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23章

    柳珍珠一家子才進府一日, 連十二個時辰都沒住滿,就被老太太趕出了傅國公府。

    傅寶箏怎麼琢磨,都覺得太過怪異, 太過匪夷所思。

    實在是, 這一世的柳珍珠一家子太好打發啦, 柳珍珠都還沒開始正式作妖, 那副極其惡心的嘴臉都還沒在娘親跟前蹦噠呢,就一家子被趕走了?

    解決得太過輕松,傅寶箏覺得像活在美夢里似的,怎麼想怎麼不真實。

    “箏兒!”

    傅寶箏正雙手托腮,靠坐在臨窗榻上的矮幾上想上一世的事,傅寶央高聲喊叫著“箏兒”, 一路狂奔了進來,她跑得太急剎不住步子,一頭撲在矮幾上, 差點撞飛了矮幾。

    “哎喲。”

    傅寶箏被嚇了一跳,回神一看, 是冒冒失失的傅寶央,箏兒這才深吸一口氣鎮定下來, 小手捂住胸口問︰

    “央兒, 何事把你急成這樣?瞧你大冬天的都跑出了汗。”

    傅寶央趴在矮幾上直喘氣, 氣還沒喘勻,就像公布一件天大的事般,喘著道︰“箏兒, 表姑姑他們不見了!”

    傅寶箏一愣,什麼叫不見了?

    傅寶央繼續喘息著道︰“昨兒表姑姑他們不是住在祖母院子里嗎,方才我去找表姑姑玩,居然人去樓空了!”

    傅寶箏︰……

    原來是這事啊,還以為柳珍珠她們一家子坐馬車出府後,突然人間蒸發了呢。

    傅寶央繼續道︰“更詭異的是,我听祖母院里的小丫鬟道,是祖母大發雷霆將表姑姑她們罵走的,期間,四姨奶與祖母爭執起來,四姨奶一直在哭嚎,後來還大喊什麼‘過河拆橋’……”

    過河拆橋?

    听到這個詞,傅寶箏雙眉緊蹙,不過還不等她琢磨出什麼有用的來,傅寶央又說了句讓她震驚十足的話︰

    “箏兒,我听說,四姨奶坐馬車出府時還在嗚嗚咽咽地哭個不停呢,嘴里還斷斷續續念叨著一個名字,好像叫什麼柳珍真?”

    柳珍真?

    听到這個字眼,傅寶箏腦海里猛地閃過一段模糊的對話,昨夜,她蹲在爹娘房門外的大樹上,也模模糊糊听爹娘提起過“柳珍真”這個名字,當時還听到“十九年前”的字眼。

    可惜,傅寶箏雖然自從當過阿飄,重生歸來後就有了非凡的耳力,屏息凝神能听到老遠的聲音,但是那些聲音卻永遠只能听個模糊大概,若是一句話里有二十個字,她就只能听到其中十個字那種,這就導致傅寶箏昨夜壓根沒听明白爹娘到底在說件什麼事。

    眼下再听傅寶央提及“柳珍真”,傅寶箏敏銳地察覺十九年前應該發生過什麼了不得的大事,而這件事,很可能才是導致娘親上一世不相信爹爹,一直與爹爹爭吵不休鬧和離的根本原因。

    思及此,傅寶箏緊蹙雙眉,頭疼得厲害。

    “箏兒,你怎麼了?”傅寶央正口若懸河地說著,忽的察覺傅寶箏神情不對勁,連忙停下關心道。

    傅寶箏沒法子跟央兒說心頭的事,不是不信任央兒,而是涉及前世今生,委實太過詭異,沒法開口。為了不嚇著央兒,傅寶箏很快讓自己鎮定下來,催著央兒再多說說還打听到什麼八卦。

    不過,傅寶央打听到的也不多,關鍵之處都已經交代完了,余下的不過是柳珍珠哭紅了雙眼啊之類的無關緊要之事。

    日子一晃,又過去了小半個月。

    這期間,傅寶箏的日子過得相當的平靜,用傅寶央的話來說壓根叫做無趣寡淡,無聊到要死,但傅寶箏卻是分外珍惜的。

    任誰經歷過上一世的大起大落,都會特別享受風平浪靜的日子,唯有歲月靜好才是真正的好日子啊。

    尤其沒有柳珍珠的作妖,這陣子娘親只小小生氣過一次,沒到兩刻鐘就被爹爹哄好了,之後爹娘一直恩恩愛愛的。就在昨兒吃晚膳時,爹爹還故意打翻了自個的碗,耍賴要去搶娘親碗里的米飯呢,逼得娘親雙手擋住碗口,一個勁朝爹爹飛白眼。

    可最後,娘親碗里的米粒還是沒能守住,被爹爹像只餓狼似的啃完了小半碗。

    真真是恩愛至極的一對。

    且自打那夜爹爹強行睡服娘親後,傅寶箏發覺,爹娘之間越發愛打情罵俏了。每次都是爹爹挑事,娘親飛白眼,最後爹爹挑逗得娘親紅著臉去打他,夫妻倆的小日子越過越像少年夫妻了。

    倒是羞得傅寶箏輕易不敢去爹娘臥房了,就是要進去,也得在院子里就故意鬧出大動靜,提醒爹娘“我來了,你們要收斂哦”,傅寶箏才敢掀開門簾進去。

    可就是如此,還是被傅寶箏撞見好幾次,爹爹強行勾著娘親小拇指不放的恩愛樣子。

    “爹娘真真是恩愛!”傅寶箏丟下這句話,忽的拿起擱在窗下的小紅傘,就走出房門往後院的園子里走去。

    “姑娘,下雪的天,您去後院做什麼?是折紅梅枝子嗎?這些小事兒交給奴婢來做吧。”折枝實在是怕了姑娘出門,要是又像那夜一樣出去幾個時辰不回,凍得渾身哆嗦,可怎麼辦。

    傅寶箏撐著小紅傘,立在風雪的小徑上,朝折枝回眸一笑︰“攀折紅梅這類雅事,還是親力親為更有意境。”

    說罷,傅寶箏生怕折枝跟上來,趕緊撐著傘快走幾步溜了。

    見折枝果真沒跟著來,傅寶箏才松了口氣,腳步一拐,立馬越過一小片灼灼的紅梅樹,再穿過一條小徑,最後七拐八拐停在了一株掛滿了籠子的大樹前。

    “小可愛們,娘親來看你們來了,你們有沒有想娘親啊?”傅寶箏湊近了那些鳥籠,敲著鳥籠子,一一走過去,嘴里說著“娘親”時,她的小臉兒紅紅的。

    大半個月沒見到四表哥,她很想他。

    可是大家閨秀,不是想出門就能出去的,而且就算出去,也不一定那般巧就能遇上四表哥。

    而且,讓她派人去打听他的行蹤,又實在不是大家閨秀該有的作風,傳出去會被人笑話的。

    糾結的傅寶箏,最後干脆見不到四表哥,就天天來見他送她的小鳥兒,與它們待在一塊,摸摸它們的小腦袋,刮刮它們的小翅膀,順便再自稱一句“娘親”,看它們回應她“娘親”時撲騰小翅膀的可愛樣。

    說來也怪,這群小鳥兒就跟受過訓練似的,她第一次自稱“娘親”時,它們就跟听懂了似的,一個個點著小腦袋撲騰著小翅膀回應她。

    看著它們回應她“娘親”時的可愛樣子,傅寶箏能臉紅大半日。

    這,有“娘親”,肯定就會有“爹爹”嘛,傅寶箏怎能不臉紅。

    心頭想著四表哥,傅寶箏腦海里不知不覺就又想起阿飄那段時日,靜靜待在他身邊,看他坐在林間的石凳上卷起食指放進嘴里吹口哨的樣子,瀟灑又迷人。

    傅寶箏沉浸在幻覺里,忍不住配合四表哥,也將食指放進嘴里,與他一塊兒坐在石凳上吹口哨。

    “咻”的一下,傅寶箏嘴里發出清脆悅耳的口哨聲。

    盡情與四表哥一塊兒吹,一聲又一聲的。

    結果,傅寶箏正眯著眼,享受與四表哥在一塊的歡快時光時,忽的身邊“撲簌簌”一陣響,還不等她睜開眼去看怎麼了時,一陣臭氣燻天的怪味撲鼻而來。

    睜開眼一瞧,傅寶箏傻眼了,只見那群小可愛一個個撲騰著翅膀在拉屎。

    還有一只小鳥,大概是便秘,努力擠了半天,也沒擠出來,一臉委屈地望著傅寶箏,仿佛在說,娘親,人家剛剛拉完了的,您怎麼又讓人家拉嘛。

    拉不出來。

    傅寶箏︰……

    “哎呀,姑娘,這些小鳥又集體拉屎啦,您快離開啊,臭死了。”折枝見姑娘去了後院大半日還沒回,忍不住跨進後院來尋。

    結果看見傅寶箏被一群拉屎的鳥嚇傻了,折枝趕忙上前拉著嚇懵了的姑娘逃離。

    事後,傅寶央听說了這件事,當著傅寶箏的面笑得“哈哈哈”的,還硬拉著傅寶箏一塊去守著那群小鳥,她也要親眼見證小鳥兒集體撲簌簌拉屎的盛況。

    “肯定好玩極了!”傅寶央擼起袖子,等在鳥籠前,興奮萬狀。

    可惜,沒有傅寶箏的口哨,任憑傅寶央凍僵在鳥籠前,那群小可愛也不拉屎啊。

    “快拉呀,快拉呀,姐姐不嫌棄你們臭!”傅寶央為了看到鳥群集體拉屎的奇景,都雙手合十求著那些小祖宗了。

    可是,一只只小鳥翹著屁股,就是不給面子。

    氣得蹲守了一日的傅寶央嘟著嘴離開,囔囔著明日再來。

    看得傅寶箏哭笑不得。

    一傳十,十傳百,沒幾日,傅國公府里無論是主子還是下人,全都知道傅寶央日日蹲守在鳥籠旁,專候著小野鳥齊齊拉屎的事了。

    “蠢貨!”二房的傅寶嫣听說傅寶央她們守在鳥籠旁等著拉屎後,一臉鄙視地靠在暖榻上嗤笑,“一個傅寶箏,一個傅寶央,兩個蠢貨湊在一塊,就只能做做蠢事,連糞便都當寶貝。”

    二太太邢氏剛好走進房門,听到後,立馬朝傅寶嫣夸贊道︰

    “她們兩個自然都是蠢貨,哪能與我的閨女比,蕙質蘭心,看什麼事兒都看得透透的。嫣兒,還真被你猜對了,柳老太太她們一家子被趕走,果真有內幕。”

    傅寶嫣听後,眼底立馬放出異彩,問邢氏道︰“怎的,娘,有何內幕?可是打听出來了?”

    二太太邢氏一屁股坐在暖榻上,朝女兒笑︰“內幕到底是什麼,娘親還不知道,可是被咱們的人打听出來柳老太太她們的新住處了,要想知道謎底,咱們娘倆上門去走一趟,還愁打听不出來嗎?”

    傅寶嫣立馬夸贊娘親妙招。

    半個時辰後,二太太邢氏就帶著傅寶嫣坐上馬車出府了,在繁華的街市逛了兩圈後,立馬讓馬車夫朝京郊的一座宅院奔去。

    京郊柳宅。

    柳珍珠的閨房里,燒著暖烘烘的地龍,屋子里很是有些悶熱。

    一把推開窗戶,柳珍珠坐在視野寬闊的窗前,望著院牆外延伸進來的一株紅梅樹,再次想起梅林小徑上朝她徐徐走來的國公爺了。

    英武偉岸,頂天立地。

    國公爺絕對是她十九年的人生里,見過的最具男子氣魄和英雄氣概的男人,這樣的男人,柳珍珠看了一眼,從此腦海里就全是他的身影。

    “萃雅,拿畫板來。”

    柳珍珠鋪好畫紙,磨好墨,就對著窗外那株穿過院牆的紅梅,幻想著國公爺再次朝她走來,將他徐徐邁步的身姿一筆一畫落實在畫紙上。

    正在這時,一個婆子前來找她,說是傅國公府的二房太太帶著二姑娘來瞧她們母女了,柳老太太讓她去正房見客。

    “傅國公府的二房太太?”柳珍珠心頭一喜,眼底發亮,“來的可是國公爺的二弟妹?”

    婆子是新買來的,哪里懂這些,正一頭霧水不知該如何回答時,柳珍珠已經提起裙擺,腳步輕快地跑出了房門,像只輕盈的蝴蝶飛奔向了柳老太太的正房。

    “娘。”柳珍珠剛跑到正院門口,就連忙止了步子,改成淑女十足的小碎步,盡量舉止端莊的出現在二太太邢氏和二姑娘傅寶嫣面前。

    “哎呀,表妹,讓你嬌花一般的姑娘住在這京郊,真真是委屈死你了,看得表嫂我呀,真真是心酸極了。”二太太邢氏一看見柳珍珠,立馬熱情地拉住她的手,一個勁說著心疼的話。

    柳珍珠立馬感動地“表嫂”“表嫂”叫個不停。

    一番寒暄後,幾個人全體落了座,柳老太太坐在主位上試圖打听二太太邢氏今日上門拜訪的來意。

    二太太邢氏就不是那兜圈子的人,立馬將自己的來意說得透透的,氣憤十足道︰

    “也沒啥,就是我和那個郡主蕭氏不對盤了十幾年,只要是她郡主看不順眼的人,就都是我邢氏的該好好對待的人,我都樂意無條件提供幫助。”

    听到這話,柳老太太並不做聲,觀望。

    傅寶嫣帶著粉紅面紗,掃了柳老太太一眼就知道,結盟這種事,若不拿出足夠讓人信服的誠意來,是不會輕易獲得對方的信任的。

    是以,傅寶嫣立馬配合娘親,朝柳老太太和柳珍珠淺笑道︰“四姨奶和表姑姑,你們只需看看我的臉,就懂了。”

    說罷,傅寶嫣輕輕取下面紗右側的金鉤,緩緩垂落。

    光潔的右臉,吹彈可破的皮膚,怎麼看怎麼一個大美人。

    可當鼻翼左側的臉也露出來後,柳老太太暗驚了一把,柳珍珠則“啊”的尖叫出聲。

    只見三道深深的疤痕嵌在瑩白的左臉上,觸目驚心。

    傅寶嫣一下子就丑陋起來。

    柳老太太剛想要開口問什麼,傅寶嫣就飛快重新戴上面紗,恨恨地開了口︰“這三道疤痕,就是拜郡主所賜。郡主為人有多狠,四姨奶和表姑姑這回可是看清楚了。”

    毀容之仇,不共戴天。

    柳老太太見過傅寶嫣臉上的疤痕後,徹底信了傅寶嫣母女,知道她倆會成為她們母女對付蕭氏的助力,開誠布公道︰

    “好,二太太和二姑娘想要從我們這里知道些什麼?”

    二太太邢氏見柳老太太爽快,她也立馬爽快地直問核心︰“四姨一家子才剛住進傅國公府,怎的還不到一日,就搬了出來?”

    柳老太太自然不敢將底牌交出來,只是嘆息道︰

    “還能是什麼,不過是我的女兒珍珠那日黃昏一不小心穿得艷麗了些,在紅梅林里踏雪賞梅,好巧不巧的被下值回府的國公爺給瞧見了,郡主就醋意大發,尋機生事,硬說我的女兒珍珠蓄意勾引國公爺,就這樣,死活將咱們一家子給趕出了國公府!”

    這話說得不盡不實,但是沒關系,柳老太太能說出這番話來,已經對了二太太邢氏和傅寶嫣的胃口。

    只听傅寶嫣立馬憤慨出聲︰“郡主果真是惡心,竟能這般平白無辜就往表姑姑頭上扣屎.帽子!”

    說到這里,傅寶嫣又故意無中生有道︰“難道,最近傅國公府里好些下人在背地里詆毀表姑姑……罵表姑姑是……”

    說到這里,傅寶嫣故意不說話了。

    柳珍珠的一顆心卻提了起來,不由自主問道︰“二姑娘,那些下人罵我什麼?”

    傅寶嫣欲言又止,到底別過臉去,沒說出口。

    二太太邢氏接過了話頭,氣憤道︰“還能是什麼,罵珍珠表妹是……專門勾引男人的婊.子!還說珍珠表妹比那勾欄院里的姑娘還賤,勾欄院里的姑娘好歹講究錢貨兩清,得了銀子,陪人睡一覺,就互不相欠。哪像珍珠表妹貪婪無比,一心想攀上國公府的潑天富貴,卯足了勁要陪國公爺睡覺……”

    這話太難听了,柳珍珠忽的一下眼淚飆出︰“我,我……”

    到底是個十九歲的黃花大閨女,沒經歷過罵街的陣仗,听到一句“婊.子”就慌了神,更何況還有後頭那些難听的話。

    柳老太太則氣得拍了桌案,震得上頭的茶盞都跳動起來︰

    “豈有此理,我的閨女做錯什麼了?什麼都沒錯,就被人扣上了這樣的屎.盆子?那還不如一開始就做了呢,至少還得到好處了!”

    二太太邢氏要的就是這句話,立馬配合道︰“就是,還不如一開始就做了呢!咱們珍珠表妹年輕漂亮,日後有珍珠表妹伺.候在國公爺身側,還有郡主那個半老徐娘什麼事?”

    傅寶嫣也將話頂上︰“四姨奶,您不知道,郡主平日里對我們二房可橫了,如今我祖母還在,郡主就這個態度了,簡直難以想象待祖母百年之後,郡主還會如何的變本加厲。”

    “唉,若是嫁給我大伯的,是表姑姑這般溫柔的人,該多好。”傅寶嫣故意這般引導。

    最後說來說去,繞來繞去,柳老太太和柳珍珠都听明白了,二太太和傅寶嫣都巴不得將郡主拉下馬,然後扶持柳珍珠當國公夫人。

    話說到最後,雙方都直白地表態,二太太邢氏挑明了道︰

    “一句話,我們二房一直被郡主欺壓,早就看她不順眼了,若是珍珠表妹願意,咱們可以給珍珠表妹創造機會,先成為國公爺的女人,日後機緣巧合說不定就當上國公夫人了。”

    先成為國公爺的女人?

    也就是……先爬床?

    柳珍珠有些羞澀,沒接話。

    柳老太太在女人堆里混跡長大的,非常懂得一個道理,那就是無論是何事,自己第一時間上趕著去做,就容易被人看輕。哪怕眼下已經與二太太邢氏她們成了合謀,也是不能輕易應下什麼事,讓人看扁了的。

    是以,柳老太太也沒接話。

    二太太邢氏見柳老太太母女不接話了,一時有些發懵,怎的到了最後一步,她們反倒不表態了?

    又反反復復勸了好一會後,見她們母女還是不表態,二太太邢氏就有些脾氣了,心底恨恨地罵,可別勸說了一下午,忽的告知她,她們不打算結盟了?白白浪費她的功夫?

    傅寶嫣卻是忽然明白了點什麼,笑道︰“四姨奶和表姑姑還是太正直了,不大看得上爬床這種見不得光的法子。可是呀,你們再這樣正直下去,不趕緊攀上個強大後台,怕是就要禍事上身了。”

    “禍事上身?”柳老太太見傅寶嫣是個上道的,立馬與傅寶嫣搭腔道,“什麼意思?”

    傅寶嫣輕嘆一聲︰“那個郡主就不是個省油的燈,她已經看表姑姑不順眼了,就會恨上你們一大家子人。听聞表叔此次進京是想謀求個京官,若是郡主從中作梗,讓娘家人為難表叔,怕是表叔這京官要沒戲了。不僅如此,郡主歹毒,說不定連表叔先頭的地方官官職都得擼了。”

    柳老太太一听這個,就知道到了順坡下驢的時候了,忙一臉驚慌地道︰“那可不行,咱們柳家就指望著我小兒子關耀門楣了呢!”

    傅寶嫣掐了一把二太太邢氏,邢氏這回轉過彎來了,忙道︰“所以呀,趕緊讓珍珠表妹攀上國公爺,有了國公爺撐腰,郡主想作妖也得掂量掂量。”

    如此這般,可是成功勸服柳珍珠“犧牲自己”,為了家族興旺去爬床了。

    面子里子自我感覺都有了後,柳老太太開始與二太太邢氏商議具體章程︰

    “要接近國公爺也不容易,如今我們一家子都被郡主趕來了郊外住,國公爺住在城里,面都見不上,談何近身伺.候?”

    “這有何難?”二太太邢氏立馬將日子都給定好了,“再過一個月,就是咱們老太太的六十大壽,四姨是老太太的親妹妹,還能不給您下邀請函?”

    “國公府里的一切,都有我這個二太太來安排,到時,只要珍珠表妹人到了,就成。”

    听到這話,柳老太太立馬懂了,點點頭。

    柳珍珠羞澀地咬唇,轉過身去,不說話了。

    眼見著什麼都談妥後,二太太邢氏話鋒一轉,忽的想起來什麼道︰

    “唉,瞧我這腦子,竟忘了囑咐你們,那個郡主最是蠻橫不講理的,到時珍珠和國公爺的事情東窗事發,郡主怕是會闖進房門去要珍珠的命。怎樣才能獲得國公爺憐惜,讓國公爺就算與郡主鬧掰也要保下珍珠,就得靠……珍珠那張臉了。”

    “四姨,我話中的意思,你懂吧?”二太太邢氏故意這般說。

    柳老太太當下一驚,怎的,十九年前的那樁事,連二太太邢氏都知道實情了?

    二太太邢氏被傅寶嫣掐了一把,繼續套話道︰“唉,當年的事,實不相瞞,我也知道一丟丟,柳珍貞那姑娘,可憐啊。如今柳珍珠,拼一把吧。”

    莫凌兩可說了幾句,見柳老太太並不接腔,二太太邢氏和傅寶嫣只得打住,暫不多言,免得當年真相沒套出來,反被柳老太太看出來她們其實不知道什麼內幕,反倒壞了事。

    一切談妥後,二太太邢氏和傅寶嫣立馬走出柳宅,坐上馬車回城內。

    馬車上,傅寶嫣拿著鏡子,將覆蓋在傷疤上的褐色粉.末輕輕掃掉。其實,經過精心調養,她臉上只有三道不算濃的疤痕,撲上厚厚的白.粉,是能遮掩過去的。

    今日,為了成功與柳老太太母女結盟,傅寶嫣才故意抹上褐色粉末將疤痕加重的。

    二太太邢氏看著嫣兒臉上的疤痕,恨恨道︰“嫣兒,你放心,當娘的沒別的本事,但一定會給你報了這個血仇。一個月後,你就等著看大房如何雞飛狗跳吧。”

    二太太邢氏冥冥之中覺得,十九年前的那個真相,既然能讓老太太忌諱到立馬趕走柳老太太一家子,那個真相就一定能摧毀掉蕭氏,也一定能徹底搞垮了大房一家子。

    蕭氏?

    呵,那可是個不能容人的醋壇子,只要國公爺踫了柳珍珠,憑著柳珍珠那張臉,蕭氏就一定會瘋狂地去挖掘十九年前的真相。

    “嫣兒,你好好等著,等大房跨了,爵位就落到你爹爹頭上了,那時,你的好日子就來了。”二太太邢氏翹起嘴角,“那時,本夫人就是國公夫人了!揚眉吐氣啊!”

    傅寶嫣隔著面紗,摸著那三道疤痕,也笑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