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37章

    傅遠山听女兒說瑩瑩又吃醋了, 著急忙慌就從客院飛奔回了大房。

    咋辦, 人還在院子門口,他就開始緊張萬分了。

    傅遠山反反復復思索,他今兒個做了啥事又惹瑩瑩醋了、怒了?

    女兒說,是他不該頂著一身疲憊, 也要逗留在柳珍珠身邊,陪她一塊看守她娘。

    提到這個, 傅遠山覺得自個有些冤枉。

    府里差點出了命案, 柳老太太又是他嫡親的四姨,他作為國公爺,一家之主, 難道不應該現身一把去探望探望命在旦夕的四姨嗎?

    別說柳老太太是他四姨,就是沒有親戚關系,僅僅作為今日登門賀壽的一般友人, 在他府邸出了事,他作為東道主也得現身去處理事情吧?

    幾個月前,出了梅林里那樁柳珍珠勾引他的事, 傅遠山對柳老太太一家子自然是很有意見的, 尤其覺得柳老太太實在是拎不清, 腦子糊涂得緊。

    是以,她們一家子被老太太趕出府去後, 傅遠山絲毫沒過問,連帶著表弟想留在京城當京官的事,傅遠山也沒打算幫忙, 一切交給吏部自行審核功績,決定是否提拔表弟當京官。

    作為嫡親的親戚,傅遠山做到這個份上,也算是無形中狠狠扇了柳老太太一家子一個響亮的耳光了。

    今日,柳老太太眼看著快不行了,太醫都讓準備身後事了……

    傅遠山正逗留在院子里,仔細琢磨自己今日犯了何錯時,

    忽的內室的窗戶“嘎吱”一聲從里頭推開,蕭瑩瑩微微冷臉坐在窗戶後的美人榻上,飛快將一把桃花枝子給丟出窗外去,散落在前庭。

    明明那把桃花枝子,不是朝他臉上丟來的,可傅遠山不知為何,總感覺瑩瑩丟棄那把桃花時,是朝他面皮上狠狠丟擲過來的。

    唬了他一跳。

    傅遠山站在院子里正要喊一聲“瑩瑩”時,蕭瑩瑩驀地轉過身子去,宛若沒看見他似的。

    傅遠山心頭咯 一下,女兒還真的沒傳錯話,他的瑩瑩又醋了,生他氣了,又給他冷臉不搭理他了。

    “瑩瑩。”傅遠山厚著臉皮大步走到長廊上,隔著窗戶笑著喊里頭的嬌妻。

    蕭瑩瑩正往白瓷瓶里插紅艷艷的紅梅枝子,听到男人喚她,只當沒听見,懶得搭理。

    嬌妻不理他,傅遠山就發揮自己厚皮臉的特長,身子伏在窗楞上,笑著與嬌妻東拉西扯聊家常︰

    “瑩瑩,暖暖的春日,你打哪兒弄來這麼多紅艷艷的臘梅啊?”

    寒冬臘月都過去了,臘梅早謝了。

    听到這話,蕭瑩瑩側頭瞥了男人一眼,嘴角喊著譏諷︰“你果然眼神不好,真假向來分不清。”

    傅遠山︰……

    這是哪兒跟哪兒?

    蕭瑩瑩見他一臉發愣,不明白的模樣,干脆將白淨瓶端到他眼皮子底下去,道︰“眼神看不出來,就好好摸摸這花兒,它們是真的嗎?”

    傅遠山乖乖的按照嬌妻說的,探出大手去摸。

    呃,一摸,才發覺這些紅艷艷的臘梅居然全是假的,用紅艷艷的紙做成的,卻手藝非常高超,看上去跟真的沒什麼兩樣。

    “哦,原來這些花全是假的。”傅遠山配合著道。

    話說出口,傅遠山也不知怎的,總覺得瑩瑩丟棄那些真的桃花,改插這些假的臘梅,絕不是喜好變了,更像是話里有話在等著他主動被套。

    冥冥之中有這種感覺,傅遠山還是沒想著避免,主動進入嬌妻設下的圈套,笑模樣道︰

    “瑩瑩,你今日怎的這般怪異,有香噴噴的真桃花不要,改插這假的紙臘梅?”

    卻听瑩瑩譏諷道︰“很簡單,今日在廢園里,被灼灼桃花下的那一幕給惡心道了,一看到桃花就猛不丁的再想起廢井旁那一幕,惡心得直反胃,這才要親手丟掉那桃花。”

    “哦,原來如此……”廢井底的那一幕,確實惡心,反胃正常。

    卻沒想到,傅遠山的話音未落,就被蕭瑩瑩截斷了,補充道︰“本郡主指的可不是廢井底發生的事惡心,而是廢井外發生的那些事惡心。”

    傅遠山︰……

    廢井外發生了什麼惡心事?

    蕭瑩瑩見這個傻男人果然沒听出柳珍珠那句悲痛欲絕的“大表哥”代表的涵義,冷哼一聲譏諷道︰

    “看不出來呀,表面上你與那珍珠表妹沒見幾面,卻原來已經情深至此,她失去清白首先想著對你哭訴,那聲‘大表哥’叫得真真是悲慟動人,聞者落淚。”

    “啊?”傅遠山完全沒想到廢井邊那聲“大表哥”惹怒了嬌妻。

    這,這,傅遠山覺得那聲“大表哥”是悲慟過度了一點,但,但是,那會子柳珍珠被人侮辱了,他也算是她身邊為數不多的能給她撐腰的親戚了,她見到他陡的情緒釋放,大喊一句“大表哥”也不算太出格吧?

    自然,傅遠山這句心底話,沒敢往外說。

    他知道,瑩瑩生氣了,最好的做法就是別去試著解釋,解釋就是狡辯,她會更生氣,遠不如先讓她將心底的氣全都發出來,將心底的憤怒全都喊出來,將心底對他的不滿不待見一次性說出來。

    等她發泄過後,他再順著她好好兒解釋,就能將她的炸毛給擼平了。

    卻不曾想,傅遠山正態度好好的听訓時,蕭瑩瑩猛地站起身冷聲質問男人︰

    “你說,她們一家子搬去京郊後,你是不是常常去探望她們?一來二去,柳珍珠對你越發情根深種了!”

    這個質問,傅遠山唬了一跳,可是不敢再等會兒解釋了,忙舉手發誓︰“沒有的事!”

    “呵,真沒有?那你著急忙慌跑去客院守著她們母女做什麼?”蕭瑩瑩厲聲道,“內宅之事,有我這個國公夫人出面還不夠?還輪得到你一個大男人忙前跑後的?最後還要千方百計攆走我,你好單獨一人守著她們母女……”

    听到最後一句,傅遠山嚇了一跳,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呀?

    傅遠山急得臉都白了︰“瑩瑩,你怎能這般想呢?”

    蕭瑩瑩氣急了︰“不這樣想,還要怎樣想?難道趁我走後,你沒有柔聲安慰你的好表妹?”

    “你說啊,你到底有還是沒有啊?”蕭瑩瑩瞪住傅遠山的臉道。

    傅遠山努力糾正道︰“四姨摔得渾身是血,這個時候我作為親戚去安慰一兩句,正常吧?”

    “呵呵,正常,好正常,太正常不過了,她柳珍珠是沒有親兄弟嗎?要你這個成過親孩子都有三個的外男去安慰?”蕭瑩瑩盯住男人雙眼道,“好,下回我遇上事,你這個當夫君的別出現安慰我,直接去叫我的三表哥來安慰我好了!”

    听到“三表哥”,傅遠山的臉立馬陰沉下去。

    蕭瑩瑩見男人臉色變了,越是冷笑出聲︰

    “怎麼,我出了事,我的三表哥作為我母妃娘家唯一的好表哥,他不該作為親戚代表來柔聲安慰安慰我?按照你方才的邏輯,我家三表哥就該越過你這個丈夫,明知你這個丈夫不歡迎他,他也得排除萬難來柔聲的,好好的安慰我呀……”

    听到她一句一句的“三表哥”刺激,傅遠山忽的情緒激動,不想再听到她嘴里的“三表哥”,隔著兩人中間的窗戶,他大手一把攬過瑩瑩上半身,湊過嘴去一把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唔……”蕭瑩瑩見他又來這招,忙抬起雙手拼命反抗,捶打男人胸膛,惱怒地要推開。

    傅遠山被她嘴里的“三表哥”氣急了,十九年前若不是有她三表哥在背後推波助瀾,到處愚蠢不堪地幫著散播“柳珍貞那些不實的事”,幫著詆毀“他將瑩瑩當替身”,當年的事也不會鬧得那般大,鬧得那般難以收場,鬧得瑩瑩哭得死去活來的,鬧得瑩瑩十九年過去了心底還有心結。

    傅遠山氣她故意拿三表哥氣她,就狠命親咬她唇舌,吻得她呼吸不暢,快憋死了。

    待她氣都上不來,憋得滿臉通紅時,傅遠山才輕輕錯開唇舌,低聲問她︰“還鬧不鬧了?”

    “還故不故意提‘三表哥’了?”

    “還要不要故意刺激我了?”

    傅遠山近距離盯住蕭瑩瑩雙眸,恨聲道︰“你再故意刺激我,我就吻死你!”

    “不信,你晚上……就再試試!”

    男人語句里的威脅之意,蕭瑩瑩听明白了,這個臭男人又想像上回那般……折騰她。

    蕭瑩瑩故意低下頭不說話了,她被他雄健有力的大手攬在懷里,雖說兩人中間隔著半人高的窗戶,但上半身卻緊緊貼在一塊的,她視線落在男人起伏不定的胸脯上。

    方才男人確實被她的話氣得狠了,瑩瑩看出來了。

    但是男人不知道的是,蕭瑩瑩先他幾步,提前從客院回到正房,就一直在琢磨該如何刺激他,才能刺激他又吃醋到發瘋。

    琢磨來琢磨去,還是提及當年追她追得最狠的三表哥最合適。

    果然,才剛提了幾句,傅遠山就醋到瘋魔了。

    蕭瑩瑩氣喘吁吁伏在男人懷里,心底明明得意極了,面上卻仍然一副惱怒極了的樣子,低著腦袋,氣喘吁吁到結巴的樣子,冷笑道︰

    “不許我提三表哥……你……你憑什麼?三表哥……可是我娘家唯一……還在京城的表哥……親得很呢?”

    “我不喜歡他,你提他,我就難受,行嗎?”傅遠山氣急敗壞道。

    傅遠山腦海里浮現還未賜婚前,他曾經遠遠撞見過的一幕,她家三表哥從山頭摘了一大束紅艷艷的野花捧到蕭瑩瑩跟前,那會子沒有婚約束縛的蕭瑩瑩沒拒絕,也不知是晚霞燦爛,還是山花太過紅艷,他看到蕭瑩瑩白嫩的臉蛋上有了一點緋紅。

    蕭瑩瑩沒拒絕,還貌似紅了臉,這真真是嫉妒死了當時單戀她的傅遠山。

    隔了二十年,傅遠山還是想起那樣一副畫面,就難受,就醋,就控制不住自己想佔有她。

    “瑩瑩,你別再提三表哥了,我努力了這麼多年,依舊大方不起來,我這里難受。”傅遠山開誠布公地拍了拍自己胸口,低聲道。

    蕭瑩瑩听後,忽的抬起頭仰起臉,一本正經地反問他︰

    “我提及三表哥,你就難受。那你去安慰那個柳珍珠,我就不難受了?”

    “你知不知道,在我眼底,在我心里,柳珍珠、柳珍貞兩姐妹就跟三表哥是同一地位的,想起她們,我就會難受!”

    蕭瑩瑩聲音不大,卻字字清晰有力度。

    听到這話,傅遠山整個人愣住了,呆滯了好幾個瞬息。

    心跳聲響了又響,響過了好幾茬,傅遠山才傻愣愣地開口道︰“對不起瑩瑩,我……我不知道。我一直以為你只介意柳家大表妹……”

    “呵,以為我只介意柳珍貞,所以就可以盡情去安慰柳珍貞她妹,柳珍珠?”

    傅遠山趕忙道︰“沒,我沒有……”

    蕭瑩瑩打斷他的話,仰著臉直直盯住男人的雙眼︰“你表個態吧,以後見到柳珍珠你該怎麼做?”

    傅遠山抿了兩下嘴,最後舉起手發誓似的真誠表白道︰

    “再也不見了,能避就避,實在避不開,譬如去靈堂吊唁什麼的,也得有你在一旁陪著才行!”

    這番話說得還算有力度,蕭瑩瑩點點頭表示認同,隨後再追問一句︰“你真能說到做到?”

    傅遠山十分肯定道︰“鐵定做到,大丈夫一言九鼎!”

    蕭瑩瑩一把推開男人,身子側向他,輕輕道︰“你做不到也沒什麼,我如法炮制就是。對了,我記得三表哥去年剛剛喪妻,如今是鰥夫呢。”

    這番話的意思,就是傅遠山敢違背諾言,再給柳珍珠靠近他的機會,她蕭瑩瑩就敢去招惹鰥夫三表哥。

    這話听得急死傅遠山了,趕忙從窗外一路跑著奔進內室去,摟住了嬌妻一個勁地發誓,一個勁地真誠表態,在蕭瑩瑩一再故意地刺激下,都快當場拿匕首將胸腔里的心都掏出來表態了。

    “好,今日就勉強信了你。”

    蕭瑩瑩再次軟著身子伏在男人懷里時,心里總算舒坦了。

    其實,今日傅遠山安慰柳珍珠別哭時,屋里有蕭瑩瑩派去的老嬤嬤監視著,老嬤嬤報來的原話是︰“國公爺安慰了表姑娘一句,是很正常的親人間的安慰話,語氣跟國公爺安慰那些袍澤兄弟差不多。”

    但是吧,蕭瑩瑩承認自己不大度,心眼小,愛吃醋,就是見不得他男人去探望柳珍珠母女。

    如今,總算從根子上解決了。

    嗯,今兒她的演技不錯,蕭瑩瑩伏在傅遠山胸口,偷偷兒笑了。

    一轉眼,時光飛逝,在全京城上下嘲諷太子的大丑聞中,在朝堂里那些御史一次次彈劾太子作風不正的唾沫中,不知不覺七八日就過去了。

    這日,傅寶箏剛用完早膳,就听小丫鬟道︰“三姑娘,太子殿下來了。”

    傅寶箏一愣︰“今日是什麼大日子嗎,好端端的,太子殿下怎的又出宮來了咱傅國公府?”

    “一塊來的,還有禮部官員和……一頂水紅……花轎。”

    大丫鬟折枝雖然知道自家姑娘最近與晉王世子走得很近,但是太子殿下怎麼說也是曾經與自家姑娘好過的,還差點定親的人,所以折枝在傅寶箏跟前提及“一頂水紅花轎”時,小心翼翼偷瞄自家姑娘的臉色,見一直正常的,才敢說完整。

    “哦,原來表姑姑進宮的日子定在今日啊。”傅寶箏突然反應過來道。

    這陣子傅寶箏一直忙著繡小鳥荷包,好將四表哥腰間那個踩了大腳印的荷包替換下來,還真沒閑工夫去管柳珍珠哪一日嫁進東宮去。

    自然,柳珍珠早點嫁進東宮,早好。

    如今,這一日到來了,傅寶箏其實還挺高興,終于送走了一個臉皮比城牆厚的瘟神,還是送進東宮,送到傅寶嫣的戀人太子殿下身邊。

    心情好得很。

    忽的,傅寶箏想起另一件事來——只是接一個側妃進宮而已,用得著太子殿下親自跑一趟來迎親嗎?

    這般給柳珍珠做臉?

    那傅寶嫣還不得氣歪了鼻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