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61章

    被四表哥那樣扶著後腰登上車轅, 傅寶箏貓腰進入馬車廂時,一張臉都臊得快滴血了。

    尤其馬車里還坐著她娘親。

    傅寶箏微微咬唇, 都不敢去看她娘親此時此刻的表情,挑了個靠窗邊的位置落座。

    馬車噠噠地行駛起來,朝傅國公府方向駛去。

    馬車里好一陣靜謐, 傅寶箏心內涌起強烈的不安,偷偷兒抬眼去望娘親, 卻不曾想, 娘親剛好也朝她瞅來。

    母女倆, 一時四目相對。

    傅寶箏似乎心底有愧, 眼神立馬躲閃開來。

    “箏兒, 你也大了, 娘親是時候跟你好好兒談談了。”蕭瑩瑩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空座, 示意傅寶箏坐過來。

    傅寶箏乖乖坐過去,心底很是忐忑, 她猜測娘親這是要跟她談四表哥的事了。才剛一落座,小手就無意識地抓緊了腿上的裙子。

    “箏兒, 蕭絕不適合你。”蕭瑩瑩道。

    傅寶箏輕輕咬唇。

    兩世以來,娘親還是第一次干涉她的感情,傅寶箏沉默不說, 等著娘親給理由。

    “娘親知道, 蕭絕風流瀟灑,隨意出手都能讓你面紅耳赤,倍覺甜蜜, 很會討你歡心,可是箏兒,你就沒想過他這些本事都是怎麼來的嗎?是在勾欄院的一堆姑娘身上練出來的。”

    蕭瑩瑩說話,一針見血。

    傅寶箏心底猛地很難受,眼前浮現四表哥與一堆姑娘**的畫面。

    說心底話,上一世傅寶箏會那般嫌棄四表哥,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四表哥身邊女人太多,還全都是勾欄院里不正經的貨色。

    而這一世,上回去鴛鴦林找四表哥,傅寶箏也親眼看到湖面水榭里站滿了一堆扭腰拋媚眼的姑娘,還有好幾個掛在秦霸天和李瀟灑身上,四表哥的好兄弟如此,四表哥這個當大哥的又能好到哪里去?

    只是重生回來後,傅寶箏一直都在刻意回避這個問題,偶爾想起,也一遍遍告訴自己,四表哥在貴女里只招惹過自己一個,那些勾欄院里的姑娘不需要負責,只是逢場作戲,逢場作戲,不走心的。

    可一句不走心,一句逢場作戲,傅寶箏就真能不在意了嗎?

    之前的不在意,只是在刻意地不去想罷了,如今被娘親狠狠一刺,傅寶箏猛然發現,心好痛。

    “箏兒,眼下蕭絕很喜歡你,想得到你,自然是有功夫耗在你身上陪你逗趣,陪你笑。可花無百日紅,一旦蕭絕對你的新鮮勁過去了……你可有想過成親後兩三年,你會過什麼樣的日子?”

    “他是夜夜宿在勾欄院,基本不回晉王府的,而你作為晉王府世子妃,難道可以跟著他一塊住進勾欄院去?”

    “成親幾年後,男女間最初的激情退去,歸于平淡時,他忙著在勾欄院與一眾姑娘打情罵俏,是否還顧得上日日枯坐在晉王府的你?”

    “那時的你,就成了深閨怨婦了。”

    听到這些話,傅寶箏腦子轟的一下炸裂開來,娘親又刺中了傅寶箏一個死穴——她知道四表哥很多事情都是通過勾欄院來運作的,所以,成親後,四表哥也不可能為了她而拋棄勾欄院,為了維護浪子的形象,不說夜夜留宿勾欄院,但夜宿勾欄院的次數還真的不可能少。

    那時,她真的會獨守空閨。

    上一世的傅寶箏獨守空房的次數太多了,個中滋味,她真心很懂,那是一種從希望到絕望,最後到生無可戀的過程。

    蕭瑩瑩期盼女兒與蕭絕接觸不多,還陷入的不深,能洗腦成功,拯救回來。是以,專門挑中蕭絕眠花宿柳,與別的姑娘打情罵俏的事來刺激女兒。

    小姑娘麼,動情容易,變心也容易。

    之前女兒因為太子與傅寶嫣不干不淨,就毅然決然收心,一腳踹了太子,連太子妃之位都不屑一顧。如今,蕭絕身邊的女人可是比太子多多了,蕭瑩瑩相信,在自己的無情提醒下,女兒會收心的。

    傅寶箏馬車坐了一路,一直默默不言,一聲不吭。

    一來,她眼下真心不太敢與娘親辯駁,娘親今日經歷了太多的事,身子還好好的,沒有觸發胎氣,真心不容易。她若火上澆油,去頂撞娘親,娘親會不會因為她的不懂事而胎氣大動,就很不好說了。

    二來,傅寶箏只是個小女子,是個渴望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美好愛情的小姑娘,卻被娘親血淋淋地指出四表哥的風流浪漫和會撩撥是在一堆姑娘身上練出來的,她真心很膈應啊。

    一顆心難受得快憋死,消化需要時間,真心不想說話了。

    于是,直到下馬車,傅寶箏一直都雙目無神,沉默不語。

    “箏兒,不必送娘親了,你自個回去好好歇著。”下馬車後,蕭瑩瑩見女兒滿臉的憂傷,輕嘆口氣,道。

    但傅寶箏搖搖頭,到底是攙扶著身懷六甲的娘親,送回了正房後,才回了自己的梨花院。

    晚膳時分,下值回府的傅遠山見嬌妻和箏兒臉色都不大好的樣子,心底頓時罵開了,哪個混蛋,一下子招惹了他的兩個寶貝?

    哦不,是招惹了三個寶貝,嬌妻肚子里還有一個呢!

    “怎麼了,這是?”飯桌上,傅遠山給箏兒夾了一筷子她愛吃的清炒竹筍。

    傅寶箏淡淡一笑,不說話,飛快扒拉掉碗里的飯,就起身說自己飽了,溜出門去。

    傅遠山滿心懵逼,他的寶貝女兒這是咋地了,都多少年沒見過這麼沉默的樣子了?

    “瑩瑩,箏兒她怎麼了?”

    箏兒走後,飯桌上只剩下傅遠山和蕭瑩瑩兩夫妻,有話就可以直接說了。

    “哎,箏兒她喜歡上了蕭絕。”蕭瑩瑩嘆口氣道,“蕭絕什麼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哪里是值得托付終身的。”

    啥,箏兒喜歡上了蕭絕?

    傅遠山驚訝得半天沒回過神來。

    待回過神來後,傅遠山也是張著嘴,半天沒能合攏。

    “驚訝吧?”蕭瑩瑩擱下竹筷道。

    傅遠山猛地點點頭。

    這委實太過震驚了。

    “還有更震驚的呢,你昨兒晚上跟我說的那個表白故事,你猜故事里的少年郎是誰?”蕭瑩瑩道,“居然是蕭絕。”

    “啥?”傅遠山這回真心震驚死了,瞪大了雙眼。

    “少年郎是蕭絕,你猜猜故事里的那個姑娘是誰?”蕭瑩瑩望著傅遠山道。

    “那姑娘不會是……咱們家箏兒吧?”傅遠山立馬問道。

    蕭瑩瑩點點頭。

    “靠!”傅遠山頓時……真心不知該用什麼言語來表達他此時此刻的心情了,一張嘴張了大半晌,才喊出一個“靠”字。

    傅遠山跟蕭瑩瑩的心境還不同,因為昨兒那個故事就是蕭絕那個臭小子告知他的呀,還口口聲聲讓他用這個故事來給蕭瑩瑩浪漫一場呢。

    結果……

    奶奶的,有種被蕭絕那個臭小子耍了的感覺。

    “小王八羔子,活該被你丈母娘嫌棄!”傅遠山氣呼呼地道。

    蕭瑩瑩听到“丈母娘”三個字,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望住男人。

    蕭瑩瑩哪里想得到,傅遠山早在老太太六十大壽那日,被蕭絕救了後,一顆心就被蕭絕給徹底收買了過去。後來又與蕭絕來往過好幾次,對蕭絕那小子,真心是有幾分欣賞的。

    所以,此刻听到蕭瑩瑩說,自家箏兒喜歡上了蕭絕,傅遠山震驚歸震驚,卻真心沒覺得這是什麼了不得的壞事,甚至還覺得自家箏兒是有眼光的,跟他這個當爹的一樣有眼光,懂得慧眼識珠呢。

    “瑩瑩啊,其實蕭絕這人吧,真心不像你表面上看起來這般紈褲和廢物,”傅遠山弄清楚瑩瑩是因為不喜歡蕭絕做女婿,才面色不好後,立馬為蕭絕說好話,“我與蕭絕那個孩子聊過好幾次,是個腦子清楚說話有調理的,若是真想干一番事業,鐵定能混得風生水起那種。”

    蕭瑩瑩听懂了,自家男人這是在暗示蕭絕在藏拙呢。

    忽的,蕭瑩瑩覺得,蕭絕那小子確實本事,不聲不響居然提前找好了傅遠山這個靠山。自家男人什麼性子,蕭瑩瑩可是最清楚了,絕對是那種為了兄弟兩肋插刀的那種。

    論高瞻遠矚,這份心性,一般的男子真真是遠遠比不了蕭絕啊。

    可惜了。

    蕭瑩瑩與箏兒說的那些話,並不是她反對的真實原因,而那個真實原因,雖然蕭絕沒說,但蕭瑩瑩也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只是那件事關系重大,不方便再告知第三個人,包括傅遠山也不方便透露。

    是以,蕭瑩瑩在傅遠山跟前,反反復復說蕭絕不合適,也只是一直將落腳點放在蕭絕眠花宿柳、風流多情的浪蕩上。

    “浪子回頭金不換,千帆過盡,萬花看透,這樣的男子一旦收心,能將媳婦兒寵上天!”傅遠山拍著大腿道,“曾經的風流都不叫事。”

    蕭瑩瑩︰……

    說來說去,臭男人都一邊倒的維護蕭絕,蕭瑩瑩忽的不想跟臭男人說話了。

    “瑩瑩。”傅遠山忽的張嘴想說什麼,可還不等他說出來,就听蕭瑩瑩翻臉道︰

    “這件事沒有商量的余地,這門親事我不同意,你和箏兒都死了那個心!”

    說罷,蕭瑩瑩擱下手中的竹筷,一把起身離開了飯桌,徑直去了里間。

    傅遠山見瑩瑩生氣了,趕忙追過去抱住她哄,先不提蕭絕了。

    戲園。

    廂房的床榻上,一個嬌美女子昏睡在海棠紅的春日薄被里,露在外頭的小腿青青紫紫一片。

    “水,水……”

    姑娘輕輕喚著,可是過了好久也不見丫鬟前來伺候。

    睜開眼,姑娘有些發懵,這是在哪兒啊?好陌生的暖紅色床帳。

    忽的,姑娘想起來什麼,猛地坐起身,看到床上地上散亂的衣物,然後︰“啊……”的一聲尖叫起來。

    之後,昏睡前的一幕幕全都闖進了腦海里。

    “不……”

    “不……”

    姑娘瘋了般掀開被子,撿回衣裳死死摟著,一個勁痛苦地喊叫。

    這姑娘,不是別人,正是先頭被反鎖在雅間的傅寶嫣。

    “嫣兒啊……你在哪啊?”

    “嫣兒啊?”走廊里響起二太太邢氏的呼喊聲。

    房門忽的打開,一陣風襲來,跌坐在床榻下的傅寶嫣似乎很冷,抱住身子的雙臂瑟瑟發抖。

    傅寶嫣不知道房門為何會忽然打開,她一陣驚慌失措,下一刻巨大的羞恥感讓她想爬起來去關門,關得緊緊的,讓誰也看不到她的狼狽樣。

    可是還不等她起身,二太太邢氏已經走到了門口,雙眼瞪大地望了進來,然後震驚地邁不動步了,一雙眼楮死死盯住跌坐在床下的嫣兒。

    二太太邢氏震驚了好一會,才猛地叫了一聲︰“嫣兒……”

    簡直慘絕人寰。

    二太太邢氏是過來人,看到傅寶嫣那個樣子,如何能不知道嫣兒遭遇了什麼,若不是有丫鬟扶著,她險些就要癱軟在房門口了。

    “二太太,二太太。”丫鬟死死扶住下一刻就能癱軟的二太太。

    傅寶嫣瑟瑟發抖的坐在地上,慌忙拉開那些衣裙想穿上,可那些衣裙全都被撕破了,就是穿上也遮掩不住什麼。

    傅寶嫣不願意自己這個樣子被人看,哪怕是親娘也不行,顫抖著手去拽床上的被子,拽下來將自己包裹得像蟬蛹。

    這一番動作下來,難以避免地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疼得傅寶嫣小臉都變形了。

    “嫣兒,嫣兒,你不是跟太子在一起麼?是誰害了你呀?”

    二太太邢氏緩了好一會,終于恢復了點力氣,趕忙讓出地兒將房門關上,顫顫巍巍奔到傅寶嫣跟前,哭著喊道。

    傅寶嫣一雙眸子早就哭腫了,此刻眼淚都流不出來了,她裹在被子里,一聲不吭,死死咬住下唇,鮮血淋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