑著對老太太道︰“母親,方才兒媳已經吩咐如櫻她們下去收拾了,這會子怕是已經好了,就住在您院子里的東廂房。”

    如此這般,柳珍珠一行人的住處定下來了,與老太太一塊住。

    傅寶箏心頭松快了一點,這一世在爹爹回大房的必經之路上,應該不會再頻繁偶遇柳珍珠了。

    二太太邢氏見自己的提議被否決,當場有些下不來臉面,偷偷兒剜了蕭氏和傅寶箏兩眼。

    蕭氏留在老太太院子里,繼續張羅著旁的事,傅寶箏以及二房三房的人則各自散了。

    回梨花院的路上,傅寶箏滿腦子都是柳珍珠,雖說這一世將柳珍珠趕去了祖母院子住著,有祖母在,柳珍珠要想再像上一世般行動自如,頻繁偶遇爹爹,是不可能了。

    但是,俗語說“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柳珍珠那種可以算計自己婚前失貞、臭名昭著,也要上趕著纏上爹爹做妾的人,只要她一日住在傅國公府里,就一日有危險的可能。

    傅寶箏想著上一世娘親氣得小產,傷了身子,之後怨恨爹爹,生無可戀的樣子,不由得捏緊了手心。她還得做點什麼早點將柳珍珠一家子趕出傅國公府去,甚至是趕出京城去,才是真正的解決問題,安全了。

    可是他們今兒個才剛來,以什麼理由才能立馬趕走他們呢?

    有點頭疼。

    二房。

    “嫣兒,好消息啊,好消息。”二太太邢氏一回二房,就直奔傅寶嫣的閨房,笑得滿臉褶子。

    傅寶嫣正為昨夜的血案害怕呢,害怕秦霸天查到她頭上,一整日都對外抱病,窩在房里不敢出門,尤其再打量到鏡子里落下疤痕不再光潔的臉,越發氣悶得慌。

    忽的听到娘親的腳步聲,傅寶嫣慌忙拿來粉紅面紗遮住,背對娘親道︰

    “我都這般了,還能有什麼好消息?”

    二太太邢氏內心歡喜得不行,走到傅寶嫣跟前就眉飛色舞地說開了︰“老太太娘家來了個水靈靈的大姑娘,十九歲了,還沒嫁。”

    別家姑娘水靈,關她傅寶嫣什麼事?

    傅寶嫣很有些煩躁︰“娘,再水靈,也是別家姑娘,你女兒我……再也水靈不了啦!別在我跟前提什麼‘水靈’!”

    二太太邢氏連忙道︰

    “好好好,不提,不提,下面的事你肯定感興趣。你猜怎麼著,那柳家姑娘渾身上下的氣質,竟有幾分相似你大伯母和傅寶箏,眉眼間也有一丟丟像……”

    傅寶嫣狐疑地看向邢氏︰“娘親,相似又怎樣?”

    邢氏笑得像只狐狸似的,當即湊在傅寶嫣耳邊嘰嘰咕咕,添油加醋說了一樁十九年前的往事。

    “天吶?真的嗎?”傅寶嫣雙眼陡然放光。

    邢氏點著頭道︰“自然是真的,比真金還真!我猜呀,柳家姑娘如今上門來,絕不是單純來做客這般簡單,八成是看柳珍珠那張臉長得越來越像她死去的姐姐,柳老太太心思就活躍起來了……”

    “如今柳家家道中落,一屋子男人連個六品官都沒有,若是柳珍珠能攀上你大伯,好處多著呢,柳老太太哪里舍得丟掉這條大魚。等著吧,大房很快就有熱鬧瞧了。”

    听到這話,傅寶嫣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起來。尤其想到,傅寶箏能壓在她頭上,不就是靠著國公爺爹爹和郡主娘親的寵愛麼?

    若是她爹娘感情不再,郡主氣憤羞惱之下大鬧和離一走了之,傅寶箏一下子就成了爹不疼娘不愛的小可憐,將來還要在繼母手下討生活了?

    思及此,傅寶嫣雙眼一亮,越發想得深遠了,對邢氏笑道︰

    “娘,高招啊,一旦柳家姑娘迷惑住了大伯的心,咱們再來個借刀殺人,將大房攪個天翻地覆,說不定他們大房還能家破人亡,最後爵位落到我爹頭上呢。”

    一旦她爹成了國公爺,她傅寶嫣可就是堂堂國公爺的獨女了,地位一下子抬升上去,憑著太子殿下對她的寵愛,成為太子妃指日可待。

    想到她日後是太子妃,忽的秦霸天也變得不那麼可怕了。

    傅寶嫣笑著一把抱住邢氏,母女倆盤算開了︰

    “娘,來來來,咱們好好計劃計劃……等會女兒就去會會那個柳家姑娘,再給煽風點火一把,關鍵時刻助她一臂之力,務必攪得大房天下大亂……”

    老太太正堂院的廂房。

    柳珍珠坐在梳妝鏡前,盯著鏡子里的臉,正由一個老嬤嬤幫她上妝。

    柳珍珠瞥到柳老太太從房門外進來,忙看著鏡子里的柳老太太道︰“娘,這妝容……會不會有些過時啊。”

    柳老太太走近了,仔細瞅了後道︰“只要男人喜歡,就永遠不過時。你放心,當年你大姐姐的妝容就是由方嬤嬤畫的,絕不會有偏差。”

    柳珍珠輕輕咬唇,想說什麼,沒說出口。

    柳老太太以為女兒緊張,忙安慰道︰

    “論相似,那郡主只是與你大姐姐相似了三分,而你有血緣優勢,可是與你大姐姐相似了七分,郡主能憑借著那張臉坐上國公夫人的位置,你就更能憑借這張臉成為國公爺最寵愛的女人。別怕,一舉一動都按著方嬤嬤教導你的去做,就成。”

    母女倆正說著話,外頭的婆子來報,說是馬上到寅時正了。

    也就是說,過不了多久,國公爺傅遠山就該回府了。

    初次相遇的效果,決定了成敗。

    柳珍珠有丟丟的緊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