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32章

    蕭嘉認出來懷里的姑娘, 竟是驚馬時,他摟住她細腰在地上滾了一遭的那個白紗帷帽姑娘。

    只是,當時白紗下的她, 肌膚瑩白, 美若天仙。

    此刻懷中的她, 被他在井底下欺負得有些個慘,有些細節蕭嘉還記得, 他有用力親吻她,哪哪都吻了,他的力道他知道,蠻橫起來姑娘肯定得受罪。

    只是蕭嘉沒想到,他居然將她臉蛋都吻腫了, 嘴角也有些破。

    蕭嘉帶著一絲愧疚, 視線下移,由嘴角下移至姑娘白皙的脖頸……呃, 脖頸上紅痕遍布,還有發狠咬傷的痕跡。

    “對不住。”蕭嘉輕輕道,他將人家好好的姑娘糟蹋了,心頭難受得緊。

    柳珍珠原本窩在太子懷里滿臉淚痕,緊抿嘴唇,可憐兮兮地望住太子。听到太子的一聲“對不起”後, 她忽的想起方才井底發生的一切,她好疼好疼啊,現在那處還疼得要命, 忍不住嗚嗚咽咽小聲哭了起來。

    說是哭吧,也不全是,柳珍珠死死咬緊下唇,哭都不敢放開了哭,看上去特別壓抑,特別可憐,再加上她渾身都在顫抖,看上去就更是可憐兮兮到悲慘了。

    太子蕭嘉身子一僵,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對人家姑娘了。

    人家清清白白的黃花大閨女被他給糟蹋了,哭是應該的,他除了抱著她任由她哭個痛快外,似乎怎麼做都不對,都不應該。

    “珍珠表妹,你先跟你表嫂回房去,好不好?”傅遠山尷尬地立在一旁半刻鐘後,見柳珍珠一直窩在太子懷里嗚嗚咽咽沒個頭,忍不住上前一步輕聲道。

    哪曾想,原本嗚嗚咽咽哭泣的柳珍珠,听到國公爺的聲音後,立馬哭得更厲害了,凝神望住國公爺的臉,淚花大顆大顆往下掉。

    柳珍珠真的想不通,傅寶嫣明明說了,讓她在井底先拉松衣裳好好等著,待井口國公爺開始喚人後,她就有氣無力地哼唧兩聲,再呼喊“救我……”

    她全部都照做了,可是當男人落到昏暗的井底,中了藥摟緊她對她動手動腳時,她才發覺強行擁吻她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國公爺,是個完全陌生的男人。她抗拒,她推他,甚至她咬他肩膀,都沒能成功阻止男人要了她。

    失去清白的那一剎那,她痛得要命,拼命地哭。

    陌生男人卻溫柔地哄她,給了她一堆承諾,什麼遲早娶她做太子妃,什麼一生一世只愛她一個,什麼以後絕不會再踫別的女人,侍妾、通房全都形同虛設……

    男人哄她的話很好听,可是再好听,也不是她柳珍珠想要的。

    她只想將自己給國公爺,她只想做國公爺的女人,只想陪伴在國公爺身邊一生一世,生一堆兒女。

    可是命運為何對她如此殘酷?

    柳珍珠望著身邊溫柔問她話的國公爺,她再也承受不住,“哇哇”大聲哭起來,她知道她身子被太子要去了,還被好多人圍觀看了熱鬧去,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嫁給國公爺了,她的心好痛好痛,跟被人挖掉似的。

    “大表哥……”哭到最後,柳珍珠第一次當著傅遠山的面,叫出了“大表哥”這三個字。

    淒淒楚楚,悲慟萬分。

    傅遠山一愣,實在是“大表哥”三個字被柳珍珠喊得太過悲慟至極了,猛地一听,還以為里頭有很多故事呢,傅遠山有點被喊懵了,他明明跟這個表妹只見過兩面,一點都不熟。

    不過傅遠山很快反應過來,大概是今日柳珍珠發生了太多的事,遭了太多的罪,人在最無助的時候看到親人就會忍不住哭著發泄出來吧?他對她來說,好歹也算是娘家人,忽然悲慟地喊一聲,倒也算是解釋得通。

    不僅傅遠山這般想的,太子蕭嘉也是這般想的,是以,他倆都沒有領悟到柳珍珠那聲“大表哥”里包含了多少的情和愛。

    立在一旁的蕭氏,作為女人總是敏感很多,乜斜著眼瞥了太子懷里的柳珍珠一眼,直覺告訴她,柳珍珠心底還沒對自己男人徹底死心呢。不過,蕭氏倒也沒幾個月前那般難受介意了,畢竟柳珍珠今日都委身太子了,她再厚皮臉,也不能一身侍二男吧?

    何況,柳珍珠眼下的男人是太子啊,給太子戴綠帽子,找死麼?

    蕭氏想了想,還是早日將柳珍珠送進東宮去比較好,免得一日日的看著柳珍珠惡心。

    “太子殿下,對咱家珍珠姑娘,作何打算?”蕭氏上前一步,將話問得直白。

    太子蕭嘉略略思索過後,道︰“今日暫住傅國公府,過幾日,孤派人來接她進宮,名分會有的。”

    這便是給了一定會將柳珍珠納做妾的承諾了。

    柳珍珠哭聲小了下去,一臉的生無可戀,她並不想高攀太子,她只愛國公爺。

    蕭氏對太子的話很滿意,點點頭,朝太子道︰“太子殿下放心,這幾日咱們的人會好好照顧珍珠的。”

    說罷,蕭氏上前主動去攙扶還被太子打橫抱起的珍珠。

    珍珠被太子放下地的那一刻,兩腿不由自主顫抖了幾下,疼得她倒吸一口氣,隨後又死死咬住下唇忍住,勉強支著雙腿走路。

    蕭氏是過來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只管扶住了柳珍珠,又讓旁的丫鬟過來幫忙,一起攙扶著柳珍珠走出廢園,往客院方向去,旁的話不說。

    太子雖然沒經驗,但看柳珍珠自從下地後就疼得額頭冒汗,再沒經驗,也琢磨出來八成是井底時他將人要的太狠了,傷著了。

    太子面露尷尬,越發覺得愧對人家姑娘。

    柳珍珠走後,傅遠山與太子殿下開始商談正事,畢竟今日太子是在傅國公府賀壽時被人算計得出了丑事,傅遠山作為東道主絕對要給個說法的。

    “太子殿下,今日這事,我傅遠山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十日之內給太子殿下一個交代。”傅遠山給出承諾道,“無論下藥害太子殿下的是何方妖孽,都會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好。”太子蕭嘉也咬牙切齒道,“抓出幕後主使人,孤,一定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後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