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60章

    戲園里出了毒蛇, 所有的看戲人全都慌慌張張逃走了。

    待蕭瑩瑩在傅寶箏的攙扶下, 走下樓來到園子里時, 連園子里的听戲人也全都逃了個一干二淨。

    “娘,您身子可還好,有沒有不適?”

    傅寶箏瞅了瞅娘親臉色,看著一切還好, 並不蒼白,可是娘親不知怎麼了, 與四表哥分別時雙目里還有亮光, 不過才一盞茶的功夫, 也不知娘親想到了什麼,忽的眉頭微蹙起來, 傅寶箏就不大放心了。

    蕭瑩瑩摸了摸肚子, 輕輕道了聲︰“沒事。”

    “娘, 真有不適,您可千萬別瞞著我呀。”傅寶箏怎麼瞅娘親微蹙的眉頭,都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蕭瑩瑩不再開口, 又呆呆地在花園里矗立片刻後, 示意箏兒扶她去園子里的涼亭里坐坐, 坐在石凳上, 蕭瑩瑩身子微微傾斜靠在石桌上,一手托腮,若有所思起來。

    傅寶箏看著這樣的娘親,真心是不放心, 直接吩咐跟隨的小廝去附近的醫館請一個郎中來。

    小廝剛走,蕭瑩瑩突然打發一眾奴僕,讓他們去遠處守著,然後示意箏兒坐在她對面的石凳上。

    娘親突然來了這麼一出,傅寶箏沒來由地一通緊張,但還是老老實實坐了下去。

    “箏兒……”蕭瑩瑩似乎想問什麼,可是剛開了個頭,忽的又打住沒下文了。

    “娘,怎麼了?娘可是有話要問女兒?”傅寶箏心底越發緊張起來,但表面還維持著鎮定,乖乖坐在那兒,撒嬌似的反問娘親。

    其實傅寶箏隱隱有個猜測,那就是娘親興許已經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是四表哥了,因為方才四表哥陡然出現時,她激動萬分地喚了聲“四表哥”,眼神里也滿滿都是依賴,她娘親不是傻子,鐵定察覺到了。

    可是娘親察覺到了,為什麼是眉頭緊蹙的樣子,是不贊同她喜歡四表哥吧。

    不過傅寶箏還沒等到娘親的詢問,那頭四表哥已經斬殺了毒蛇,下樓朝她們瀟瀟灑灑走來了。

    蕭瑩瑩自打蕭絕走出樓里,目光就一直投在他身上,蕭絕真心是俊美無雙,貌若天人,唇邊自信洋溢的笑容就足以勾去所有姑娘的魂,這還是在蕭絕無心去勾搭姑娘時,若蕭絕有心去對一個姑娘笑,怕是任何姑娘都會沉淪身陷,無法自拔。

    對,蕭絕就是俊美如斯。

    蕭瑩瑩望著皮相無可挑剔的蕭絕,一時心情復雜,她的箏兒幾個月前才被太子傷得千瘡百孔,這般快就又喜歡上了蕭絕,與蕭絕這張俊美無敵的臉肯定也是有很大關系的。

    “堂姑姑,小蛇已死,不必憂心。”蕭絕站定在涼亭門口,朝蕭瑩瑩行了一禮,很是輕松地道。

    任何人都能听出來,他斬殺毒蛇,是毫不費勁的,就像用菜刀切菜那般輕而易舉。

    蕭瑩瑩笑著點點頭︰“辛苦絕兒了。”

    忽的,蕭瑩瑩朝傅寶箏道︰“箏兒,娘親口渴了,你去管戲園管事的要一壺茶來。”

    傅寶箏听到這話,心底越發不安了,娘親這是打發她走,要單獨跟四表哥談話呢。

    她不想走,可是娘親瞥了她兩眼,傅寶箏知道,娘親一旦下了什麼決定,是不喜歡人忤逆的,只得應下離開。

    好在,離開前,四表哥也朝她看了一眼,眼神里滿滿都是自信,仿佛在無聲跟她說︰“去吧,沒事的,沒有你四表哥搞不定的事。”

    于是,與四表哥對望一眼後,傅寶箏立馬放了大半顆心,羞澀地走了。

    女兒的變化,蕭瑩瑩若是看不到,就是瞎子了。

    “蕭絕,你今日唱的這出戲,老實說,很精彩。”蕭瑩瑩開門見山地指出來。

    “堂姑姑真心蕙質蘭心,眼聰目明,短短的一刻鐘功夫,就想透徹了,蕭絕笑道,“只是不知堂姑姑到底看出多少戲?”

    被指在作戲,卻依舊很是淡定。

    蕭瑩瑩看著這樣鎮定自若的蕭絕,老實說,真心讓她刮目相看,于是笑著讓蕭絕落座︰“坐吧,咱們姑佷今日好好兒談談。”

    蕭絕不客氣,撩起衣擺坐下,舉手投足都帶著旁人難以達到的瀟灑。

    “若沒猜錯,今日戲台上的那出戲是專門給我看的?後排那些婦人嘴里的話也是專門說給我听的?包括最後的毒蛇事件,也是專門演給我看的?”

    蕭瑩瑩一句句慢慢說出來,雙眼始終看著蕭絕,不錯過他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

    蕭絕絲毫不否認,笑著點頭︰“是,堂姑姑果然慧眼如炬。”

    猜想得到驗證,蕭瑩瑩震驚得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一個人得心思縝密到何種地步,才能安排下這樣的一出出戲,別的倒還罷了,長達一個多時辰里,要想控制住那些婦人的嘴,讓她們嘴里說出來的話全部符合蕭絕的意思,得多難啊?

    可是蕭絕偏偏做到了,還一點不費力氣。

    “蕭絕,你比戲里的生角,要厲害多了。”蕭瑩瑩真心道。

    蕭絕沒接話。

    一時亭子里陷入了靜默。

    好一會後,蕭瑩瑩才問道︰“蕭絕,你藏拙這麼些年,為何今日要在堂姑姑面前暴露呢?”

    蕭絕目光真誠,坦坦蕩蕩地︰“因為愛上了箏兒,我要娶她。”

    听到這麼個答案,蕭瑩瑩內心一顫。

    這個答案她不是沒想到,但是真的看到蕭絕正經得像一軍統帥,正經得像在立下軍令狀的語氣,她還是被震撼到了。

    她在蕭絕眼底和語氣里,都看到了“非箏兒不可”的意思。

    作為娘親,看到有個優秀少年郎如此愛慕自家女兒,甚至為了自己女兒甘願冒著巨大風險,暴露自己藏拙的事,蕭瑩瑩是既震撼,又感動的。

    可是……

    “蕭絕……堂姑姑不方便問你藏拙的背後原因,但是作為箏兒的娘親,我還是得提醒你,”蕭瑩瑩下定了某種決心似的,忽然道,“你給不了箏兒幸福的。”

    蕭絕呼吸一滯,但也只是短暫的一滯,他立馬笑道︰“堂姑姑,其實我一直都挺潔身自好,保證所有的第一次都是箏兒的。”

    這便是告知蕭瑩瑩,他蕭絕從未像傳聞里那般眠花宿柳了。

    蕭瑩瑩驟然听到這話,說實在的,面皮上很有些紅,與一個晚輩談論這種私人的房里事,真心……很怪異,也很不好意思。

    可還不等她開口,蕭絕又補充道︰“娶了箏兒後,我這一輩子都不會納妾收通房,會比堂姑父還要疼妻子。”

    “蕭絕,這方面堂姑姑相信你,相信你會跟你堂姑父做得一樣好,可是,”蕭瑩瑩最後還是殘忍地道,“你藏拙的原因,堂姑姑不過問,但是在那個原因下,箏兒跟著你真的能一生安穩、歲月靜好嗎?”

    “蕭絕,你別急著否認,若真是能一生安穩,你蕭絕也用不著藏拙,也用不著日日戴面具了。”蕭瑩瑩說著這話時,目光堅定。

    蕭絕忽的愣了,內心掀起驚濤駭浪,難道堂姑姑猜出了什麼?

    傅寶箏從戲園管事那要來了茶水,可她卻被婆子攔住不讓進。

    站在小徑路口,遠遠望著涼亭里的娘親和四表哥,見他倆面色都不太輕松,那份沉重是四表哥從未顯露過的,傅寶箏忽的心頭一陣猛地打鼓。

    “難道四表哥和娘親相談不愉快麼?”傅寶箏嘀咕道。

    又過了一刻鐘,四表哥臉色似乎回暖,渾身上下又恢復了曾經的瀟灑不羈。

    見到這樣的四表哥,傅寶箏忽的松了口氣,再去看娘親,面色雖然沒有回暖,但也沒有進一步惡化。

    忽的,娘親要起身,四表哥熱情地去攙扶,娘親起先沒回應,似乎在拒絕,最後還是將手交給四表哥,在其攙扶下站起身來,走出涼亭。

    “娘。”傅寶箏幾乎是跑上前去的,從四表哥手里接過娘親後,傅寶箏詢問似的望了眼四表哥。

    卻見四表哥笑著朝她眨眨眼,表示沒事。

    傅寶箏就是這般相信四表哥,只要他表示沒事,她就放心。

    蕭瑩瑩瞅了眼箏兒,又瞅了眼蕭絕,忽的內心嘆了口氣,但她也沒說什麼就是。

    “箏兒,咱們回去吧。”蕭瑩瑩不打算再逗留,語氣有些淡淡的。

    傅寶箏只得小心翼翼攙扶娘親往戲園外的馬車走去。

    蕭絕親自去送,還像個女婿似的熱情地要攙扶蕭瑩瑩上馬車。

    “絕兒,不必了。”蕭瑩瑩拒絕。

    蕭絕雙手越發扶穩了蕭瑩瑩,笑得一臉坦蕩︰

    “堂姑姑,之前沒表明心意,絕兒還可以不孝敬您,如今已經表明心意,就容不得絕兒不擺好姿態伏低做小了,要不箏兒饒不了我。”

    傅寶箏听到這話,瞪了蕭絕一眼,該死的四表哥,你不害臊,我還害臊呢。

    蕭瑩瑩听到這話,則是被蕭絕的厚臉皮給再次震驚了一下。

    論臉皮厚的程度,蕭瑩瑩還真心沒見過能超過蕭絕的。

    最後,蕭瑩瑩還是在蕭絕的攙扶下,登上了馬車。

    然後,坐進馬車里後,透過窗戶,蕭瑩瑩居然看到外頭的蕭絕大手直接托在箏兒後腰上,當著一條街的人的面,要將箏兒送上車轅。

    這,這簡直就是在公開場合宣布對箏兒的所屬權。

    蕭瑩瑩真心沒眼看了,這個蕭絕,臉皮厚起來,真心不是一般厚啊。她都已經拒絕蕭絕,說了不會將箏兒嫁給他的,他還如此?

    忽的,蕭瑩瑩很後悔,方才在涼亭里,她就不該對蕭絕有一絲絲的惻隱之心,就該硬起心腸來,放些狠話給他,徹底打擊了他那顆對箏兒賊心不死的心才好。

    可怎麼辦,她偏偏心腸軟,念及蕭絕到底曾經幫助過箏兒,一時嘴軟,就沒將拒絕的話說得太狠。

    這倒好,蕭絕居然就能將她的話當成耳旁風,完全無視她的拒絕?

    不僅將她當做丈母娘來獻殷勤,還公然對她的箏兒獻殷勤,完全將箏兒當做他未婚妻來疼著了?

    蕭絕這臉皮厚的程度,蕭瑩瑩真心有點無語啊。

    傅寶箏真心沒想到四表哥與娘親交談一陣後,就會變得如此大膽起來,唬了她一跳。小手慌忙去拍打四表哥托住她細腰的手,小聲道︰

    “四表哥,我娘還坐在馬車里呢。”

    “怕什麼,想要對自己女人好,還藏藏掖掖的,那還是個男人嗎?”

    蕭絕說得一點都不小聲。

    很是霸氣外露。

    傅寶箏的耳朵頓時火辣火辣的,她完全不敢去看馬車里娘親的表情了。

    她也真心很疑惑,方才四表哥到底跟娘親談了啥呀,怎的才兩刻鐘過去,四表哥就將耍流氓的一幕,從私下里搬到娘親跟前來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