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62章

    夜幕四合,樹影斑駁。

    傅寶箏飛速吃完晚膳, 從爹娘那溜出來, 看到的就是月色下斑駁的樹影, 漫無目的地走, 一不留神就來到了那夜四表哥與她一塊吃燒雞的地方。

    望著那片屋頂, 傅寶箏目光迷離。

    四表哥撕下燒雞塞她嘴里的一幕,忽的閃進腦海, 當時他的手指觸踫她的唇帶來的酥麻感,也再次重現。

    傅寶箏不由自主抬起手指, 輕輕觸踫自己的嘴唇。

    一下又一下。

    四表哥真心是個很浪漫的人,吃個燒雞,都能帶給她無窮無盡的快樂。

    事後回憶,越發成了兩世里不可多得的甜蜜。

    可是下一刻, 娘親說的那些話, 又再次響徹在傅寶箏耳里, 先頭的甜蜜一下子就裹了玻璃渣似的。

    忍不住去想,四表哥是不是跟很多姑娘吃過燒雞啊?邊喂姑娘燒雞,邊撩撥她們的嘴唇?

    思及此,心頭的甜蜜一下子消失得干干淨淨,胸口泛疼。

    更要命的是, 望著月色下的那片林子,望著涼涼夜風吹得樹枝折腰,傅寶箏自動幻想出此時此刻的某一家勾欄院里,嫵媚姑娘在林子里月下起舞, 水袖緩緩滑落,白皙如玉的手臂搭向四表哥肩頭的一幕。

    不僅只有那一個姑娘,還有好幾個呢,她們或跳舞,或端起酒杯貼近四表哥,而四表哥呢,唇瓣彎彎,來者不拒,與那些妖嬈的姑娘們打情罵俏、嬉戲玩鬧。

    四表哥的手,也會搭在她們腰間,撫過她們臉頰……

    傅寶箏忍受不了,慌忙閉上眼,可心中幻想出來的場景,哪里是雙眼閉上就能抹去的?

    真真是魔由心生,傅寶箏被腦子里那些畫面折騰得整個人宛若墜入地獄,無窮無盡的痛苦,怎麼都散不去。

    “折枝,你去找個木梯來。”傅寶箏像是下了什麼決定,忽的吩咐道。

    折枝一臉懵逼,姑娘找木梯做什麼?

    “還不快去?”傅寶箏沒解釋。

    吩咐完這些,傅寶箏快步回了自個小院,將衣櫃里的男裝給掏了出來,很快換上。

    “姑娘,大晚上的這是要出門?”伺候在一旁的折香嚇了一跳。

    “嗯,我要出去一趟,若是爹娘找我,就說我早早睡下了。”傅寶箏邊說邊拆散了頭上發髻,指揮折香隨意給自己束個發,戴上白玉冠,扮成了男子。

    “姑娘,木梯尋來了。”折枝從門口進來道。

    “好,兩刻鐘後,你將木梯搭到東邊的院牆那去。”傅寶箏估摸著兩刻鐘後,天就全黑了,方便從牆頭爬出府去。

    “姑娘,你這到底是要干什麼呀?”折枝心底沒譜,總感覺她家姑娘今夜要做什麼驚世駭俗的事。

    傅寶箏不答,她今夜要做的事,若是被兩個丫鬟知道了,非得嚇昏過去。

    但是,傅寶箏知道,今夜她若是不去一趟,她的心寧靜不了,以後的日日夜夜她都會痛苦不堪。

    很快,夕陽的余輝徹底散盡,天空烏黑烏黑,黑夜徹底來臨。

    傅寶箏走出自己小院,飛快朝搭了木梯的院牆那奔去。

    “誰在那?”

    “你是誰?”

    忽的,身後傳來爹爹的大喊聲。

    傅寶箏心底咯 一下,今夜真是出師不利啊,連院牆都還沒開始翻呢,就被爹爹給逮住了。

    傅寶箏倒是很想逃跑,使勁邁開步子,搶在爹爹追上來之前跑到院牆那,踩上梯子翻出牆去。

    不過,這些想象很是不切實際,爹爹是什麼人啊,戰場上廝殺出來的大將啊,身手很是了得,就傅寶箏的兩條小腿哪里能跑得過爹爹?完全逃不掉的。

    不得已,傅寶箏只得停住腳步,無可奈何地轉過身去面朝爹爹。

    “箏兒?是你?”傅遠山看清楚不遠處的那張小臉時,震驚極了,眼神上下掃射傅寶箏身上的衣袍,“你,你這是……好好的,怎的打扮成男人樣子了?”

    傅寶箏見爹爹說話太大聲,怕引起旁人的注意,若是被娘親也知道了,就真的走不了啦。

    于是,傅寶箏趕緊伸出食指擱在唇上,還輕輕“噓”了一聲。

    一副神秘的樣子。

    果然,傅遠山看到女兒這般神秘,立馬聲音小了起來,幾乎不發聲音,只動嘴唇了︰“到底咋了?”

    傅寶箏飛快沖到爹爹跟前,挽住爹爹手臂往一旁的林子里帶,聲音又小又可憐道︰

    “爹爹,女兒實在沒法了,爹爹得幫著女兒啊。”

    傅寶箏的聲音帶了哭腔。

    這可唬得傅遠山不行,他是個寵女狂魔啊,哪里舍得女兒哭啊,就是一點點哭腔都忍受不了的那種啊,趕忙問道︰

    “箏兒,到底怎麼了?你別哭,你好好兒跟爹爹說,爹爹一定幫你。”

    “爹……”傅寶箏一頭扎進爹爹懷里,越發哭得嗚嗚嗚的。

    心疼得傅遠山不行,一個勁哄道︰“箏兒,不哭不哭,你跟爹爹說說,到底是怎麼了?”

    “爹爹,我想見四表哥,我要出去見四表哥。”傅寶箏小聲哭道。

    四表哥?

    傅遠山先是一愣,隨後立馬反應過來,女兒口中的四表哥就是蕭絕。

    傅遠山緊接著想起瑩瑩不看好蕭絕,不同意女兒和蕭絕的親事來。他哄睡瑩瑩後,就悄悄兒來找女兒了,今夜是要就蕭絕的問題,好好兒跟女兒談談的。

    卻沒想到,他還沒開口,就听到了女兒的哭聲,還口口聲聲說“想見四表哥,現在就要出去見四表哥”,女兒如此,不用再問都知道女兒是心系蕭絕,怕還不淺。

    “箏兒,蕭絕最吸引你的是什麼?或者說,你最喜歡他什麼?”傅遠山正色問道。

    傅寶箏一愣,她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自從阿飄時期對四表哥動情後,重生回來的傅寶箏就一心一意喜歡著四表哥,至于喜歡的理由,卻從沒想過。

    埋在爹爹懷里,靜默良久,想好後,傅寶箏開口道︰

    “爹爹,因為安心,無論我身處何地,遭遇了什麼,只要有四表哥在我身邊,我就安心。”

    傅遠山一驚,是有多麼深情和信任,才能讓女兒說出“有他在,就安心”的話?

    可是女兒幾個月前還與太子在一起啊,就算剛與太子分開,就喜歡上了蕭絕,滿打滿算,也才短短數月啊,哪來的如此深情?

    傅寶箏看出了爹爹的疑惑。

    然後,傅寶箏就將臭香記里她被兩個色男追,差點名譽掃地的事跟爹爹說了,還有昨天差點被慕容瑾潑髒水,成了搶人未婚夫的狐狸精的事也跟爹爹說了。

    自然,那些沒說的,譬如踹掉太子時,四表哥出力的事,傅寶箏不說,爹爹也是知情的。

    “一樁樁一件件,我和四表哥之間的牽絆越來越深,女兒對四表哥的愛慕,從來就沒有停留在皮相俊美、性子灑脫有趣會逗我笑這等膚淺之事上過。”傅寶箏認認真真對爹爹道。

    傅遠山一听,頓時知道,他來之前準備的所有說辭都蒼白無力了。

    傅遠山愛妻子,舍不得妻子身懷六甲還神傷,既然瑩瑩好說歹說都不肯接受蕭絕,他作為丈夫只得當說客,企圖說服女兒放棄蕭絕。

    可眼下,女兒的一番話說服了他。

    憑男人的直覺,蕭絕對女兒是深情的,那份感情早已不是膚淺的“那個姑娘漂亮,想得到她”這麼簡單了。

    傅遠山年少時的自己是經歷過刻骨銘心的愛情的,他懂真愛的難能可貴,若是可以,他真心舍不得棒打鴛鴦。

    “箏兒,你們的感情,爹爹懂了。”傅遠山表態道,“只是你娘親擔憂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道理,你真的對蕭絕喜歡到了連他逛勾欄院都不在乎的份上了嗎?”

    听到這話,傅寶箏沉默了很久,最後小手攥緊爹爹的衣裳,懇求道︰

    “所以,爹爹,今夜我要出去,我要好好看一看四表哥平日的生活到底是怎樣的,我到底能不能接受。”

    若四表哥真跟腦海里浮現的畫面一樣,夜夜與那些勾欄院的姑娘打情罵俏,互相調戲……她傅寶箏大抵是受不住的。

    那時,她會重新考慮這份感情。

    “可是箏兒,听聞蕭絕幾乎夜夜都混在勾欄院,你今夜要去看他是怎麼過日子的,豈非要去勾欄院?那可不是姑娘家該去的地!”傅遠山驚駭道。

    傅寶箏忽的站直了身子,拍了拍自己頭上的男人帽子,又指了指身上的男人袍子和靴子,道︰

    “所以,女兒打扮成了男子!”

    傅遠山一噎,勾欄院那地,是姑娘家偽裝成男子就能去的地方嗎?那里多亂呀,先不說去了那里會不會看到什麼不堪入目之事,更重要的是,萬一女兒一個不慎露出了自己的姑娘身份,被某些不要臉的嫖客盯上,可怎麼辦?

    女兒的膽子,實在太大了!

    “不行,不許去!”傅遠山唬了臉道,“你真想打听蕭絕在勾欄院里的生活,大不了爹爹給你派幾個暗衛去打探一番,回頭再告訴你,不就好了?”

    按理說,這法子可行,可是……在爹娘都不大贊同她嫁給四表哥的當口,傅寶箏怎麼可能會將這個關鍵的事交給爹爹的手下去做?

    萬一,在爹爹的授意下,那些暗衛對她撒謊,故意誤導她,怎麼辦?

    思及此,傅寶箏搖搖頭,堅持道︰“爹爹,事關四表哥,女兒要親力親為!”

    擲地有聲!

    傅寶箏倔強起來,也是很倔強的,尤其面對的不是身懷六甲受不得刺激的娘親,而是一向寵溺她的爹爹,就越發不用顧忌了。

    父女倆爭執一會後,傅遠山最終妥協道︰“你去也行,但是得帶上爹爹給你的三個暗衛,一旦發現情況不對勁,就趕緊撤。”

    傅寶箏簡直感激死爹爹了,抱住爹爹,就親吻了爹爹臉頰一下,保證道︰“一言為定!”

    某家勾欄院里,燈火輝煌。

    不過今夜卻是比往日更加燈火璀璨,還在後院的空地上燒起了篝火,鼓點震天響。

    一個身穿月白色大長裙的姑娘,正頭戴花環,繞著篝火起舞。

    水袖擊鼓,再轉個身,水袖一掃就掃下枝頭一片片桃花,落英繽紛。

    更要命的是,那小腰扭得跟水蛇似的,勾得圍觀的男人紛紛喝彩︰“好!”

    “再來一個!”

    跳舞的是胭脂園新捧出來的頭牌姑娘,白芙蓉,听到一眾男人都不管嗓子會不會嘶啞,只管大喊助陣,喊得震天響,只為了討她歡心,白芙蓉越發腰腹用力,跳得起勁了。

    可當白芙蓉的目光尋找了一圈,發現她最在意的晉王世子壓根沒看她,而是睡在一旁的藤椅上,瀟灑地翹起二郎腿,望向天空那輪圓月時,白芙蓉眼中的好勝意味越發濃了一分。

    今日可是她白芙蓉的生辰,她可是與紅芍藥打了賭的,今夜一定會讓晉王世子成為她的入幕之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