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34章

    傅寶箏送四表哥出府時, 秦霸天和李瀟灑早就坐上馬背, 等了好久了,一看到傅寶箏送蕭絕出來,秦霸天立馬哈哈笑地打趣︰

    “哎呀,哎呀, 有美人在側就是不一樣,連一向最守時的絕哥都磨磨蹭蹭大半日不出來了……”

    結果, 秦霸天話未說完, 蕭絕飛了個眼刀子過去,秦霸天反應快,立馬彎腰從馬肚子一側的布袋里一掏, 朝另一匹馬背上的李瀟灑丟去一個水壺,還改口一臉憤慨地朝李瀟灑大聲囔囔道︰

    “李瀟灑,鐵定又是你搞錯了出府時辰, 害得老子白在馬背上等了半個時辰!就不該听你的話,那麼早出來的!你就是個害人精啊!”

    李瀟灑︰……

    靠,你大爺的!

    誰搞錯出府時辰了?

    李瀟灑剛剛坐在扭頭望著巷子里一個胸大屁股大的大美人走過, 光顧著盯著大美人看了, 猛然听到臭不要臉的秦霸天罵他, 李瀟灑想也不想回過頭來就要還嘴。

    結果,李瀟灑剛轉過頭去, 就看到傅寶箏微微紅臉走在蕭絕身旁,送蕭絕走出角門,蕭絕臉上已經看不出什麼表情, 呃,雖說他戴著蝴蝶面具,一般的人從他臉上是不大看得出真實情緒的,可李瀟灑是誰啊,日日跟在蕭絕身邊混的呀,光看蕭絕露在外頭的嘴角弧度就能判斷絕哥今日心情如何的呀。

    李瀟灑不笨,掃了眼蕭絕身邊害臊地玩弄裙帶明顯緊張不安的傅寶箏,立馬領悟到秦霸天猛然改口的真實原因,鐵定是秦霸天那張胡亂調侃的臭嘴,惹得傅姑娘羞臊不自在,被絕哥飛眼刀子警告了。

    “哈哈哈,醉酒多誤事,醉酒多誤事,”李瀟灑忙抱起秦霸天丟來的水壺,喝上一口,朝傅寶箏笑著打哈哈,“還真是我記錯了出門時辰,害得我和臭王八白等了半個時辰……”

    說最後一句話時,李瀟灑借水壺擋住臉,飛速朝秦霸天丟了一記眼刀子,仿佛在說,秦霸天你大爺的,管不住你瞎調侃的嘴,最後認錯的乖孫子成了我,不行,你得請我吃頓大的賠償!

    秦霸天肉痛地瞄了一眼懷里的荷包。

    李瀟灑和秦霸天演技太逼真,但傅寶箏眼楮信了,心卻是不信的,不過不信歸不信,他倆這般一打鬧後,傅寶箏心底的尷尬少了很多,面上多多少少能自然個八分了。

    原來,四表哥半個時辰前就動身要離開了,結果傅寶箏莫名的就是舍不得他走,一個話題一個話題的往外崩,聊完這個聊那個,三四個話題過去,就磨蹭到了現在。

    傅寶箏剛踏出角門,听到秦霸天的調侃時,手指頭立馬窘迫地攪了裙帶,真真是為自己拖著四表哥不讓走,卻害得他兩個兄弟干等的行為深深害臊死了。

    為了不再拖四表哥後腿,傅寶箏強迫自己收起心底的戀戀不舍,見四表哥翻身上馬背,她就特意站在好幾步之外,離得有些遠。

    這樣,只需揮揮手,就能告別。

    免得她又臨時想起什麼話來,再與他說個不停,誤了離去的時辰,就真真是要被秦霸天和李瀟灑調侃好一陣了。

    卻不曾想,翻身坐上馬背的蕭絕,見箏兒站得那般遠,第一反應便是抬手要招她過來。

    傅寶箏看到他招手的動作了,可是在秦霸天和李瀟灑跟前,她面子薄有了顧慮,不大想上前,雙腳黏在地上似的,不肯挪動。

    “四表哥,慢走。”末了,傅寶箏見四表哥還不走,就硬起心腸來催他走。

    蕭絕還從沒這般失敗過,他都朝箏兒招手讓她過來,招手招半日了,她不僅毫無反應,還催他快走?

    蕭絕干脆一夾馬腹,馬兒就踱步起來,徑直朝傅寶箏靠近了好幾步,最後停在她眼皮子前。

    傅寶箏︰……

    不是該策馬離去麼?

    怎的反倒跑到她眼皮子前來了?

    “四,四表哥?”傅寶箏盯住馬背上的他,疑惑道。

    卻見蕭絕挺直了背脊,坐在馬背上,與她四目相接一小瞬後,忽的嘴角一抹壞笑,彎下腰來湊近她耳邊,徐徐向她耳里送話︰

    “不近距離與你告別,萬一你回到閨房胡思亂想,說我不親近你,又胡亂生我氣,下回又不理我了,我可怎麼辦呢?”

    傅寶箏︰……

    “畢竟女人心,海底針,我可賭不起。”蕭絕在她耳邊輕笑。

    傅寶箏︰……

    “乖,再叫聲‘四表哥’。”蕭絕坐在馬背上深深彎著腰,腦袋下到與她頭頂差不多的高度,大有一副她不叫,他就干耗著不走的架勢。

    傅寶箏真真是被他這番一鬧,再次憋紅了臉。

    似乎怕他真一直耗下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真的是要臊死了,傅寶箏趕緊小聲跟蚊子似的道︰

    “四表哥。”

    蕭絕又听到了他喜歡的“四表哥”,似乎知足了,滿意了,收回身子坐好,又瞅了眼嬌嬌俏俏面皮通紅的箏兒一眼,就一夾馬腹,絕塵而去。

    傅寶箏震驚地瞪大了眼。

    前一刻,他的馬還近距離停在她腳前,下一刻,他的馬就快沖出了巷子?

    簡直比離玄之箭的爆發力還猛,還烈。

    關鍵是,四表哥只是用腿夾夾馬腹,連鞭子都沒踫,就達到了旁人猛甩鞭子抽馬屁股的效果。

    “四表哥馬上功夫真好!”傅寶箏緊緊盯著前方四表哥逐漸消失的背影,心底對四表哥越發敬佩起來。

    傅寶箏送走四表哥,路過客院時,隱隱听到廂房傳來柳珍珠的哭嚎聲,跟死了娘似的那種嚎。

    傅寶箏的步子一頓,驀地想起柳老太太從廢井里抬上來時,渾身是血的模樣。

    不會真死了吧?

    傅寶箏緊蹙雙眉,那個不要臉的老太太,死有余辜,死了也活該,她都害了自家娘親兩世了,“呸!”

    傅寶箏正蹙眉頭時,從宮里請來的太醫恰好走出客院大門,還在交代傅遠山道︰“那麼深的井掉下去,如今呼氣多進氣少,在下也是回天乏術,能撐多久,全靠老人家的命了。”

    言下之意,是個人都能听明白。

    傅遠山沒多說,客客氣氣送太醫出了客院。

    “爹爹。”傅寶箏看見爹爹從柳老太太的廂房出來,隱隱有些不大舒服,不用想都知道,柳珍珠肯定在廂房里。

    傅寶箏對柳珍珠可得好好防著,雖然明面上柳珍珠已經是太子的人了,可是柳珍珠那人太不要臉了,萬一腦子發抽,頂著她的殘花敗柳之身還能厚皮臉地再次算計她爹爹,她上哪哭去?

    思及此,傅寶箏待太醫走後,趕忙沖上前撒嬌似的挽住爹爹手臂,一臉關心道︰

    “爹爹,我娘呢?這等後宅之事交給我娘來打理啦,您今日都累了一日了,快回去歇著吧。”

    傅寶箏催促爹爹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傅遠山卻單純以為女兒是心疼他疲憊,忙笑道︰

    “還好還好,爹爹是個大男人,再累都扛得住。倒是你娘,身子骨一向不夠硬實,忙活了這一日怕是腰酸背痛,哪哪都不大舒服了,哪里還能再讓她操心這些個破事?爹爹來就好。”

    傅寶箏听到這話,倒是能听出爹爹是真心疼愛娘親的,心頭暖暖的。但是暖歸暖,卻是無論無何都得趕緊攆走爹爹的。柳珍珠那個人,每多在她身邊待一刻,就多一分風險。

    “爹爹,您和娘親都累了,這兒的事交給箏兒來做就好,保管打理得妥妥當當,不給爹娘丟人。”傅寶箏為了讓爹娘都不靠近柳珍珠,清清靜靜過日子,決定她自個招攬了關照柳老太太母女的活。

    傅遠山卻是笑道︰“箏兒你還太小,不需這般操心,爹爹習武之人,身子骨硬朗,只是招待了一整日的賓客罷了,能累到哪去?爹爹還忙活得動。”

    傅寶箏見勸不動爹爹,靈機一動,干脆做出一副想說什麼,又不好當著人面說出口的樣子,探著脖子前後左右瞅一遍。

    傅遠山看到箏兒這個樣子,立馬想起女兒小時候背著她娘偷偷兒給他傳話的場景,心底咯 一跳,難道他今日又做了什麼惹瑩瑩生氣了?

    傅寶箏一見爹爹的神情就知道,爹爹中計了,吊足了胃口,她才朝爹爹招招手,示意爹爹高大的身子低下頭來,她好說悄悄話。

    傅遠山連忙照做。

    “爹爹,娘親又吃醋了,她不喜歡你待在表姑姑身邊……就因為您頂著一身的疲憊,也要留在這里照顧表姑姑和她娘,眼下娘親正悶在房里賭氣呢。”傅寶箏湊在爹爹耳邊,瞎編道。

    傅遠山听到這話,心里頓時急了,他的瑩瑩怎麼又吃醋上了呢?

    “好,好,爹爹這就回去哄你娘去。”傅遠山想起瑩瑩一吃醋就斜瞪他,各種不搭理他,就心慌慌的,交代完管家好好照顧柳老太太,又叮囑箏兒代替爹娘好好照顧柳老太太,就連客院都沒再踏足,大步朝大房奔去了。

    滿心滿眼,要哄他的瑩瑩去。

    傅寶箏見終于將爹爹騙走了,當下心底都輕松起來。

    站在院子里,深呼吸了兩口氣,傅寶箏才邁步朝客院廂房走去,然後,剛走上長廊靠近窗戶,傅寶箏就冷笑了一聲。

    你道為何?

    竟是廂房里頭柳珍珠原本已經小到快听不見的哭聲,因著傅寶箏腳步的靠近,再次響亮了起來,聲線里滿滿的悲慟欲死。

    傅寶箏用腳趾頭想想,都明白——那個不要臉的柳珍珠,誤將她的腳步聲當她爹爹的,還想著在她爹跟前賣慘賣可憐,痴心妄想著什麼呢。

    真真太不要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