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51章

    傅寶箏坐在窗口眺望晚霞, 想著該如何進一步向娘親透露, 那個故事里的少年郎是四表哥,而故事里的姑娘是她自己。

    可是這最後一步,真心好難啊。

    幾十種方案下來, 傅寶箏感覺自己頭都要炸了。

    實在是這個表白事件發生的時機不大對, 若是發生在娘親懷孕前, 亦或是娘親生產完後,就好了,傅寶箏就不用這般小心翼翼了。

    如今,真心是一點風險都不敢冒,每想出一種方案, 只要覺得娘親可能會受到一丁點刺激,傅寶箏都會立馬否決掉。

    如此,天際的晚霞飄來了, 又飄去,從紅彤彤逐漸變淡紅,又漸漸兒變灰變黑,最後瑰麗的晚霞徹底沒了, 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漆黑。

    廊檐下一盞盞紅燈籠亮了起來。

    傅寶箏還是沒有想出最讓自己滿意的方案。

    “姑娘, 用晚膳了。”

    耳旁忽的一聲炸響, 嚇了傅寶箏一跳, 身子明顯一個震動。

    折香見姑娘被自己嚇著了,忙不迭地請罪︰“對不住,姑娘, 實在是……奴婢已經輕輕喚了好幾聲,姑娘都沒反應……”

    因為傅寶箏一直沒反應,所以折香才稍微大聲了一點,卻不曾想,嚇得傅寶箏身子都抖了一大跳。

    折香心內很是不安。

    傅寶箏回過神來後,倒是沒責備折香,反倒安慰了她一句,擺著手表示無事。隨後她走到飯桌邊坐下,掃了一眼桌上的菜,三菜兩湯,都是平日她愛吃的。

    可是,眼下傅寶箏心底有事,一點胃口都沒有,便隨意拿起竹筷扒拉了幾口飯,再挑了幾根菜,就算吃完了,吩咐撤下。

    折香很想勸慰姑娘幾句,就算有煩心事也不該虐待胃啊,可她安慰的話還沒出口,傅寶箏已經起身離開,再次回到窗前去兩手托腮陷入沉思了,沉思前還吩咐了一句︰

    “你們都退下吧。”

    這便是要一個人靜一靜的意思了。

    折香甚少見姑娘沉思到茶不思飯不香的,不過打量姑娘的面部表情,並沒有仇大苦深,頂多是微微蹙眉,陷入苦思冥想的狀態。

    折香仔細回憶府里的事,並沒發生什麼能讓姑娘心煩的事啊,既然煩心的不是府里的事,那就是府外的事了。

    忽的,折香就想到了晉王世子上頭,最近姑娘與晉王世子走得比較近,今日姑娘出府前還一切正常,出府後,再回來就變成這個痴傻的樣子了。

    突然,折香想到了什麼,退出房門前,果斷朝傅寶箏詢問道︰“姑娘,要不要奴婢帶兩只鳥來給您解悶?”

    傅寶箏一時沒反應過來︰“好好的弄兩只鳥來做什麼?”

    折香微微紅了臉,還是小聲道︰“相思鳥嘛,最解相思。”

    傅寶箏︰……

    足足愣了好一會,傅寶箏才明白折香話里的意思,這丫頭居然以為她這副苦思冥想的樣子,是在思念情郎,害了相思病麼?

    被自己的貼身大丫鬟如此誤會,可見平日里傅寶箏對四表哥的喜歡表現得有多明顯。

    傅寶箏忽的想起她日日給四表哥繡荷包,還天天去後院看那一群最會齊刷刷拉屎的鳥。

    呃,她對四表哥的愛慕,好像在兩個大丫鬟面前確實表現得很明顯,特別明顯。

    這還是傅寶箏第一次意識到這件事,忽的,臉蛋就紅了,嫣紅嫣紅那種。

    折香見姑娘臉紅了,便以為自己猜對了,趕忙跑到後院去捉了兩只小肥鳥擺在傅寶箏身前的矮幾上︰

    “姑娘,您好好看,奴婢這就退下了。”

    傅寶箏︰……

    隨後,隨著“嘎吱”的一聲響,房門徹底關上,屋里就剩下傅寶箏和矮幾上的這兩只愛情鳥了。

    傅寶箏的臉蛋越發潮紅起來。

    不過,很快傅寶箏就發現,眼下被丫鬟誤會,其實都不算什麼的,接下來,才真真是讓她臉蛋羞澀到要滴血呢。

    因為折香才剛退出房門,她對著後院的窗戶外忽的閃現一道身影,在月光下白衣飄飄。

    而傅寶箏坐在對著前庭的這個窗戶邊,逗鳥。

    “今兒的麻煩,都是你們的臭爹爹弄出來的。”

    傅寶箏眼下腦子真心疲累了,快接近轉不動的邊緣,看到眼前的兩只肥嘟嘟的小鳥兒,頑皮的心性一下子就上來了,捧起其中一只小肥鳥,點著它的小腦袋道︰

    “你們的臭爹爹風流債真多,勾欄院里一堆女人不說,曾經還有個未婚妻……你們說,娘親我是不是很可憐啊,喜歡上了這樣一個風流多情的男子,都不敢告訴爹娘……”

    傅寶箏想到四表哥身邊的那一群女人,心頭確實有點點不舒服,人嘛,心里不舒服,屋里又沒有旁人,對著兩只鳥就很能說了。

    反正,說了,它們也听不懂。

    于是,傅寶箏干脆一手托起一只小肥鳥,對著它倆輪流說,斷斷續續說了很多︰“若喜歡的不是四表哥,隨意換個男子,娘親我也不會這般為難啊……”

    說著,說著,傅寶箏忽的察覺不對勁,手中的這兩只小肥鳥不像平常那般配合她就算了,還一個個的腦袋卯足了勁不肯面朝她,拼了命也要對著別處,到了後來,翅膀還拍打了起來。

    “怎麼了?娘親數落你們的爹爹,你們不開心啦?”

    傅寶箏嘟嘟嘴。

    果然是四表哥訓練出來的鳥,平日里她對它們再好,關鍵時刻都是要叛變的。

    “壞蛋!”傅寶箏嘟噥道。

    “哎呀!”忽的左手上的那只小肥鳥陡的一下掙脫,飛走了。

    傅寶箏連忙朝它飛走的方向望去,然後,不得了……

    只見那邊的窗戶外站著一個白衣少年郎,如玉的模樣,立在皎皎月光下。

    他正望著她。

    他的唇邊帶著一抹笑。

    笑得那般肆意,仿佛在嘲笑他。

    傅寶箏只望了那個白衣少年郎一眼,腦子就轟的一下炸裂了開來,她方才數落的那些話,不會都被四表哥偷听去了吧?

    還有,她嘴里說了無數遍“娘親”和“爹爹”。

    要是都被四表哥偷听去了,真心太窘了啊。

    “四……四表哥,你來了……多久了?”傅寶箏走過去,說話的聲音都在結巴。

    多麼期盼四表哥告訴她,他剛到啊。

    “來了很久了,”蕭絕立在窗外,唇邊一抹玩味的笑,“听你嘰嘰咕咕大半日了。”

    傅寶箏︰……

    這人,怎麼這麼討人厭啊,都不會撒謊哄她的麼?

    “怎麼,不信?”蕭絕仿佛在極力證明自己似的,接著道,“我看到是折香捧了這兩只寶貝鳥來,不是折枝。”

    這仿佛是在告訴她,他真沒撒謊,他從頭到尾都站在這里,她嘀咕了多久,他就听了多久。

    傅寶箏︰……

    第一次听到有力求證明自己偷听得夠久的。

    她的四表哥真心是不按常理出牌,臉皮也不是一般的厚啊。

    不過,傅寶箏還抱著最後一個希望,那就是靠後院的這扇窗戶離方才她坐的那個靠前庭的窗戶,兩扇窗戶之間隔得還是很有些距離的,四表哥應該只是支離破碎听到了她發出的聲音,具體的內容應該是沒听清的。

    “哦,忘了告訴你,我耳力很好,所以……你說的每一個字,我都听得清清楚楚的,”蕭絕忽的隔著窗戶朝她靠近,湊到她耳邊道,“要不要我復述一兩句給你听啊。”

    傅寶箏︰……

    真心……說不出話來了。

    而蕭絕盯著她的小臉蛋,還真的復述了一句話︰“怎麼了?娘親數落你們的爹爹,你們不開心啦?”

    語氣惟妙惟肖,模仿著傅寶箏的樣子,尤其里頭的“娘親”和“爹爹”,還用放大的聲音說的。

    傅寶箏︰……

    臉蛋漲紅了一片。

    憋了半日,傅寶箏終于憋出了一句話︰“四表哥,你無……”恥

    不過這個“無”字剛說完,傅寶箏就瞪大了眼楮,說不出話來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