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50章

    傅寶箏剛趕到正院外, 就听到院子里傳來爹爹向娘親炫耀的話, 什麼“今日京城可是出了樁浪漫事”,什麼“你心心念念一輩子,卻沒能實現的”, 什麼“簡直就是話本子里最讓人心動的一幕”。

    听到爹爹的話, 傅寶箏的雙腳頓時挪不動步子了。

    她心底騰起一股特別怪異的感覺, 實在是,任誰在外的“風流債”被自個爹爹當做樂呵事告知娘親,怕是都要怪異至極的。

    尤其爹爹還是那樣一副語氣……就跟看別人的熱鬧似的……

    傅寶箏怪異過後,立馬頭疼起來。

    早知道,就該讓人去回府的路上, 先堵住爹爹,拖延一會,這樣爹爹就不會搶在自己前頭大嘴巴亂說了。

    傅寶箏真真是後悔死了。

    可眼下怎麼辦?

    她站在院子外, 真真是不敢進去了。

    听爹爹那描述的語氣,鐵定是不知道那樁浪漫事里的姑娘,是他親閨女的,要不, 爹爹鐵定不敢這樣堂而皇之對娘親調侃。

    傅寶箏真心急死了, 卻一時無可奈何, 只得偷偷兒站在院牆外, 偷听一把,見機行事了。

    院子里,蕭瑩瑩一手擱在腹部上, 撫摸里頭可能還沒成型的小寶寶,一邊听傅遠山的胡說八道。

    “什麼浪漫事啊,還是我心心念念一輩子,沒能實現的?”

    蕭瑩瑩知道傅遠山的一張嘴愛亂說,但是夫妻麼,知道丈夫在胡說八道,作為妻子也得配合地聊上幾句。

    若是這個不聊,那個也不聊,夫妻間會沒話說的。

    何況,今日傅遠山這般興致沖沖地說,還真吊起了蕭瑩瑩的幾分胃口。

    尤其那句“她心心念念一輩子,卻沒能實現”,勾得蕭瑩瑩很想立馬知道,到底是何事。

    傅遠山見妻子果然感興趣,立馬笑道︰

    “其實呢,事情很簡單,就是一個翩翩少年郎因為某些事情,被她心愛的姑娘誤會了,姑娘傷心地坐上馬車跑了,然後這個少年郎啊就騎著一匹駿馬追上去,最後沖到馬車前,逼停了姑娘的馬車……”

    蕭瑩瑩腦海里,立馬浮現出一個少年郎騎馬逼停姑娘馬車的一幕,大抵是女子在某些時候是喜歡被心儀的男子霸道對待的吧,就好比絕大部分姑娘都喜歡被心愛的男子堵在樹干上強吻的一幕,反正蕭瑩瑩腦海里浮現出被逼停馬車這一幕,她確實覺得是有幾分浪漫的。

    蕭瑩瑩還是待嫁姑娘時,也曾背著父王母妃偷偷摸摸在話本子里看見過類似的橋段的。嚴格說起來,這些確實是她少女時幻想過,卻沒實現過的。

    “然後呢?”蕭瑩瑩不由自主問道。

    再之後,傅遠山將少年郎當眾表白的事兒也說了。

    “還真有當眾表白的事啊?”蕭瑩瑩驚了,這種事兒一向都只出現在話本子里的,現實生活里,蕭瑩瑩這樣的皇家郡主可是從沒接觸過的。

    “對呀,就是當眾表白,簡直跟演繹話本子似的,我光是坐在馬車里等候臭豆腐時隨意听路人提了幾句,就覺得浪漫極了,那少年郎真是個人才啊。”

    傅遠山很寵瑩瑩,知道瑩瑩懷孕沒胃口,一日日的餓著不想吃飯,就每日下值後都跑去臭香記,去給瑩瑩買幾串香辣臭豆腐,辣辣的提味。

    結果沒想到,傅遠山今日坐在馬車里等候時,居然听到了這麼一段表白的浪漫故事,想著瑩瑩懷著孕很多事不能做,日子無聊,就趕緊跑回來跟瑩瑩分享。

    “那些表白的話啊,可浪漫了,瑩瑩,我給你學幾句啊。”接下來傅遠山還真的幻想出表白那個情景,然後他自己演繹少年郎,將瑩瑩當做被表白的姑娘,深情來了幾段︰

    “今日的事對你造成了傷害,在下很是惶恐不安,怕你……怕你從此更加不肯看我一眼。”

    “在下知道自己無恥,可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就是喜歡你,喜歡到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追上來大聲表白,還望你……不要嫌棄我的膽大妄為。”

    “……”

    “你一直都沒說話,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不嫌棄我,願意接受我的表白?”

    傅遠山打小有過耳不忘的本事,將听來的每一句都表白給了蕭瑩瑩听。

    有情人間隨意說幾句話都是甜的,更何況傅遠山捧著蕭瑩瑩的臉,一字一句深情款款地對她說,完全將那些表白話當成了他自己對瑩瑩的表白。

    傅遠山太過認真,一字一句都飽含深情,蕭瑩瑩一下子就沉溺了進去。

    甚至動情處,蕭瑩瑩眼角還閃爍了兩滴晶瑩的淚珠。

    不要以為這個夸張,實在是……

    十九年前,瑩瑩被流言蜚語中傷後,滿心傷痕累累,偏偏傅遠山嘴笨,她想听他說幾句情話,卻怎麼都听不到足夠浪漫,足夠貼合她心境,足夠使她怦然心動的,臭男人只會一次次發誓,說些最簡單粗暴的誓言。

    什麼“瑩瑩嫁給我,我一定會一輩子對你好”,又或者是“生生世世只鐘情你一個”。

    那些誓言雖然也甜,可是與閨閣少女心中想要的心動,還低了一個檔次,尤其那會子,蕭瑩瑩偷偷摸摸看了好多本才子佳人的話本子,與里頭的甜蜜誓言相比,臭男人給的那些就顯得……太不浪漫了。

    沒想到時隔十九年,居然從臭男人嘴里听到了,哪怕最開始蕭瑩瑩知道臭男人這是在復述別人的話,在講別人的故事,可此時此刻他語氣里的深情和臉上的深情都是真的啊。

    身懷六甲容易動情的蕭瑩瑩,听到後來,就完全陷進去了,甜蜜得一批。

    傅遠山呢,在最初听到這個浪漫故事時,他也是猛地想起十九年前兩人被謠言中傷後,他表白的那些話有多拙劣。如今竟然有了這等浪漫的措辭,就干脆借花獻佛,好好對瑩瑩彌補一次。

    沒想到……

    效果這般好哈。

    瞧他的瑩瑩,臉上表情多陶醉。

    傅遠山盯著臉蛋微微泛紅的瑩瑩,忍不住低下頭,給了她一個柔柔的吻。

    沉浸在浪漫氣氛里的蕭瑩瑩,被吻了後,還真有了幾分少女的心境,小聲丟了句︰“討厭。”

    “討厭什麼,你臉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在炫耀你此刻有多幸福。”傅遠山捧著嬌妻的臉,笑道。

    “啊?你都能看到我臉上的毛孔了?”

    蕭瑩瑩嚇了一大跳,別是懷孕後她皮膚差到這樣了吧,連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蕭瑩瑩一下子慌張起來,臉上的潮紅差點退得一干二淨,趕忙要從石凳上站起,回房里去照鏡子,。

    傅遠山見了,趕緊打自己的臭嘴︰“哎呀,瑩瑩,我用錯詞了,我是想說‘你臉上的每一寸肌膚都在炫耀你此刻有多幸福,緋紅緋紅的,好看’。”

    蕭瑩瑩︰……

    頓時很無語了,這個臭男人連這種話都能搞錯?

    蕭瑩瑩白了臭男人一眼。

    傅遠山說錯了話,很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掩飾自己的尷尬。

    “鏡子。”蕭瑩瑩最後還是吩咐丫鬟去拿鏡子來,確定臉上的皮膚依舊白嫩光潔無暇才行。

    傅遠山為了彌補,親自跑回房里捧了面大鏡子出來,舉在手里給瑩瑩照。

    蕭瑩瑩左臉和右臉都仔細照了照,確定臉蛋依然光潔如孕前,才徹底放了心。

    末了,還是忍不住抱怨了臭男人一句︰“你這張臭嘴真不會說話,害得我們母子都白擔心了。”

    蕭瑩瑩說這話時,還未顯懷的肚子故意挺了挺,告知臭男人他們母子都在抗議。

    傅遠山捧著大鏡子,嘿嘿笑著,為了重新挽回氣氛,他將話題再次繞回到今日浪漫表白的少年郎身上。

    提起少年郎,才剛被臭男人惡心了一頓的蕭瑩瑩,越發羨慕別家少年郎如此會哄心愛的姑娘了,忍不住道︰

    “那個少年郎情商很高,看得出,是個會辦事的。也不知是誰家少年郎?”

    “甭管是誰家少年郎,都不可能做你女婿了,他心口有了姑娘了。”傅遠山不知為何,忽的說了這麼一句。

    蕭瑩瑩打了男人一下,笑道︰“誰說要他做女婿了?”

    傅遠山道︰“瞧你對他評價那麼高,又是夸情商高,又是夸會辦事的,難得見你如此肯定一個男子……這麼些年,就沒見你如此肯定過我。”

    說到最後,傅遠山聲音小了下去,似乎在不滿的抱怨。

    蕭瑩瑩很是無語,白了一眼男人道︰“就你做的那些事,真心情商不高,也不會辦事,讓為妻如何夸贊你?”

    不說旁的,就說剛剛的毛孔事件,就真心讓人夸贊不起來。何況,此類事還層出不窮,她不嫌棄他,都是她大度了。

    還夸?

    臉真大。

    傅遠山立馬漲紅了臉,道︰“所以你看上那個少年郎了,不想著將他弄成女婿,想著將他弄回來給你當郡馬爺?”

    這話里的意思,是說蕭瑩瑩要休掉傅遠山這個情商不夠高的,換個情商高、會辦事的夫君?

    听到這話,蕭瑩瑩兩只小拳頭一起上,對著傅遠山胸口一頓打︰“傅遠山,你欠扁!”

    接下來,就是夫妻倆的小打斗了,院子里本就站得遠遠伺.候的小丫鬟,看到兩個主子這打情罵俏的樣子,越發挪遠腳步,躲得遠遠的。

    實在是,郡主臉皮薄,回頭發現與夫君的互動全被他們底下人瞧了去,會連著一兩日都不願看見她們的,她們就跟失寵了似的。

    當然,更主要的是因為,小小年紀的她們,還沒有經歷過愛情呢,比郡主臉皮更薄,都不敢繼續逗留原地偷听偷看。

    傅寶箏呢,一直站在院牆外偷听,原本听到關鍵處——爹娘的話題涉及到了“女婿”二字,還以為接下來會听到更多對少年郎的評價呢,譬如在不知道這個少年郎是四表哥的前提下,在置身事外的客觀里,娘親到底接受不接受這種女婿啊?

    哪知,想听的話沒听到,被爹爹一個醋意下去,兩口子就打情罵俏起來,話題越扯越遠,壓根撈不回來了。

    傅寶箏內心真真是……很想將爹爹暴打一頓啊!

    不過,遺憾歸遺憾,想暴打爹爹一頓的心情也是真的,但是不得不承認一句,今日的爹爹無形中做了個大功臣。

    值得傅寶箏崇拜一下的。

    實在是,傅寶箏怎麼都沒想到,原本有些難以啟齒的表白事件,居然被爹爹以這種輕輕松松的方式呈現在了娘親跟前,整個過程還浪漫至極。

    將娘親哄得完全不介意故事里的大膽和開放,一心只看得見浪漫。

    這給了傅寶箏太多的意外。

    說實話,這種隱去姓名的告知方式,真心挺好的,至少娘親听後不會激動,不會動怒,還能率先在心底產生一種比較客觀理性的看法。

    你瞧瞧,娘親在不知道那個少年郎是四表哥的前提下,目前對故事中的少年郎可是給予了很高的評價——情商高,會辦事。

    一個男人,能不能嫁,這兩點還是很重要的。

    思及此,傅寶箏心底的擔憂,瞬間少了一半。

    人吶,心底對一件事的最初印象和看法是最重要的,待日後再知道事件中的當事人是誰,也就不會那麼那麼激動和震怒了。

    不管怎樣,由爹爹主導發生的一切,目前來看效果很不錯,甚至比傅寶箏一開始籌謀的告知計劃還要好。

    所以,今日的爹爹是該稱贊的,自然,若是最後關頭沒拐到陰溝里去吃醋,就更好了。

    “臭爹爹。”傅寶箏小嘴嘟囔了一會,听到院子里的動靜,她這個當女兒的真心不好意思再繼續偷听了,悄悄兒溜回自個的梨花院。

    既然爹爹將告知表白事件的開頭改了,後續的告知方案自然也得跟著改,傅寶箏坐在自己的臨窗長榻上,小手托腮,望著窗外流竄在天邊的絢麗紅霞,苦思冥想該如何告知娘親——那個被她夸贊過的少年郎,是四表哥呢?

    更重要的是,該如何告知娘親,被四表哥公然表白的那個姑娘,是她傅寶箏。

    主院里,傅遠山和蕭瑩瑩打鬧了好一會,直到蕭瑩瑩怕傷到了肚里的小寶寶,夫妻倆才靜靜摟著躺在院子里的美人榻上歇息。

    “遠山哥哥,你今日怎的如此浪漫?就跟偷師學藝了似的。”

    蕭瑩瑩躺在傅遠山懷里,小手撫摸著腹部里的寶寶,回味了一番今日男人回來後發生的一切,她忽的狐疑起來。

    實在是,平日里的傅遠山雖然也喜歡逗她,但真心段位遠遠不能跟今日的比。

    傅遠山听到嬌妻的詢問,很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他今日還真的拜了個師傅。

    原來,傅遠山去臭香記買臭豆腐時,巧遇了晉王世子蕭絕。

    自打老太太六十大壽那日,傅遠山被蕭絕救了,避免了廢井里被人暗算,傅遠山待蕭絕就親厚了很多,再加上蕭絕瀟灑不羈,很會來事,挺對傅遠山胃口的,兩人就處得跟袍澤兄弟似的。

    很是親近。

    幾句閑聊下來,傅遠山就將蕭瑩瑩口味不佳,時常煩悶的事說了。

    然後,蕭絕就給傅遠山出了這個講浪漫故事的點子,還告知他從頭到尾該如何操作,如何一點點放出故事,最能贏得嬌妻的心。

    蕭絕是誰啊?

    傳言中蕭絕簡直就是浪漫它祖宗,最會哄女人的那種浪漫男子,對于蕭絕的話,傅遠山壓根沒深思,就全盤接受了。

    也實在是,說破了天也就是一個浪漫的點子而已,說說浪漫的情話,再敘述一段姑娘小伙間的浪漫故事罷了,又不是什麼決定國家大事的謀略,確實也用不著三思四思的。

    覺得可用,傅遠山立馬回府就用了。

    然後,效果果然不錯。

    瞧,他的瑩瑩,眼下還臉蛋紅紅,瞧氣色,看上去簡直像回到了很多年前,回到了她還是害羞的小姑娘那會,有了浪漫氣氛的開頭,她整個人比往日要能撒嬌多了。

    不過面對嬌妻的詢問,傅遠山才不會傻得冒泡,真的坦白自己拜了師傅呢。

    若是被嬌妻知道,他今日所有的浪漫,都是蕭絕那個晚輩教的,他這個大男人的面子往哪擱?

    更重要的是,他日後還打算多跟蕭絕學幾招呢,若是被瑩瑩知道他施展出來的所有浪漫,全部都是別人的點子,沒一個是他自己的,他鐵定會被瑩瑩鄙視和嫌棄的。

    男人麼,就喜歡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有面子。

    瘦子也得打腫了臉冒充胖子那種。

    而且,臨走前,蕭絕有特意叮囑,千萬別讓堂姑姑知道點子是他出的。

    所以,傅遠山打死也不會承認拜師了。

    于是,傅遠山哄她道︰“我一日日地在兵部當差,忙得跟個陀螺似的,哪里有時間去偷師啊。”

    蕭瑩瑩想想也是,便放過了男人,不再深究下去。

    自然,最關鍵的是,傅遠山不管是拜師也好,還是看了什麼話本子被點撥了也好,只要男人有顆對她好的心,蕭瑩瑩就心底甜滋滋的。

    忽的,蕭瑩瑩又想起那個表白故事里的少年郎來了,想接下來繼續听故事。

    傅遠山見自己講的故事,瑩瑩果然愛听,高興得跟什麼似的,立馬開講。

    一刻鐘後,蕭瑩瑩終于听完了打臉前任未婚妻,高高捧起現任心頭愛等一系列震撼心扉的過程,可是該死的臭男人,卻忽的戛然而止不肯放結局,尋了個內急的借口跑了。

    哪有听故事不听結局的呢?

    難受死了。

    好不容易等到傅遠山解決完了個人問題,重新回到石桌邊來,結果傅遠山也不知哪根筋不對勁,居然賣起關子來硬是不說。

    蕭瑩瑩沒法子,只得貼上前,主動問道︰

    “遠山哥哥,那個少年郎,最後表白成功了麼?”

    瞧瞧瞧,為了听結局,連“遠山哥哥”都叫上了。

    傅遠山見自己女人這般惦記那個會耍浪漫的少年郎呢,心底很是吃味。再想起,他在敘述故事時,瑩瑩那一眼崇拜少年郎的表情,傅遠山就越發吃味了。

    好在想起故事的結局,傅遠山忽的又痛快起來了,狠狠道︰

    “沒成功!被拒絕了!”

    蕭瑩瑩一愣。

    真心有點意外,她沒想到面對這般浪漫的少年郎,居然還有豆蔻年華的姑娘能拒絕?

    畢竟,那個年紀的小姑娘,是最容易被男子俊美的皮相和外在的浪漫所打動的,而且能這般高調行事的少年郎,背後的家世也鐵定是一流的,否則還真心不敢在街頭公然上演這樣一出戲——打臉前任惡毒未婚妻,維護住現任心頭愛的尊嚴,再浪漫表白現在的心頭愛。

    在眾人的目光下,給足了心頭愛面子。

    換句話說,從傅遠山娓娓道來的故事里,蕭瑩瑩能感知到那個少年郎有著一流的家世,有著俊美的皮相,有著超高的情商和果決的行動力。

    是個魄力十足的人。

    這樣的少年郎,擺在任何一個姑娘面前,都是光芒萬丈的。

    這樣的少年郎,若蕭瑩瑩自己回到待嫁時光里,她怕是也很難不動心。

    結果,故事里的那個姑娘居然拒絕了?

    “為何啊?”蕭瑩瑩忍不住問道。

    傅遠山不客氣道︰“人家姑娘說了,講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浪漫表白什麼的她不稀罕,能過了她父母那一關才是正緊的。”

    蕭瑩瑩愣了半晌,才“哦”了一聲。

    傅遠山見瑩瑩居然一副很遺憾的樣子,他真心又醋上了——果然,女人都喜歡懂得浪漫的男子,為了這份浪漫,連他一向守規矩的瑩瑩都破天荒地希望故事里的姑娘拋開世俗,當場應下少年郎的表白。

    傅遠山忽的很很嫉妒那些天生懂得浪漫的男子。

    不過嫉妒一陣後,傅遠山忽的平復了下來。因為如今的他已經有了蕭絕這個浪漫高手當師傅啊,總有一日他也能被調、教成浪漫界的絕頂高手。

    到時候,他的瑩瑩會將所有崇拜的目光都只投向他一人的。

    思及此,傅遠山越發覺得蕭絕那個臭小子不錯了。

    呃呃,“單純”的傅遠山怎麼都沒想到,他已經跌進蕭絕的娶親計劃里了。

    原來,蕭絕躺在桃花樹下一下午,苦思冥想了一下午,最終還是決定要想提親成功,得先解決了他蕭絕的形象問題——他絕對不是個沒有能力,只有爵位的廢物。

    怎麼解決呢?

    今日不是發生了表白大事件麼,反正過不了一兩日,丈母娘蕭瑩瑩就會听到這件事,與其蕭瑩瑩先听到長舌婦嘴里那些亂七八糟的版本,不如他先想好如何好好講述這個故事,讓蕭瑩瑩在這個隱去姓名的故事里,意識到里頭的少年郎是個很了不起的人物。

    這樣,隨後幾日,蕭瑩瑩听到擁有姓名的完整版故事,心底就會震撼——里頭那個了不起的少年郎,居然是浪蕩子蕭絕嗎?

    怎麼可能?

    完全不像一個人啊。

    從而開始思索,之前對蕭絕這個人的評價是不是不夠客觀?是不是遺漏了什麼?

    然後再在傅遠山有意無意的指點下,讓蕭瑩瑩漸漸兒意識到,原來蕭絕在藏拙。

    如此這般,盡可能地改觀一下蕭瑩瑩對蕭絕的固有印象。

    基于這個策略,蕭絕可是琢磨了一個下午,去構思該如何講好這個表白故事,反復推敲確定無誤後,蕭絕假裝偶遇,與傅遠山搭腔上了。

    然後,就有了之後的故事,傅遠山變成了一個很會講故事的人——不失事實,又一點點,一步步美化了這個並不符合世俗的愛情故事。

    先借助一開頭的浪漫表白,讓蕭瑩瑩沉浸在甜蜜里,再掰開了揉碎了一點點展開故事情節,重點突出少年郎的“年少有為和魄力十足”。

    男子麼,有實力,有魄力,有手腕,才是最吸引女子,也是最能打動女子的地方。

    果然,蕭瑩瑩被套了進去,一點點喜歡上了故事里的少年郎,末了,蕭瑩瑩居然還遺憾里頭的姑娘拘泥于世俗,沒點頭,為這段戛然而止的愛情惋惜上了。

    可以說,在玩弄人心上,蕭絕真的是個活祖宗。

    自然,也虧得蕭絕早早就將自己混成了傅遠山的救命恩人,早在老太太六十大壽那日,就果斷在傅遠山跟前展露部分實力,讓傅遠山對他既刮目相看又充滿感激之情,要不然,傅遠山一個長輩,能隨隨便便就這般听蕭絕這個晚輩的話?

    讓傅遠山如何按照步驟講故事,傅遠山就照做,听話得簡直不能再听話了。

    所以說呀,做人做事,得高瞻遠矚,提早布線,才有後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