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59章

    傅寶箏話里有話地訓了韓姑娘幾句,韓姑娘立馬面紅耳赤起來, 再到後來, 韓姑娘真真是咬著內唇一聲不吭了。

    一時,傅寶箏和韓姑娘雖然座位挨在一塊, 話卻是不說了, 各自心底都有幾分不爽快。

    蕭瑩瑩自然察覺出氣氛不對勁, 也看出來女兒面上的不快, 蕭瑩瑩不由得猜測莫非女兒真的心悅上晉王世子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蕭瑩瑩心頭很多畫面閃過, 最早的便是除夕假山里蕭絕堵住自家女兒表白的一幕,那一幕蕭瑩瑩從沒看見過,這一會卻突然腦補出一幕來——蕭絕拽了女兒進假山,將女兒禁錮在假山岩石和他的身軀之間。

    是很讓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事後回憶起來, 怦然心動的畫面。

    緊接著次日,就爆發了太子傷害女兒, 女兒無力定罪太子,最後是俊美的蕭絕突然露面揭發了太子與傅寶嫣苟且的事,才讓太子落得一敗涂地。

    這兩件事串在一起,引得女兒對蕭絕另眼相看, 甚至怦然心動, 還真是有幾分可能性的。

    思及此, 蕭瑩瑩心頭暗道不妙, 好在時間尚短,就算真有幾分喜歡也不會到深情的地步。

    決定看戲回府後跟女兒好好談談,女兒素來是個懂事的, 一旦給她掰扯清楚——跟了蕭絕這樣四處瞎混,不做正經事,徒有俊美外表的風流浪子會面臨怎樣心酸的未來,女兒一定可以及時抽身,及時止損。

    “听說這個愛情故事,既浪漫又很勵志。”韓夫人忽的朝蕭瑩瑩來了這麼一句。

    蕭瑩瑩有一瞬間的怔愣,隨後明白過來,韓夫人聊的是即將開幕的戲,微笑地點點頭︰“我也听說了。”

    不過听說是听說了,戲台上的戲真正開場時,蕭瑩瑩還是怔愣住了,戲里的旦角與描述里的差不多,是個容貌絕美的大家閨秀,可里頭的生角……怎麼看著像是一個吊兒郎當的紈褲啊?

    “是不是上錯戲了?”韓夫人配合著來了一句。

    傅寶箏看到台上的生角,卻是差點“噗嗤”笑出聲來,忍了好一會,才憋住了。

    四表哥這個鬼才,難道想將他自個編進戲曲里,要在戲台上演繹一出“浪子不是浪子,他浪他不正經,皆是假象”的戲麼?

    虧四表哥想得出來。

    沒想到,戲台上的劇情還真的來了個大反轉,在某一出里,正面交代了生角的“浪子身份”純屬蒙騙世人的把戲,“他浪,他不正經,他是個混日子的紈褲”只是表象……離開那個村子後,生角拋棄了偽裝,沖殺在保家衛國的戰場上,是個鐵骨錚錚的鐵血男人……

    蕭瑩瑩不知為何,看到這里,腦海里居然閃過蕭絕的身影。蕭瑩瑩搖搖頭,總不能因為女兒喜歡上了蕭絕,她就隱隱期待蕭絕如戲中生角一樣,也是偽裝出來的紈褲?太不切實際了。

    “很多人和事,表象都只是迷惑外人的把戲。”韓夫人忽的感慨了這麼一句,“也不知咱們身邊多少人和事,如同這戲里這般。”

    蕭瑩瑩微微一笑,也簡短地回應了幾句。

    這幕戲很短,很快落幕,等待下幕戲開場期間,好些婦人閑聊起來,有點評劇情的,也有說身邊那些看不真切的人和事的。

    “哎呀,你們听說了嗎,昨兒咱們京城可是出了一樁浪漫事,風流瀟灑的晉王世子看上了一個姑娘,當街就一騎快馬沖上去逼停了人家姑娘的馬車,真真跟演繹話本子一樣。”

    “天吶,居然真有這樣的事?”後排的一個婦人驚訝道,“昨兒我佷子跟我說時,我只道是他渾說呢,這世上哪能真有這般浪漫的事啊。”

    後排的兩個婦人你一言我一語就聊了起來。

    前排的蕭瑩瑩隱隱听到幾嘴,心頭卻是很很愣了一下,她們嘴里的這個表白故事怎的那麼像傅遠山昨夜給她說的那個。只是故事里的少年郎……居然是晉王世子蕭絕?

    不能吧?

    那故事里少年郎的氣魄、膽識還震撼在蕭瑩瑩心頭沒散去呢,她昨夜那般欣賞、喜歡的少年郎會是蕭絕?

    蕭瑩瑩不大信,可隨著後排婦人一句一句往外蹦,蕭瑩瑩驚呆了,故事情節幾乎是一模一樣啊。

    眼下肯定了,昨夜她欣賞萬分的少年郎居然真的就是蕭絕!

    可是蕭絕明明是一個紈褲,是一個不著調的人啊……忽的,蕭瑩瑩想起方才戲台上的生角了,難不成蕭絕的浪子形象也是糊弄人的把戲?

    這,這,這……

    實在太過震驚了。

    李瀟灑和秦霸天穿了婦人衣裙混在後排座位上,他倆一邊閑聊昨兒的表白大事,一邊時刻注意引導一眾婦人的聊天方向,稍有不對勁的苗頭就得往回拉。

    “哪個府上的姑娘啊,面對這樣浪漫的表白,也能守住本心,絲毫不亂地拒絕?”秦霸天一只手舉著團扇遮了下巴,另一只捏著嗓子,努力讓自己聲音听上去像個女的。

    “是呢,誰家的姑娘啊,面對晉王世子都能絲毫不動心?是不是傻啊?”不知是哪個眼皮子淺的官太太接了句。

    听到這話,秦霸天恨不得用自己的雙眼瞪死她,他娘的,不會接話就乖乖閉嘴當啞巴好麼,放什麼屁啊,說誰傻呢?

    真他娘的傻缺!

    李瀟灑也舉著團扇,捏著嗓子,弄出了尖尖的女人聲,接話道︰

    “那姑娘還真有點傻,換成平常人家的姑娘,一見表白的人是晉王世子,估計都歡喜瘋了,恨不得下一刻就坐上了晉王世子妃的位置,享受一世的潑天富貴,這姑娘倒好,還一本正經拒絕了,說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先過了爹娘那一關’,你們說說,她是不是傻啊?”

    被李瀟灑這般一帶,是個人都品出了那姑娘的端莊守禮來,是個不貪圖權勢富貴的好姑娘呢。

    這樣的姑娘,在如今浮躁的大環境下,真真是難得至極。

    一直靜靜坐落一旁的二太太邢氏,听到有人在夸贊,心急得不行,張口就想曝出那姑娘是傅寶箏,然後再按照女兒交代的法子狠狠踩下傅寶箏。

    可是二太太邢氏好幾次想開口,甚至嘴都張開了,卻不大敢發出聲音,因為傅寶嫣臨走前特意交代她不可擅自行事。

    “嫣兒啊,嫣兒,你怎麼還不回來啊?”二太太邢氏心內焦急如焚,嫣兒明明說了只去一會會的,可是這都過去快一個時辰了,還沒回,怎麼回事啊。

    若是嫣兒在,鐵定三兩下就有法子將恭維傅寶箏的話給打壓下去,還讓傅寶箏從此名聲受損,蕭瑩瑩大受刺激到血崩。

    可惜啊,她的嫣兒就是遲遲不回來。

    而那些最初在園子里听了傅寶嫣母女屁話的幾個官太太,開腔是開腔了,可沒多大功夫,就被那兩個特能聊的貴婦人(喬裝打扮的李瀟灑和秦霸天)給帶偏了,而且那幾個官太太家里男人官位低,一看李瀟灑和秦霸天頭上戴的名貴金釵和身上穿的水光紗大長裙,就知道這兩個貴婦人大有來頭,她們立馬順著李瀟灑和秦霸天說話了。

    于是乎,那幾個官太太也全部附和著夸贊起那姑娘來了,甚至假裝自己不知道那姑娘是傅寶箏,一個勁配合著催問︰“到底是誰家的姑娘啊?真真是個能守住本心的,乃全京城大家閨秀的典範呢。”

    你听听,這是什麼話?

    二太太邢氏听了,真真是氣得肺都疼了!

    蕭瑩瑩坐在最前排,听著後面人的議論紛紛,其實她也很想反頭問一句,到底是誰家姑娘呢,品性那般高潔。

    “我猜,那姑娘必定是飽讀聖賢書的,端莊大方,又優雅知禮。”韓夫人給出的評價很高。

    韓夫人聲音不大,但她男人官位極高,是當朝內閣首輔,是以她給出的評價一下子就在後排那群婦人前將姑娘定性了。

    傅寶箏坐在那兒,起先听到一群婦人在那打听姑娘到底是誰,真心羞澀得緊,也緊張得緊,她真心不知道娘親陡然听到答案,會怎麼想,會不會激動。

    可後來,一堆的贊譽飄來,再加上韓夫人給予的高度評價,傅寶箏忽的安了一顆心。

    傅寶箏知道,在這樣的盛贊下,就算曝出那姑娘是自己,娘親也不會再激動萬分,激動到胎氣大動的,頂多是心底不認可四表哥這個女婿,回府後交代自己與四表哥保持距離就完了。

    至此,傅寶箏算是松了半口氣。

    “所以,那姑娘到底是誰啊?”秦霸天捏著嗓子,催促李瀟灑道。

    李瀟灑尖了嗓音,笑道︰“那姑娘呀……”

    哪知,話還沒說出口,忽的有人大聲尖叫︰“蛇,蛇,有蛇啊!”

    毒蛇?

    在場的不是婦人,就是姑娘,誰不害怕蛇?

    一下子,場面就亂了套,一個個驚慌失措地往樓下逃。

    韓夫人和韓姑娘也逃了。

    “娘,娘。”傅寶箏急白了臉,娘親還懷有身孕呢,根本就不敢隨波逐流去擠。

    在大亂中,傅寶箏指揮婆子丫鬟團團圍住娘親,保證娘親不被人沖撞。

    說來也怪,本來憑著為數不多的丫鬟婆子,是很難守住蕭瑩瑩不被亂闖的人群傷到的,可不知怎麼回事,那些人群自動屏蔽了蕭瑩瑩所在地似的,全都從別處繞道跑走了。

    蕭瑩瑩細心一瞅,居然發現有兩個婦人發揮了疏導的作用,大聲指引著看戲的婦人和姑娘往另一個通道逃生。

    人心大亂時,有人鏗鏘有力地指引,是很能安穩人心的,一個個的都奔著指引的道路逃了,沒一個人過來沖撞蕭瑩瑩。

    但僅僅是沒人過來沖撞,也解決不了問題啊,因為毒蛇是能四處游竄的,最關鍵的是要躲避毒蛇啊。

    就在傅寶箏見人群散得差不多了,要攙扶娘親也往樓下走時,忽的一個白衣男子掀開二樓左邊的黑幕,從黑幕里走了過來,一把擋在她們身前。

    傅寶箏看到那個白衣男子時,臉上是萬分的驚喜︰“四表哥!”

    是四表哥,是四表哥。

    在最危險時分,四表哥來救她和娘親了。

    傅寶箏呼喊“四表哥”時,聲音里滿滿的激動,滿滿的驚喜,還有深深的依賴。

    蕭瑩瑩听了個一清二楚。

    蕭絕抽出纏在腰間的軟劍,先給了傅寶箏一個安定人心的笑,然後立馬對蕭瑩瑩道︰

    “堂姑姑放寬心,不過是條小蛇罷了。”

    蕭絕話不多,可短短的話卻給了人無限安心。

    蕭絕手中銀光閃閃的軟劍,也給了人無限的安心,仿佛那只劍所向披靡,可以斬殺任何妖魔鬼怪。

    莫名的,蕭絕就給了蕭瑩瑩這樣一份安心感,大抵是表白事件里的少年郎給蕭瑩瑩的印象太好了,本能地選擇信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