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22章

    正堂院東廂房, 國公府的小丫鬟們一個個都捏著鼻子,實在不願意踏進柳珍珠的屋子。

    原因無它,里頭滿屋子燻臭鳥屎味啊, 聞上一口, 就想吐。

    誰願意進去?

    丫鬟們偷偷躲在門邊瞅一眼里頭, 只見柳珍珠渾身上下掛滿鳥糞, 頭頂發髻和臉蛋上尤其多,那個惡心的狼狽樣,真真是惡心透了她們這些當丫鬟的。

    誰也不願意近身。

    柳珍珠此刻身陷巨臭當中,自己抓了茶盞往嘴里倒水,一口一口往外吐水,要將嘴里的鳥糞吐出去, 清洗干淨。

    可茶水都吐了半盆了,柳珍珠嘴里還是惡心得要命,時不時反胃嘔吐。

    “嘔……”

    “嘔……”

    吐得唯一伺.候她的柳老太太身上, 濺了一身的糞便水。

    柳老太太氣死了,好端端的一出美人計, 怎的最後落了這麼個狼狽結果?

    出師不利,太不利了!

    這滿頭滿臉滿身的糞便, 被國公爺瞧去了, 從此會不會再也入不了國公爺的眼了?

    她可憐的女兒啊, 柳老太太一想到國公府的潑天富貴,可能就要與她們無緣了,柳老太太就刺心地疼。

    “你們一個個的全杵在外頭做什麼?”柳老太太心頭不爽, 就拿外頭的丫鬟出氣,“還不快來伺.候主子洗漱,一個個的還有沒有點規矩了?”

    “你們國公夫人就是這般調.教你們的?”

    “你們再敢怠慢半分,趕明兒我就稟報老太太去,看老太太怎麼懲罰你們,要不要發賣掉你們!”

    柳老太太對蕭氏有氣,又不敢跑到蕭氏跟前去質問,就在這群丫鬟面前下蕭氏的面子,數落蕭氏這個主母不合格。又抬出老太太來,壓制這些下人。

    那些躲在房門外的丫鬟,這才一個個極其不願意地進來伺.候柳珍珠洗漱。

    弄干淨柳珍珠的嘴後,丫鬟們就打熱水的打熱水,將柳珍珠帶去淨房坐進木桶里,三五個丫鬟拿著一把把細密木梳,一下又一下地去刮頭頂的鳥糞,再拿來棉布給柳珍珠仔仔細細清洗面孔和脖頸,最後使勁兒搓洗身上。

    “輕點,輕點。”

    柳珍珠疼得死死咬緊唇,晶瑩如雪的肌膚一片紅。

    待最後全部清洗干淨時,木桶里的水都換了四五茬,直直折騰到了深夜。

    “娘……”柳珍珠臥在床頭,趴進柳老太太懷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娘,女兒今日出了這等糗事,國公爺怕是……再也看不上我了……”

    柳珍珠眼前浮現國公爺抱走傅寶箏,一眼都沒瞥她的一幕,肯定是國公爺嫌棄她了。

    出事到現在,都過去幾個時辰了,柳珍珠也不見國公爺來探望她一下,鐵定是嫌棄上了。

    傷心的柳珍珠哭得嗚嗚咽咽的。

    “娘,我不甘心啊,不甘心,上蒼給了我這張臉,怎能還沒發揮作用,就糟糕到如此境地了?”柳珍珠趴在柳老太太懷里,使勁哭,一想到未來的榮華富貴要泡湯了,就心口尖銳地疼。

    此時,柳老太太已經鎮定下來了。

    仔細打量過女兒千嬌百媚的臉後,柳老太太從幾百個可行方案里,挑了個最可能成事的,附在柳珍珠耳邊,嘀咕了幾句。

    柳珍珠疑惑地抬頭︰“娘,這怎麼可以?咱們好不容易才進府的……”

    “听話,以退為進!”

    柳老太太一錘定音︰“整個國公府都在蕭氏的掌控下,搞得咱們第一次就出師不利,再來第二次,也不見得能成事。不如先搬出去。”

    柳老太太猜測今日的鳥拉屎,是蕭氏提前策劃好,來破局的。是以,擔心繼續逗留傅國公府,反倒會壞了事,無功而返。

    柳珍珠拗不過老娘,知道老娘鬼點子是最多的,只得從命。

    接下來,柳老太太又與女兒嘀嘀咕咕了大半夜,教女兒明日該怎麼怎麼做……

    大房梨花院,夜。

    傅寶箏不見了,大丫鬟折枝急得直跺腳,她只是被支開拿了趟東西,回來就不見了傅寶箏,問守門小丫鬟姑娘去哪了,小丫鬟只是搖頭說不知道,說姑娘不讓跟著。

    折枝和折香忐忑不安地等了足足一個時辰,也不見姑娘回來,真心急上了火,忙打發幾個丫鬟和婆子去外頭找,可誰曾想,都快將大房翻了個底朝天,也沒見著傅寶箏的人。

    又一個時辰過去了。

    就在兩個丫鬟實在沒法了,即將要去稟報國公爺和夫人時,傅寶箏裹著披風一臉輕松回來了,梅紅披風上厚厚一層積雪。

    “姑娘,您可算是回來了!”

    折枝和折香趕忙迎上去,一邊替傅寶箏解下落滿積雪的披風,一邊忍不住問道︰“姑娘,您這大半夜的是去了哪?”

    去了哪?

    傅寶箏凍得快成冰的小臉,倏地一下再次泛紅,粉嫩嫩到發燒那種。趕忙快走幾步甩開她們,獨自一人臉紅。

    她才不會告訴兩個丫鬟,她為了改變這一世爹娘的命運,剛剛尾隨了爹娘一路,結果……

    眼睜睜看見爹爹說服不了娘親,就干脆一把將娘親抵在紅柱子上,強吻,之後還抱起不停反抗的娘親沖回房里……

    房里的嘎吱聲,足足響徹了一夜。

    傅寶箏曾經嫁過人的,嘎吱聲里會是怎樣一番情景,閉著眼都能想象出來。

    但傅寶箏為了掌握住娘親的點滴,力求徹底改變爹娘這一世的命運,只得厚了臉皮,面皮發燙也要蹲在爹娘房外的大樹上繼續盯梢,然後……足足听了……幾個時辰的嘎吱聲。

    嘎吱聲里,傅寶箏有多尷尬,只有她自己能體會了。

    就在傅寶箏的小心髒真真要臊得承受不住時,房里的動靜終于徹底停歇了。然後傳來爹爹低低的問話聲,以及不斷的表白聲,娘親說話不多,但傅寶箏能听出來綿綿軟軟的,與上一世娘親的歇斯底里和暴怒不同。

    听到娘親柔柔聲音的那一刻,傅寶箏欣喜若狂,她還記得上一世的這一夜,她睡得好好的,突然被正房的打鬧聲吵醒,眼睜睜看到爹爹被娘親趕出房門,去書房睡。

    兩世一對比,很明顯,這一世柳珍珠策劃的“美人計”以那樣慘淡的方式失敗,自然不會太過刺激娘親,後來傅寶箏的“嘔吐”又讓爹爹好好表演了一番愛女護女的心,這可是成功在娘親心底撒了一把暖意,一來一去,這一世的娘親可就比上一世的娘親受到的刺激要小得多,沒有那般氣。

    再加上這一世的爹爹……嗯,男人味十足。

    傅寶箏簡直難以想象,這一世的爹爹居然有那麼……男人霸道的一面,直接睡服了娘親。

    嘖嘖,太英武不凡了!

    可以說,這一世命運有了轉變,爹爹也是功不可沒的。

    思及此,傅寶箏再次臊得面皮發熱,趕忙搶過折枝手里打濕的帕子,往臉上貼。

    “哎呀,姑娘,瞧你在外頭逗留太久,兩個臉蛋都凍得通紅通紅的,得了凍瘡可怎麼得了?”折香嚇得不輕,“小翠,快去拿防凍傷的藥來!”

    傅寶箏︰……

    明明是臊得通紅的,好不好?

    但沒法子,實情不能說,最後傅寶箏又不想讓折香她們擔心,只能乖乖涂了防凍膏藥上床去躺著,待折香她們放下帳幔退出房門後,傅寶箏再偷偷兒用濕帕子擦掉膏藥。

    躺在床榻上,傅寶箏又將後續如何讓柳珍珠和柳老太太她們滾出府的計劃,溫習了一遍,直到覺得□□無縫,才閉上眼睡著了。

    次日一大早,傅寶箏惦記著要趕走柳珍珠她們,一到起床的時辰立馬就醒來了,難得一次不賴床。早早跑去正房的外間榻上等候娘親,一塊去祖母院里請安。

    結果,娘親居然起晚了。

    整整比平日晚起了一刻鐘有多。

    起初,傅寶箏還有些納罕,待透過門簾看到里間榻上的娘親扶著細腰,一副起身困難的樣子,傅寶箏瞬間懂了,小臉又是一紅。

    蕭氏下床走路時,明顯感覺走姿不大對,想起男人昨夜的瘋狂,蕭氏至今脖頸還燒得慌。

    掃一眼候在外間榻上的箏兒,蕭氏還自我安慰,虧得女兒還沒出嫁,不懂那檔子事,要不她都沒臉面對女兒了。

    蕭氏與女兒一塊用過早膳,又換了件寬大足夠罩住走姿的冬日厚實大長裙,才帶著女兒一塊前往老太太的正堂院。

    “娘,昨日表姑姑被鳥糞砸了,表姑姑會不會向祖母告狀啊?”

    去老太太院子的路上,傅寶箏忽的想起她的那群寶貝鳥來,昨日出了那樣的糗事,萬一不要臉的柳珍珠朝祖母哭哭啼啼討要公道,祖母一個愧疚,就下令烤了她的鳥群給柳珍珠泄憤,就不得了啦。

    而柳珍珠那個人,為了挽回顏面,是很可能拿小鳥出氣的,以此在傅國公府證明,她這個客人是有地位有面子的。

    思及此,傅寶箏一張臉都有些苦巴了。

    蕭氏掃一眼女兒,立馬知道女兒擔憂什麼了,柔柔問︰“怎麼,舍不得那批亂拉屎的鳥?”

    傅寶箏小嘴嘟嘟︰“娘,它們是晉王世子送給……女兒的,晉王世子是女兒的恩人吶,咱們不可以對他那樣。”

    傅寶箏知道,昨日出了那樣慘烈的事,娘親作為國公夫人,不可能絲毫不作為,至少表面上娘親是要給柳珍珠一個交代的,到底柳珍珠是客人,又是祖母的娘家人,面子上的情面勢必要給。

    也就是,必須要替柳珍珠出氣,懲罰那群小鳥。

    但傅寶箏又舍不得那群“惹禍”的小鳥受到太嚴厲的懲罰,甚至是喪命,是以,趕緊私下里求情娘親,讓娘親心里有譜,從輕發落。

    蕭氏听說那些鳥是蕭絕送的,立馬點頭︰“娘知道了,箏兒放心就是。”

    听到這個承諾,傅寶箏立馬放心了。

    不過,傅寶箏人還沒走進祖母院落,那顆剛剛放下的心,立馬又提了起來。

    你猜發生了什麼?

    竟是柳珍珠一大清早就在老太太房里哭開了,那受了巨大委屈的哭聲,猶如□□爆破般,穿透堂屋牆壁,再穿透厚厚的院牆,直直闖入還走在院牆之外的傅寶箏和蕭氏耳里。

    慘烈的哭聲,簡直像魔音。

    嚇得傅寶箏腳下一抖。

    呵,這一世的柳珍珠比上一世還不要臉,還豁得出去呢,比母豬被宰還哭得慘烈三分。

    待傅寶箏走進堂屋去,就見祖母坐在主位上,柳珍珠跪坐在祖母腳邊,上半身哭倒在祖母懷里,時不時對老太太哭喊︰“大姨母,昨兒……昨兒太恐怖了……那麼多鳥屎,從天而降,鋪天蓋地……”

    柳珍珠邊哭,身子邊瑟瑟發抖,真真一副被嚇壞了的樣子。

    柳老太太也配合著,坐在老太太對面的主位上哭個不停,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控訴,聲音都在打顫︰

    “大姐啊,我的珍珠命苦啊,昨日嚇得一夜沒合眼,好不容易合上眼了,又做了噩夢,哭叫著醒來。”

    柳老太太的兒子媳婦,也陪在一旁,一個個委委屈屈的。

    老太太看到自己娘家人一個個地哭成這樣,哪能不心疼?再听到大丫鬟打听了消息來稟報,說是昨日黃昏柳家姑娘確實受到了巨大驚嚇,被一群鳥圍攻,別說柳家姑娘了,就是府里的好些婆子都嚇病了,床都下不來。

    老太太听到這些,氣得肺簡直要爆炸,好好的娘家人千里迢迢來投奔她,結果住進府里的第一日就遭遇這種荒誕之事,這讓她這個主人的臉都沒處擱。

    “混賬,怎的昨日出的事,昨日竟沒個人來稟報?當我老太婆死了麼?”老太太很怒,立即將幾個大丫鬟全體訓斥一遍。

    傅寶箏走進院子里,听見祖母的話,當即心頭一個咯 ,糟糕,柳珍珠她們這是要挑撥娘親和祖母的婆媳關系?

    娘親是國公夫人,是府里的當家主母,出了昨日那樣的大事,不僅沒通報祖母,昨兒夜里更是沒對祖母娘家人表示絲毫的關懷,祖母心頭肯定會對娘親有意見的。

    思及此,傅寶箏暗咬內唇,越發厭惡柳珍珠母女了,這樣的禍害怎的昨日沒被鳥糞臭死過去,翹了辮子?

    柳珍珠和柳老太太見初步達到了目的,兩人心下一陣小小得意,怕露了相,忙偽裝出更悲痛的面部表情來掩飾,還用帕子捂住臉。

    蕭氏見柳老太太和柳珍珠哭泣的那個樣子,心頭只覺得好笑,真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昨日兩個臭不要臉的沒佔到便宜,今日便換了個招數,想著一哭二鬧三上吊來老太太跟前博同情,挑撥她們婆媳關系?給她堂堂郡主下馬威?

    真真是夠下三濫的。

    蕭氏心頭一陣鄙視,但面上不顯,依舊氣度優雅地拉著女兒小手跨進堂屋門檻,在一片殺豬般的哭聲里,蕭氏面容沉靜地向老太太請了安。

    隨後,蕭氏拿出當家主母的氣場,立在老太太跟前兩三步的地方,瞥一眼哭得沒個人樣的柳珍珠,不緊不慢氣定神閑地開口問︰

    “柳家表妹這是怎麼了?哭得怪傷心的。”

    正哭趴在老太太懷里的柳珍珠,听到蕭氏悠揚好听的聲音後,整個人一愣。堂屋里的氣氛都這樣了,蕭氏她眼瞎嗎?耳聾嗎?

    不瞎不聾,怎的蕭氏還能完全不慌,做到如此鎮定?

    柳珍珠有些懵,這與娘親跟她說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啊,接下來該怎麼演?

    柳老太太也是微微一愣,在她的認知里,上頭的婆婆生氣了,氣得臉都快綠了,作為兒媳婦的蕭氏不該立馬慌神,自亂陣腳了嗎?

    柳老太太暗暗掐了掐手心,怪自己太輕敵了,這皇家郡主有皇室撐腰,腰桿子果然挺得比一般人直多了,竟是個不怕婆婆的。

    不過,眼珠子一轉,柳老太太立馬想到了另一點,這兒媳婦越是腰桿子挺得直,輕易不彎腰,當婆婆的未必就越喜歡,說不定啊,她的好姐姐早就厭煩了後台強大的蕭氏。

    思及此,柳老太太再次鎮定,決定繼續按計劃走。

    當著老太太的面,原本坐在主位上的柳老太太,趕緊撐著椅子扶手站起身來,不敢再坐,對蕭氏畢恭畢敬的,指著空出來的椅子,對蕭氏討好道︰

    “郡主來了,您……您請上坐!”

    柳老太太故意表現出一副她這個老太婆鳩佔鵲巢,不該搶了蕭氏主位的樣子,趕忙顫顫巍巍避到一旁去站著。

    要知道,柳老太太就算身份低微些,比不上郡主,可她的輩分在那擺著呢,是傅國公府老太太的嫡親妹子,是絕對的長輩。當著老太太的面,柳老太太做出這幅不敢坐的樣子,打的是誰的臉啊?

    自然是狠狠打了老太太的臉。

    說明,老太太在蕭氏這樣的兒媳婦跟前,地位不夠啊,連娘家人都跟著沒地位,在一個小輩面前連主位都戰戰兢兢不敢落座。

    果然,一再的添火加油後,老太太越發的怒了。

    蕭氏自然看明白了柳老太太的挑撥離間,但是那又如何,她蕭氏,堂堂皇家郡主,如今又是國公夫人,她真不想給婆母臉面,婆母還真沒那麼大的臉。

    不過,蕭氏愛傅遠山,愛那個給了她三個兒女的男人,所以,她一向敬重婆母。今日,既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懂了柳老太太的挑撥,她就絕不可能再傻乎乎的中計。

    是以,蕭氏非但沒去坐讓出來的那個主位,還直接吩咐大丫鬟紫晴攙扶柳老太太繼續坐,不要客氣。

    蕭氏還笑著道︰

    “四姨太見外了,您是婆母的親妹妹,是本郡主的長輩,我打小嬌生慣養慣了,不大懂規矩,四姨您走過的路都比我吃過的飯多,怎能也不懂規矩,胡亂縱容我去搶長輩的位置呢。”

    “四姨,按著輩分,您該坐哪就坐哪。免得亂了輩分,讓我在婆母跟前難做。四姨也是過來人,應該懂,婆母關系都是處出來的,受不得任何丁點的挑撥,還望四姨就坐,不要讓本郡主難做。”

    蕭氏臉上端著笑,談吐也優雅,一個髒字不帶,卻是人人都听懂了她對柳老太太的指責,指責柳老太太一把年紀了故意挑撥她們婆媳關系呢。

    一直在推拒不肯坐的柳老太太,第一次領悟到蕭氏的厲害,竟是個什麼都敢往外說的主。

    就在柳老太太扭扭捏捏,正做出害怕蕭氏的樣子,要往主位上坐回去時……

    傅寶箏忽的假裝什麼都不懂,偏著小腦袋,大聲笑問柳老太太道︰

    “四姨奶,您昨兒個剛進府時,已經坐過主位了呀,怎的今日……又扭扭捏捏這般不敢坐呢?四姨奶,箏兒看不明白了。”

    說罷,傅寶箏又扭頭朝老太太望去,嬌聲問︰“祖母,您看明白了嗎?”

    這句話提點得這般明白透徹,老太太再生氣,腦子再渾濁轉不動,也是瞬間被點醒了——柳老太太哪里是礙著身份低微,不敢坐?真要不敢坐,柳老太太為何昨兒又膽子大坐下了?呵,今日,柳老太太根本就是故意生事,挑撥她們的婆媳關系呢。

    想明白了這個,老太太面色微沉,原本安慰痛苦不已的柳珍珠,放在柳珍珠後腦勺上的手,忽的一下收了回來。

    柳珍珠後腦勺上一空,整個人愣住,連哭聲都停頓了一瞬,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哭。

    柳老太太被傅寶箏將了一軍,頓時面上尷尬萬分,又見老太太生了氣,一下子站到傅寶箏那頭去了,柳老太太更是渾身發僵,很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這擺明了就是挑撥人家婆媳關系不成功,反倒自個一家子被嫌棄上了,你說柳老太太慌不慌?

    傅寶箏呢,還偏偏翹起嘴角,笑得跟朵花似的,懂事極了地快走幾步趕到柳老太太身邊,邊甜甜叫著“四姨奶”,邊雙手攙扶住柳老太太就往主位上按去,滿臉堆笑道︰

    “四姨奶,快坐吧,您跟昨兒一樣,不用客氣就行。昨兒敢大膽地坐,今兒就依舊大膽地坐,犯不著表姑姑被鳥屎砸了一泡,四姨奶就開始戰戰兢兢改了規矩嘛。”

    傅寶箏這番話說的,算是挑明了告訴所有人,柳老太太因為昨兒那堆鳥屎下了顏面,今日才故意挑事生非的。

    老太太听了,面色越發陰沉。

    柳老太太這回屁股是真的不敢坐了,慌忙從椅子里站起來要對老太太解釋什麼,可是老太太面色微沉壓根不看她,讓她心底越發急了。

    而蕭氏贊賞地看了眼箏兒後,立馬揚聲對柳珍珠說起了話,將話題轉移到鳥糞上去,壓根不給柳老太太開口說話的機會。

    只見蕭氏隔了幾步遠,瞥著柳珍珠道︰

    “珍珠表妹,昨兒呢,確實是咱們府上對不住你,出了那樣的大事,嫂子我作為當家主母也沒及時去安慰你,今日想想,確實有些對不住。” 蕭氏說這樣一番話,是給婆母面子,果然,老太太听了後,面上表情明顯好轉,對蕭氏又滿意了幾分。

    柳珍珠呢,听到堂堂郡主給她道歉,她心底忽的有點美。可美過後,她又開始發急,頻頻看向柳老太太,用眼神示意柳老太太,接下來她該怎麼辦?

    畢竟,昨夜柳珍珠和柳老太太商議的是,故意偽裝出一副被蕭氏瞧不起,被蕭氏打壓後心灰意冷的頹喪樣子,然後借機搬出傅國公府,在老太太心口種下“蕭氏不尊重她娘家人”的印象,好徹底挑撥了她們的婆媳關系,為柳珍珠日後嫁進傅國公府踩下蕭氏做鋪墊。

    可哪曾想,蕭氏自始自終態度都很好,不僅面帶微笑,還一開口就向她柳珍珠道歉,這,這……這就與她們的原計劃徹底相悖了。

    柳珍珠完全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演。

    還不等柳老太太回應柳珍珠,蕭氏忽的又開口道︰

    “只是吧,珍珠表妹,昨兒嫂子沒去探望你,也實在是事出有因。一來,你那滿身滿臉的糞便,嫂子我實在是聞不得,一聞到就胃里犯惡心,昨夜我若真是去探望你了,非得在你面前嘔吐個不停,如此,更是失禮。遠不如等你今日徹底拾掇干淨了,嫂子再來探望你更好。”

    這話說得合情合理,老太太知道蕭氏有潔癖,一下子理解了蕭氏,為之前自己怨怪蕭氏一整夜怠慢她娘家人而羞愧。

    蕭氏飛速掃過老太太,見婆母臉色稍霽,她心頭也舒了口氣,隨後便專門對老太太道︰

    “二來,婆母有所不知,那些小鳥並非簡單的鳥,而是晉王世子特意訓練過的,只要有姑娘打扮得過于妖艷出現在男人面前,被它們撞見了,它們就會自動追著那姑娘拉屎,以此來懲罰姑娘的不端莊。”

    這話一出來,老太太瞬間懂了,蕭氏這是在拐著彎兒暗示,昨日柳珍珠打扮得過分妖艷去勾引男人了,這府里有誰值得她去勾引,不言而喻,就是國公爺傅遠山了。

    老太太是個重規矩的,最見不得姑娘下作,一想到娘家外甥女柳珍珠居然進府第一日就要勾引她的兒子,飛快剜了一眼柳珍珠。

    那眼神太冷太冰,也飽含著一股失望,嚇得柳珍珠渾身僵硬,都不敢趴在老太太懷里了,自動跪直了身子,遠離老太太懷抱。

    柳老太太也是震驚非凡,她沒想到蕭氏的嘴這麼敢實話實說,居然直接點出柳珍珠昨日勾引國公爺的事。

    蕭氏未免太豁得出去臉面了?

    “不,不,大姐,里頭有誤會,我的珍珠最是賢良淑德,怎麼可能做得出那種……不恥的事?”柳老太太上前幾步,急忙向老太太澄清道,“昨兒,昨兒郡主真真是誤會了,我的珍珠是打扮得漂亮了一點,那只是為了與紅梅花站在一處,不被嬌花比下去啊……”

    蕭氏懶得听柳老太太狡辯,直接對老太太道︰

    “婆母,您有所不知,昨兒珍珠表妹被人哄騙……穿的衣裳是大紅遍地金的大長裙,化的妝容是十九年前盛行的狐狸媚,活脫脫一個妖艷至極的樣子。”

    蕭氏說得含蓄,老太太一開始沒听懂,待想起十九年前的事後,老太太臉色猛地變了,指著柳珍珠道︰“你,你怎麼敢?”

    話說到一半,老太太忽的想起,柳珍珠今年才十九歲,能知道什麼?敢做那副打扮,鐵定是柳老太太的主意,是以老太太立馬轉頭瞪向柳老太太,目光里是滿滿的憤怒。

    十九年前,那樁事對傅國公府的影響有多惡劣,對傅遠山又造成了多大痛苦,再沒人比老太太清楚。

    “你,你怎麼敢?”老太太顫抖著手,指著柳老太太,“你混蛋!”

    柳老太太嚇壞了,忙舉起雙手一個勁地否認︰“不,不,大姐,不是的,是郡主看花了眼……”

    “你給我閉嘴!”老太太猛地怒喝一聲。

    嚇得柳珍珠身子顫抖個不停,她不大明白老太太這是怎麼了。

    柳老太太也嚇得整個人都懵了。

    “郡主,你先帶箏兒回去。”老太太不願意讓箏兒看到不堪的事,便要打發走箏兒。在蕭氏和箏兒出門前,老太太又對蕭氏承諾道,“這件事你放心,婆母必然會給你一個交代,絕不讓你受一丁點委屈。”

    蕭氏點點頭,立馬帶了箏兒離開,心頭對當年“真相”的質疑卻越來越強烈。

    一個時辰後,老太太院子里傳來消息,說是老太太趕走了柳老太太一家子,他們已經坐上馬車出府去了。

    傅寶箏听到這個消息,很是震驚,她都還沒來得做什麼,柳珍珠一家子就被趕出傅國公府了?

    這與上一世也差異太大了?

    大到傅寶箏難以想象,這一世這般容易就解決掉了柳珍珠?

    從此,她爹娘算是渡過大劫了?能一輩子幸幸福福相守了?

    傅寶箏的一顆心,總七上八下的,感覺哪兒不大對。

    而蕭氏听到婆母對柳老太太一家子的處置後,越發肯定,當年傅遠山與柳珍貞之間絕對有故事。

    “騙子!”蕭氏對著床榻下男人的靴子,翻了個大白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