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30章

    齊氏看清楚井底的狗男女是誰後, 當即嚇得昏死過去。

    圍觀的眾人, 全體懵逼,這是怎麼個情況?

    難道井底的男人是齊氏她夫君?

    齊氏這才太過激動,一時血液猛沖上頭, 激昏了過去?

    嘖嘖嘖, 這就有意思了,齊氏囔囔著帶頭捉奸, 結果卻捉到了自個頭上, 讓自個夫君原本隱秘的丑事瞬間當眾挖掘出來, 成了眾人圍觀的特大丑聞。

    這可是丟人丟到家了。

    換作是她們,在瞅清楚井底的男人是誰後,也得昏死過去不可。

    有與齊氏素來不對付的貴婦人甦氏,當即拿了帕子掩嘴, 大聲道︰

    “哎喲, 齊姐姐真真是怪可憐見的, 去年才在京郊莊子里將丈夫和野女人打了一頓,這才過了多久,連大半年都不到吧, 就又不幸地在別人的廢園里堵住了自家丈夫, 這, 這……可憐的齊姐姐啊, 平日讓你多燒燒香拜拜佛,你不听……這晦氣事啊就專往你頭上撞……”

    眾人七嘴八舌的,就給官位說高不高, 說低也不低的四品齊大人定了偷人的淫、邪罪。

    傅寶嫣卻是氣死了,她千辛萬苦做的局,竟被齊大人給攪黃了?

    那個齊大人傅寶嫣見過,是個白白胖胖肚子溜圓的大胖子,曾經她還暗地里嫌棄道,就這樣一個其貌不揚的丑男人,居然也有那麼多黃花大姑娘上趕著被睡?

    她們怕不是瞎子?

    眼下,傅寶嫣卻是直罵柳珍珠是瞎子,連齊大人和國公爺的身型都分辨不出來?

    就算井底昏暗,柳珍珠看不清楚,齊大人那樣一個肥壯的男子往她身上一壓,她也該立馬察覺到那個男人不是國公爺了呀!明知不是國公爺,她還叫得那般**做什麼?

    若不是柳珍珠叫得那般大聲,林子里的婦人們又怎麼會听到?她們听不到,就不會靠近廢井,不靠近就不會撞破井底的丑事!

    今日不被撞破,哪怕柳珍珠已非完璧之身,她傅寶嫣也有辦法將柳珍珠重新送到國公爺床榻時,看上去是完璧的。

    可眼下,柳珍珠和齊大人偷情,被這麼多人當場撞破,再也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只能嫁去齊府給齊大人做妾了。

    “柳珍珠就是個沒腦子的豬!”傅寶嫣氣得咬緊內唇,真真是白白算計了一場,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還不算,為了甩開太子促成井底的事,她方才還在太子跟前出賣了色相,提前付出了兩個雪團兒。姑娘家的黃花大身子多值錢啊,早幾日被太子觸踫,和晚幾日被太子觸踫,效果絕對是不一樣的。

    吃不到嘴的姑娘,永遠是最香最誘人的。

    就為了柳珍珠這頭豬,她傅寶嫣提前付出了,結局卻還只是這樣!

    這還不算,日後讓她上哪再去尋一個長得像柳珍貞的姑娘來?眼看著大房雞飛狗跳的日子就在眼前,卻硬是被柳珍珠這頭豬給攪黃了!

    傅寶嫣真真是氣得肝疼!

    “不氣,不氣……”傅寶嫣氣到後來,試圖深呼吸安慰自己,“不管怎樣,出了這樣的驚天大丑聞,好歹是除掉了柳珍珠,太子再不必因為當眾抱了柳珍珠一下就要負責了。”

    今日,也算是小有成果。

    這般多安慰自己幾次後,傅寶嫣還真的情緒穩定下來,沒那般氣了。

    廢井邊,傅遠山掃了眼昏死得透透的齊氏,斟酌兩下,井底人的身份不宜當眾公布。方才他太過震驚,有一舜的腦子失靈,才導致一個不慎被齊氏看去了井底人。

    傅遠山朝蕭氏使眼色,蕭氏會意,忙交代婆子將齊氏抬去客院休息,隨後又對圍在廢井前的眾人道︰

    “哎呀,這廢園常年不打理,也不知道春暖花開有沒有蛇出沒,你們快隨我出去,賞花看魚還是隔壁園子好。”

    听說有蛇?

    哪個貴婦人能不變了臉色?

    再說,井底的男人她們都確信是齊大人了,該看的熱鬧已經看完了,自然也該散了。

    于是,那先頭圍著不肯散的長舌婦們,一個個的邊嘲諷齊氏,邊拐了個方向,跟隨蕭氏開始往林子外頭走去。

    蕭絕見傅遠山和蕭氏開始清場,倒也沒阻止,安安靜靜立在一旁當他的美男子,宛若眼前的一切都與他毫無瓜葛似的。

    可就在蕭氏帶著婦人們往外走時,林子外頭忽的響起一陣陣驚天震地的哭喊聲︰

    “我的珍珠啊,你怎的這般命苦啊,是哪個該死的男人害了你啊!”

    “珍珠啊,我苦命的女兒啊!”

    “你最是乖巧不惹事的啊,哪個男人這般狠心,糟蹋了你呀……”

    只見驟然得知消息的柳老太太,慌里慌張往廢園里跑,五十多歲的老人家跑得又快又急,一步沒踩穩,身子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連頭上的發髻都摔歪了,簪子也掉了一根落在土里,有幾縷發絲散落下來,覆蓋在臉上,狼狽不堪。

    眾人一听柳老太太喊的話,就明白過來,這是井底姑娘的老娘來了。

    眾人離開的步子再次停頓,有人看到柳老太太這般老邁了,為了女兒還著急忙慌地跑來一跤摔在地上,委實怪可憐的。

    她們臉上現出幾絲同情來,她們也都是有女兒的,見柳老太太喊得這般淒厲可憐,忍不住想到,難道井底那姑娘並非自願與男人偷情,而是被人擼到這廢井中用強的麼?

    蕭氏見柳老太太這般又喊又叫的,卻是緊蹙雙眉,這柳老太太真真是不懂事,她女兒出了這般的事,她不想著藏著掖著,卻恨不得喊破了喉嚨,鬧得滿天下皆知?

    還一口一個“珍珠”,是生怕眾人不知道井底那不要臉的姑娘名字叫“珍珠”?

    蕭氏原本還想著,到底是婆母娘家的親戚,柳珍珠不要臉,婆母還要臉呢,到時會盡自己全力替柳珍珠遮掩一下,盡力將事情壓下去,哪曾想,柳老太太竟然自己將女兒的大名捅了出來?

    這怕是要“出名”了。

    蕭氏緊蹙眉頭表示,柳老太太一家子真真是奇葩,腦回路與常人是不同的。

    柳老太太何嘗不懂蕭氏腦里想的那些?

    她剛剛接到消息,說是她女兒珍珠與個男人在井底偷情時,她嚇得魂飛魄散。她女兒好不容易攀上了太子,要嫁進東宮的呀,怎能與旁的男人偷情?

    鐵定是她女兒長得漂亮,被某個居心不良的臭男人盯上了。

    那時候,柳老太太恨不得殺光了所有圍觀的人,要掩蓋住她女兒的丑事。

    可接下來听那小丫鬟附到耳邊小聲道︰

    “柳老太太您放心,咱們國公爺和郡主已經控制住了事態,您女兒委身太子殿下的事,一定能壓下去,保證沒有一個外人知曉。以後啊,有國公爺和郡主替柳姑娘撐腰,還是能嫁個小官當正頭太太的。”

    听到前頭那半截,柳老太太高興壞了。

    要了她女兒身子的是太子殿下麼?

    這是驚天大好事啊!

    可是听到後頭那半截,柳老太太的一顆心猛地沉下去,什麼叫“一定能壓下去,保證沒有一個外人知曉”?

    什麼叫“以後啊,有國公爺和郡主替柳姑娘撐腰,還是能嫁個小官當正頭太太的”?

    國公爺和郡主,是不肯讓她的珍珠嫁進東宮,怕她的珍珠攀上太子這根高枝麼?

    這怎麼可以?

    明明在巷子里,她女兒被太子當眾抱了一下,國公爺就替女兒出頭,讓太子殿下好好兒負責的,當時太子殿下也答應要負責了。怎的出現**這類更嚴重的事,國公爺反倒反水了?

    知道了,鐵定是蕭氏那個賤人見不得她家珍珠好,給國公爺洗腦,要斷了她家珍珠的好福氣!

    思及此,柳老太太不淡定了,非但不再配合好好兒將丑事壓下去,還一股腦兒想法子要將事態鬧大,鬧得全部的人都知曉——要了珍珠身子的是太子殿下才行。

    如此,太子殿下想不負責,都不可能。

    柳老太太打定了主意,當即就擰巴了五官,扯開了嗓子嚎啕痛哭地朝廢園飛奔而來,尤其進入廢園進了林子,看到那一群貴婦人後,柳老太太哭喊得更賣力了,將女兒被糟蹋的那股子為人母該有的悲慟給真真切切地表演了出來。

    為了更逼真,柳老太太還故意甩開丫鬟,大步朝前奔,果然一個沒跑穩,整個身子摔趴在了地上,跌了個狗.吃.屎,事先拔松的發簪更是如料想中那般摔落在地,發髻松散開來,狼狽萬分的苦主形象頃刻間逼真了八分。

    “我的珍珠啊,我最孝順懂事的女兒啊,你好端端的怎的就被人糟蹋了啊……”

    柳老太太顫巍巍從地上爬起,沒走兩步,又摔倒在地,最後眾目睽睽之下,硬是淚流滿面手腳並用爬行到了廢井前,哭著要攀住井沿︰“我的珍珠啊……”

    在柳老太太真情實感的表演下,好些貴婦人看哭了,一個個的都萬分同情眼前這個哭得快昏死過去的老太太,貴婦人們拿起帕子抹眼角,腳步不由自主就追隨著柳老太太再次回到廢井邊。

    那些沒看哭的婦人們也舍不得走啊,實在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大戲啊,錯過了,還不知得再等幾百年才能再遇上呢。

    別說這些女人們了,就連蕭絕忍不丁看到這出戲,也覺得有幾分意思,至少這老太太比他料想中還要能唱戲,比戲台子上的吃這門飯的戲子都表演得入木三分,引人入勝。

    不錯,不錯。

    蕭絕甩甩寬大衣袖表示,有意思,期待著柳老太太下一步的表演,明日朝堂對太子殿下的彈劾力度,就看柳老太太接下來的演技如何了。

    蕭絕微微眯眼,表示期待。

    一旁的傅遠山陡然看到柳老太太一路激動地跪趴而來的可憐樣,也是愣了好半晌沒回過神來,傅遠山是個極其疼愛女兒的,能理解柳珍珠被糟蹋後為人父母的絞心痛,是以,他一時沒想起來要阻止柳老太太靠近廢井。

    待傅遠山終于想起來時,已經有些來不及了,柳老太太情緒激動,傅遠山又不好強行抱住她擄走。

    柳老太太被傅遠山這麼一阻攔,就越發認定那小丫鬟告述她的是真的了,情緒頃刻間強烈爆發,手腳並用要甩開傅遠山朝井底望去,竟有了苦主發瘋之相,嚇得傅遠山手上的勁都小了七分。

    林子里的傅寶嫣看到這一幕幕,忽的眉頭擰成個川字,直覺告訴她,不對勁。

    柳老太太這個人可不是什麼賢妻良母,是個典型的為了攀上富貴就能將女兒送上野男人床榻的人。眼下卻因為柳珍珠的失貞,嚎啕痛哭成這樣?

    動機是什麼?

    傅寶嫣猛地閃過一個念頭,柳珍珠一心一意要攀上國公爺,這個柳老太太卻是今兒個盯上了太子,一心想將柳珍珠送進東宮去。眼下柳老太太鬧得這般大,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女兒委身了男人……難道……難道柳老太太知道井底的男人是誰?

    難道,井底的男人是柳老太太滿心想攀附的太子殿下?

    想到這個可能,傅寶嫣身子都抖了一下。

    “不會的,不會的,不可能是她的太子哥哥。”傅寶嫣慌神一瞬後,立馬小手捂住胸口這般安慰自己,不停地安慰自己,“不會是太子哥哥,不會是,絕不會是的。”

    安慰歸安慰,傅寶嫣盯住廢井的眼神卻慌亂無比,慌亂到出現了重影。

    卻見柳老太太神情激動地推開傅遠山,再大喊大叫地甩開試圖阻攔她的婆子和丫鬟,披頭散發大喊著︰“我苦命的女兒啊……你被誰糟蹋了啊……”

    就突破眾人沖到了廢井口,雙手牢牢抓緊井沿,大腦袋猛地朝井底看去,努力看清楚井底的男人後,柳老太太先是瞪大了雙眼,然後是倒吸一口冷氣,最後張大了嘴,驚叫道︰

    “太子殿下,怎麼是你?”

    這聲驚叫,真真是絕了,簡直是震天響啊,哪怕廢園外的人都能清清楚楚听到一聲“太子殿下,怎麼是你?”

    哪怕耳背的,怕是這回都耳背不了,保證能听個清清楚楚。

    在場的貴婦們都不耳背,一個個听說是“太子殿下”後,震驚得瞪大了眼珠,結了舌,呼吸都停住了。

    這狗男人的身份,從人人可以嘲笑譏諷的齊大人,忽的變成對外形象似謫仙的太子殿下,這簡直就是驚天大逆轉啊。

    難怪齊氏瞅了眼井口就昏死了過去,她一個小小的四品外命婦居然敢帶了人來捉奸太子殿下,還強出頭趴到井口去看太子殿下摟住女人衣裳不整的樣子,天知道,太子殿下事後會不會報復齊家啊?

    被太子殿下一瞪,齊氏還不嚇得昏死過去啊?

    卻說,傅寶嫣也一點不耳背,那聲震天響的“太子殿下”簡直如錐子般刺穿了她的耳膜,疼得她整個人都是懵的,像是晴天霹靂從天而降,狠狠將她給劈裂了。

    “不會的,不會是太子哥哥的。”傅寶嫣怎麼敢相信她算計了半日,最後真算計到了她太子哥哥頭上,是她親手將柳珍珠送到了太子身下?

    不會的,不會的!

    命運不會這般殘酷!

    上天不會待她如此冷酷無情!

    一定是柳老太太故作玄虛,故意大喊“太子殿下”,一切都是騙人的,都是騙人的!

    傅寶嫣瘋狂地搖頭,她不相信真相對她這般殘酷,她不相信!

    就在傅寶嫣雙腿發軟打顫,小手死死扶住樹干才能勉強站穩,堅守最後一絲希望,雙眼死死盯著遠處的廢井口,期待廢井里爬出來的男人不是太子殿下,而是別人時……

    突然,柳老太太悲痛過度,體力不支地昏厥過去,一頭直直栽下了井底,“砰”的一聲巨響砸得井底灰塵四起。

    “娘……”井底傳來柳珍珠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啊……”柳珍珠叫得聲嘶力竭。

    是個人,都听得出來,那麼深的井底墜落怕是大事不妙,何況,還是個年邁身子骨不行的老太太,八成出事了。

    “快來人啊,出人命了!快叫太醫!”緊接著,井底傳來一道男人驚慌失措的呼救聲。

    傅寶嫣這回真真切切听清楚了,井底傳來的真的是她太子哥哥的聲音,那低啞的聲線,與每回在她耳邊輕輕呵出的低啞是一樣的。

    可是,太子哥哥曾經聲線會低啞,是因為兩人親吻得很激烈,他情緒激動身子難受,聲線低啞是很正常的。而眼下,他正急得大呼,怎麼聲線也能低啞成那樣?

    怕是方才太子哥哥抱住柳珍珠那般時,喘息太久,低吼太久,啞了嗓子之故?

    思及此,傅寶嫣眼前驟然浮現,她的太子哥哥中了藥後,迫不及待摟緊柳珍珠,像抱著個稀世珍寶似的,一次次如避火圖上畫的那般歇斯底里起來。

    傅寶嫣痛苦地揮手,要驅散眼前的畫面。

    “嫣兒,孤一直在為你守身如玉,初吻是你的,以後的任何第一次都是你的,孤保證。”

    傅寶嫣還記得,臘八節前夜,皇後賞給太子兩個侍妾,她嘟著嘴表示吃味,太子哥哥附在她耳邊給的承諾。

    可是,這才過去多久,太子最重要的第一次就給了柳珍珠?

    還是她傅寶嫣親手做局,將柳珍珠送去井底奪走的太子哥哥第一次?

    轟的一下,傅寶嫣腦袋炸裂般“嗡嗡”響,下一刻,她身子一晃,再也承受不住,順著樹干滑落下去,昏死在林間的泥土地上。

    倒地時,她後腦勺砸死了一只正在爬行的綠色小蠕蟲,當場身子炸裂,綠色的汁水濺上傅寶嫣烏黑的秀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