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38章

    傅寶箏緩慢地眨一下雙眼, 再緩慢地眨一下,連她的眼睫毛都表示沒看懂太子上演的是哪一出。

    太子那麼疼愛傅寶嫣, 今日確定要狠狠打臉傅寶嫣, 親自出宮迎娶柳珍珠這個側妃?

    哦, 已經毫無疑問了, 太子都帶著水紅色花轎踏入傅國公府的大門了,給柳珍珠做臉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真真太詭異了!”

    傅寶箏又緩緩眨了兩下長長的眼睫毛, 再次表達心中的詭異感。

    但詭異過後,傅寶箏也就只是詭異那一剎那了,立馬又重新低頭捋了捋手中的金絲線, 從針線筐里挑了針眼更細的銀針, 規規矩矩坐在臨窗榻上的矮幾前穿線。

    最後重新繡起還未完工的小鳥荷包, 嘀咕著︰“要比上次繡得更好看, 才行。”

    折枝︰……

    還以為她家姑娘感嘆詭異後, 會立馬跑出去看熱鬧呢,畢竟外頭正吹吹打打,喜慶洋洋的, 小姑娘家家的可是最愛看新娘子出嫁上花轎了。

    結果她家姑娘, 寧願坐在這兒繡荷包,也不出去看熱鬧?

    “三姑娘, 按照規矩, 您得出去觀禮。”折枝見姑娘不動,小嘴囁嚅幾下,只得開腔道。

    “不去, 不去,太子納妃有什麼好看的?”傅寶箏心中有了四表哥,但對太子殿下還是很惡心的。

    有些人有些事,放下了歸放下,但今生都不願意再往跟前湊,能避多遠就避多遠,永生永世都不再見,不再污了自己的眼楮和耳朵,才是最好的。

    傅寶箏相信,她爹娘都會懂的,絕不會因為不去觀禮,就怪她沒規矩。

    拒絕後,傅寶箏立馬整顆心撲在了手中的小鳥荷包上,一針一線盡量將它繡得栩栩如生,胖乎乎的小鳥兒憨態可人。

    “也不知道那個有大腳印的小鳥荷包,四表哥是不是真的日日掛在腰上?”

    他掛在腰上,她會開心,會有滿滿的甜蜜感。

    但是,被踩了一只巨大的腳印,真心不美觀的,他還掛出去顯擺,會被人笑話吧?

    思及此,傅寶箏越發催促自己趕緊將新的小鳥荷包繡出來,好替換。

    折枝見姑娘果真不去觀禮,只得去回稟郡主,好在郡主沒說什麼,只點點頭表示知道就過了。

    二房。

    傅寶嫣一身大紅色紗裙,化著精致的新娘妝,正坐在梳妝鏡前做最後的妝扮。

    對著鏡子,傅寶嫣一會兒側著腦袋看左臉,一會兒又轉過臉蛋去看右臉。

    專屬于新娘的胭脂紅,正靜靜綻放在她白皙如玉的臉蛋上,綻放出屬于新娘的幸福紅暈。

    很美,很美。

    傅寶嫣對著鏡子嫣然一笑,天底下最美的新娘不過如此了,任何男子都無法無視她的美艷動人,她安靜地坐在繡凳上,指腹輕輕碾壓過鮮艷欲滴的紅唇。

    二太太邢氏打听到太子殿下進府後,立馬奔走進來,然後她身子呆呆立在了門框那,小嘴微張,卻說不出話來。

    她的嫣兒,今日太美了。

    她完全看呆了。

    眼珠子都不會轉動了。

    只見嫣兒一身大紅色織金線的新嫁娘大長裙,長長的裙擺拖曳在地,大紅色的紗裙將她縴細的腰肢勾勒得像楊柳枝,嫣兒的修長脖頸被大紅紗裙映襯得更白,更晶瑩如雪。

    二太太邢氏這個中年婦女都看得咽了把口水,更別提等會兒的太子殿下了。

    呆呆立在門邊看著嫣兒坐在那兒的絕美背影,二太太邢氏緩了好一會兒,才眨眨眼,走進房里笑道︰

    “我的嫣兒,就是美得驚心動魄!那個什麼柳珍珠,跟我的嫣兒一比,都不夠瞧的!”

    傅寶嫣听到這話,再次審視一遍鏡子里的自己,真真是美得驚心動魄,艷麗如瑰寶,絕對的最美的新嫁娘。

    “他來了?”傅寶嫣盯著鏡子里的娘親,問道。

    “對對對,來了,”二太太邢氏一臉傲嬌地道,“太子殿下剛進府,只在柳珍珠院子里待了半刻鐘不到,就甩開眾人朝咱們二房奔來了,稍後就到,你做好準備……”

    傅寶嫣閉上雙眼,深呼一口氣,她知道關鍵的一刻即將來臨,這出戲唱好了,就能繼續將太子牢牢抓在自己手里,唱不好,她以後就得堵心死。

    “走吧,我去院子里站著等他。”傅寶嫣輕輕從繡凳上起身,轉過身去面對二太太邢氏。

    突然,二太太邢氏視線一愣,驚叫道︰“天吶,這裙子怎麼了?”

    然後,二太太邢氏就陷入了一個人的癲狂,雙手捧起大紅色的裙擺,手臂都在顫抖,聲音更是顫抖︰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昨兒個拿回來的時候還好好的呀?”

    “哪個該死的奴婢弄壞了它?”

    “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傅寶嫣听著娘親一個勁嘶吼不休,她自個也低下頭,視線緩緩掃過艷麗十足的裙擺,掃過上頭的……也不知想到了什麼,眼角一滴晶瑩的淚珠滑落,哽咽道︰

    “娘,這就是命,女兒認了!”

    二太太邢氏一下子懵了,抱住嫣兒嚎啕大哭起來。

    傅寶嫣母女哭了好一會,傅寶嫣才命令丫鬟好生兒攙扶住娘親,免得娘親哭暈了過去摔傷,她自己則緩緩邁向房門口。

    忽的,二太太邢氏摸一把眼淚,大聲哭道︰“嫣兒,反正太子殿下要過來,你就……待在房里等他……”

    此時傅寶嫣一只腳已經跨出了門檻,另一只腳還在門檻里,她靜立在那,任由晶瑩的淚珠流淌過臉頰,努力彎起唇瓣笑道︰

    “不,娘,女兒要站在院子里有桃花瓣飄落的地方,要站在春天里最美最象征愛情的地方,去等我的太子殿下……”

    說罷,傅寶嫣再不理會二太太邢氏,兩只小手微微提起長長的裙擺,一個人腳步緩慢地行走在長廊上,身後拖著最艷麗的大紅新嫁娘大裙擺。

    忽的,還沒行走幾步的她,剛站在長廊出口要沿著石階走下,竟不期然看到了立在桃花樹下的太子殿下。

    太子蕭嘉,一身大紅喜袍,正立在不遠處深情款款看著她。

    方才,嫣兒在房里與二太太邢氏的對話,他都听到了,她說要站在桃花瓣飄落的地方,站在最象征愛情的地方去等候他的到來。

    她聲音里的悲戚和堅強,他听得一清二楚,他心底瞬間涌起無限的柔情和愛憐。

    他的嫣兒,是這世上最愛他的人。

    無論她心底多麼受傷,多麼難過,都始終憧憬著最美好的愛情,要給他最美好的愛情。

    然後,太子看到一身大紅新娘喜袍的嫣兒,一個人緩步走過長廊,那一身的紅,那緩緩走來的紅,將他的雙眼刺得無比灼痛。

    “嫣兒,你等孤,孤一定會對你負責……”

    “嫣兒,你是孤唯一的愛人……”

    “嫣兒,孤的所有第一次,都是你的……”

    他的誓言他沒有忘記,可是她最看重的那個第一次,他卻給了別的女人。不僅如此,今日,他還要納妃,迎接他身邊的第一個女人進東宮。

    如此一來,他曾經的誓言,算是狠狠擊碎在嫣兒跟前。

    昨夜接到那個藏有一截烏黑斷發的荷包,看到荷包上繡著的“殘嫣”二字時,太子以為她的嫣兒是絞發與他決裂,要從此一別兩寬,再不相見了。

    慌得他一整夜沒合眼。

    腦海里一遍遍浮現嫣兒從此避開他,再不相見,甚至坐上花轎另嫁的畫面。

    慌得他差點窒息。

    所以,今日,太子借著迎親急急忙忙趕了來,只為了見嫣兒一面,要挽回她的心。

    卻不曾想,他的嫣兒居然身穿大紅嫁衣,出現在他面前。

    看到嫣兒靜靜立在台階上,沐浴在春日耀眼的光芒下,她身上的紅閃閃發亮,太子眼角忽的濕潤。

    她的意思,他懂了。

    他真的懂了。

    “嫣兒……”太子聲音哽咽,他沖上前去,一把抱住她。

    傅寶嫣安安靜靜給他抱,小臉靠在他懷里,兩人靜靜相擁良久,傅寶嫣才輕輕開口︰

    “太子殿下,嫣兒知道你一定會來的……你果然來了……”

    傅寶嫣抬起小臉,瑩瑩的淚光閃進太子眼底,像是鼓起萬分的勇氣,開口問道︰

    “太子殿下,願意娶我嗎?”

    望住她的淚眼,太子蕭嘉擲地有聲道︰“願意!”

    傅寶嫣的臉在大紅面紗下笑了,她淚光閃閃,緩緩抬起小手交到太子手中,美眸望了望院子里那株花朵開得正盛的桃樹。

    兩人手牽手,走到桃花飛舞的樹下,互望一眼,跪在桃花樹下。

    “蒼天在上,從今日起,嫣兒就是孤心底的妻子,孤一生一世都不負她!”太子蕭嘉舉手發誓,“若是負她,就眾叛親離,永生永世孤獨!”

    傅寶嫣連忙捂住他的嘴,眼眸里露出不忍心。

    太子蕭嘉見了,心底又是一暖,他的嫣兒就是這般愛她,連私下拜天地的誓言都舍不得他說得悲慘。

    傅寶嫣掃一眼太子的眼眉,就讀出了他心底的話,她隔著大紅面紗嫣然一笑,這才自己舉起小手,立下誓言︰

    “我傅寶嫣,不管人世間的繁文縟節,也不管有沒有三媒六聘,我只知道,我深愛著身邊的這個男人,沖破一切阻礙也要嫁給他,哪怕沒有親人祝福,沒有世俗的名分,我也要嫁給他,一生追隨!”

    “從此刻起,我傅寶嫣就是蕭嘉的妻子了,永不後悔。”

    說罷,傅寶嫣轉過身,眼神堅定地望向他雙眸。

    最後,兩人虔誠無比地夫妻對拜,正式結為夫婦。

    這一幕,二太太邢氏偷偷兒躲在房里,戳破窗戶紙,看了個一清二楚,激動得她恨不得原地蹦起來。

    她女兒就是本事啊,一截斷發,一個“殘嫣”,就逼得太子不管不顧地私下里拜了天地,從此,她的嫣兒就是太子心底的正妻了。

    妙啊!

    二太太邢氏早就看清楚了,太子殿下是個極其負責的好男人,一旦他也私下里“娶”了,就絕對是打心底認可了嫣兒“正妻”的地位。

    如此一來,她的嫣兒坐上太子妃的位置,就是遲早的事了。

    太子一定會努力實現的。

    二太太邢氏躲在窗戶後,笑得合不攏嘴。

    “嫣兒,我的妻,我愛你。”太子蕭嘉扶起跪拜在地的嫣兒,面對面站在她身前,緩緩勾起她臉上的大紅面紗。

    嫣兒沒有蓋紅蓋頭,揭開這層面紗,就相當于挑起紅蓋頭。

    今日這層面紗,與嫣兒往日佩戴的遮面面紗不同,它特別長,足足垂落至小腿。

    嫣兒雙眸里淚光閃閃,仿佛這一刻她無比期待和激動,就這樣靜靜不動,等待新郎掀開面紗。

    大紅面紗揭開,就在太子想觸踫她美艷動人的臉時,蕭嘉的目光忽的被面紗下的大紅色裙擺給吸引了過去。

    裙擺上,是一條觸目驚心的大裂痕。

    宛若一個長形黑洞,足足從腰部往下裂開到裙底。

    原本美艷無雙的紅嫁衣,瞬間被人挖去了靈魂似的,慘烈無比。

    太子蕭嘉的心,猛地一顫︰“嫣兒……”

    他的話才剛出口,就看到傅寶嫣雙眸緊閉,淚水像決堤的洪水從眼角奔流而出。

    傅寶嫣無聲無息地流淚,立在那兒,任由春風吹蕩起殘破的大紅嫁衣。

    她知道太子在盯著她瞅,所以她盡情在臉蛋上演繹著“美,卻痛苦”的表情,許久之後,她才閉著眼道︰

    “夫君,你要記住,嫁給你,是遵從了我對你的愛。可你今日要迎娶別的女人,我的心就如同這大紅嫁衣一般,殘缺了一個大口。以後的日日夜夜,都會痛。”

    “尤其是夜晚。”

    最後一個字落地,傅寶嫣忽的從衣袖里掏出一條長長的紅布,掛在太子的脖子上,然後她眼含熱淚決絕地望了他最後一眼。

    她猛地轉身朝長廊逃去。

    像不堪承受他要迎娶別的女人,她要逃離這份痛苦,大紅的長裙在她腳步的帶動下,像一團燃燒的火焰,裹在她身上盡情燃燒,燒出她的血和淚。

    就這樣,太子蕭嘉眼睜睜看著嫣兒頭也不回地逃走,看著她邊逃邊抬起手抹淚,最後她跑上通往長廊的兩級階梯時,腳下被長裙一絆,整個小身子撲倒在石階上。

    是個人,都能看出來,她摔疼了。

    “嫣兒……”太子蕭嘉這才回過神來,忙的追過去。

    “夫君,你別過來!”傅寶嫣別過頭,不看他,喊聲里滿是淒楚,“夫君,你快走,嫣兒怕再見你一面,就會忍不住拽住你,不讓你去迎娶柳珍珠……”

    太子蕭嘉心口一痛。

    “夫君,你曾經說過的,我是你的唯一,你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的……你說過的……”傅寶嫣背對太子,聲音淒楚無比,“出了意外,我不怪你,不是你的錯……”

    傅寶嫣停頓了一會,似乎在努力壓抑情緒,半晌才又道︰

    “今日,你能私下里娶我,與我拜了天地,讓嫣兒成為第一個嫁給你的女人,我知道我該滿足的……可是我,到底只是個小女子,我忍不住要霸佔你的全部,不願意與別的女人分享一絲一毫……”

    說到這里,傅寶嫣忽的說不下去了,肩膀劇烈顫抖。

    太子蕭嘉哪里承受得了嫣兒在他眼前如此哭泣,他忍不住上前要去抱她。

    可是,他才剛邁出一步,嫣兒就听到了動靜,痛苦萬狀道︰“夫君,你走,你走啊!”

    說罷,傅寶嫣強行忍住摔傷的膝蓋,爬起來一撅一拐地扶著長廊再次逃了。

    一副再見他一面,她就會忍不住強行逼他不許迎娶柳珍珠似的。

    一個不知打哪出來的丫鬟,猛地躥出來,張開雙手擋在太子殿下身前,按著姑娘先前交代的,喊道︰

    “太子殿下,您走吧,我家姑娘的內心已經千穿百孔,出事那日,若不是我們救得及時,我家姑娘已經割脈自盡了,她說,她承受不了別的女人那般玷污您,承受不了您和她的愛情有了污點……”

    “我家姑娘今日能做到這個份上,是為了成全她心底那份最美的愛情……您別再逼她了,讓她好好靜一靜……”

    太子听到這話,眼前頓時浮現出事那日,嫣兒痛不欲生的模樣,與眼前嫣兒一撅一拐倔強離去的背影重疊在一塊。

    “嫣兒,對不住。”太子蕭嘉囔囔低語,望著她倔強的身子走進房門,一把將房門“砰”的一下緊緊關上,他還痴痴立在那望著空無一人的房門,痴痴地望。

    又過了大概半刻鐘,他知道嫣兒不會再出來見他了,他才拿下掛在脖子上的那條大紅紗來看,他知道,這條紅紗是從她新娘裙擺上撕下來的。

    想起紅裙上那觸目驚心的大黑長洞,太子蕭嘉心口一陣悶痛。

    那個丫鬟忽的又嘆口氣道︰

    “太子殿下,那件新嫁娘大長裙昨兒拿回來時,還好好的,精美無雙。興許真如我家姑娘所說,是命吧,昨夜出了意外,我家姑娘試穿嫁衣時,一個跌倒,尖尖的東西劃破了大長裙……我家姑娘就哭著將它剪了下來,說命運就是這般殘酷……”

    蕭嘉听到這話,心口越發絞痛起來。

    嫣兒,嫣兒,他的嫣兒,最近發生的一切對她來說是如何的絕望,結果臨到最後,連私下里拜堂成親的紅嫁衣都出了意外。他知道,他的嫣兒是最講究完美的一個人,她是有多堅強,才能撐住這一切。

    他的嫣兒……

    蕭嘉手指撫摸過大紅紗,小心翼翼折疊好這塊大紅長紗,塞進繡有“殘嫣”字樣的荷包里,最後放進懷里收起來。

    “嫣兒,孤不會再對不起你,你放心。”

    最後望了眼嫣兒的房門,蕭嘉在心底輕輕給了這句承諾,才轉身依依不舍地離開她的院子,去柳珍珠那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