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49章

    傅寶箏拉上窗簾, 馬車噠噠地走了。

    蕭絕坐在馬背上, 目送心愛的姑娘離開, 他依舊如往日般瀟灑, 嘴角是玩味的笑,甩甩寬大的衣袖, 調轉馬頭與傅寶箏背道而馳。

    春風吹起他鋪在馬背上的白色大長衫,衣擺飄飄蕩蕩, 配上他神仙般俊美的容貌, 任何人看了, 都忍不住目光追隨他,舍不得挪開。

    什麼叫走到哪都是一道風景?

    蕭絕這樣的美男子就是。

    連他鼻梁上的小巧銀白蝴蝶面具,都連帶著變得耀眼, 變得吸楮。

    有他出現的地方, 再陰霾的天都能瞬間點亮,他的瀟灑和俊美,達到了人間極致。

    不過此時此刻, 蕭絕面上依然帶笑, 舉手投足依然是一股子瀟灑不羈, 但是眼尖的人還是察覺到眼前這個晉王世子與往日有了些許的不同。

    微妙的不同。

    他的唇瓣依然彎彎的, 仿佛在笑,可那彎出來的弧度里似乎隱隱含著幾分不甘和求而不得的憂傷。

    甚至品出了一絲落寞來。

    看得那些姑娘們,紛紛心疼死了。

    畢竟傅寶箏那樣表態,換種說法,也可能理解為傅寶箏是在打著爹娘的旗號做著拒絕的事呢。

    “哎呀, 咱們晉王世子這般好,家世是頂尖的,外貌又是天人之姿,就這般還被傅姑娘……拒絕了,真真是沒天理啊。”一個勾欄院的姑娘打抱不平道,“私下拒絕都好,還當眾拒絕,過分了啊!”

    “可不是,多好的晉王世子啊,連表個白都是驚天動地的浪漫……我真是從沒見晉王世子對哪個姑娘這般上心過,騎著駿馬逼停了馬車……那一句句表白的話,更是情真意切,听得我都如痴如醉了……你說傅姑娘怎麼就舍得拒絕呢?是耳朵聾了,還是眼楮瞎了?”

    “傅姑娘真真是不會挑男人,我敢拍著胸脯保證,咱們晉王世子將來娶了媳婦,那絕對要寵上天的……不知道比別家表面正經的貴公子好了多少倍……”

    “就是,傅姑娘真心不會挑男人!”

    “……”

    “哎呀,傅姑娘真心眼瞎啊!”

    那些勾欄院的姑娘們,你一句我一句,說到最後,就將傅寶箏原本莫凌兩可的“不答應”給徹底說成了“拒絕”。

    “哎呀,秦大爺,您和晉王世子關系那般好,都不替晉王世子打抱不平兩句?”一個勾欄院的俏麗姑娘斜睨秦霸天一眼道,“虧得晉王世子待你如親兄弟呢。”

    俏麗姑娘不僅聲音里是滿滿的嫌棄,鼻子里還“哼”了一聲。

    秦霸天︰……

    人家兩口子演戲,他在關鍵時刻又是帶頭起哄,又是拼命拍巴掌的,將氣氛烘托到高、潮,這還不夠,還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鄙視他不夠兄弟?

    秦霸天真心覺得冤枉到要死。

    李瀟灑拍拍秦霸天肩膀,對著他耳朵小聲笑道︰“誰叫絕哥演戲逼真呢,傅姑娘人都走了,絕哥還在演著收尾的戲。”

    秦霸天一臉懵逼,啥,絕哥還在演戲麼?

    李瀟灑將秦霸天腦瓜子朝右邊轉過去,于是乎,秦霸天終于看清楚了蕭絕面上的表情——好家伙,那一貫瀟灑的笑容里,還真帶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憂傷。

    娘的,這演戲還真是演全套啊!

    被心愛的姑娘“打著爹娘的名義委婉拒絕了”,所以心愛的姑娘走後,絕哥作為表白的那個唇邊就帶了一絲隱隱的憂傷。

    這段位真他娘的太高了!

    要是擱在秦霸天身上,就算他的腦瓜子能想出來之前的表白,也是想不到傅寶箏走後,還得來這樣一場“情場失意”後的憂傷收尾啊。

    “所以說,你不懂女人啊,瞧你,鶯鶯還沒哄好,又得罪了那批心疼絕哥的女人。”李瀟灑聳聳肩走了,將秦霸天留下給那群鄙視他不夠兄弟的女人們。

    秦霸天︰……

    瞬間被一群女人圍攻的秦霸天,真心覺得多個心眼,會演戲太他媽重要了。

    蕭絕深情上演表白的大戲時,慕容瑾可算是從頭跪到尾,哦不,準確說是一開始跪在地上,後來稍微有了點力氣想要站起身來,卻被女護衛給扣住雙肩再次跌坐在髒兮兮的地上。

    慕容瑾努力數次都被鎮壓後,最後以一種“說坐也不是坐,說跪也不是跪”的狼狽樣子看完了整出戲。

    心底叫罵不已。

    這般屈辱的事,慕容瑾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體驗。

    自然,比跪坐更屈辱的是,前一刻她還跳腳大罵傅寶箏是狐狸精,勾引了他未婚夫,後一刻蕭絕就上演了一出轟轟烈烈的表白大戲,成功將傅寶箏洗白成之前與蕭絕毫無瓜葛的清白小仙女。

    更要命的是,表白大戲還是以傅寶箏的委婉拒絕來謝幕的。

    事後,蕭絕還一副求而不得的淡淡憂傷樣。

    這樣一出大戲出來,簡直將慕容瑾按在地上抽打耳光似的——瞧,你這個壞女人,自己失貞就算了,還上趕著給未婚夫眼下的心上人潑髒水,真真是臭不要臉的撒謊精。

    所以,慕容瑾今日折騰了一整日,搞到最後,所有的屎盆子都扣在了她自個頭上。

    “呸,還郡主呢,心肝都是黑的!”

    遠遠的,那批勾欄院的姑娘們一個個鄙視極了慕容瑾,朝她癟嘴,都不屑從她身邊經過,遠遠地繞道走,但是鄙視的話仍然源源不絕地飄進了慕容瑾耳里。

    慕容瑾無力地坐在地上,誰罵她,她就狠狠瞪誰,但是沒用,她瞪過去,那些勾欄院的姑娘就趕緊跑走,她再瞪下一個,下一個雖然也跑走了,可奈何這條花街人多啊,所謂法不責眾,擱在慕容瑾身上也是適合的,她一個個瞪過去,根本瞪不過來。

    然後,就看到蕭絕騎在馬背上朝她走過來了。

    “蕭絕,這出戲,你演得真真是比戲台上的戲子還逼真呢!”慕容瑾坐在地上,抬起下巴朝蕭絕瞪過去。

    “慕容姑娘,本世子眼下心情不好,你最好別惹我,否則,後果自負。”蕭絕居高臨下乜斜了慕容瑾一眼,語氣里滿滿的不善,“若非你無事生非,胡亂挑事,本世子今日表白也不會失敗。”

    靠!

    圍觀人群都散去了,你蕭絕還在唱著收尾的戲?

    慕容瑾真心想罵人,不過蕭絕的無恥她已經領教過一回,確實不太敢挑釁,只是就此讓她默不作聲,她又滿腔的憤怒無處發泄,死都不甘心啊。

    于是腦瓜子快速動起來,最後她小聲威脅道︰

    “蕭絕,你和傅寶箏到底在沒在一起,我可是知情者。要想封住我的口,不亂說話,你就得拿出十足的誠意來,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你今日這出大戲可就白演了……”

    “要當瘋狗亂吠,隨便。”蕭絕壓根懶得搭理慕容瑾,雙腿一夾馬肚子,策馬離去。

    慕容瑾被人無視至此,真真是氣死了。

    可又無可奈何,因為她自己也知道,有那樣一出轟轟烈烈的表白大戲在前,她就算事後吐露真相,也是沒人肯信了。

    甚至,別人還會將她慕容瑾當做一次潑污水不成,就再來潑第二次的瘋狗,徒惹一身腥臊。

    思及此,慕容瑾內心真是無力的挫敗感。

    還是深深的那種。

    一家勾欄院後院的桃花樹下。

    蕭絕後腦勺枕在雙臂上,左腿平放,右腿曲起搭在左腿上晃個不停,此刻的蕭絕真真是瀟灑肆意——幕天席地,躺在一片桃花瓣上,身側擱著一長溜的酒壺,隨手撈一壺,酒水宛若從天上傾瀉而下,再用嘴去接。

    真真是愜意人生。

    至少看上去是的。

    可這樣的情景落在秦霸天和李瀟灑眼底,卻變了味。

    哪里是瀟灑,壓根就在借酒消愁啊。

    你瞧,酒瓶子都空了七八個了,橫七豎八亂扔在桃花樹下。

    “咋地,咱們絕哥那唇邊淡淡的憂傷,難道不是在演戲?竟是真的?”秦霸天一臉懵逼。

    若那股子憂傷真是裝出來的,眼下都沒有外人,就他們好兄弟三人了,絕哥沒必要再裝了啊。

    可唇邊的憂傷,始終沒散去啊。

    “為了啥呀?難道就因為傅姑娘沒當場說出‘我也喜歡你’?”秦霸天一臉懵逼道。

    真心很懵逼啊,跟著絕哥這麼些年,還是頭一次看絕哥為了女人受傷的,還學上了戲文里的借酒消愁。

    “那句詩不是叫‘借酒消愁,愁更愁’麼?那還借個屁的酒啊?”秦霸天忽的道。

    李瀟灑沒搭理秦霸天的拽文,他也在凝眉思索,絕哥到底在憂傷啥。在李瀟灑眼里,女人麼,擁在懷里是真的就行了唄,何必在乎眾目睽睽之下說的那些謊言。

    難道那些謊言,不是謊言,而是傅姑娘因為慕容瑾的事,真心不原諒絕哥了?

    真心在拒絕絕哥?

    不能吧,絕哥哄人的段位都那般高了,還能沒哄好傅姑娘?

    李瀟灑有幾分不信。

    可看絕哥這反應,真的很不對勁啊。

    “絕哥,可能傅姑娘年紀小,害羞,眾目睽睽之下就不敢應,她內心一定早就原諒絕哥你了。”

    李瀟灑躺倒在蕭絕身邊,在腦子里搜刮了半日,才找到這麼一句安慰人的話。

    秦霸天听到李瀟灑去安慰了,他也趕忙過去安慰道︰“就是,絕哥,女人麼,一次哄不好,就多哄幾次,這個我有經驗,哄個十天半個月,絕對會回心轉意的……”

    蕭絕听到這話,很無語。

    十天半個月?

    還用你哄麼,一件事過了十天半個月,是個人都能自行消氣了。

    “你當我跟你一樣麼,手段都使出去了,卻連自己的女人都搞不定?”蕭絕白了秦霸天一眼,“她心底那道坎已經過去了。”

    這個,蕭絕還是挺有信心的,他的箏兒已經不生他的氣了。

    慕容瑾的存在,妨礙不了他們兩個。

    “哦,原來不是為了傅姑娘啊,那絕哥你這是平白無故在憂傷啥呢?”李瀟灑接過話來道。

    去不曾想蕭絕坐起身,靠在桃花樹干上,又灌了一口酒,才慢悠悠道︰

    “女人搞定了,丈母娘不好搞定啊。”

    李瀟灑︰……

    秦霸天︰……

    听到這話,李瀟灑和秦霸天一起張大了嘴,合不攏了。

    不是吧,絕哥這是听了傅姑娘那句話,真打算去……提親了?

    一旦提親了,就得成親,成親後就有媳婦管著了。看傅姑娘不像是大度的樣子,婚後怕是不肯再讓絕哥出來跟他們一道逛勾欄院了吧?

    所以……絕哥不逛勾欄院了,他們兩個小弟自然也一塊跟著不能逛勾欄院了?

    嗷嗚,兩人一塊慘叫。

    論瀟灑愜意之地,哪兒都比不上勾欄院啊。

    美酒,美人,美景,應有盡有。

    虧得蕭絕不知道他倆此刻心底在想啥,要不非得罵他們一句沒出息不可。

    男人麼,成親後哪能被媳婦兒管得那麼死?

    婚前怎麼的,婚後還怎麼的,才是有出息的大男人。

    哪能因為娶了個媳婦,就從此改了生活作風?

    沒點出息!

    若是擱在平日,蕭絕瞅一眼兩個兄弟,就跟有讀心術似的,立馬猜到他們在想啥,可今日,蕭絕真心沒那個心思去猜他們兩個肚里的屁話。

    听到傅寶箏的“婉拒”後,蕭絕先是心底稍稍不滿意了一會,但那份不滿意稍縱即逝,畢竟箏兒的心已經給他了,作為一個大男人一直糾結自己女人嘴上承認不承認,也太掉價了。

    真心介意,無法釋懷,就夜闖閨房去,好好收拾她一頓。

    大白日的,一個大男人獨自神傷,像什麼話?

    瀟灑不羈的蕭絕,自然不是那等黯然神傷自討苦吃的主,所以,婉拒帶來的不滿意很快就釋懷了。

    但是吧,釋懷歸釋懷,收尾的戲卻是得好好演的,所以他方才騎在高頭大馬上,彎彎的唇瓣上帶了一絲眾人能瞧出來的淺淺憂傷。

    結果,憂傷的戲碼才剛剛上演,蕭絕立馬由傅寶箏婉拒的話里,聯想到了提親的問題,唇瓣上那抹淡淡的憂傷,頃刻間就不再是作戲,改成真情流露了。

    為啥?

    因為傅寶箏的娘親,柔嘉郡主蕭瑩瑩不好搞定啊。

    蕭瑩瑩是慶嘉帝最疼愛的堂妹,在大塢王朝有著比較超然的地位,這樣優越的地位導致她不會輕易嫁出最疼愛的小女兒,至少不會因為晉王府的權勢滔天,就許嫁。

    而蕭絕的對外形象,可以說是一塌糊涂,光是傳言里“眠花宿柳睡遍勾欄院頭牌”這一條,蕭瑩瑩就絕對不會許嫁女兒的。

    眼下去提親,簡直就跟除夕假山里堵住傅寶箏表白是一樣的結果,送上臉去挨打罷了。

    真要提親,至少他得先“改邪歸正,浪子回頭”,可是眼下他很需要這種浪子身份。

    說來說去,最佳的提親時機還得等到甦皇後和太子倒台之後。

    一切都需要時間。

    可是傅寶箏眾目睽睽之下已經提及“若晉王世子能過了本姑娘爹娘那一關……”

    很多人都听到了,若蕭絕置之不理,不去上門提親,那簡直就是在“啪啪啪”自己扇自己耳光。

    轟轟烈烈表白時,不是說愛慕不已麼,不是說情深難以自制麼?

    結果,卻連上門提親都做不到?

    豈不是在拿傅寶箏尋開心?

    蕭絕知道,若他近日真不去提親,最後一定會傳出上述之類的流言蜚語,最後會讓表白大戲淪為笑柄。

    這顯然不是蕭絕想要的。

    唉,丈母娘那一關真心不好過,連蕭絕這樣聰明絕頂的人,手段層出不窮的人都一時手足無措。

    丟掉空酒壺,又撈來一壺灌進嘴里。

    最後,醉臥桃花樹下,桃花瓣飄灑了他一身。

    得了,一時沒想到好法子,就先瀟瀟灑灑享受一番醉臥的愜意日子。

    再來一場春.夢,就最好了。

    傅寶箏乘坐馬車離開玫瑰街後,那顆因為婉拒而生出的愧疚心,久久都平復不下來。

    “四表哥會不會很失望,失望到生氣啊?”

    傅寶箏此刻,早已忘掉慕容瑾帶來的閑氣了,一心都沉浸在表白的最後一幕里,她無情婉拒了四表哥。

    婉拒的那一刻,她都不敢去看四表哥臉上的表情——肯定很臭的。

    因為害怕看到,所以整個過程里,她都是側身坐在馬車窗邊的,這樣視線就掃不到四表哥了。

    當時,四表哥肯定很失望吧?

    唉,上一次四表哥在假山里對她表白,她狠狠拒絕了,這次她又婉拒了。

    傅寶箏很是忐忑不安。

    投入濃烈感情的她,早已舍不得傷害她的四表哥了,真是一丁點傷害都不願意啊。

    可是她沒辦法,若今日她真紅著臉應了句“四表哥,我也喜歡你”,傳出去鐵定會有一大批的七大姑八大姨說她太不規矩,居然眾目睽睽之下說什麼“我也喜歡你”,不害臊。

    自然,這些傅寶箏是不怕的。

    重活一世,傅寶箏絕不可能因為那些無聊的七大姑八大姨,就讓她的四表哥受委屈。

    她怕的是娘親。

    在娘親心底,四表哥這樣放浪形骸,常年浸泡在勾欄院的浪蕩子,算得上最不能嫁的那類了,就算四表哥于自家有恩,也絕不會考慮做女婿。

    當然,若僅僅因為娘親,傅寶箏也不會眾目睽睽之下那般委屈四表哥的,在她心底,方才表白時,只有她回應了“四表哥,我也喜歡你”,她和四表哥的愛情才算是最最完美無遺憾的。

    可是,她娘親身懷六甲了,且一個個太醫特意叮囑,千萬不能讓娘親受到刺激,否則後果不可描述。

    而那個後果,傅寶箏上一世已經見證過了,娘親小產了,還永遠失去了再做母親的資格。

    作為女兒,怎能讓娘親再次承受這種痛苦?

    只得無條件割舍掉心底對完美愛情的追求了。

    “箏兒,你跟晉王世子到底怎麼一回事啊?”傅寶央腦子簡單,想不明白今兒這出戲,“你和晉王世子不是早就在一起了麼……”

    傅寶箏連忙捂住傅寶央的嘴,小聲湊到她耳邊,將整件事掰開了揉碎了分析給她听。

    “哇,這麼深奧。”傅寶央弄明白後,再雙眼發亮感慨一句,“晉王世子真本事!”

    傅寶箏彎唇一笑,心道,四表哥當然本事了,上一世可是最後的大贏家,登基為帝了。

    又想了一會阿飄時,看到身穿黃袍光彩照人的四表哥,傅寶箏忍不住想,這輩子四表哥不再是四殿下,只是晉王世子,大概不會再君臨天下了吧。

    不過也好,君臨天下,威風是威風,卻每日都有一大推的政事要忙,勞心勞累的。

    她希望她的四表哥過得輕松愜意點。

    最好當一個閑散王爺,每日游山玩水,日子最愜意。

    不過,這樣美好的夢,傅寶箏知道,不會實現的。她的四表哥這輩子不是四殿下,但經傅寶箏與上一世的四表哥對比,除了身份上的差異外,這一世圍繞在四表哥身邊的人居然還是上一世的那些人。

    什麼秦霸天,什麼李瀟灑,還有一些別的上一世有從龍之功的一系列紈褲,通通都沒變。

    這也就是說,這一世的四表哥很可能還如同上一世般,背後是有很大勢力的。

    興許這一世的四表哥自己不是皇子,但卻秘密在支持某個皇子,要扶持那個皇子上位?

    這個可能性很大。

    唉,涉及黨爭,這一世的四表哥也清閑不了的。

    不過憑著四表哥的本事,傅寶箏倒是絲毫不擔心四表哥支持的皇子會倒台,會因此被牽連,有四表哥在,鐵定是他支持哪個皇子,哪個皇子就能笑到最後,成功踩下太子,登基為帝吧。

    最不濟的,也會如同上一世般,讓太子蕭嘉先登基,待時機成熟,再一把踢掉蕭嘉,扶持別的皇子上位。

    不管怎樣,四表哥都會是最後的贏家。

    想完四表哥的事,傅寶箏又仔細叮囑了傅寶央一番,教她等會兒若是見到娘親,該如何應對今日發生的表白事件。

    傅寶央使勁兒點頭,拍著胸脯保證道︰“你放心,大伯母身子不好,我一定不會刺激她的。”

    “信你。”傅寶箏彎唇笑道。

    不過,等兩人去了趟首飾店,先買回一條長命鎖,再回到傅國公府時,娘親懷著身孕身子容易疲乏,已經睡下了。

    待娘親睡醒,都已經到了黃昏時分,爹爹下值回府了,等傅寶箏趕去正院時,還在院子外,就听到爹爹已經大嘴巴地在娘親跟前,提及到今日沸沸揚揚的表白事件了︰

    “瑩瑩啊,今日京城可是出了樁浪漫事,那浪漫程度,絕對是你心心念念一輩子,卻沒能實現的……簡直就是話本子里最讓人心動的一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