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56章

    傅寶箏這一夜睡得都不太踏實, 輾轉反側太多次,實在是她的肚兜消失的太詭異, 那是女兒家最貼身最讓人害羞的小衣呀, 若真像她猜想的那樣, 不僅被四表哥看了, 還被四表哥給順走了,她,她……

    千萬別是這樣啊, 傅寶箏心里乞求著, 害羞的她抱著被子,連手指頭都羞澀的粉紅粉紅的了。

    可傅寶箏心里很清楚,都詢問了好幾個丫鬟了,全都一致表示沒看過他的小肚兜。

    種種跡象表明他的小肚兜被四表哥順走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這種事兒要是擱在以前, 讓傅寶箏知道有少年郎闖進她房里偷偷兒拿走了她的肚兜,她非得罵那男子是變態不可,且下次一定會好好兒想個招收拾他, 虐得他哭爹喊娘再也不敢如此齷鹺才好。

    可眼下輪到四表哥做這種事, 傅寶箏居然從來沒想過要懲罰對方報復對方什麼的, 滿腦子里能想象出來的畫面居然只有一個, 那就是四表哥手指拿著他的小肚兜在鼻端底下嗅個不停的樣子。

    她居然還會擔心小肚兜上會不會有汗味,被四表哥嫌棄啊。

    你說傅寶箏羞不羞臊不臊,她真正是為自己此時此刻內心的想法而羞臊得不行,覺得自己愧對十幾年聖賢書,愧對娘親的教養。

    “哎呀太丟人了。”

    箏兒兩只小手拉高被子, 將自己緋紅緋紅的脖子和小臉徹底蒙蓋住,她實在是羞得沒臉見人了。

    直到太過氣悶,才拉下被子一角,偷偷兒呼吸一口氣。

    這一夜,為了這麼一件消失的肚兜,傅寶箏差不多是一夜沒怎麼睡覺,哪怕睡著了,夢里居然出現的也是四表哥拿著她海棠紅的小肚兜嗅不停的樣子。

    “四表哥,我的肚兜還給我好不好?”傅寶箏小聲兒求道。

    “現在沒法還給你,還沒晾干,上頭滿是汗味我讓丫鬟給洗了。”四表哥一臉嫌棄道。

    夢到這個情景,傅寶箏一下子從睡夢中給驚醒了。

    “混蛋,還真的嫌棄我的肚兜!”

    傅寶箏擁著被子坐起身,一臉憤慨道。

    “姑娘,姑娘怎麼了?”伺候在外間的折枝听到動靜趕忙走進房來,看到姑娘渾身氣憤的樣子,她嚇壞了,忙問道。

    到帳幔外走進來的折枝,傅寶箏先是懵了一會,然後漸漸的清醒,原來剛剛在做夢。

    “沒,沒什麼。”

    傅寶箏努力控制情緒道。

    在丫鬟伺候穿衣時,傅寶箏漸漸兒平復了心情,不再氣憤了,可隨後又想起自己似乎做了一晚上表哥嗅她紅肚兜的夢,臉蛋又燒紅了。

    傅寶箏臉蛋上的緋紅,直到她去娘親那用早膳都還沒消下去。

    自然惹來了蕭瑩瑩的詢問。 “娘,這代表女兒昨晚睡的好嘛,臉蛋都紅潤潤的。”傅寶箏開口就是撒嬌。

    蕭瑩瑩自然是不信這種話的,看著女兒面上的那層緋紅,她更多的猜想是女兒昨夜怕是看了什麼才子佳人的話本子,夜里做了什麼爛漫的夢,譬如翩翩佳公子表白什麼的。

    尤其女兒那隱隱含著羞澀的眼神,蕭瑩瑩越想越覺得是。

    至于為何蕭瑩瑩別的不想,首先想的是翩翩佳公子表白,這實在是昨夜傅遠山講了那段浪漫愛情故事的功勞。

    “娘,咱們今天去戲園子好不好,女兒好久沒有去听戲了。”傅寶箏雖然羞澀了一夜,但四表哥交代下來的正事卻是不敢忘的。

    一個勁忽悠戲園子里最近上了什麼什麼新戲,听說好看的緊。

    戲園子里上了新戲?

    蕭瑩瑩也是知道的,上了好幾個新戲,其中最受歡迎的是一折歌頌愛情的戲,大致內容是一個美貌姑娘和一個熱血少年相愛了,可生逢亂世,少年郎為了保家衛國去了戰場,結果那姑娘痴心不改,遠赴千里追隨少年郎去了戰場,最後兩人通通當了將軍。

    這劇情既歌頌了愛情,又弘揚了保家衛國,倒也是值得一看的好戲。

    思及此,蕭瑩瑩倒沒反對,點頭道︰“好,你想听戲就去吧,叫上你央妹妹兩人一塊去。”

    傅寶箏一愣,听娘親這話的意思是,娘她不去嗎?

    這怎麼能行,今日誰都可以不去,唯獨娘親不能不去。

    傅寶箏立馬坐到娘親身邊去,挽住娘親手臂,撒嬌道︰“娘,您不去就沒意思了,您不知道,昨夜里爹爹去給我送燒雞時,特意跟女兒說,這陣子娘親在府里悶得慌,讓我想法子帶您出去解解悶呢。”

    “您要是不去呀,爹爹非得怪我吃了燒雞不辦事!”

    蕭瑩瑩听說是傅遠山背著她偷偷兒交待女兒的,頓時一股子甜蜜涌上心頭,想著死鬼男人待自己真真是好,昨兒說了那麼一個浪漫至極的愛情故事,今兒又想讓女兒拉著自己去戲園子散心,若是自己不去,豈不是辜負了死鬼男人的心。

    如此這般,蕭瑩瑩在羞澀中答應了。

    母女倆吃完早膳,就登上馬車出門去了戲園子。

    傅國公府二房。

    二太太邢氏吃完早膳,就去園子里散步,沒想到遠遠瞧見了要出門看戲的傅寶箏母女,她躲在不遠處,听到跟車婆子交代馬車夫去天籟戲園子。

    “這般好心情,身懷六甲還不安分在府里好好待著,天天的不是去這里,就是去那里散心。”二太太邢氏嫉妒極了。

    想當年她懷孕那會,真真是一步都不敢出府,生怕胎兒會出事,日日悶在府里,可是悶壞了。而蕭瑩瑩呢,居然還能與傅寶箏眉開眼笑地去戲園子里听戲?

    一對比,二太太邢氏忍不住心底不平衡了。

    “仗著自己是郡主,真真是什麼事兒都要搞特殊話,顯擺給誰看呢?”

    二太太邢氏心底一個動氣,連散步也沒了興致,回到二房時也沒個解悶的人,自然又去找傅寶嫣說閑話了。

    “什麼?真有這等事?”二太太邢氏剛走在傅寶嫣窗下,就听到里頭傳來傅寶嫣激動的詢問聲,“你這消息可是屬實?”

    一個婆子道︰“二姑娘,千真萬確。”

    “好,打賞。”傅寶嫣聲音里都帶笑。

    “何事讓你如此開心?”二太太邢氏听到這里,連忙打起簾子走進去,迫不及待詢問傅寶嫣。

    傅寶嫣甚至都來不及摒退身邊丫鬟,也來不及等到回事婆子退出房門,就興奮至極道︰

    “娘,您肯定猜不到大房出了什麼好消息,簡直驚人啊!”

    “哦?快說,啥事?”二太太邢氏越發著急知道了。

    傅寶嫣笑得蔫壞蔫壞的,附到二太太邢氏耳邊道︰“昨兒上午,咱們府上的傅寶箏可是幸福滿滿呢,被個如玉模樣的少年郎給當街表白了,那場面,簡直堪稱宏大。”

    二太太邢氏听到這,雙眼冒光︰“天吶,還有這事?”

    這京城的貴婦人,一個個的都稱贊傅寶箏是小仙女,是真正的貴女典範,如今……呵呵,居然當街與少年郎拉拉扯扯,行齷鹺之事,不成體統麼?

    “這還不是重點,娘,你怕是猜不到那當街攔住傅寶箏,大行表白之事的少年郎是誰,”傅寶嫣還未說出人名,就自己先忍不住笑出了聲,“可是個大名鼎鼎的晉王世子蕭絕呢。”

    “我的天?”二太太邢氏雙眼立馬冒出精光,誰家不知道蕭絕乃是京城紈褲之首啊,簡直是日日浸泡在勾欄院的主,傳言怎麼說的來著……

    對了,是這般說的——要找晉王府世子?哎喲,那你可來錯地了,去晉王府可是尋不到的,得去花街里的勾欄院才行。什麼,哪家勾欄院?哎喲,這個可真心沒個譜,人家蕭絕啊幾乎每夜換個勾欄院,畢竟睡姑娘要不重樣的,是吧。

    二太太邢氏想到這些個傳聞,立馬笑得合不攏嘴了︰“嫣兒,你說郡主知道她千嬌萬寵的寶貝閨女,被這樣的浪蕩子給拉拉扯扯表白,還是眾目睽睽之下被毀了名譽,會不會氣得當場小產啊。”

    傅寶嫣肯定地道︰“必須的呀,大伯母向來自視甚高,尤其覺得她的傅寶箏優秀,回絕掉一家家的提親,如今……簡直要笑死了,等事兒傳開來,她的傅寶箏除了嫁給蕭絕這個頭號浪蕩子,還能有別的出路?”

    二太太邢氏搖搖頭︰“報應啊,現世報!”

    母女倆就著這事,笑得花枝亂顫的。

    其實啊,就算蕭絕再浪蕩不堪,名聲再怎麼不佳,也是權勢滔天的晉王府世子爺,皮相又是最最俊美不過的,也沒听說腦子有毛病。傅寶箏被蕭絕當街表白之事被一般的勛貴之家听去了,可是絕對不會如此嘲笑傅寶箏的,實在是,晉王世子是他們高攀不上的存在,若是他們的女兒能高攀上蕭絕,他們都得偷偷笑。

    不說那些別的勛貴之家了,就說傅寶嫣,若不是她提前高攀上了太子,一心做夢要當太子妃,以她的身份要是能高攀上晉王世子蕭絕,她也是會做夢都要笑醒的。

    眼下傅寶嫣會嘲笑傅寶箏,不過是將形象不佳的蕭絕與對外形象一向俊雅如君子的太子做對比罷了。兩廂一對比,傅寶嫣自然覺得蕭絕不夠瞧了,就連晉王府的權勢地位也是比不上太子的,簡直一無是處。

    隨後,二太太邢氏鼻子一哼道︰

    “傅寶箏還真真不是個玩意,出了這等驚天大丑聞,不想著告知她爹娘老子,快點兒將消息壓下去,反而隱瞞起來,當做沒事兒發生似的,跟她娘坐上馬車去戲園子看戲去。嫣兒你說,傅寶箏她腦子是有多麼拎不清?虧得那些個不長眼的貴婦人還一天天的夸贊傅寶箏。呸,什麼玩意兒。”

    傅寶嫣听娘親這般說,立馬添油加醋道︰

    “娘,傅寶箏發蠢,不告知她娘親才好呢。眼下可是到了咱們好好報仇的時候了,等會兒咱們也去戲園子听戲,尋個機會好好兒將蕭絕禍害傅寶箏的事,給添油加醋使勁兒說上一說,說不定啊,郡主當場就……”

    接下來的話,傅寶嫣沒說,但是二太太邢氏卻是听懂了,最好的結果是郡主當場小產,最壞的結果說不定是一尸兩命呢。

    思及此,二太太邢氏簡直樂呵得合不攏嘴了。

    而傅寶嫣呢,則是唇邊一抹陰狠的笑。其實,今日得到的消息,她沒有全部告知娘親,譬如傅寶箏當場就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婉拒了蕭絕,可以說,這件事若是運作得好,傅寶箏的形象非但不會受損,甚至還能憑借這件事越發突出傅寶箏的端莊來。

    但是,傅寶嫣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連她娘都騙了,壓根就沒有告知傅寶箏當場拒絕的事。

    目的是什麼?

    自然是想借助她娘的嘴,在戲園子里好好兒狠狠刺激郡主了。甚至,該用怎樣犀利的言辭,她都已經通通告知娘親了。

    而被蒙在鼓里的二太太邢氏,在不知道全部事實的基礎上,確實是打算大干一場的。

    母女兩收拾打扮一番後,立馬也登上馬車朝戲園子奔去了。

    戲園里。

    傅寶箏攙扶著娘親一步步登上二樓的觀看台。

    “喲,這不是柔嘉郡主嗎?”傅寶箏母女倆剛走完樓梯,還沒進入觀看台的範圍呢,就有一個貴婦人認出了他們母女,緩步迎了上來。

    這位貴婦人熱情得很吶,對著蕭瑩瑩又是詢問懷著孕胃口好不好啊,又是詢問這兩日心情如何的。

    呃,若是一般的人走上來詢問這麼幾句話,實在算不上多麼熱情,頂多只是一般的寒暄而已。

    可是,眼前這個貴婦人可不是一般的人,她是京城出了名的悶葫蘆,一般遇上了人都是遠遠的點個頭,就算打過招呼了,才不會走上前來特意說那些“今日天氣不錯啊”“你臉色看上去很好啊”“你身子舒不舒服啊”之類的屁話呢。

    哪怕平日里遇上蕭瑩瑩這樣的皇家郡主,也是遠遠點點頭就作罷,從不上前寒暄的。

    所以,面對陡然熱親十足的韓夫人,蕭瑩瑩心底很有些納罕,就跟太陽突然打西邊出來了似的。

    而傅寶箏呢,卻是在心底琢磨,難道這個韓夫人是四表哥請來作戲的?

    “難得今日咱們在這里遇上了,也是緣分,”韓夫人朝蕭瑩瑩笑道,“郡主若是不嫌棄,就與我和我女兒坐在一塊看戲,如何?”

    說著這話時,韓夫人特意掃了一眼傅寶箏,又將傅寶箏給夸了一頓,類似真真好模樣之類的話。

    “傅姐姐,听聞你素來與晉王世子關系不錯?”韓姑娘拉著傅寶箏小手往座位上走去時,偷偷兒問了這麼一句。

    傅寶箏一听,心底一個咯 。

    這真的是四表哥請來作戲的人嗎?一開口就提及晉王世子,傅寶箏真心覺得段位不咋高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