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44章

    想到這一世的慕容瑾,有可能變成四表哥的未婚妻, 傅寶箏臉上的血色瞬間退得干干淨淨, 慘白一片。

    “啊……”鶯鶯再次淒厲地慘叫。

    慘叫聲拉回了傅寶箏思緒,只見慕容瑾坐在馬背上, 甩出長鞭勾住了鶯鶯的一條大腿,猛地往後一拽……鶯鶯立馬被絆倒, 臉朝下摔在地上。

    方才鶯鶯逃跑時有多拼命, 速度有多快,眼下摔倒時就有多慘烈。

    下巴上的皮肉都刮去了一層。

    你說有多疼?

    太慘無人道了!

    而這時,馬背上的慕容瑾還不解氣, 高高揚起皮鞭意欲再次抽下。

    “住手!”傅寶箏趴在窗口再看不下去了,沖口而出。

    聲音響亮有氣勢。

    慕容瑾听到後,高高揚起的皮鞭稍稍一停, 似乎好奇誰敢多管閑事, 雙目立馬朝前方探出車窗的那個姑娘射去。

    只看了一眼,慕容瑾立馬鼻子一哼。

    她當是誰在多管閑事呢?

    原來是傅國公府的傅寶箏啊, 那個與晉王世子蕭絕不知廉恥好上的傅寶箏!

    這就有意思了, 她還沒好好整治她,她倒是主動送上門來給她整治了?

    “狐狸精!”慕容瑾低斥一聲。

    慕容瑾聲量不大,但還是清晰地鑽進了傅寶箏耳里。

    大庭廣眾之下, 被人訓斥“狐狸精”, 傅寶箏很有些惱怒。

    傅寶央是最寶貝傅寶箏的,見有人公開侮辱傅寶箏,她比傅寶箏還惱怒不能忍, 當即跳下馬車去,沖上前就與慕容瑾吵起來了︰

    “你嘴巴不干不淨,瞎噴什麼糞呢?”

    “見不得人家姑娘比你長得貌美嗎?虧你長得人模狗樣的,竟是這般沒教養,沒心胸,大街上嫉妒人家姑娘比你美貌,就嫉妒心爆棚地亂叫‘狐狸精’?”

    “虧你還是堂堂慕容郡主呢,教養真真是沒娘養的似的,就你這樣的,居然還被冊封為郡主?蒼天真是瞎了眼!”

    傅寶央生起氣來本就是那種不管不顧的,更何況有人招惹到了傅寶箏頭上,她就完全不能忍了,一張嘴立馬毒到不行,膽子又大,臉皮又厚,又豁得出去,真真是什麼言語刻薄毒辣,就罵什麼。

    滔滔不絕,一句接一句的。

    直直罵得慕容瑾氣得快炸裂了肺!

    她慕容瑾打小就是天之驕女,爹娘哥哥捧在手心里呵護寶貝大的,在西北就是土公主,到哪都是橫著走,就是闖下再大的禍,都沒人敢責備她一句,更別提大庭廣眾之下這般折辱她了!

    “你放肆!”慕容瑾一鞭子抽向傅寶央。

    可傅寶央是那種逆來順受的嗎?

    顯然不呀。

    一身武藝的傅寶央,才不怕什麼大長鞭呢,小手一抓,再猛地一拽,竟硬生生將馬背上的慕容瑾給拽得身子歪斜,坐都坐不穩。

    慕容瑾那搖搖欲墜,下一刻就要撲倒在地的樣子,真真是要多難堪,就有多難看。

    慕容瑾整張臉漲得豬肝紅。

    傅寶箏通過傅寶央罵的話,已是明白——祖母六十大壽上,污蔑自己被四表哥睡了的人,就是眼前的慕容瑾。

    上一世,傅寶箏作為太子妃見過慕容瑾幾面,因不喜其張狂的性子,傅寶箏每次見到她,都只是簡短的寒暄兩句,可以說兩人間的對話十根手指頭都能數得清。

    幾乎只在“見過太子妃”“免禮”這些避無可避的客套話里打轉。

    至于昨日傅寶箏听聞“慕容郡主”幾個字,卻始終沒想起慕容郡主是誰,這也怪不得傅寶箏,實在是上一世的慕容家族並沒有駐守西北,一直堅守在西南的。

    而且,上一世的慕容瑾壓根就沒被冊封過郡主,她身上的標簽只有“慕容大”一個。

    是以,傅寶箏陡然听說來自西北的“慕容郡主”,是真心想不起慕容瑾這個人的。

    至于這一世,慕容瑾為何會被冊封為郡主?

    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父兄這一世更給力,在西北立下了比上一世在西南還要顯赫的功績,才會連帶著獎賞她一個“郡主”封號。

    這也就難怪這一世的慕容瑾比上一世更加囂張張狂,都在京城街頭縱馬行凶、揚鞭傷人了。

    簡直目無法紀。

    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傅寶箏都是看不慣慕容瑾這樣仗著家里權勢,就到處欺負人的瘋姑娘。

    傅寶箏趴在窗口白了慕容瑾一眼,立馬鑽出馬車,朝癱軟在地渾身傷痕的鶯鶯走去。

    “鶯鶯姑娘,你還好嗎?”傅寶箏蹲下身子,小心翼翼攙扶起血跡斑斑的鶯鶯。

    鶯鶯是勾欄院的頭牌,在勾欄院的一眾姑娘里倒也算得上是上等人,有好幾個小丫鬟服侍,但是她們這種身子不干淨的人,走出勾欄院就是被眾人嫌棄的。

    傅寶箏的身份,鶯鶯是知道的。

    得到傅寶箏這樣的頂級貴女親自攙扶,鶯鶯剎那間受寵若驚。

    但下一刻,鶯鶯猛地想起什麼來,很有些不安道︰“傅姑娘……您……不必親自扶我……”

    鶯鶯怕給傅寶箏帶來麻煩,說話都結結巴巴的,畢竟好好的貴女跟她這個風塵女子攪合在一塊,于名聲有礙。

    傅寶箏听了鶯鶯的話,卻依舊親自攙扶起鶯鶯來,柔聲道︰“鶯鶯姑娘不必如此妄自菲薄,你曾經與我有恩,我定當涌泉相報的。”

    傅寶箏可沒忘記,幾個月前在臭香記被兩個色男追,若非鶯鶯挺身而出勾走了那倆個色男,她傅寶箏的名聲早就毀了。

    嫌棄救命恩人,是畜生行徑。

    她傅寶箏做不出來。

    鶯鶯听了傅寶箏的話,越發心底暖暖一片︰“傅姑娘人真好,難怪晉王世子看盡所有美人,卻單單只對傅姑娘情有獨鐘。”

    傅寶箏一愣,沒想到鶯鶯會當著自己的面這般說,面上一紅。

    鶯鶯突然想起來什麼,面色陡的一變,抬手指向她逃跑而來的方向,央求傅寶箏道︰

    “傅姑娘,求您救救我的好姐妹韻韻,她的腿被馬蹄踏傷了,就在前頭……若不及時醫治,會殘廢的……”

    傅寶箏面色一驚,怎的,慕容瑾這是要對四表哥的手下大開殺戒麼?

    一個接一個地折磨?

    傅寶箏再想起,慕容瑾十日前污蔑她犯賤被睡,今日又罵她“狐狸精”的事,傅寶箏忽的有個念頭——這慕容瑾是極度厭惡四表哥身邊的姑娘,要對四表哥身邊的姑娘全都下毒手嗎?

    莫非……這一世的慕容瑾真是四表哥的未婚妻?

    思及此,傅寶箏的心微微發抖。

    上蒼不會對她這般虐吧,上一世她傻乎乎地錯過了四表哥的愛情,這一世重生回來只想好好兒與四表哥在一起,結果就躥出來個未婚妻?

    若這一世的四表哥真有未婚妻,那她傅寶箏豈不是……豈不是成了……

    身份好尷尬啊。

    正在這時,與傅寶央當街對打起來的慕容瑾,忽的大聲諷刺傅寶央道︰

    “呵,你們傅國公府的姑娘果然人人都不要臉,她傅寶箏偷偷摸摸勾引別人未婚夫,你傅寶央知道了,不僅不勸阻,還好意思橫插一腳為了句‘狐狸精’與我打斗?”

    “按照我們西北的規矩,像傅寶箏這種勾引人家未婚夫的禍水,就該劃花了臉遭萬人唾棄!”

    慕容瑾恨毒的話,落在傅寶箏耳里,字字如刀子,割得傅寶箏遍體鱗傷。

    這一世的四表哥……果然是有未婚妻的。

    傅寶箏雙眼里頓時涌出晶瑩的淚花,同時,站在眾目睽睽里,她覺得很羞恥不堪,死死咬緊了內唇。

    傅寶央听了慕容瑾的話,立馬橫眉豎目反駁道︰

    “你是瘋狗嗎?逮住誰罵誰?傅寶箏什麼時候勾引別人未婚夫了?她清清白白一個好姑娘,被你這種瘋婆子亂扣屎、盆子,瞧我打不死你!”

    傅寶央真的氣急了,好不容易出門一趟,遇上慕容郡主這麼一個瘋婆子,無端污蔑她的傅寶箏,真真氣死了。

    傅寶央一氣之下,出手越發狠了,手中的劍直直削下了慕容瑾的一縷長發,斷發瞬間隨風揚起,一根根飄散。

    慕容瑾看到自己的斷發,臉色大變,用大長鞭死死勾住傅寶央的長劍,隨即怒喝道︰

    “亂扣屎、盆子?你仔細回憶回憶,這段時間傅寶箏是不是頻頻糾纏晉王世子蕭絕?”

    傅寶央听到這話,一愣,關晉王世子蕭絕什麼事?

    卻听慕容瑾接下來怒道︰“晉王世子蕭絕,正是本郡主的未婚夫!傅寶箏勾引本郡主的未婚夫,我還罵不得她‘狐狸精’?”

    听到這話,傅寶央腦子轟的一下炸開。

    不是吧?

    晉王世子有未婚妻?

    最近傅寶箏與晉王世子走得比較近,傅寶央是知情的,遠的不說,就祖母六十大壽那日,傅寶央還看到傅寶箏與晉王世子在桃林里單獨散步,晉王世子的手撫摸上了傅寶箏的頭呢。

    這,這,這……

    傅寶央的腦子瞬間被轟炸了幾個來回,腦子就跟死了似的,完全一片空白,面對盛怒的慕容瑾,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也不好意思再打慕容瑾了。

    瞬間停止戰斗。

    “呵,看你的反應,便是變相承認我沒冤枉她傅寶箏了?”慕容瑾立在街頭,聲音里是濃濃的譏諷。

    傅寶央一聲不吭。

    周邊圍觀的老百姓,平日里都是仰望傅寶箏這種貴女中的貴女的,再加上傅寶箏美貌如世外仙姝,不少人都將傅寶箏奉為仙子,在他們心中是高高在上的。今日陡然听到這等搶人未婚夫的狗血事件,一個個震驚之余,紛紛覺得傅寶箏走下了神壇,淪為了人人可以唾棄一嘴的狐狸精。

    “太惡心了吧,看著冰清玉潔的,背地里居然做出這等不要臉的事。”有看熱鬧的婦人帶頭嘴碎道。

    有了一個人開腔,緊接著譏諷聲就越來越多了。

    “其實沒啥,晉王世子是出了名的美男子,全京城多少姑娘都追著喊著要嫁給晉王世子,傅國公府的姑娘年歲不大,一時情難自已也在情理之中。”

    “什麼情理之中啊,別家姑娘也就是遠遠跟著,瞻仰一下晉王世子的風采而已,這傅國公府的姑娘就不同了,听人家未婚妻的意思,怕是……做下了什麼了不得的腌事,要不能被人家未婚妻當街臭罵麼?”

    這些不堪的言論,一下子嘰嘰喳喳沸騰起來,好些鑽進了傅寶箏耳里。不過這個時候的傅寶箏,在確認四表哥有未婚妻後,已顧不上什麼臉面不臉面的了,她整顆心都麻木了,只感覺上蒼在跟她開了個大大的玩笑。

    她跟四表哥的愛情,兩世都注定是悲劇麼?

    都沒有好結果麼?

    上一世,四表哥清清白白沒有未婚妻,她卻對他嫌棄不已,罵他“瘌蛤、蟆想吃天鵝”,一個好臉色都沒給過他,直到死後成了阿飄,才知道他的好。

    卻已是陰陽兩隔。

    這一世,她早早地愛上了他,舍棄貴女顏面,一次次堵他,主動靠近他,眼瞅著兩人漸入佳境,有了戀愛般的甜蜜……卻沒想到,這一世的他是有未婚妻的?

    這個還不是重點,重點是蕭絕明知道他有未婚妻,卻還跟她傅寶箏搞到了一塊?

    一絲絲的拒絕之意都不曾有過?

    挑她下巴,摟她腰肢,雙手攬她入懷,兩人坐在石凳上大腿相依……

    曾經甜蜜的一幕幕,如今重新回放在傅寶箏腦海里,全都成了恥辱。

    成了傅寶箏心底的痛。

    為什麼會這樣啊?

    為什麼啊?

    是該說蕭絕兩世意志堅定,對她傅寶箏痴情不渝,還是該說這一世的蕭絕道德淪喪,背著未婚妻搞女人?

    思及此,傅寶箏忽的好絕望。

    傅寶央看到傅寶箏絕望的神情,她心底很痛,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隨後,傅寶央在心底將蕭絕那個龜孫子罵了兩三百遍︰“混蛋,混蛋,超級大混蛋!”

    鶯鶯也有些愣住了,晉王世子居然有未婚妻?還是眼前這個凶殘的臭女人?

    總感覺哪兒不對勁。

    鶯鶯是秦霸天的相好,跟著秦霸天有兩年了,從沒听說晉王世子有未婚妻啊?

    “傅姑娘,您別听人瞎說……我感覺晉王世子不是那等會玩弄人感情的人,尤其不可能辜負您。”鶯鶯輕輕在傅寶箏耳邊道。

    傅寶箏還來不及反應,慕容瑾卻是听到鶯鶯的話,率先朝鶯鶯罵道︰“賤女人,你找死!”

    說罷,慕容瑾再次揚起大長鞭,就要再次狠狠甩向鶯鶯的臉。

    之前那些鞭痕都是甩在側臉和耳朵上,如今是正面進攻,這一鞭子下去,非得徹底毀容,整張臉沒法看了。

    傅寶箏一驚,忙要拉開鶯鶯……

    “啪”的一聲脆響,一道姑娘的慘叫聲響起︰“啊……”

    鞭子聲,夠響亮,超過之前听到的所有鞭子聲。

    姑娘的慘叫聲,也夠響亮,超過傅寶箏兩世以來听到的所有姑娘慘叫聲。

    緊接著,慕容瑾氣急了,憤怒到跳腳,捂著被抽了一鞭子的脖子憤怒至極地嘶吼道︰“誰?是誰敢打我?”

    你沒看錯,方才被打的不是鶯鶯,而是慕容瑾。

    “我,你大爺,秦霸天!”

    只見慕容錦背後的人群里,秦霸天手里甩著一根皮鞭,瞪大了雙眼,從人群里緩緩走向慕容瑾。

    秦霸天手里的皮鞭是巨長那種,能襲擊三丈(大約九米)以內的任何人。

    看到秦霸天的那一剎那,傅寶箏心頭涌起說不出的情緒。

    鶯鶯卻是哭著跑進了秦霸天懷里,“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慕容瑾瞪向秦霸天,她沒見過秦霸天真人,但是之前看過秦霸天的畫像,知道他是晉王世子蕭絕身邊的人。慕容瑾自視甚高,覺得自己是和蕭絕平起平坐的,對蕭絕手下的人哪里看在眼底?

    慕容瑾立即氣勢洶洶地要還給秦霸天一鞭子,邊打邊怒喝道︰“你算個什麼東西,居然敢鞭打我?”

    卻不曾想,秦霸天是個練家子,武功遠在慕容瑾之上,隨意一出手就扯住了她的大長鞭,讓鞭子再也動彈不得,跟死了似的。

    一時,鞭子頭尾兩端的人,陷入僵局。

    隨後,秦霸天一副紈褲嘴臉,吊兒郎當地站在那,對慕容瑾的態度,就像對著勾欄院里的婊、子似的,張著嘴調戲道︰

    “小娘們,你傷了老子的女人,老子不打你,打誰喲?”

    “總不能因為你身材比我女人狐媚,渾身上下的騷勁比我女人看上去還像勾欄院里的婊、子,我就不為我女人報仇,輕飄飄放過你吧?”

    “小娘們,你說說,是不是這個理?”

    慕容瑾听到這話,先是被秦霸天無恥的言辭給震驚了一下,震驚過後,心頭猛地一驚——那個風塵女子不是蕭絕的女人嗎?怎的變成秦霸天的女人了?

    莫非是她得到的消息出了差錯。

    慕容瑾微微蹙眉,但在慕容瑾這里,是從不會主動認錯的,就算她打探錯了消息,搞錯了女人,那也只能算是那女人不走運,活該了。

    是以,慕容瑾高傲地揚起臉蛋,道︰“一個婊、子而已,打了就打了,怎麼地?”

    “絕哥,有個西北來的小娘們罵我的女人是婊、子,你說怎麼辦?”

    秦霸天忽的朝前方大喊一聲。

    傅寶箏听到“絕哥”兩字,不由自主地尋著秦霸天的視線望過去,只見人群後,四表哥一身飄逸白衣坐在一匹大黑馬上,圍觀的人群紛紛主動讓道,四表哥瀟瀟灑灑地騎著大黑馬,緩慢地踱步而來。

    四表哥逆光而來,身後的春日陽光成了背景,一瞬間,四表哥宛若從天邊徐徐降臨的謫仙。

    四表哥的出現,襯得周遭人全都暗淡無光,唯有他一人熠熠發光。

    但是就這樣一個熠熠發光,如同神祗的美男子,一開口,瞬間就成了紈褲,因為真正的神祗絕對說不出下面的話︰

    “好辦啊,誰罵你的女人是婊、子,你就就地辦了她,立馬將她也變成婊、子。”

    慕容瑾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