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41章

    傅國公府。

    柳珍珠這個大禍害終于送走了, 還送進了東宮,那是個輕易出不來的牢籠, 傅寶箏基本不用擔心柳珍珠再來禍害自己爹娘了。

    “輕松, 輕松, 真輕松!”

    前陣子, 傅寶箏為了避免柳珍珠禍害自己爹娘,真真是十二分精力都投注在了柳珍珠身上, 她只要走出院門,傅寶箏就緊張得一批,鬼知道她又會出什麼餿主意賴上自家爹爹, 真真是比防賊還累。

    “輕松?”剛從門外走進來的大丫鬟折香, 听到傅寶箏的話, 立馬望向姑娘手里正在繡的荷包。

    姑娘繡荷包可費勁了, 大半日都繡不出一只眼楮, 哪里輕松了?

    傅寶箏︰……

    注意到折香視線投注在荷包上,傅寶箏的兩只小手頓時有了窘迫感,微微側身擋住折香的視線。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都說熟能生巧, 可傅寶箏繡第一只小鳥荷包時有點費勁,這第二只……居然比第一只還費勁。

    都繡了十來日了, 小鳥還沒繡好。

    主要是那雙眼楮, 怎麼繡怎麼不對勁,怎麼都繡不出第一只時那份靈動的感覺,每繡一次, 都像是呆板的死魚眼。

    真送一只小呆鳥給四表哥,被他打趣兩句,譬如“越繡越退步”,傅寶箏會臊得無地自容的。

    尤其上回被秦霸天甩在假山腳的那些荷包,四表哥走後,傅寶箏特意撿起來一一瞅過,別家姑娘的刺繡雖說圖案千篇一律,不是鴛鴦戲水,就是桃花美人的,新意是沒有,可別家姑娘的繡工真真是了不得啊,兩廂一對比,傅寶箏的繡活真是有些拿不出手的。

    尤其想起上回假山下,四表哥是先看過她的荷包,然後才一腳踩上落了個大腳印的,那股子嫌棄意味是不用說,就已經展露得清清楚楚了。

    因為這個原因,傅寶箏繡第二只小鳥荷包時,對自個的要求也是拔高了的。卻沒想到,繡了十來日,連第一個荷包的水準都沒達到。

    好沮喪啊。

    “哎呀!”一個走神,傅寶箏扎到了手指頭,一顆小血珠沁出。

    “哎呀,哎呀,姑娘快歇歇吧,今兒個別繡了。”正在倒茶水的折枝看到了,連忙放下茶壺,跑過來捧起傅寶箏的手,折枝心疼壞了,朝折香責怪道,“都是你,好好的招惹姑娘做什麼?瞧把咱們姑娘惹的,都扎傷手指了。”

    折香听到這話,滿臉的愧疚。

    折枝比折香大半歲,平日就跟個大姐姐似的,處事要比折香老練,訓斥過折香後,又立馬接過傅寶箏手里的荷包和針線,對傅寶箏笑道︰

    “姑娘好幾日沒出院門了,不如去三房找四姑娘玩玩?興許有了別的樂子,心頭一高興,神清氣爽的,回頭再來繡荷包,就有靈感了。”

    傅寶箏想想也對,刺繡這玩意,繡得好不好,也得看心境的。越是煩躁想繡好,就越是影響發揮,繡不好。

    “好!”傅寶箏立即應下,喝了兩口涼茶,就帶著折香去三房竄門,找傅寶央去了。

    傅寶箏怎麼都沒想到,才剛走出自家院子,就在花園里看到了傅寶嫣。

    只見傅寶嫣立在一株桃花樹下,笑容滿面地抬起小手拉下一整條開得正盛的桃花枝子,努力踮起腳尖去夠枝條上最高最大的那朵桃花。

    看到這一幕,傅寶箏驚訝得腳下一頓。

    自然,傅寶嫣來園子里攀折桃花,並不奇怪,畢竟這也是她的家,她願意去哪里折桃花都是可以的。

    奇怪的是,太子昨兒個才納了側妃,今兒個傅寶嫣就這般好心情出門來折花了?

    更匪夷所思的是,傅寶嫣臉上的笑意,連粉紅面紗都遮擋不住,歡喜的模樣撲面而來?

    箏兒微微蹙眉,覺得怪異,盯著傅寶嫣好一通打量。

    箏兒打量的目光,傅寶嫣自然察覺到了。

    不過察覺歸察覺,傅寶嫣依舊側對傅寶箏,沒有轉過身來打招呼的意思,盡情讓箏兒欣賞她的笑臉。

    直到箏兒腳步一轉,打算繞道而走了,傅寶嫣才趕忙轉過身來,裝出一副才發現箏兒的樣子,笑意盈盈叫住箏兒道︰

    “箏妹妹,好巧,你也來啦!”

    箏兒不想理會傅寶嫣,自打傅寶嫣勾搭太子的事爆了出來,大房和二房就撕破臉了,箏兒也是自從那日起,就再沒與傅寶嫣說過一句話。

    此刻,也不想搭理。

    是以,箏兒就跟沒帶耳朵似的,繼續前行。

    傅寶嫣被箏兒冷待了,心頭頓時很不爽,高傲,高傲,她傅寶箏高傲個什麼勁?

    曾經,傅寶箏差點成了太子妃,還有資本在她傅寶嫣跟前翹起尾巴高傲。

    畢竟,得不到太子的心,也算是差點得到太子妃高高在上的位置。

    如今,太子的心始終沒得到,太子妃的位置也與她傅寶箏沒有丁點關系了,她傅寶箏還翹起尾巴高傲什麼?

    盯著箏兒冷漠離去的背影,傅寶嫣胸口憋氣地站在原地,猛地將手里折好的桃花枝子盡數摜在地上。

    原來,傅寶嫣昨兒個跟太子私下里拜了天地,結為了夫婦,又給柳珍珠擺了一道,她高興了一宿睡不著覺。尤其今日清晨得知昨夜太子睡了前院書房,真讓柳珍珠新婚夜就獨守空房後,傅寶嫣就歡喜得不行。

    後來一想,箏兒肯定在背後看她笑話,在嘲笑她,畢竟她這個太子真愛還沒嫁進東宮,柳珍珠就搶在前頭嫁進了東宮。

    若不是她和太子私下里拜過天地的事不好四處張揚,傅寶嫣真想昨夜就沖到箏兒跟前,向箏兒炫耀,她傅寶嫣如何如何深得太子寵愛,為了不讓她傷心,太子還承諾了不會踫柳珍珠這個側妃。

    不過,那些事實在太過私密,不好炫耀,傅寶嫣只好退一步,假裝在園子里折桃花,讓箏兒看清楚她傅寶嫣一丁點都不難過,一丁點都不傷心,還能笑得無比燦爛。

    讓箏兒看清楚,她傅寶嫣是區區柳珍珠打不敗的,他們大房一家子費盡心思送柳珍珠進東宮當小三,還求來了側妃的名分,謀算得再多也沒用!

    太子壓根就不屑!

    太子的心始終都是她傅寶嫣的!

    如此,也算是能初步達到打臉箏兒,打臉大房的目的。

    “呵,裝著冷漠不搭理我,誰不知道你心底已是炸翻了天了?”傅寶嫣盯著箏兒遠去的冷漠背影,面紗下的小嘴一癟,“你們大房費盡心力送了柳珍珠進東宮,還能不關心柳珍珠處境?想必眼下已經知道太子新婚夜讓柳珍珠獨守空房了。”

    “呵,奸計落敗了,被狠狠打臉了,這才是你箏兒不敢面對我的笑臉的真實原因吧?”

    傅寶嫣冷笑著狠狠掃向箏兒越走越遠的背影,最後,狠狠“呸”了一聲。

    虧得箏兒不知道傅寶嫣的那些個心理活動,要不真的要笑死了。

    傅寶嫣和太子,在如今的箏兒心底就是路人甲,只要他倆不再來禍害她的家人,誰在乎他們啊。

    太把他們自己當回事了!

    這是病,得治!

    好在,箏兒壓根不知道傅寶嫣怎麼想的,是以壓根沒有要給傅寶嫣治病的念頭,否則,真有可能向四表哥討要一包專治臆想癥的藥,給傅寶嫣好好兒灌下去。

    “呀,箏兒來了!”

    箏兒剛走進傅寶央的小院子,正雙腳倒勾吊在單桿上的傅寶央立馬嘰嘰喳喳抱怨起來︰

    “哎呀,箏兒,你怎麼才來呀,我都練了十日的倒掉金鉤了,枯燥無味要煩死了!”

    老太太的六十大壽上,傅寶央招待小姑娘時出了差錯,與個郡主起先鬧口角,後來動起了手。然後,傅寶央就被她爹禁足,關在院子里只練習“倒掉金鉤”這一個招式,枯燥又乏味,算是對她的懲罰。

    箏兒听到傅寶央的抱怨聲,頓時心下好笑,走過去蹲下,一巴掌拍向傅寶央的後腦勺,笑道︰

    “誰叫你惹了事,被禁足?三叔可是特意叮囑過我,不許我來探望你,說是趁著這回要給足你教訓,看你下次還敢不敢仗著身上有功夫,就跟郡主動手了。今日是禁足的最後一日,我還是求了三嬸,才能提前來探望你的。”

    “切!還有下次,我還揍她!”傅寶央絲毫不懼,過去十來日了,她想起當時的情景,還氣鼓鼓的。

    “那日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箏兒蹲在傅寶央跟前,對著她倒吊在那兒朝地的腦袋,詢問道。

    傅寶央氣憤道︰“那個什麼破郡主造謠,說你被晉王世子睡了。”

    箏兒︰……

    整個人先是一陣懵逼,隨後臉蛋漲紅。

    任意一個守規矩的好姑娘,听到自個被人睡了這樣的話,都得羞憤死吧?

    不過羞憤過後,大底是因為被造謠捆綁在一塊的男子是她心心念念的四表哥,箏兒並不急躁,咬了會牙關後,箏兒冷靜下來問道︰

    “到底怎麼回事,你仔仔細細跟我說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