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27章

    祖母六十大壽, 賓客委實眾多,前來賀壽的小姑娘們、新媳婦們一群群的。

    傅寶箏還是個未出嫁的姑娘,主要負責游.走在小姑娘之間,帶她們逛逛自家後花園, 在粉嫩一片的桃林里嬉笑打鬧,摘幾朵桃花, 又或是陪著她們倚靠在湖上水榭長廊里打趣閑聊。

    一群花一般嬌.嫩年紀的小姑娘, 正是情竇初開之時, 閑聊的話題總能聊著聊著, 就扯到京城里幾個出眾的少年郎身上。

    忽的, 一群少年郎從湖邊走過, 一個身穿竹青色長衫的公子尤為出眾, 羽扇綸巾,玉面白淨, 風度翩翩, 惹得水榭和長廊里的姑娘們紛紛張望。

    “好相貌,好氣度啊,那是誰啊?”

    “去年的狀元郎啊,首輔家的嫡長孫。”

    “今兒我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天人之姿, ”一個綠衣姑娘憑欄遠眺, 臉蛋上隱隱浮現潮紅,“果真不愧是京城第一美男子,遠不是川蜀之地的公子哥能媲美的。”

    這綠衣姑娘的爹爹剛從地方官變成京官,她剛進京沒多久, 對京城的事了解不多。

    立馬就有別家姑娘糾正她,笑道︰

    “那你可弄錯了,紀家狀元郎論才學,怕是他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但是論長相,他在一群公子哥里卻也只能算得上英俊,要比俊美呢,就遠不及晉王府那位世子爺了。”

    傅寶箏听到這話,正摘下片片桃花瓣往湖面飄撒的小手,驀地一頓。

    說起美男子來,一群姑娘立馬嘰嘰喳喳起來,朝綠衣姑娘描述道︰

    “晉王世子,那渾身上下的氣度,才真真叫一個風流倜儻呢,比玉樹立在晚風前的樣子還叫人迷醉,看上一眼,都是種享受。”

    “絕對的豐神俊逸。”

    傅寶箏眼前,立馬浮現四表哥戴著銀白蝴蝶狀面具,站在瑰麗的晚霞下,立在晚風前,被調皮的春風撩起白色大長衫的樣子。

    想起四表哥,傅寶箏又偷偷兒隔著衣料摸了把藏在衣袖里的小鳥紋案的荷包。這個荷包已經繡好五六日,就等著今日送給四表哥了,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

    “哇,那樣神仙似的俊美人物,等會兒我可得好好瞅瞅。”綠衣姑娘雙眼發亮。

    “那勸你盡量遠觀,不要太靠近。”另一個一直坐在水榭石桌旁,慢悠悠品茶,甚少開口說話的衣著華貴,一看就出身高貴的姑娘提醒道。

    語氣里透著股不屑。

    “為何?”綠衣姑娘听出了那姑娘語氣里的不屑。

    “咳,咳……晉王世子皮相是美,氣度也如謫仙,血統也高貴,可是吧……眠花宿柳,經常出入那種煙花巷柳之地,在那方面是個實打實的浪蕩子……可不是什麼好的夫婿人選,還是不要太靠近的好……”

    出身高貴的姑娘,微微蹙眉,提醒道。

    綠衣姑娘忍不丁听到這番話,愣了好半晌,隨後點了點頭。

    但點完頭後,綠衣姑娘還是有些懵,怎的同樣是京城里的貴女,她們提起晉王世子的態度差異如此之大,方才那幾個眼神發亮,語氣里更是帶著幾分恭維,而後面說話的這幾位則有幾分輕視之意。

    綠衣姑娘一時半會沒想明白,一直旁听的傅寶箏心底卻是明鏡似的,無非是這群姑娘出身上的差異,導致態度差異大。

    家世沒那般顯赫的姑娘,一心想著高攀晉王府,有這般權勢在前,晉王世子的那點風流名聲實在不算什麼,就算他只是個不學無術的紈褲也沒啥,人家好歹有世襲罔替的爵位可以繼承,子子孫孫都是皇家血脈,且那張臉又俊美非凡,簡直時時刻刻看都看不膩,是以提起晉王世子,一個個姑娘都眼神發亮。

    而家世能匹敵晉王府的姑娘,晉王世子的那些風流韻事就是絕對接受無能了,她們自己出身高貴,完全憧憬著嫁一個家世好又風評好的少年郎,是以一個個姑娘都擺出看不上晉王世子的態度,要回避他。

    上一世,傅寶箏就是屬于後者,尤其她年歲漸長越發出落得身段婀娜後,對四表哥更是能繞道就繞道,生怕四表哥惦記自己的美色,徒惹禍端。

    雖說京城貴族圈的姑娘里,有那麼一批是打心底里避諱四表哥的,可是京城姑娘這麼多,出身絕對頂尖的又能有多少?不過是鳳毛麟角而已。

    那些稍微出身沒那麼高貴的姑娘可是佔了絕大部分,也就是說,京城大部分的閨秀都是惦記她的四表哥的。

    思及此,傅寶箏忽的心頭隱隱不爽,不過這些不爽,傅寶箏很快就自我安慰過去了,畢竟上一世的四表哥可是除了自己外,再沒有招惹任何貴女的。

    只是,四表哥不招惹貴女,對那……勾欄院里的姑娘似乎並不避嫌,傅寶箏腦海里浮現那日鴛鴦林里,玉泉湖的水榭里圍繞在四表哥身邊的那群鶯鶯燕燕。

    一個個都身段玲瓏,小腰扭得風騷極了。

    簡直辣眼楮。

    傅寶箏難受地眨了眨眼。

    不行,她得快點將荷包送給四表哥,掛在他腰間,顯示他名花有主才行。

    越是想著快點將荷包送出去,傅寶箏心底就越發惦記四表哥了,眼瞅著時辰不早了,該來的賓客也來得差不多了,怎的四表哥還不到呢?

    傅寶箏再次摸摸袖子里的荷包,別是四表哥臨時變卦,不來了吧?

    正擔憂時,湖岸那頭一陣動靜,方才還走在湖邊的公子哥們全都朝東邊的園子里走去,一打听,竟是太子殿下來了。

    “哇,傅姑娘,還是你祖母有面子,太子殿下都親自來賀壽了!”綠衣姑娘雙眼晶晶亮,大聲恭維道。

    綠衣姑娘剛進京,以為這樣說是捧著傅寶箏,很給傅寶箏面子呢,結果從傅寶箏臉上沒看出任何歡喜,她一時有點納悶。

    其余的貴女們大都知道太子和傅寶箏之間的事,雖然太具體的也不是很清楚,但她們大都親眼見證過傅寶箏曾經與太子好得蜜里調油,時常借著賞花宴之類的名頭聚在一塊,偶爾還親密地拉拉小手。

    可是那樣要好的一對表兄妹,大年初一在皇宮里突然鬧掰了,太子還因此被罰跪午門前,被禁足東宮整整兩個半月。

    婚事也因此泡湯了。

    能折騰出如此大變故,他倆之間鐵定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這些貴女到底是有眼力見的,一個個的都選擇不吱聲,免得平白招惹了傅寶箏。還有好心的姑娘,偷偷兒拉扯綠衣姑娘的衣袖,給她使眼色閉嘴。

    綠衣姑娘果然識趣地閉嘴了。

    一時水榭長廊這邊,安靜得有些詭異。

    傅寶箏察覺到了。

    若是傅寶箏心中還惦念太子,估計在這樣的氣氛里會尷尬無比。可是她如今整顆心都給了四表哥,沉醉在四表哥兩世以來所給的溫暖里,對太子早就一丁點都不在乎了,如此這般,自然也就不覺得有什麼尷尬。

    傅寶箏大大方方笑道︰“咱們好不容易聚在一起,怎麼開心怎麼來,無需避諱什麼,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說罷,傅寶箏又轉身對綠衣姑娘道︰

    “你才剛進京,興許還未見過太子殿下,若是對太子殿下的長相好奇,你可以大大方方去湖岸那頭給太子殿下請安。咱們京城這地兒,民風比較開放,姑娘圍堵少年郎的事兒時有發生,不是什麼新奇的事。”

    綠衣姑娘听到這話,雙眼里跟落滿星辰似的閃亮,她真的很想瞅瞅太子殿下是何種模樣。

    還是小姑娘的她,甚是活潑,听了傅寶箏的話,立馬就不客氣地轉身離開,要去湖岸那頭的園子里瞅瞅太子殿下到底是個何種模樣。

    其余的姑娘,見傅寶箏很是大方,完全一副不介懷的模樣,也就逐漸兒放松起來,氣氛漸漸回暖,一刻鐘後,好些兒惦記太子妃之位的姑娘,全都尋了各種各樣的借口三三兩兩地離開了水榭,去園子里堵截太子殿下去了。

    “她們怎麼都那樣?”傅寶央見水榭里的人越來越少,忍不住在傅寶箏耳邊低聲抱怨道。

    “央兒,人之常情。”傅寶箏給傅寶央使眼色,讓她不許再流露出這種抱恨不平的樣子。

    京城貴女圈里,傅寶箏最好的閨蜜是寶福郡主,今兒寶福郡主身子抱恙沒來。其余的那些姑娘,傅寶箏與她們交情也談不上多好,不過是逢年過節聚在一塊能聊幾句的熟人而已。

    如今太子與她沒了關系,太子妃之位明擺著空了出來,她們出身也都可以,惦記著太子妃之位也沒什麼,因此想去太子跟前露露臉,博個機會,傅寶箏是能理解的,並不會抱怨她們涼薄。

    “央兒,她們都過去了,你也跟過去看看。”傅寶箏是不願意再看見太子那張臉了,自然是不肯跟著那群姑娘過去的,但是她們是客人,哪有東道主不跟過去照看的,是以,傅寶箏打發傅寶央跟過去。

    傅寶央也懂得這些個事,哪怕心底對她們的所作所為不太爽,還是乖乖地跟在後頭去照顧她們了。

    又過了半刻鐘,水榭里的客人全都溜去園子里了,唯有傅寶箏一人坐在水榭的長板凳上,歪斜著身子倚靠在欄桿上,將手里桃花一片片掰下來,隨風拋撒在湖面上,漸漸蕩開。

    如此,靜靜坐了半刻鐘,就在傅寶箏無聊得又掏出袖子里的荷包來看時,忽的一個留守在二門的小丫鬟跑過來稟報道︰“姑娘,晉王世子到了。”

    听說四表哥到了,傅寶箏立馬臉色泛喜,快速反過身來問︰“晉王世子眼下在哪?”

    小丫鬟道︰“剛下馬車,徑直去了老太太那兒賀壽,眼下應該還在正堂院。”

    話音還未落下,傅寶箏重新將荷包塞進衣袖里,就腳下如風地出了水榭。原本想穿過園子去正堂院的,後來一想,穿過園子要是撞上太子殿下怎麼辦,太子那張惡心的臉,她這輩子都不想再看見。

    稍稍一猶豫,傅寶箏立馬反其道而行之,寧願從南邊繞遠路,繞過半圈湖泊。

    但是,傅寶箏怎麼都沒想到,就因為她稍稍繞遠了一丟丟,耗去了一點時間,素來做事極有效率的四表哥就已經給老太太賀完壽,離開正堂院,不知去哪了。

    傅寶箏詢問了好一些丫鬟婆子見到晉王世子沒,都說沒見到。

    傅寶箏沒法子,只得各處去找。

    結果,四表哥沒尋到,竟意外地在桃林後面那片地遇上了太子殿下。

    中間還隔著兩排桃花樹,傅寶箏猛地看到了一片明黃錦袍,在春日陽光下閃耀得厲害,傅寶箏只瞅了一眼,立馬反應過來前頭的人是誰,趕緊頓住腳步,拐個方向就想開溜。

    “箏兒!”

    剛轉身,身後就傳來了呼喊聲。

    听到那個惡心的聲音,傅寶箏非但沒停,反而假裝沒听見加快了逃離的步子。

    太子殿下看到轉身避開的傅寶箏越走越快,也不知他怎麼想的,竟大步朝前追,還大聲開口喊道︰

    “箏兒,你停下!”

    傅寶箏還是假裝沒听見,快速溜。

    “傅寶箏,孤命令你現在、立刻、馬上停下!”

    連“孤”都用上了,這就是擺出太子的身份壓人了。

    他到底是儲君,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傅寶箏不得不停下腳步,然後反感地听著後頭的腳步聲逐漸靠近。

    太子蕭嘉望著傅寶箏冷漠的背影,逐漸走近她,最後立在離她一步之遙的斜後方。

    傅寶箏深吸口氣,也不知是不是錯覺,怎的有太子在的地方,連空氣都變渾濁發臭了,深呼吸一口,反倒是越呼吸越惡心得慌。

    最後傅寶箏努力端出待客的笑容來,轉過身去,屈膝給太子請安。

    結果傅寶箏才剛請完安,站直了身子,就听見太子直直發問︰

    “箏兒,你怎麼不理孤了?”

    傅寶箏︰……

    怪異地瞥了太子一眼,您老人家是驟然失憶了麼?大年初一發生了那樣的事,連你和傅寶嫣的奸.情都揭露出來了,你還好意思在這里裝懵懂無知?

    還來反問她?

    傅寶箏真真是很無語。

    “箏兒,孤……”

    太子蕭嘉這句話還未說完,傅寶箏忽的抬起手指,直接指路二房道︰

    “沿著那條小徑往左拐,就是你心上人傅寶嫣的院子,這幾日她臉上不太舒服,都窩在閨房里不出門。今日是祖母的六十大壽,傅寶嫣知道你會來,所以一定會乖乖等在閨房里的,你現在去,立馬就能看到她。”

    听到這話,太子蕭嘉明顯地面上有幾絲尷尬。

    實在是,傅寶箏這話說得是無比諷刺了。

    誰家好好的未出嫁的姑娘,會窩在自己閨房等待男人去尋她?

    可誰叫大年初一那日被四表哥爆出,曾經太子坐在河邊,給傅寶嫣洗白嫩嫩的腳丫子呢。連鞋襪都脫了,玉足都摸了,合理聯想一下,兩人親親密密在小房間里廝守過,也算是合情合理吧?

    如此,推算祖母六十大壽都不出門的傅寶嫣,可不就是預備在她的閨房接待太子殿下,兩人好偷偷摸摸兒相處麼?

    傅寶箏說得坦坦蕩蕩,一點都不覺得那樣的話對傅寶嫣是什麼侮辱。

    太子蕭嘉的面皮很有些漲紅,一時一句話都吐不出來了。

    兩人一時陷入沉默。

    傅寶箏實在不願與他獨處,干脆福了福身︰“若太子殿下沒有旁的事,臣女先告退了,今日賓客眾多,臣女還有很多事要做,恕不能奉陪。”

    還不等太子點頭,傅寶箏已經不客氣地自行離去。

    望著她漸行漸遠的冷漠背影,這次太子沒有再追上去攔下,他听出來她一句句“臣女”對他有多疏遠了,也真真切切看到她對他的不待見。

    他知道,曾經對她感情上的欺騙,到底傷害她太深。想起大年初一她生無可戀地要撞柱而亡,太子對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忍不住輕輕道了句︰“對不起。”

    從此一別兩寬,挺好的。

    他今日執意要追上來,本是要親口對她道歉,親自面對面對她說一句“對不起”的,不過,她似乎還沉浸在怨恨里出不來,一看見他就過于激動。

    太子蕭嘉抱歉一笑,那只能等箏兒徹底放下了,他才能親口對她說一句“對不起”了。

    “哎呀,這皮相俊美就是受歡迎,”李瀟灑手里提著一串繡工精良的小荷包,朝秦霸天搖晃道,“你瞅瞅,你瞅瞅,咱們三個一處走著,那群小姑娘就只往蕭絕跟前送荷包,咱們倆個都是沒人愛的啊,靠!”

    秦霸天想起方才的火爆情景,也是“嘖嘖”出聲︰“你說那群姑娘是不是眼瞎啊,明明咱倆也是俊美男啊!怎能一個荷包都不分給咱倆?”

    原來,蕭絕帶著秦霸天和李瀟灑給老太太賀完壽,打听到傅寶箏在後院的湖上水榭里,就直直穿過園子去了,結果中途那些姑娘一個個花痴地堵住蕭絕,紅著臉給他送荷包。

    只給蕭絕送,完全無視秦霸天和李瀟灑兩人。

    “可不就是眼瞎麼?”李瀟灑想起那情景,眼下還氣憤,“咱們絕哥明擺著不搭理她們,荷包都是我和你代收的,她們也不知道收斂,還是一個個地只管往絕哥眼前湊,理都不理咱們倆個,靠!”

    “靠!”秦霸天也補了一句。

    “靠!”李瀟灑發泄似的道。

    “靠!”秦霸天又補了一句。

    “靠!”

    “靠!”

    “……”

    “你倆有完沒完?看不順眼的東西還拎在手里做什麼?丟了!”

    蕭絕一直沒開口說話,去了趟湖上水榭沒看到傅寶箏後,視線就一直在搜索她的小身影,直到那倆個傻兄弟一個勁地“靠”個沒完,他才忍不住低聲喝斥了一句。

    秦霸天和李瀟灑立馬聳肩,不吭聲了,李瀟灑躲在蕭絕身後對秦霸天做口型道︰“這是找不著心上人,拿咱倆出氣了。”

    秦霸天也立馬回了個口型︰“就是!”

    兩人無聲地對完口型後,就將手里的一堆荷包給悉數丟棄到了假山下的草地上。

    兩人剛丟完不久,忽的,一個小東西從天而降,“砰”的一聲,滾了兩下,最後好巧不巧地停穩在了蕭絕的腳前。

    蕭絕猛地停了步子。

    秦霸天和李瀟灑立馬跑到蕭絕跟前去蹲著看,瞪大了眼楮道︰“靠,怎麼又是一只小荷包啊?”

    還從天而降?

    李瀟灑迅速抬起頭朝一旁的假山上望去,果不其然,假山的大石塊後貓著一個海棠紅裙子的小姑娘。

    顯而易見,這荷包是假山上那姑娘故意砸的唄。

    蕭絕莫名地低頭瞥了一眼,是一只繡了小肥鳥的荷包,繡工很劣質。

    蕭絕毫不客氣地抬腳從荷包上跨過去,靴子尾部踩到了小鳥荷包的一角,落了鞋印。

    自從十三歲後,蕭絕就拒絕參加什麼壽宴,賞花宴的,實在是那些所謂的貴女太愛往他跟前湊了,一個個的,讓他想尋個安靜的歇息之地都困難。

    時隔五年,這是蕭絕頭一次參加大臣府里的壽宴,體感與五年前一樣糟糕。

    蕭絕輕輕搖頭,若非答應了傅寶箏那丫頭,他怎會浪費時間來這種無聊的壽宴。

    “絕哥,這只荷包上的花案很奇特啊,不是常見的鴛鴦戲水啊之類的,居然是一只肥嘟嘟的小雛鳥,呆笨呆笨的那種。你要不要留下?”李瀟灑在後頭喊。

    蕭絕隨口道︰“丟掉。”

    這種無聊的東西,他素來不要。

    李瀟灑提著那只小荷包,又朝假山上躲起來的那個小姑娘可憐般的搖搖頭,心道,可惜了,這個小姑娘的繡圖真真是花了心思的。

    然後大手嘩啦一下,給丟了出去,滾落在兩塊石頭的深深夾縫間。

    傅寶箏躲在假山的大石塊後,看到這一幕,心都碎了。

    她的小鳥荷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