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33章

    好好的壽宴出了這樣一檔子丑聞, 原本該早早兒散了的, 可是出事的是英俊倜儻的太子殿下,而且太子幾個月前才因為風流韻事生活作風問題被禁足,這幾日才解禁的,一放出來就又上演了這樣一出鬧劇, 那些長舌婦們真真是舍不得散場啊。

    一般的官太太,遇上這事兒, 自然不敢在宴會上大肆暢談了, 要嘴碎也得背著人兒,躲進自個府邸偷偷兒與妯娌、姑太太私下說,亦或是幾個要好的手帕交關起門來小聲埋汰。

    可今日不同啊, 傅國公府的賓客里,什麼頂尖兒身份的貴婦人都有,那些個大長公主、長公主、王妃、郡王妃, 一個個仗著自己是太子殿下的長輩,說起話來真真是不客氣。

    當著太子殿下的面,就有個大長公主仗著輩分大訓斥上了︰

    “太子, 今兒這事太過了啊, 原本只是點風月之事, 你都偷偷摸摸躲到廢園的廢井底去了,也算是小心翼翼了, 皇姑祖母不好說你什麼,可偏偏今兒還鬧出了人命,事態太大, 皇姑祖母就不得不批評你幾句了……外頭的野花再香,也不該一而再再而三地栽在她們身上,你可得好好兒長點記性。你母後也是,眼見你年歲大了,還不給你尋幾個側妃……”

    這話說的很是諷刺了,先是譏諷太子躲到廢園的廢井里去搞女人,後是諷刺太子幾個月前才因為外頭的野花,失去了傅國公府傅寶箏這樣的好姻親,最後再嘲諷甦皇後怕美人勾去了太子的魂,不敢給太子置辦側妃,結果卻讓不入流的野花鑽了空子,屢屢爆發出丑聞。

    在場的長公主、老王妃、郡王妃們,有一小部分很是討厭甦皇後,听到這樣絲毫不留情面的訓斥,一個個都暗爽一把。

    當年甦皇後從一個小小的妃子,弄死了她們千嬌百媚的女兒、孫女兒,登上後位母儀天下,今日甦皇後母子就得承受她們這群長輩逮住機會就諷刺出口的話。

    一報還一報。

    太子蕭嘉听到這些明著諷刺的話,心底有些惱怒,可沒可奈何,誰讓他剛剛才爆發了驚天大丑聞,渾身腥臭,腰桿子很有些挺不直,而且大長公主是父皇的嫡親姑母,一把歲數了,輩分擺在那,太子作為孫輩,還不好隨意擺出太子身份忤逆,免得給那些時刻盯著他的政敵更有機會逮住他彈劾,扣上不孝帽子。

    “姑祖母教訓的是,孤這就下去好好兒反省反省。”太子蕭嘉說罷,朝各位在座的長輩禮貌地拱拱手,不卑不亢地告辭。

    太子在傅遠山的陪同下,徑直出了府。

    那些老王妃、老郡王妃們,見太子走了,興許是今日的人命案讓她們一個個的再次想起她們慘死在宮里的女兒、孫女兒,心頭難受,嘴上也就越發尖酸刻薄起來,談起太子這兩次的丑聞,可謂是肆無忌憚到放肆的程度。

    有她們一批輩分大的帶頭,下頭的那些長舌婦們可就一個個的放心大膽地小聲兒聊起來了,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熱火朝天,到了壽宴散席的時辰,她們還舍不得走呢。

    太子蕭嘉此時已經坐在東宮的書房了,一個噴嚏接一個噴嚏的打,鐵定是那些人背地里狠狠地議論他,陰他,他才會噴嚏連連,難受得要死。

    “那個幕後主謀,你最好別落在孤手上,否則,定要將你扒皮抽筋,求死都是種奢望!”

    太子蕭嘉今日是真的被氣到了,閉上眼楮就能想象今兒他成了全京城的笑柄,明兒還得接受朝堂上的一**彈劾,再過幾日發酵起來會是全國範圍內的眾嘲,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勢必一落千丈,隨之而來的還有父皇新一輪的懲罰。

    懲罰不要緊,總有結束的那一日,最關鍵的是,從此他在父皇心中的形象怕是要大不如前了,會失去聖心,一個太子失去聖心,意味著什麼?

    後果遠比傅寶箏大鬧那一次要嚴重太多。

    這才是蕭嘉最恨的地方!

    傅國公府。

    “晉王世子何在?”

    傅遠山送完太子出府,又請了太醫前院客院搶救柳老太太後,就將柳老太太的事交給蕭氏和二弟妹、三弟妹了,他走出客院,就問底下奴僕可看見了晉王世子?

    一個看守園子的婆子道︰“方才似乎看見三姑娘陪晉王世子在那頭逛桃花林。”

    傅遠山听說箏兒陪著,倒也沒多想,表兄表妹麼走在一處說說話很正常,何況今日晉王世子又是貴客,箏兒這個東道主在一旁作陪,沒什麼奇怪的。

    打听到晉王世子行蹤後,傅遠山立馬朝西北角的桃花林走去,從客院去西北角很有一段距離。

    桃花林里,傅寶箏陪在蕭絕身邊,兩人漫步在桃花樹下。

    “四表哥,你真本事!”眼見著四表哥揮揮衣袖間,就輕輕松松解決掉了這一世的柳珍珠和柳老太太,改變了爹娘的命運,傅寶箏對四表哥真真是佩服死了,真心夸贊道。

    此時此刻,四表哥在箏兒心底,簡直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高大神武,上天入地,似乎天地間沒有他搞不定的事。

    傅寶箏崇拜極了四表哥,鋪滿落花的林間小徑上,她面朝他,往後倒退著走在他身前,仰起小臉望住他,她雙眸里閃耀著最璀璨的星河。

    “四表哥,你真本事!”她再次崇拜道。

    蕭絕在她崇拜的眼神里,在她贊揚的話語里,笑得唇瓣彎彎。

    也不知是他刻意練過,還是怎的,他唇瓣笑起來特別好看、迷人,那弧度里帶著幾絲魅惑,看得傅寶箏有些挪不開眼。

    “傻姑娘。”蕭絕見她看痴了,過了好一會,忍不住快走上前一步抬手敲了下她額頭,輕笑出聲將她的七魂六魄喚回來。

    傅寶箏被他一敲,陡的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方才看痴了,很有些窘迫,慌得步子有些亂,因著是倒退著走,差點自己被自己給絆倒了。

    “真是傻姑娘。”蕭絕大手往她腰肢一探。

    有了他大手的托力,傅寶箏才穩住了身子,小腰那感覺熱熱的,忙從他大手里抽回腰肢,紅著臉走正了,再沒倒退著走。

    蕭絕見她羞澀得緊,便與她打開話匣子閑聊,大抵是蕭絕很會挑話題,三言兩語就聊到她喜歡的東西上去了,傅寶箏很快就丟開了羞澀,眉開眼笑起來。

    “哦,你先在……這里等等。”

    蕭絕忽的頓住腳步,不往前走了,將箏兒帶到一株桃花樹下的石凳上坐著休息,“我去去就來。”

    “啊?”傅寶箏被四表哥按住雙肩坐在石凳上,她有些懵,兩人好好的說著話聊天,他怎的突然丟下她要離去啊?

    “四表哥,你要去哪里,你要去做什麼?”傅寶箏仰起小臉,視線恰好落在四表哥鼻翼上的蝴蝶面具上。

    那只銀色蝴蝶小小巧巧的,嵌在鼻梁上,遮擋住四表哥鼻翼兩側和雙眼,嘴、下巴和兩側臉頰全部露在外頭。四表哥面上皮膚很是白淨,細細瞅去,竟是很多妙齡小姑娘都比不上的那種白嫩,像是鮮嫩多汁的梨花瓣,一掐就能出水。

    在春日陽光照耀下,四表哥的臉上肌膚像極了瑩瑩閃光的羊脂玉。

    讓人痴痴看了,忍不住想抬起小手去觸踫一下,去探知一下它是不是真的如想象般那樣柔嫩。

    真真是美色撩人。

    不過傅寶箏眼下的心思在四表哥要丟下她去做什麼,是以觸踫他臉的想法只是一閃即逝,小手還沒來得及抬起就忘卻在了腦後。

    蕭絕雙手還壓在箏兒雙肩上,立在她正前方,彎下腰,朝她輕笑道︰“男人的事呢,別問那麼多。”

    “你坐在這兒,乖乖的,就好。”

    也不知是傅寶箏敏感,還是四表哥天性風流,總能听出他聲線里的調戲意味,當即乖乖的真不說話了。

    傅寶箏以為四表哥立馬就會離去,可等了好幾個瞬息,他的雙手不知出于什麼目的,還久久擱在她雙肩上,他掌心的熱度像團火,隔著春日薄衫透到她肌膚上,她頓感火辣辣一片。

    宛若雙肩被他手心的熱度給燒烤得升溫似的,那一片肌膚熱得慌。

    傅寶箏的小臉驀地紅了。

    似乎她面皮泛紅了,他才滿意了,從她肩頭收回雙手道︰“我去去就來,等我回來。”

    說罷,蕭絕的食指和拇指微不可查地貼在一塊摩挲了兩下,長袍在風中蕩起,轉身就朝一旁的桃花深處走去。

    待走遠後,蕭絕抬起手,在視線注目下大膽地再次摩挲兩下食指和拇指,方才按住箏兒雙肩坐下時,本是臨時起意,卻不曾想她肩頭肌膚那般柔.嫩,隔著春衫去壓,手指都能感知到不一樣的嫩。

    眼下摩挲手指頭,蕭絕心頭還能泛起方才的奇妙之感。

    那是種他從未體會過的感覺,很是欣喜,讓他一時舍不得收手,這才有了方才厚臉皮地久久擱在她肩頭的一幕。

    蕭絕嘴角帶笑,忽的將手指頭湊到鼻端下去嗅,還有幾絲她肩頭的果子香。

    選定好一株大樹,蕭絕忽的站住不動了。

    傅寶箏一個人坐在石凳上,時不時張望四表哥離去的方向,等著他回來。

    她實在想不通,這是在她的傅國公府,又不是在他的晉王府,他忽的丟下她這個主人自己跑走,還能干什麼去?

    傅寶箏正胡思亂想坐著等時,陡的不遠處走來了爹爹的身影,看到爹爹,她立馬從石凳上站起,迎上前去︰“爹爹,您怎麼來了?”

    按道理,這個時候爹爹該在前院陪著那些還未離開的男賓嘛。

    傅遠山見花樹下只有女兒一人,忙開口問道︰“你方才跟晉王世子在一塊?”

    傅寶箏拉著心上人逛桃林,竟被爹爹知曉了,還特意跑過來問,她真真是一時羞澀到不知如何才好,低著小臉,紅紅的。

    後來一想,她喜歡四表哥的事,遲早得向爹娘交代,竟然被逮住了,干脆聲若蚊蠅似的承認了︰“嗯。”

    傅遠山︰……

    他就是想問晉王世子在哪,怎的女兒使勁低著頭,一副話都不敢說的樣子?

    實在是晉王世子對外形象太過糟糕,對外風評太壞,所以傅遠山怎麼都沒往女兒心儀晉王世子上頭去想,反倒是心底咯 一下,心道,壞了,晉王世子那小子作風不太正,不會是在這桃林里欺負了他美若天仙的乖女兒吧?

    揩油了?

    思及此,傅遠山忙道︰“箏兒,若是晉王世子欺負了你,你不必替他瞞著,告訴爹爹,爹爹去揍他!”

    傅寶箏︰……

    這是哪兒跟哪兒啊?

    傅寶箏忙驚得抬頭,生怕爹爹一身蠻勁真去揍她的心上人了,慌的雙手挽住爹爹手臂,急急道︰“爹爹,您想哪去了,四表哥人特別好,哪里會欺負我……”

    “哎,箏兒,爹爹沒說你四表哥,爹爹眼下問的是晉王世子!”傅遠山見女兒弄錯了人,忙糾正道。

    傅寶箏︰……

    怔愣兩瞬後,她才想起,四表哥是她對蕭絕私下里的稱呼,這一世的蕭絕可不是排行第四,爹爹不知道很正常。

    于是又朝爹爹解釋道︰“爹,晉王世子表字‘四四’,我就叫他四表哥了。”

    傅遠山驚訝道︰“晉王世子不是表字‘懷之’嗎?他父王去年請回來的大儒,在他生辰宴上,當著一眾人贈給他的呢。”

    傅寶箏︰……

    所以,四表哥原來是有表字,新取的表字“四四”,只是閑得無聊逗她玩的嗎?

    虧她還傻乎乎的當真了。

    過分!

    傅寶箏小嘴微嘟,不過嘟得不太明顯就是了,不細看,看不出來。

    傅遠山沒將女兒嘴里的表字“四四”當回事,蕭絕那個人,瀟灑肆意浪蕩不羈慣了,騙騙小姑娘是手到擒來的事,反正只是騙了女兒表字,這些都是小事,嘴上玩笑罷了。

    只要沒揩他女兒的油,傅遠山都不當事。

    經過仔細觀察,傅遠山見女兒雙眼沒有哭過的跡象,那就是沒被那小子揩油,傅遠山就放心了。

    他女兒他知道,被人佔了便宜,鐵定跟她娘一樣會哭鼻子,說起這個,傅遠山就有些不好意思回憶了,還是愣頭青那會,他就無意間樓了把蕭瑩瑩的小柔腰,就將蕭瑩瑩給欺負得哭了鼻子,那兩只眼眶紅得喲。

    呃,事後,硬是被蕭瑩瑩喊來了父王,將他給狠狠教訓一頓,蹲在地上蛙跳了整整一個時辰,她父王才放過了他。

    呃,在女兒跟前回憶愣頭青那會子的羞澀往事,似乎很有些那麼不對勁。傅遠山趕忙打住回憶,輕咳兩下,將心思扯回到正事上︰

    “晉王世子去哪了,爹爹有事找他。”

    傅寶箏听到這話,才意識到敢情爹爹不是听到什麼消息,專程來逮她和四表哥的,是有正事要找四表哥呢?

    四表哥那般本事,爹爹找他有正事也正常,傅寶箏連忙指路那頭桃花深處道︰“四表哥走去那頭了,也不知道做什麼去了。”

    傅遠山听說後,先是一愣,隨後“哦”了一聲,也沒走去找,反倒是與女兒站在一處,等。

    傅寶箏︰???

    她還以為爹爹知道四表哥去向後,會走過去尋呢,結果爹爹跟她一樣在這里傻站著,等?

    爹爹不是有要緊事,才會特意打听了消息,找來桃花林尋四表哥的麼?

    那還傻站著,等,不去尋?

    傅遠山見女兒一副疑惑的樣子盯著自己瞅,他又不笨,很快看明白了女兒眼底的詢問,只是他看是看懂了,有些事卻不好跟傻女兒直說啊。

    男人麼,丟下姑娘獨自跑去桃林深處,還能去干啥?

    那種事,他傅遠山就不去湊熱鬧了,與女兒一道在原地等就行了。

    果然,沒等多大會,蕭絕就一襲白衣踏著滿地落花,徐徐走了回來。

    “世子表哥,你可算回來了。”傅寶箏跟爹爹觀感不一樣,爹爹覺得沒等多大會,四表哥一下子就回來了,可同樣的時間落在傅寶箏這個有情人眼底,就是三日不見如隔三秋那般久了。

    是以,四表哥終于回來時,傅寶箏都感覺過了大半日那般久了,一看到四表哥徐徐走來的身影,立馬就快走幾步迎了上去。

    似乎完全忘了,四表哥欺騙她“四四”表字的事了,一切還像方才那般熱情。

    迎到跟前,傅寶箏瞅到四表哥的雙手濕漉漉的,她不明所以道︰

    “世子表哥,你繞去那頭的湖水里洗手啦?難怪去了這般久。你要洗手跟我說呀,這里離我的院落更近些,何須繞道那麼遠。”

    蕭絕看了箏兒的小臉一眼,笑笑,沒說話。

    傅寶箏卻掏出自己的手帕,遞給四表哥,讓他將手擦干。

    蕭絕沒拒絕,當著傅遠山的面接過箏兒的手帕,擦完後又還給箏兒。

    傅遠山莫名的心頭有幾分不大舒服,怎麼自個女兒像個丫鬟似的伺.候蕭絕呢?

    就算蕭絕是晉王世子,他傅遠山的女兒地位也不低啊,用得著當丫鬟麼?

    尤其是,蕭絕那小子才剛方便回來,也不知道手洗干淨了沒,就拿他女兒的帕子擦。

    傅遠山這個平日里自己不大講究的戰場男人,今日也不知怎麼回事,居然一個勁挑剔起蕭絕來。

    那是,怎麼看,怎麼有幾分……不順眼。

    蕭絕注意到傅遠山立在不遠處一個勁打量他,與傅寶箏一塊朝傅遠山走近了,蕭絕朝傅遠山拱手行了個晚輩禮︰“堂姑父。”

    傅遠山盯著蕭絕一身瀟灑倜儻的樣子,只覺得今兒個見鬼了,他平日並不排斥蕭絕這種浪蕩在外的紈褲,可以說人前人後他都沒有排斥過蕭絕一分。

    可就是不知道今日是咋地了,傅遠山看到蕭絕立在女兒身旁,就莫名的挑剔起他來,想找他茬。

    傅遠山盯住蕭絕看了半晌。

    蕭絕一直面帶微笑,接受傅遠山的打量。

    傅寶箏見爹爹久久不說話,還一個勁微微蹙眉盯著四表哥看,她率先受不了,走上前雙手挽住爹爹手臂,撒嬌似的晃了下,道︰

    “爹爹,您不是找世子表哥有事嗎?怎的,世子表哥來了,您反倒是只顧著眼楮看,卻一個字都不說了?”

    听到女兒的話,傅遠山才想起來,他此番前來是找蕭絕有事的,忙強逼著自己收斂起那副挑剔蕭絕的怪異心思,打手勢單獨招了蕭絕去旁邊的小路說話,將傅寶箏丟在了原地等候。

    “堂姑父,何事?”蕭絕走在傅遠山身旁,始終面帶微笑,盡量談吐優雅。

    其實,方才站在傅寶箏身邊,傅遠山一直盯著他打量個不停,蕭絕已是敏銳地察覺到,傅遠山那打量他的目光,絕非是正常打量,很有股子準岳父打量未來女婿的意思。

    而且,還對他這個未來女婿,有幾分挑剔性質的不滿。

    其實,傅遠山潛意識里的想法,蕭絕都知道,無非是一手帶大的女兒,長大了要跑了,要跑去別的男人身邊了,作為爹爹怎麼想怎麼不是滋味,是以對他蕭絕就帶了幾分挑剔,怎麼看怎麼不滿意。

    這份不滿意,與蕭絕優秀不優秀沒關系,純粹是作為老父親的佔有心作祟。

    盡管如此,蕭絕在單獨面對傅遠山時,還是盡量收斂身上的浪蕩氣,一言一行盡可能的優雅上檔次,不招惹老父親。

    “堂姑父?”蕭絕見傅遠山還是沒說話,再次主動道。

    傅遠山呢,自從與蕭絕單獨走開後,就在強行壓制住自己內心的那股子挑剔勁,努力努力再努力後,想起廢井前後經歷的事,想起他要對蕭絕說的話,心神一個激蕩,終于看蕭絕順眼起來了。

    傅遠山陡然停住步子,面朝蕭絕,真誠朝蕭絕拱了拱手道︰

    “蕭絕,今日堂姑父要好好兒朝你道謝,若非你及時出現,告知我那個小男娃在外頭玩耍,並沒掉下廢井,那今日中了陰狠毒計的就不再是太子,而是我了,非得鬧得妻離子散不可,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傅遠山對嬌妻的脾氣很清楚,瑩瑩是個眼楮里容不得沙子的,若是今日真是他下到井底中了計,而那個井底的姑娘又是柳珍珠,瑩瑩還不知會怎麼鬧呢。

    光是想想腦袋都大了。

    好在,傅遠山行到廢園外時,蕭絕領了那個吏部侍郎家的小兒子來到他跟前說,是有人誤傳了,小男娃沒掉下去,才免去他的災難。

    蕭絕見傅遠山如此鄭重地朝他道謝,哪里敢受他的禮,連忙雙手扶起道︰

    “一切只是巧合,恰好晚輩見那個小男娃十分有趣,就與他待在一塊兒玩耍,沒想到就遇上堂姑父您了。”

    “真是巧合罷了,堂姑父不必言謝。”

    蕭絕再三推拒,傅遠山也不是個傻的,自然知道蕭絕只是不想領功,而非無功,什麼“巧合”一類的說辭,世上哪來的那麼多巧合?

    從大年初一那日,蕭絕在皇宮援助箏兒,指出太子腳踏兩只船,還在河邊給傅寶嫣脫鞋襪、洗腳丫開始,再到今日阻止了他傅遠山的災難,還讓從前深深辜負傷害了箏兒的太子頂替他中了招,這一樁樁一件件,哪個是不需實力,光憑運氣就能辦好的?

    能將這些事兒全部有條不紊地安排好,可以說,蕭絕是個手腕了得、實力非常強的人。

    但是,不知出于什麼原因,如此有能力的蕭絕竟總是一副浪蕩子的樣子出現在眾人眼前,似乎在掩飾什麼。

    正因為蕭絕在藏拙,所以傅遠山心底感激他,要向他道謝,都是單獨找到他偷偷摸摸地道謝,連嬌妻和箏兒都遠遠的避開。

    “堂姑父,您真要謝我呢,那您以後就幫絕兒一個忙。”蕭絕見傅寶箏在偷偷兒朝這邊望,忙一把攬住傅遠山肩膀,像袍澤兄弟那般親密靠近道。

    “這好說,你都幫了咱們家這麼多大忙了,日後只要有用得上堂姑父的,你盡管開口!”傅遠山被蕭絕那招袍澤兄弟似的一摟,給摟出了袍澤之間的豪情,給出承諾道。

    蕭絕彎彎嘴唇笑了,卻不急著說到底要幫什麼忙,只是莫凌兩可道︰“那堂姑父可就記得今日這般承諾了,日後可別嫌棄我名聲狼藉才好。”

    傅遠山想都沒往箏兒頭上想,立馬肯定地點頭︰“那是自然!大丈夫一言九鼎!”

    所謂滴水之恩,應當涌泉相報!

    蕭絕眉頭上挑,心道,這未來準岳父倒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不枉費他蕭絕故意現身,讓傅遠山知道今日救了他的人是誰。

    事實上,就今日這等小事,蕭絕完全用不著現身,隨意派遣個小子帶那個小男娃玩耍,堵住傅遠山去廢井的路就完事了。可是蕭絕偏要在傅遠山跟前現身,讓傅遠山猜出自個在藏拙,猜出自個的一點實力來,完全是為了日後向傅寶箏提親打基礎了。

    提親那一日,或許還很遙遠,畢竟他連傅寶箏為何突然親近他的原因都還沒找到。

    但再遙遠,也得提前打好基礎才行。

    施恩傅遠山這種事,機遇可遇不可求,今日錯過了,萬一日後再也遇不到了怎麼辦?

    狡猾得跟狐狸似的蕭絕,在傅遠山的承諾聲里,笑得眼角上挑,得真像一只活狐狸了。

    可憐傅遠山,直到他與蕭絕談妥要告辭,都沒意識到眼前這只狐狸已經在鋪路,未來怎麼叼走他護在窩里的小箏兒了。

    傅寶箏乖乖坐在石凳上,等爹爹和四表哥回來,也不知道他倆談了啥,竟談了整整兩刻鐘還沒結束。

    傅寶箏都感覺自己小屁屁坐得僵硬了。

    百無聊賴下,傅寶箏干脆坐在石凳上,用小腳踢著腳下飛落的桃花瓣玩,一下又一下的,桃花瓣被她的繡花鞋從地上飛蕩起來,像輕盈的蝴蝶縈繞在她繡鞋尖。

    蕭絕返回來時,看到的就是箏兒一個人坐在石凳上,踢著桃花瓣,自得其樂的活潑樣子。

    也不知想到了什麼,蕭絕沒有立即走上前去,而是就著身旁高高的桃花樹,隨手挑了枝開得正盛的桃花枝子,大手一掰扯,就從枝條上折了下來。

    攀折時“ 嚓”一聲響,驚了傅寶箏一跳,她忙從低頭看腳尖的狀態抬起腦袋望去,就見四表哥從枝頭折了根桃花枝子在手,隨後朝她大步走來。

    “世子表哥!”傅寶箏嘴上熱情依舊,甚至聲調里也沒听出異樣來,可就是小身子依舊坐在石凳上,沒起身去迎他。

    蕭絕眉頭一跳,一眼瞅出來小姑娘的不對勁。

    走上前去,蕭絕笑著站定在箏兒跟前,一個站著,一個坐著,高低不同。

    兩人無聲對視兩眼。

    大抵是賓客們逐漸離開回府,傅國公府漸漸寧靜下來,尤其這寂靜無人的桃花林,越發幽靜得不行,周遭唯有桃花飄落的撲簌簌之聲。

    傅寶箏見唯有四表哥一人回來,爹爹不見了,她也不問,只是坐在那昂起下巴,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雙目炯炯盯著四表哥的雙眸。

    兩人對視好一會後,蕭絕忽的用手里的桃花枝子去挑箏兒的下巴,唇邊壞笑道︰

    “怎的,才一會子不見,就連稱呼都變了,‘四表哥’不叫,叫什麼‘世子表哥’,俗氣,不愛听。”

    傅寶箏抬起小手打掉他輕佻挑起她下巴的桃花,偏過頭,微微嘟嘴道︰

    “某人表字壓根就不叫‘四四’,卻糊弄我叫什麼‘四表哥’,無恥。”

    蕭絕笑了。

    原來小箏兒為了這個,在跟他鬧情緒?

    這小姑娘真真是可愛。

    蕭絕雙手拿起被她嫌棄打掉的桃花枝子,環了個圈,落座石凳前,將花圈套她頭上,給她當發飾。

    傅寶箏頭上一重,連忙嫌棄地要抓下丟掉,蕭絕卻手疾眼快,抓住她兩只小手,讓她兩只小手還沒抬起就再次落下。

    她兩只小手,被他兩只大手握在手心里,包裹住。

    如此曖昧的姿勢,傅寶箏忽的耳根飛紅。

    忙要從他手心里掙脫出來,卻怎麼掙都掙不掉,兩只小手被他寬厚的手掌包得死死的。

    一拉一扯間,她坐在石凳上的身子朝他坐在石凳上的身子滑去,她的大腿都貼上了他雄健有力的大腿,隔著薄薄的中褲,他腿上的熱度源源不斷傳遞到她腿上。

    “四……”傅寶箏羞得脖子都紅了,本要驚呼“四表哥別這樣”,可一個“四”字剛出口,猛地想起她還在因為他的撒謊而置氣呢,怎能先破功?

    哼,打死不叫“四表哥”!

    箏兒紅著臉撅嘴,朝他小聲喊道︰“世子表哥,你別這樣,你放開我!”

    蕭絕欣賞了好一會她羞得紅臉的樣子,才低下頭湊近她的小紅臉道︰

    “你記住哈,唯有我自己起的表字才算數,旁人取的,哪能算?”

    傅寶箏一驚,那個給他取表字的,是他拜過的師父啊,是大塢王朝名氣震天響的當代大儒啊,多少勛貴人家想求他賜個表字,人家都不一定答應啊,居然……還能被四表哥嫌棄,取的表字不作數的嗎?

    見到她驚訝十足的小表情,蕭絕越發覺得她可愛有趣了,松開她一只小手,騰出他一只大手來刮了下她小鼻尖,笑道︰

    “我就愛‘四四’,千金難買我願意,多牛的大儒都抵不過‘四四’的親切。”

    傅寶箏︰……

    糟糕,鼻尖被他刮了一下,那里熱熱的,又多了一處地方發起燒來了。

    蕭絕眯著雙眼看著她鼻尖潮紅起來。

    誰都無法理解,大年初一那日,她叫著“四表哥”一路朝他飛奔而來,他的心有多震撼,從此,“四表哥”就成了他記憶里最好听的稱呼。

    而且,她所有親戚里,都沒有任何表哥是排行第四的,換句話說,他是她生命里唯一的一個“四表哥”。

    那種唯一的感覺,她每叫一次,他的心都會溢滿了飽足感。

    為了這份奇妙的感覺,他樂意摒棄大儒取的表字“懷之”,只想稱呼自己“四四”。

    親切得無與倫比,只因“四四”里飽含著她與他的故事。

    “記住哈,我說自己是‘四四’,就是‘四四’,快叫‘四表哥’。”蕭絕盯住她紅艷艷的小嘴唇,催道。

    他盯住她嘴唇的目光,傅寶箏察覺到了,驀地,她的小嘴也開始發熱,生怕游離于禮教之外的四表哥,忽的又對她做什麼過分的事。

    關鍵是,她力道太小,就是使出吃奶的力氣,也絲毫反抗不過他。

    傅寶箏忙稍稍偏過頭去,小紅唇離他的臉遠一些,紅著臉叫道︰“四表哥。”

    蕭絕的目光始終黏在在她紅艷艷一開一合的小嘴上,莫名奇妙的,她的小嘴每次叫他“四表哥”,他都會內心說不出的歡暢。

    “再叫一聲。”蕭絕的腦袋追隨她微微躲開的小紅唇而動,她朝後躲開一分,他就追上去一分。

    “你放手,我就叫你。”傅寶箏盯著還被他握在大手里的小手,羞澀萬分道。

    “好!”蕭絕這才松開兩只爪子,坐直了身子,認真傾听她叫他“四表哥”。

    這日黃昏,兩人就這樣坐在桃花樹下的石凳上,叫了數百聲的“四表哥”。

    她輕輕叫,他豎起耳朵認真听。

    一個時辰後,傅寶箏起身送四表哥回府時,蕭絕從頭頂的桃花樹上摘了一片桃花瓣,將那片粉嫩嫩的桃花瓣覆蓋在她紅艷艷的小嘴上,索吻一個,隨後掏出腰間的小鳥荷包,將那片桃花瓣塞進荷包里。

    傅寶箏︰……

    看不明白,這又是什麼操作。

    卻見蕭絕晃晃小鳥荷包,笑道︰“就這樣,將你的吻鎖住,隨身帶。”

    傅寶箏︰……

    嘴唇再次發燒似的紅。

    這回,真的紅艷欲滴,再不必涂抹什麼口脂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