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43章

    娘親懷孕了, 傅寶箏打著給肚里的小弟弟、小妹妹挑選禮物的借口,哄得娘親放她出府了。

    “箏兒,今兒咱倆去哪?”傅寶央十日禁足到期, 今日是解禁的第一日,她開心到飛起,接到傅寶箏邀她一塊出府的消息,立馬就飛奔到傅寶箏的梨花院,圍著傅寶箏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去金街的首飾旺鋪, 給我的小弟弟、小妹妹挑選一個長命鎖。”傅寶箏從梳妝匣里挑了一對珍珠耳鐺,邊照著鏡子戴上耳垂, 邊道。

    “啊?就只是這般啊?”傅寶央立馬失落極了。

    上回她倆出去, 可是偷偷摸摸去了鴛鴦林, 見識到了她這輩子都沒看過的奇景呢。那些男男女女自由自在地拉手, 還有好些躲在林子里偷偷兒親嘴, 真真是很刺激的事。

    雖然傅寶央知道那種地兒似乎不是正經姑娘該去的, 可是長這般大,一直規規矩矩過著正經姑娘的日子, 真的很無聊啊, 偶爾見見不一樣的人和事,人生都變得豐富多彩有意義起來。

    “唉。”傅寶央見今日只是規規矩矩去買長命鎖, 都沒有別的安排,真真是出門的興致都要提不起來了,一張小臉瞬間垮了一半。

    傅寶箏從鏡子里看到傅寶央的頹喪樣,只覺得好笑。

    “箏兒, 好箏兒,別只是去逛首飾鋪子嘛,我禁足在院子里十日都枯燥得快上吊了,好不容易出去一趟,你就帶我去逛點有意思的地方,好不好?”

    傅寶央最終不甘心,決定一個勁纏著傅寶箏,磨也要磨得她答應。

    “哪有你這般賴皮的呀,你再鬧,我連耳鐺都戴不上啦。”傅寶箏甩開傅寶央無賴的小手,繼續戴耳鐺,結果即將扣進耳洞里時,傅寶央又無賴地撞她小手一下,害得傅寶箏戴了好幾次都失敗了。

    被傅寶央折騰得沒法了,傅寶箏才一把拽住傅寶央的小耳朵,湊過去悄聲道︰“好啦,你別鬧啦,答應你就是啦。”

    說罷,傅寶箏朝傅寶央悄悄兒眨了眨眼。

    傅寶央立馬領悟,去別的地兒玩是秘密,可是不能讓那些思想極端腐朽不開竅的老嬤嬤們听見,要不被捅到郡主跟前,就真的哪兒都去不了啦。

    傅寶央連忙雙手夸張地捂住嘴,小腦袋再一點一點,表示明白。順帶還偷偷兒溜到房門口,朝長廊上看了兩眼,再踮起腳尖溜回來小聲對傅寶箏道︰

    “放心,那幾個多嘴多舌的老嬤嬤在長廊那頭閑聊呢,保證沒听到。”

    傅寶箏看到傅寶央又是捂嘴,又是偷瞄,又是踮腳的做賊怪模樣,頓時覺得好笑,這個堂妹呀,真真是可愛極了的。

    其實,傅寶箏今日出門本就打算要去尋四表哥的,自然不可能只是逛逛首飾鋪子就結了。不過,先前故意不提,卻也的確有私心,就是故意要逗傅寶央著急的,誰叫她著急起來的怪樣子無比可愛呢。

    傅寶箏喜歡看吶。

    所以,傅寶箏盯著傅寶央的怪模樣,抿著小嘴足足樂呵了半刻鐘。

    一刻鐘後,拾掇妥當的傅寶箏,終于帶著傅寶央登上馬車出門了。

    傅寶箏怎麼都沒想到,馬車行駛到半道,忽然行駛不動,停在路上了。

    “劉叔,怎麼了?”傅寶箏以為是自家馬車壞了。

    卻不曾想,馬車夫劉叔回稟道︰“姑娘,似乎前方出了故障,奴才見前方排了一條龍的馬車,怕是一時半會都走不動了。”

    听到這話,傅寶箏很是皺眉,好不容易有機會能見到四表哥,時間本就不夠用,居然還要浪費時間耗在這堵車的路上麼?

    傅寶箏挑開簾子,望向窗外,只見街道由西向東的方向堵上了,那邊由東向西的方向卻還是暢通的。

    忽的,傅寶箏心頭一喜,立馬吩咐馬車夫道︰“劉叔,咱們調個頭,從玫瑰街繞道去古雅首飾鋪吧。”

    據探子來報,四表哥眼下就在玫瑰街,原本傅寶箏要先去逛首飾鋪,再悄悄兒帶上傅寶央溜去玫瑰街的,眼下道路堵了,倒是給了傅寶箏一個絕佳的理由提前去玫瑰街。

    劉叔听到“玫瑰街”三個字,卻是愣了一下,那可是京城出了名的花街啊,從那兒繞道走,有**份啊。

    但眼下這條巷子堵了,要另擇道路去古雅首飾鋪的話,確實走玫瑰街最合適。

    劉叔最後妥協了,掉頭前往玫瑰街。

    不過傅寶箏怎麼都沒想到,他們的馬車才剛駛進玫瑰街沒多久,就再次遇上了大堵車,堵在了花街里,寸步難行。

    “我靠,這是注定要咱們去逛窯子嗎?”前方馬車里有漢子大聲囔囔了起來。

    玉林街里的姑娘們,也紛紛看到了商機,一個個身姿妖嬈的姑娘們紛紛走出勾欄院,來到堵在巷子里的馬車旁拉人。

    “爺,上我那坐坐唄。”

    “來嘛,快來嘛。”

    傅寶箏坐在馬車里听到那些姑娘發嗲的聲音,頭皮一陣陣發麻。

    雞皮疙瘩都立起來不少。

    隨後,她忍不住想到,她的四表哥眼下就在玫瑰街的某一個勾欄院里,正被這樣一群發嗲的姑娘圍繞著呢。

    思及此,傅寶箏心頭猛地一陣不大舒服。

    “哇哦,好刺激啊。”傅寶央卻偷偷兒撩起窗簾,看著外頭那些勾欄院姑娘們騷首弄姿的模樣,她兩只眼楮瞪得大大的。

    “哇嗚,這些姑娘好大膽啊!”傅寶央忽的張大了嘴,震驚得合不攏嘴。

    傅寶箏順著傅寶央視線朝窗外望去,只見一個姑娘熱情地將一個美公子從馬車窗戶那兒給勾了出來,美公子被勾得干脆直接從窗口爬了出去,一把撲在窗外的姑娘身上,兩人齊齊倒地。

    那姑娘居然沒穿中褲,一條雪白小腿就那樣露在裙裾外,倒地時,那情景……真真是……看得傅寶箏臊死了。

    “別看了!”傅寶箏趕忙坐過去掩住窗簾,阻隔掉傅寶央看得津津有味的視線。

    這一刻,傅寶箏有些後悔帶傅寶央來了。

    來之前,傅寶箏沒想到這些勾欄院的姑娘一個個這般大膽豪邁放蕩的,實在是上回去臭香記,她覺得四表哥身邊的那些姑娘似乎都還比較規矩,沒這般放浪形骸。

    若是早預料到玫瑰街的姑娘們,光天化日之下都這般……這般不堪入目,傅寶箏是絕對不敢帶傅寶央來這里尋找四表哥的。

    太羞恥了。

    在眾目睽睽的街道上都這般,進了勾欄院里還不知道會怎會呢。

    “啊……”

    “啊……救命啊……”

    “啊……不要打了……”

    正在傅寶箏掩住窗簾,內心臊極了,一顆心砰砰跳個不停時,後悔萬分時,巷子那頭傳來一個姑娘淒厲的求救聲。

    傅寶箏眉頭一皺,這條玫瑰街還真真是亂啊。

    “誰呀,光天化日之下要殺人嗎?”傅寶央听不得有人受苦受難,實在是被打的女子喊叫聲太淒厲了,她忍不住撩起窗簾探出頭去,一探究竟。

    傅寶箏听那姑娘的聲音也著實太可憐了,便也跟著傅寶央一道,探出車窗朝東頭望去。

    只見一個姑娘只穿了肚兜和中褲,朝這頭猛地逃跑而來,姑娘身後追著一匹高頭大馬,馬背上騎著一個紅裙姑娘,紅裙姑娘手里揮舞著大長鞭,一個勁朝逃跑的姑娘狠命兒抽去。

    那可憐的肚兜姑娘臉上、脖子、肩胛處遍布血痕,頭發散亂,都沒個人樣了。

    傅寶箏瞅清楚那肚兜姑娘是誰時,心下猛地一個不忍,你道那肚兜姑娘是誰?

    竟是在臭香記里頂替傅寶箏被那兩個色男追的鶯鶯。

    是四表哥的手下。

    鶯鶯有難,傅寶箏不可能見死不救。

    可就在傅寶箏要吩咐護衛前去救人時,忽的認出了騎在馬背上那個使勁用辮子抽人的紅裙姑娘——居然是上一世的晉王世子未婚妻慕容瑾。

    傅寶箏腦子猛地嗡嗡作響。

    這一世四表哥頂替了上一世的蕭臻,成為了晉王府世子,那這個晉王世子未婚妻……莫非也成了四表哥的未婚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