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45章

    “好辦啊, 誰罵你的女人是婊、子, 你就就地辦了她,立馬將她也變成婊、子。”

    這是人話嗎?

    人話不認話, 還另說,最關鍵的是, 這是對未婚妻該說的話嗎?

    慕容瑾難以置信地望向馬背上徐徐靠近的晉王世子蕭絕。

    不過, 她望向蕭絕,蕭絕可是沒閑工夫望她,自打騎著馬兒徐徐走來, 蕭絕就一直望著他的箏兒。

    蕭絕看到,箏兒神情有些沮喪, 雙眼里淚花閃爍, 眼神也有些暗淡無光, 甚至還有幾分幽怨。

    “該死的!”蕭絕低罵了一聲。

    蕭絕已經很多年沒惱火地想罵人了,可今日他實在忍不住了,居然有娘們膽敢招惹他的女人, 簡直活得不耐煩了。

    看過了箏兒, 蕭絕這才將目光投放在慕容瑾身上。

    慕容瑾見蕭絕總算朝她望過來了, 大約是心底想著傅寶箏跟個妖精似的美貌,素來也有西北第一美人之稱的慕容瑾,立馬有了在蕭絕跟前壓下傅寶箏的念頭, 當即松開正在與秦霸天拉扯的大長鞭,挺了挺腰腹,讓自己看上去氣質更美三分。

    蕭絕果然目光上下掃射了慕容瑾兩下。

    慕容瑾到底是個姑娘, 還是個特別美的姑娘,享受慣了男子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樣子,見蕭絕也像旁的男子那樣,見她第一面就被她的美色所折服,迫不及待看了她一次又一次。

    慕容瑾立馬像往日那般,驕傲地揚起了小下巴。

    她還順帶斜睨了秦霸天一眼,心底道,秦霸天這個蠢貨,今日膽敢得罪她慕容瑾,來日看她怎麼整死他。

    與蕭絕成親後,非得吹死枕頭風,讓蕭絕親自替她出了今日這口惡氣不可。

    秦霸天注意到了慕容瑾斜睨而來的得意目光,忽的,秦霸天內心很無語,這個蠢女人這麼蠢,真真是被家里保護得太好了,都不懂察言觀色,完全看不懂絕哥目光里的意思啊。

    嘖嘖,等會兒有好戲看了。

    秦霸天立馬雙眼緊緊盯住慕容瑾美美的雙眸,等著看她此刻還神采奕奕的眼神,如何瞬間被摧毀,下一刻黯淡無光到死寂。

    慕容瑾見秦霸天還是那樣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頑劣笑容,瞬間心底一哼,若不是蕭絕正打量著她,她非得當場再飛給秦霸天一個大白眼不可。

    不過,今日是她慕容瑾和未婚夫的初見,展示她的美最重要,飛白眼什麼的,一個做不好,會有損她的美麗程度。

    雖然像她這樣的大美人,飛白眼也是風情萬種中的一種,但飛白眼的風情還是不大適合初見,所以,慕容瑾忍住了,沒飛。

    接下來,慕容瑾就全神貫注迎接蕭絕“傾慕她的目光”了,隨著蕭絕視線的移動,她真的是隨時微調身子各個部位的前後傾程度,讓她身體的每一處都充分展現出最美的姿態。

    力求全方位壓下傅寶箏的美。

    慕容瑾再自視甚高,見到傅寶箏畫像的那一刻,也不得不承認傅寶箏是美的,尤其今日見到了傅寶箏真人,真真是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絕美,絕對是個能勾人的絕頂尤物。

    正因為如此,慕容瑾才更需要在蕭絕第一次打量她的身子時,展現出她最完美的一面,該前傾的前傾,甚至為了展示出完美的臀線,她還借著抬手將耳鬢的碎發別到耳後的契機,稍稍側了側身,讓蕭絕看清楚她這個未婚妻完美的側面曲線。

    蕭絕眼神多毒辣啊,慕容瑾每一個細微的調整,他都盡收眼底。

    上上下下打量完慕容瑾的身子兩遍後,蕭絕忽的笑了。

    蕭絕這樣的美男子,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哪怕他嘴角只露出一丟丟的笑容,那也是能迷倒一片美人的,絕對能讓周遭所有姑娘都看痴了雙眼。

    至少,蕭絕一笑,初次相見的慕容瑾瞬間就沉溺了進去——這絕對是她平生見過的最美的笑。

    可看著,看著,慕容瑾忽的神色變了,再次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望向唇瓣還笑得萬分迷人的蕭絕。

    你道怎的,竟是蕭絕笑著說話了,語氣春風化雨般的柔,吐出的字字句句確比刀子還剜心︰

    “慕容姑娘,本世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你的身子兩遍,就你這副身子要想進入勾欄院的門,去和鶯鶯、韻韻那等絕色頭牌競爭生意,搶嫖、客,你怕是……本錢不夠啊。”

    听到這話,慕容瑾想不變色都不行。

    她高傲的神情還擺在臉上,漸漸兒僵硬成石塊。

    蕭絕看到她這幅石化了表情,卻是還不滿意,接著繼續一副春風滿面的笑容道︰

    “慕容姑娘,我收回方才要讓兄弟就地辦了你的話,實在是……婊、子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你這幅身子真真是還不夠格,進了勾欄院,怕是老鴇要賠錢。本世子可不敢擅自做主讓你入了勾欄院的門,免得老鴇賠了錢,三天兩頭跟我抱怨,怨我怎麼給她們引進了你這樣一個貨色。”

    你听听,哪個姑娘听到這話能不氣死?

    進入勾欄院成為婊、子,就已經是夠侮辱人的了。

    結果,她連成為婊、子的資格都還沒達到,會被嫖、客看不上,會惹得老鴇賠錢?還會惹得老鴇一而再再而三的抱怨?

    還有比這更侮辱人的話嗎?

    慕容瑾真真是氣得快炸裂了肺!

    “喂,蕭絕,你說這樣的話,良心不會痛嗎?”

    慕容瑾一張小臉氣得漲紅,再也不保持屬于美人的高貴氣質了,直接拿出她懟人的氣勢來,義憤填膺地高聲道︰

    “蕭絕,我可是你的未婚妻,你為了傅寶箏那個狐狸精,就如此侮辱自己的未婚妻,你還有沒有人性啊?這就是你們晉王府的教養嗎?”

    听到這話,蕭絕坐在馬背上,越發笑得唇瓣彎彎了。

    足足笑了好幾個瞬息後,蕭絕忽的盯住慕容瑾雙眸,居高臨下笑著諷刺道︰

    “慕容姑娘,你身材不行,入不了勾欄院的門,當不了婊、子,也不用從此大受刺激到發狂,青天白日的發病跑到街上來亂認未婚夫吧?”

    傅寶箏听到這話,眼前一亮,四表哥這是否認慕容郡主是他未婚妻麼?

    慕容瑾听到蕭絕的話,卻是咬緊了下唇。

    慕容瑾怎麼都沒想到,她千里迢迢從西北跑來京城,得到的竟是蕭絕的一口否決。

    怎麼會這樣?

    情況簡直糟糕透了,慕容瑾內心在發狂,在發狂。

    慕容瑾沖口而出︰“蕭絕,我娘明明白白跟我說過,咱倆可是指腹為婚,交換過定情信物,我及笄那年也互相交換過庚貼的!咱倆的婚事,可不是你隨口一句不承認,就可以拋到腦後,不認的!”

    蕭絕听到這話,宛若听到什麼最好笑的笑話,當即笑得唇瓣彎彎道︰

    “慕容姑娘,別把我蕭絕當木家公子糊弄,三年前,你脫下衣裙爬進木家公子被窩的那一刻起,婚約就自動不做數了,本世子沒通知你慕容府將你裝進豬籠沉塘,已是本世子仁慈,在積陰德。”

    听到這話,慕容瑾大駭,臉色真真正正地變了。

    她與木家公子的事,當年很隱秘,蕭絕是怎麼知道的?

    圍觀的群眾一個個震驚地睜大了雙眼,靠,還真被晉王世子說對了,慕容郡主就是個婊、子?

    “吼吼吼,都不用本大爺就地辦了你,你自個就已經是個婚前失貞、任人玩弄的婊、子了?”

    秦霸天操著大嗓門,毫不客氣地大喊了一嗓子,囔得整條街上空都在震響。

    一時,慕容瑾感覺自己就像被扒了衣裳,當眾游街似的難堪,握著鞭子的手都在顫抖。

    忽的,慕容瑾雙眼赤紅,朝馬背上的蕭絕喊道︰“蕭絕,你為了傅寶箏那個狐狸精,就如此朝本郡主潑髒水,迫不及待要毀了你我之間的婚約,你……”

    她的話未完,就听蕭絕再次笑道︰

    “哦,是嗎?既然你不承認,那好辦,這條街是花街,隨便哪家勾欄院里都有一批驗證姑娘清白的婆子。你不肯承認,好辦的很,一批批婆子就地給你檢查檢查,當著一眾人等的面,給你好好兒檢查檢查你是不是處子,好不好?”

    听到這話,慕容瑾徹底懵了。

    “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去做事?”蕭絕瞥了眼李瀟灑。

    李瀟灑立馬應了聲,隨後飛快一家家勾欄院通知,讓她們將驗身的婆子全都貢獻出來一用。

    沒多大會,街頭就站滿了一排排的驗身老婆子,全都虎視眈眈盯著慕容瑾。

    其中兩個老婆子朝慕容瑾走過去。

    慕容瑾的那群護衛早就被蕭絕的人控制住了,沒人能來救她,她嚇得當場昏厥過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