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57章

    蕭瑩瑩是個對外界很敏感, 又很好奇的人,見韓夫人打破平日的為人處事之道,對自己熱情起來, 蕭瑩瑩忍不住去想, 韓夫人葫蘆里到底賣了什麼藥。

    再加上, 韓夫人他們包的座位,是二樓觀看台里處于最中間的位置,可以說是最佳的看戲座位了。

    如此一來, 蕭瑩瑩也就沒拒絕, 隨同韓夫人一塊去了。

    忽的, 韓姑娘在傅寶箏耳邊談及了“晉王世子”,耳朵尖的蕭瑩瑩一下子就听到了,蕭瑩瑩奇怪地掃了眼韓姑娘, 似乎在想韓姑娘無緣無故提及晉王世子那個浪蕩子做什麼?

    不過下一刻,蕭瑩瑩就有了解釋, 晉王世子蕭絕平素再浪蕩,再紈褲,再不成器, 那也是權勢滔天的晉王府世子爺,這樣的身份, 再加上蕭絕那樣如玉的好模樣, 成為韓姑娘的夢中人,也是能理解的。

    豆蔻年華的小姑娘嘛,有幾個不被如玉的皮相吸引的?

    就是蕭瑩瑩自己當年, 也不能免俗,若傅遠山不是皮相俊美,她還真心不稀罕嫁他。

    思及此,蕭瑩瑩唇邊一抹笑,真心當韓姑娘心儀晉王世子蕭絕,可苦于不知道該如何與蕭絕套近乎,就期待從她的箏兒這里探听點消息,畢竟她的箏兒怎麼說也是蕭絕嫡親的表妹,尤其今年與蕭絕很有些交情。

    “真真是小姑娘。”蕭瑩瑩心底這般嘀咕一句,也就不再關注韓姑娘和箏兒,任由他們“晉王世子”長,“晉王世子”短的,只當沒听見。

    傅寶箏落後娘親一步,與韓姑娘走在一塊,可是僅僅從樓梯邊走到座位上這短短的功夫,韓姑娘就有意無意問了好多關于晉王世子的話,起初內心有鬼的傅寶箏每回答一句,都內心很是不安,生怕娘親听出不對勁來。

    可後來,坐在座位上後,韓姑娘斷斷續續問的那些個問題,傅寶箏心底就有些不大舒服了。

    “傅姑娘,你說有一日,晉王世子他……會為了某個姑娘浪子回頭麼?”韓姑娘說著這話時,臉蛋紅紅嬌羞一片,尤其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幾乎是咬著唇說的。

    傅寶箏一看韓姑娘這個表情,心下忽的懂了。

    這個韓家母女很可能不是四表哥派來作戲的,韓夫人今日對自家娘親如此熱情,主動湊上來寒暄,還主動邀請娘親和她們同坐,怕是被她女兒給磨的。

    而她女兒韓姑娘,會央求她母親那般做,則是因為她愛慕上了四表哥,想從傅寶箏這兒探听點消息呢。

    思及此,傅寶箏心底真是一萬匹大馬奔騰而過,還是將草地踐踏得稀巴爛那種!

    怎麼都沒想到,出趟門,還遇上了個“情敵”!

    哦不,準確說韓姑娘這樣的還夠不上“情敵”的份量,畢竟四表哥瞧都不會瞧她一眼的。

    可是怎麼說呢,有姑娘當著自己的面各種打探四表哥的消息,還屢屢提及“晉王世子”幾個字,姑娘的臉蛋就要越發羞紅一分,這讓傅寶箏這個戀人心底如何能舒坦?

    于是,傅寶箏在回答韓姑娘的問題時,雖然還在笑,言語中卻有了諷刺︰

    “晉王世子能否為了某個姑娘浪子回頭,我不知道。但是若真心喜歡一個人,不是該喜歡他的全部,哪怕是缺點也坦然接受的嗎?”

    韓姑娘一愣。

    坐在一旁的蕭瑩瑩听到這話,也是一愣。

    作為娘親,蕭瑩瑩听得很明白,自家女兒是在諷刺韓姑娘喜歡晉王世子喜歡得不夠純粹。換句話說,她的箏兒是在諷刺韓姑娘愛慕蕭絕的俊美和家世,卻並非真心愛慕蕭絕這個人。

    蕭瑩瑩還來不及多想時,只听傅寶箏又開腔了︰

    “韓姑娘,在我眼底,我的晉王世子表哥是個很好很君子的人,雖然他有這樣那樣的毛病,為世人所詬病。但是我若是韓姑娘你,真心愛慕一個人,就只會盯著他的優點看,而不是總盯著他的缺點,總幻想什麼浪子回頭,讓他改頭換面之後,才下定決心去追隨。”

    蕭瑩瑩猛不丁听到這番話,心底咯 一下,掃了自己的寶貝女兒兩眼。她的寶貝女兒這般數落韓姑娘,不會是女兒自己對蕭絕起了什麼不該有的心思吧?

    自然,蕭瑩瑩只是單純心底咯 一下,頂多是心底微微打鼓,還遠遠不到激動的程度。

    因為此時此刻,蕭瑩瑩心底是有好幾種猜想的,女兒心悅蕭絕只是其中一個,更大的可能是今年蕭絕在拒婚太子一事上給了女兒很大的幫助,女兒是個滴水之恩就涌泉相報的主,心底惦念蕭絕的恩情,自然就會為蕭絕說話。

    正因為蕭瑩瑩心中有好幾種猜想,所以心底隱隱察覺到女兒可能喜歡上了蕭絕,也覺得是自己想多了,不會是真的。

    既然不是真的,蕭瑩瑩自然就沒必要情緒激動了。

    而傅寶箏呢,會那般自我暴露地數落韓姑娘,並不全是出于酸醋的本能,還有幾分是故意的。

    因為傅寶箏覺得,在這樣的情境里,就算自己稍稍流露出一點對四表哥的愛慕,娘親也不會怎麼激動的,畢竟她流露出的愛慕只是莫凌兩可的一丁點,遠遠不到父母需要擔憂的地步。

    傅寶箏選擇這樣做,是昨日下午苦思冥想該如何應對娘親時,想起過一句話——溫水煮青蛙。

    反正娘親遲早都要知道她和四表哥在一起的事,出了表白事件後,想瞞也瞞不了多久了,既然如此,不如采用溫水煮青蛙的法子,讓娘親一點點接受她愛慕四表哥的事。

    剛好今日韓姑娘撞了上來,那就拿她開刀。

    這才有了傅寶箏懟韓姑娘的一幕。

    戲園子二樓右側方懸掛了一幅巨大的黑幕,黑幕上捅了好幾個孔,此時此刻秦霸天和李瀟灑就在透過那幾個眼孔,時刻觀察著看台上的傅寶箏。

    “我靠,絕哥,沒想到傅姑娘懟起人來,還挺像模像樣的。”李瀟灑簡直看呆了,“面對情敵,一個髒字都不帶,就將人家韓姑娘給懟得自慚形穢了。”

    蕭絕坐在椅子里靜靜喝茶,听到“情敵”兩個字,立馬給了李瀟灑一記眼刀。

    李瀟灑趕忙改口道︰“面對咱們特意找來的唱戲人。”

    是的,韓夫人和韓姑娘還真的是蕭絕運用手段找來的,為了逼迫素日不怎麼交際的韓夫人答應,蕭絕可沒少給韓大人施壓。

    為何一定要挑選韓夫人這樣素日不怎麼交際的人來挑大梁呢?

    原因很簡單啊,只有這種素日不多嘴多舌的人,突然出現在丈母娘跟前說些帶節奏的話,丈母娘才能更加听進去對方所說的話。

    但大戲才剛剛開幕,他的箏兒就懟了韓姑娘,卻是在蕭絕意料之外的。

    不過這份意外,蕭絕卻是怎麼品,怎麼甜。

    他的箏兒在乎他居然到了這個份上,隨意面對一個“愛慕他的姑娘”,人家姑娘並未說什麼過分的話,他的箏兒就忍受不了,開始笑里藏刀地去懟了。

    “小可愛,都這麼在乎我了,還不給我吻。”蕭絕在心中嘀咕道,“害得我昨夜做了一晚上強吻你的春、夢,真真是個小壞蛋。”

    正在這時,有探子來報︰“世子爺,傅國公府的二夫人和傅寶嫣姑娘也來了戲園,剛下馬車正往里走。”

    蕭絕听到這話,沒皺眉,反倒唇邊一抹笑︰“太子殿下的心上人真心是毒啊,哪兒能干壞事,就往哪兒湊。她既然那麼喜歡,本世子今日就小小成全她一把。”

    只見蕭絕悠哉悠哉地喝了口茶,朝秦霸天道︰“去吧,太子的心上人就交給你了,想怎麼搞,就怎麼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