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54章

    面對四表哥的索吻, 傅寶箏身子一下子緊張起來, 紅唇抿得緊緊的。

    尤其肉眼可見的看見他的頭低下, 唇瓣緩緩靠近她……

    傅寶箏慌得氣息開始不穩。

    忽的,傅寶箏也不知想到什麼, 抬起小腳, 猛地一踩……旋即逃跑而去。

    “啊!”

    身後傳來四表哥的呼痛聲, 但傅寶箏沒管,直到跑出十步遠的安全距離,傅寶箏才反頭望去。

    只見月色下,一身白衣的四表哥,夸張地抱起小腳呼痛個不停, 臉上的表情是個人都能看出來很痛苦。

    等等,四表哥不是戴了蝴蝶面具嗎?還能那般清楚地看出來他表情很痛苦?

    對啊!

    雙眼、鼻翼部位是被遮擋住了,可側臉、嘴唇和下巴還露在外頭嘛, 而嘴那個部位是最能顯示出情緒的, 唇瓣彎彎就是笑, 嘴角扯起就是譏諷……而此時此刻的四表哥——貝齒咬住下唇, 死死咬住, 眉頭也擰成了一個川字。

    你說夸張不夸張?

    絕對稱得上是夸張地呼痛了。

    “喂, 別裝了, 一點都不像!”傅寶箏轉過身來面對四表哥, 小聲呼喊道。

    實在是,她的力氣她知道,養在深閨的小姑娘, 手無縛雞之力的,踩人的力氣也有限。

    蕭絕听到這話,果然立馬放下抱住的小腳,臉上所有痛苦的表情也通通收了回去。

    “大騙子!”

    “就會裝可憐騙我!”

    “我才不上你的當呢。”

    傅寶箏美眸瞪著四表哥,一句接一句道。

    蕭絕听到這些話,絲毫沒臉紅,還望著月色下長裙飄蕩的傅寶箏笑了,任由小姑娘盡情罵。

    其實呀,蕭絕自然知道他方才的表情太過夸張,絕對騙不到智商還湊合的小箏兒,但是吧,他就喜歡看她生動的面部表情,氣鼓鼓的也好,嬌嗔罵人的也好,真是萬分可愛的。

    所以說,他就是故意夸張呼痛,然後引得小箏兒來罵他的。

    “你還笑?”傅寶箏美眸瞪著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四表哥。

    蕭絕卻在月色下笑得越發燦爛了,唇瓣彎彎的,目光溫柔似水地望著與他相隔十步之遙的傅寶箏。

    傅寶箏眨巴著雙眼,越發看不明白這樣的四表哥了,真心不知道他在笑什麼,又有什麼可笑的。

    蕭絕終于笑著解惑道︰“有一句話你沒听過麼?打是親罵是愛!看著你嘟著小嘴罵我,我就覺得自己被你愛了,如何能不笑?你說說,我是不是該配合你,笑得更燦爛一點才好?”

    傅寶箏︰……

    她整個人都愣住了,實在是,她從來不知道情話還能說得這般無恥的。

    “來,再嬌嗔地罵我一句‘大騙子’,”蕭絕朝傅寶箏走過去幾步,繼續笑道,“箏兒,你罵人的聲音真好听,嬌嗔又可愛,來,再罵兩句。”

    傅寶箏︰……

    完全開不了口了。

    望著四表哥白衣下擺掃過夜色下的青草,發出簌簌的衣料擦過聲。看著四表哥邁動步子,一路走來,傅寶箏的嘴像是被封條封住了似的,完全開不了口。

    實在是,任誰被要求主動去罵,都是要開不了口的。

    蕭絕又朝傅寶箏走近了幾步,這會子兩人間的距離只剩下三步了,蕭絕忽的停住不動了,笑望她道︰

    “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再嬌嗔罵我幾句,要麼……吻我一下。”

    蕭絕是指著自己的唇瓣說的,唇瓣上的笑意想掩飾都掩飾不住,何況他絲毫不加掩飾,大咧咧展示給傅寶箏看。

    傅寶箏臉上發燙,本能地沖口而出︰“無恥!”

    “真好听,來,再來一句。”

    “你無恥!”

    “再來一句。”

    “四表哥,你無恥!”

    “……”

    最後,兩人在月色下、竹林里打情罵俏的聲音驚動了竹林外夜巡的兩個婆子,一下又一下的腳步聲傳來,傅寶箏才不敢再喊了,朝四表哥奔過去,推他小聲道︰

    “四表哥,你快走。”

    蕭絕低頭盯住她笑︰“這回舍得放我走了?”

    傅寶箏推著他手臂,一陣臉紅。

    “這回我真走了,你可不許再埋怨我沒給你機會好好道別哈,你都罵了我那麼多聲‘無恥’了。你再埋怨我消失快,四表哥我真的會給你來一次畢生難忘的道別。”

    蕭絕目光落在傅寶箏紅艷艷的雙唇上,意有所指道。

    傅寶箏臉皮漲紅了,聲音都羞澀地發顫︰“你快走吧。”

    蕭絕掃了眼她紅紅的小臉,最後又回到她嫣紅的小嘴上看了眼,才一個縱身躍上牆頭,走了。

    蕭絕剛走兩個瞬息,林子里就傳來巡邏婆子的聲音︰“誰在那?”

    大紅燈籠的燭光照過來。

    “是我。”傅寶箏偷偷摸摸整理兩把有些亂的衣裙,又撕下一片燒雞肉塞進嘴里,假裝夜游吃燒雞的樣子,才轉過身面朝婆子。

    “是三姑娘啊,夜里涼,姑娘快回屋吧,小心涼了身子,嗓子不舒服。”提著燈籠快步走來的婆子笑著討好道。

    傅寶箏听到這話,燒雞肉差點卡住了嗓子眼,難道是她剛剛喊了幾十聲“無恥”,聲音發啞了?被婆子听出不對勁來了?

    思及此,傅寶箏一顆小心髒喲,噗通噗通快跳起來,趕忙咳嗽幾聲,裝出一副怕著涼听勸的樣子,快步溜了。

    傅寶箏剛走回自個的後院,就見折枝、折香幾個提著燈籠到處尋她呢,見到她回來了,一個個圍了上來︰

    “哎呀,咱們的三姑娘,大晚上的,這又是去了哪里,可讓咱們一頓好找。”

    傅寶箏趕忙說爹爹送了燒雞來,看月色正好,就踏著月色吃了會燒雞,然後將手里吃剩下的燒雞遞給折枝,掩飾了過去。

    “哎呀,姑娘的臉怎麼這麼紅?不會是冷風撲了熱身子,著涼發熱了吧?”

    折香趕忙將手探向傅寶箏的額頭,然後驚疑道︰“沒發燒啊,那臉怎麼這般紅?”

    傅寶箏听到這些話,面皮越發漲紅起來,趕忙甩開她們幾個,快步朝閨房邁去。但是,走歸走,方才跟四表哥之間發生的一切,再次浮上眼前,尤其最後四表哥盯著她雙唇,意有所指的話真真是讓她回憶一遍,就嘴唇發麻發酥一遍。

    這種還沒吻上,就渾身發燒的感覺,真真是傅寶箏兩世以來的第一次。

    也是這一刻,傅寶箏忽的意識到,上一世她對太子可能壓根就沒愛上,只是被太子追得猛,把她小姑娘的心追亂了,完全沒有男女相處經驗的她心底有了不一樣的感覺,就誤以為自己愛上了太子。

    要知道,別說與太子拉拉小手了,上一世就算洞房花燭夜與太子吻上了,她也從沒有體會過渾身酥麻的感覺,更別提與四表哥之間的這種羞澀到渾身肌膚都發燒的感覺了。

    如此一想,豈不是她兩世以來,只愛過四表哥一人?

    這個想法甚好。

    傅寶箏忽的彎唇一笑,臉蛋上滿是甜蜜蜜的幸福。

    “姑娘?”走在一旁伺候的折枝,忽的驚呼一聲。

    待傅寶箏回過神來,已經晚了,整個身子往前撲去。

    原來,方才傅寶箏想得入迷,一時沒看見腳下的門檻,還當做平地似的小步走……然後,就被絆得身子站不穩了。

    好在,折香手腳快,飛快沖上前一把攬住了傅寶箏,這才沒摔倒下去。

    “姑娘,你又臉紅,又魂不守舍的,還大晚上出去了,別是偷偷兒……與晉王世子月下約會,一塊吃燒雞去了吧?”折香攬住傅寶箏腰肢,攙扶她走進內室時,悄悄兒小聲道。

    听到這話,傅寶箏心底咯 一下,剛要臉紅地說句什麼,就見折香一臉向往地再次在她耳邊悄聲道︰

    “真羨慕姑娘,晉王世子俊美似神仙,吃燒雞的樣子肯定也好看。”

    傅寶箏︰……

    先是腦海里浮現四表哥吃燒雞的模樣,瀟瀟灑灑的,確實很好看。

    隨後,傅寶箏猛地想到什麼,掃了折香一眼,怎的感覺身邊的侍女都惦記上她的四表哥了?

    傅寶箏還沒來得質問折香,折枝已經打了熱水來,服侍洗漱梳洗了。

    今夜值夜的是折枝,折香伺候完梳洗就回下人房了,所以到了最後,傅寶箏都沒能與“疑似惦記”上四表哥的折香,好好兒聊上幾句。

    不過這種醋醋的念頭,很快就被旁的事給壓下去了。

    折枝伺候傅寶箏躺下,蓋上春日薄被,就放下帳幔去外間長榻上自行歇下了。而傅寶箏今夜經歷了太多的浪漫,壓根就睡不著,小手兒不由自主就摸向枕頭邊,那里擱著一條摔壞的大長裙。

    是除夕假山里,被四表哥突如其來的表白給嚇得匆忙逃走,不慎刮蹭在石頭上損壞的那條大長裙。

    自從重生回來,傅寶箏幾乎每夜都要摸上一摸。

    結果,今夜……

    呃,手才剛探過去,忽的發覺不對勁,猛地支起上本身一看,竟有一張紙條擱在大長裙上,紙條上還擱了一朵粉嫩嫩的小桃花。

    “誰放進來的?”傅寶箏疑惑地拿起紙條。

    打開來一看,只見上頭寫道︰“明日陪你娘親去天籟園听戲。”

    沒有署名。

    傅寶箏先是一愣,隨後盯著那飄逸瀟灑帶了幾分熟悉的字跡,懂了,這是四表哥給她的。他的字跡,上一世傅寶箏成為阿飄時看到過。

    至于陪娘親去戲園听戲的目的,傅寶箏猜測,大抵是四表哥要在那里向娘親坦白今日的表白事件了。

    “也不知道四表哥要怎樣跟娘親說。”傅寶箏雖然滿腹疑惑,但是她就是莫名的很信任四表哥,他說了他有法子不讓娘親動怒,也不讓娘親激動,就能搞定娘親,成功提親。

    她就信他。

    傅寶箏重新躺回枕頭上,手里摩挲著紙條,忽的,下一個疑惑來了——這字條,四表哥是何時擱到她床上來的?

    她明明記得,四表哥沒進她房里啊,就是摟著逼她說“我喜歡你”那會,四表哥也是站在窗外的呀。

    難道是她留在屋檐上那會,四表哥去廚房偷水時,繞道進了她閨房?

    哎呀,印象中,當時床榻邊沿還擱放了一條她換下來還沒來得及讓丫鬟收的海棠紅肚兜呢。

    “四表哥千萬別看到啊,別看到啊,要不真心臊死了。”傅寶箏緊張地拉高薄被,將自己的小脖子和小紅臉藏了起來。

    仿佛這樣,就能遮羞。

    同時內心一個勁祈禱,四表哥千萬千萬別留意到那條肚兜啊。

    忽的,傅寶箏猛地掀開被子坐起來,等等,後來那條肚兜去哪了?方才進房時有再次看到嗎?

    傅寶箏坐在那兒摟緊了被子,然後喚了外間已經睡下的折枝進來問,是不是她收下去洗了。

    “姑娘,奴婢沒看到什麼肚兜啊,只有一條姑娘換下來的大長裙,奴婢已經交給小丫鬟去洗了。”折枝這般答道。

    然後,傅寶箏就懵逼了,難不成她的肚兜……

    想到那種可能,傅寶箏真真是肚兜下覆蓋的那片肌膚,整個兒臊紅起來。

    夜深人靜,某個勾欄院廂房。

    蕭絕一進去,就听到秦霸天趕緊上來道︰“絕哥,你怎麼才來啊,再不來,人都等得不耐煩,差點要走了。”

    蕭絕望了眼屋里美人榻上躺著的那位,甩甩衣袖無所謂地道︰“那就下回。”

    秦霸天和李瀟灑互望一眼,難以置信地相信這是絕哥說的。

    要知道,絕哥一向的做事原則是,能一次搞定的事,決不能等下一次。

    可眼下的絕哥,擺明了就是一副“真錯過,也無所謂”的樣子?

    “鐵定有鬼,我猜咱們絕哥八成是夜闖香閨,跟傅姑娘耳鬢廝磨去了。”

    蕭絕和人在房里談事時,房門外負責守門的李瀟灑偷偷跟秦霸天咬耳朵道。

    “不是吧,為了個女人,差點耽誤正事?”秦霸天不信。

    “以前是不會,自打傅姑娘與太子鬧掰,來到絕哥身邊後,咱們絕哥可是好幾次為傅姑娘破例了,你忘了臭香記那回,為了救姑娘,取消了全盤計劃。”李瀟灑道。

    秦霸天忽的拐了個話題,悄聲問李瀟灑︰“你說今夜,咱們絕哥到底得手了沒有啊?”

    男人之間所謂的“得手”,自然是“睡了”。

    李瀟灑想想傅寶箏那保守的樣子,搖搖頭道︰“難,怕是連嘴都沒親上。”

    “不是吧?咱們絕哥那麼衰?搞了大半夜,差點錯過了正事,還連個吻都沒撈到?”秦霸天癟癟嘴,“我不信。”

    “不信?那來賭一個!兩個金元寶。”李瀟灑不缺銀子,但好打賭贏人銀子。

    “成!”秦霸天雖然每次都是輸銀子的那個,都快輸紅眼了,但這次他很有自信,能贏一把。

    實在是,絕哥哄女人段位太高啊。

    這姑娘小伙麼,不外乎三部曲,先拉拉小手,再擁抱親吻,最後吻著吻著就放下帳幔了。

    就算傅姑娘保守進行不到最後一步,但經不住絕哥會撩啊,親親小嘴什麼還不是小菜一碟?

    多少貴女洞房花燭夜之前,都沒了初吻了?不都是那些表哥們偷走的麼。

    再說了,他秦霸天都輕松搞定過多少表妹了,絕哥還能搞不定?

    “李瀟灑,這回你輸定了哈!”

    “呵呵。”

    半個時辰後,蕭絕終于與人談完了事,送走後,躺在窗邊美人榻上,閉目休息。

    對于一個男人來說,累了,怎樣才能讓自己最為放松?

    當然是想美人了。

    之前沒與傅寶箏在一起時,蕭絕每次累了,能回憶的畫面大都是皇祖母壽宴上,傅寶箏大跳驚鴻舞時,火紅的面紗從她臉上滑落的樣子,還有她在他跟前下腰,柔軟腰肢彎出最美弧度的樣子。

    那一夜,傅寶箏像是浴火鳳凰,又像是精靈。

    除了那夜的驚鴻舞,蕭絕還會經常回憶他小時候每次欺負傅寶箏,傅寶箏都傻乎乎的,只會瞪大了雙眼,氣鼓鼓對他囔︰“我要向皇舅舅告狀。”

    亦或是,他搶了她辛辛苦苦雕刻出來的小木劍,怎麼都不肯還給她,她就只會追在他身後跑,張著大嘴,邊追邊“哇哇”哭的畫面。

    不過今夜,此時此刻,蕭絕閉目養神時,能回憶的畫面就多了很多了,調戲她的每一個瞬間都是很值得回憶的——她害羞臉紅的樣子,真心很可愛,還有他故意索吻,她緊張得紅唇抿緊,低下頭不敢看他的樣子。

    回憶著,回憶著,忽的蕭絕想起什麼,睜開眼從懷里掏出一個絲絲滑滑的布。

    呃,這可不是普通的布。

    是蕭絕這樣瀟灑不羈的人,看一眼,都會心底泛漣漪,面皮微微發紅的布——一個海棠紅小肚兜。

    當時跳進傅寶箏閨房時,只想浪漫一把,將紙條丟到她枕頭邊就走,想著傅寶箏晚上就寢時看到他的字條,能給她帶去一丟丟小浪漫就好。

    卻不曾想,居然在床榻邊發現了她的小肚兜,小巧又可愛。

    看到小肚兜的那一剎那,蕭絕素來厚得不得了的臉皮也是大大地泛紅了一把的……最後,鬼使神差的,他順走了她的小肚兜。

    “真香。”蕭絕躺在美人榻上,將小肚兜拿到鼻端下輕嗅,上頭有傅寶箏香甜的體香,像是果子散發出的那種香,清新淡雅,好聞極了。

    “以後箏兒不在身邊,聞聞它,就宛若箏兒在身邊了。”

    蕭絕又享受地深深嗅了一口。

    不過蕭絕怎麼都沒想到,就在他嗅著時,秦霸天和李瀟灑居然偷偷兒用手指捅破了窗戶紙,趴在那兒偷看。

    待他倆看到蕭絕手里拿著的是女人肚兜時,秦霸天簡直要歡喜地瘋了,一把拉了李瀟灑去院子里的大樹後,大手一伸朝李瀟灑要金元寶︰

    “哈哈,沒想到啊,不僅吻了,還睡了!”

    “金元寶,金元寶,我的金元寶,快拿來!”

    不容易啊,他秦霸天終于也賭贏了一次,哈哈哈。

    秦霸天是高興了,李瀟灑卻是一臉懵逼了︰“怎麼可能呢?是你眼花看錯了吧?”

    就傅姑娘那樣保守的,還能提親都沒提上議程,就給睡了?

    “長成那個樣子的,不是肚兜是什麼?秦爺我不知道看過多少!”秦霸天雙手探進李瀟灑懷里去掏銀子,“我好不容易贏一次,你可不能賴債啊!”

    李瀟灑一副見鬼的表情。

    靠,他長得像是賴債的人嗎?

    不就是兩個金元寶嗎?

    對不起,還真沒有,哪個貴公子出門沒事帶金元寶在懷里啊,等著被搶啊?

    “你大爺的,就這麼點碎銀子?你怎麼好意思啊?”秦霸天搜遍李瀟灑上上下下,居然只找出三個碎銀子,娘的,還不夠他喝一壺好酒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