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63章

    為了不驚動娘親,也不驚動府里的別人, 傅寶箏出府沒走側門, 而是在爹爹的幫助下, 照舊翻牆出去的。只不過, 院牆外, 爹爹給安排好了馬車。

    “箏兒,稍有不對勁, 絕不可逗留。”

    傅遠山趴在牆頭,再次叮囑即將要去勾欄院的女兒。

    傅寶箏坐上馬車, 腦袋探出車窗,向爹爹保證道︰“女兒知道,爹爹請放心。”

    傅遠山點點頭。

    可是月色下,女兒的馬車剛駛出巷子不見, 傅遠山立馬就又後悔了, 就不該一時心軟答應女兒去什麼勾欄院, 勾欄院那地委實太亂,萬一女兒出了什麼事,傅遠山簡直不敢想象。

    傅遠山立馬翻出院牆,要追著女兒一塊去,有他在一旁看著才安心。可才跳到院牆外, 又猛地想起房里的瑩瑩來,今兒個瑩瑩睡下前,身體有點不適,大抵女兒和蕭絕的事還是有些刺激到瑩瑩了。

    若是瑩瑩夜里醒來, 發現傅遠山和箏兒都不在府里,從丫鬟嘴里炸出箏兒翻牆出去,胡思亂想情緒激動就遭了。

    換句話說,傅遠山私自放走箏兒去勾欄院是件了不得的大事,是萬萬不能讓瑩瑩知道的,所以,今夜傅遠山有必要守在瑩瑩身邊,杜絕瑩瑩發現箏兒深夜出府的可能。

    幾番糾結後,傅遠山又調了三個暗衛,去勾欄院護住女兒。

    如此,就有六個暗衛追隨在女兒身邊了。

    傅遠山稍稍安心了點。

    傅寶箏很快到達了胭脂園。

    傅寶箏的馬車提前做過手腳,“傅國公府”的徽記摘掉了,但盡管如此,站在門口拉客的那些姑娘們,什麼樣的馬車沒見過,早就經驗異常豐富極了,只需遠遠瞧一眼馬車的規制,譬如車轅的高度,車輪的大小,馬車廂尺寸大小以及華麗程度,就一眼分辨出傅寶箏家世顯赫,是國公府之類的出身。

    因此,傅寶箏的馬車緩緩停下來,還沒徹底停穩時,就有好幾個姑娘殷勤地圍了上來。

    待傅寶箏一身男裝亮相,鑽出馬車簾子時,那些姑娘們紛紛雙眼發亮——這位公子不僅出身好,皮相還如此俊美,瑩白如玉的面皮簡直與晉王世子有得一比啊。

    俊美非凡。

    真真是不可多得的嫖客。

    要知道,絕大部分的嫖客皮相都很普通,那碩大的肚囊怎麼看怎麼惡心呢。

    于是,傅寶箏一走下馬車,就成了這些姑娘爭搶的對象,沖過來就挽住傅寶箏胳膊,左邊一個,右邊一個,那落後一步攀不上傅寶箏的姑娘則遺憾萬分。

    “哎,你們……”傅寶箏哪里見過這等架勢,唬了一跳。

    慌忙想推開她們。

    但哪里推得掉?

    這些姑娘一個個扭著軟腰往傅寶箏身上靠,小手也纏得更緊了,還一口一個︰“公子,是看不上我們嗎?”

    那聲音委屈得喲。

    傅寶箏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但既然來了勾欄院,自然就得裝嫖客,傅寶箏心里不適一會後,到底是勉強自己接受了。

    最後,左擁右抱地跨進了勾欄院大門。

    傅寶箏一進勾欄院,雙眼就在四處搜尋白衣的影子,不過前庭沒看到。

    “人好少啊。”傅寶箏若有所思道。同時,她又有幾分擔憂,據傳聞,這家勾欄院生意火紅,按道理應該人滿為患才對呀,可是眼下前庭里沒幾個人,別都是去房里了吧?

    那她的四表哥此刻是不是也在哪個姑娘房里啊?

    這般一想,心一揪一揪地痛。

    “公子來得真巧,今兒個有姐妹過生辰,正在後院舉辦篝火盛宴呢,大家都在後頭熱鬧呢。”挽住傅寶箏左胳膊的粉衣姑娘,嬌嗔道,“公子,你要不要也去瞧瞧啊?”

    這嬌滴滴的聲音,傅寶箏听了真是內心不適,但嘴上接得快︰“好,本公子也去瞧瞧!”

    一路走過去,稀稀拉拉遇上了好幾波人,都是公子爺們摟住姑娘調戲的,有那饑渴的,大咧咧地站在小路中央親吻姑娘,亦或是將姑娘壓在石桌上親吻的。

    還親得“啵啵啵”直響。

    場面之豪放,看得傅寶箏面紅耳赤。

    伺候傅寶箏的兩個姑娘,一見她這個樣子,都抿嘴一笑,心道,這個俊美的小公子怕是頭一回逛花樓呢,瞧他臊得脖子都紅了。

    傅寶箏察覺到兩位姑娘看出來自己是頭回涉足勾欄院,心下琢磨兩下,干脆主動承認道︰

    “時常听晉王世子提起這兒的好處,今日恰巧路過,就進來逛逛,也體會一下晉王世子所說的浪漫風情。初次踏足這種地方,本公子還有些放不開,兩位姑娘海涵。”

    傅寶箏這般一說,順勢將兩位黏人的姑娘稍稍推離開自己的身子,想讓她倆走路正常點,別一個勁兒靠在自己身上,累得自己走路都費勁。

    兩位姑娘立馬變得正經了幾分,懂得投客人所好,才是最重要的嘛︰ “原來公子是晉王世子的好友呀,那公子今日可是來對了,晉王世子今夜也在咱們胭脂園呢。”

    傅寶箏見她倆話題果然繞到了四表哥身上,當下一喜,笑問道︰

    “那真是巧了,本公子還想見識見識晉王世子的老相好長啥樣呢,是否如他吹噓那般國色天香。”

    “老相好?”挽住傅寶箏右臂的紫衣姑娘道,“不曾听聞晉王世子有什麼老相好啊。倒是時常听幾個大姐姐說,晉王世子對姑娘可挑了,等閑姿色和才藝的瞧都不瞧一眼,就是咱們胭脂園的頭牌都侍候不了幾回呢。”

    傅寶箏起先听到“不曾听聞晉王世子有什麼老相好”時,心內一松,可听到最後幾個字“就是咱們胭脂園的頭牌都伺候不了幾回呢”,頓時一顆心就泛疼起來了。

    她們嘴里的“伺候”是什麼意思?

    是睡了嗎?

    不過還沒等傅寶箏多想,不遠處的篝火就閃現在眼前,還有鑼鼓喧天的聲音。

    篝火那,好多男男女女摟著跳舞。

    忽的,傅寶箏仿佛听到了秦霸天的聲音,循聲望去,只見秦霸天正摟著一個姑娘靠在一人高的大石塊上,互喂葡萄呢。

    “哎呀,秦爺,討厭,你又逗人家,害得人家比你少吃了兩顆。”

    原來是秦霸天都將葡萄喂到姑娘嘴邊了,他忽的湊過嘴去,硬是將葡萄從姑娘的嘴里搶了回去。

    傅寶箏看到這樣不要臉的一幕,面皮頓時燒得慌。

    待走近了看清那個姑娘的臉蛋後,傅寶箏心底又是一涼,那姑娘不是鶯鶯。

    說來也怪,明明知道鶯鶯並非良家女子,也只是勾欄院里的某一個頭牌而已,可是下意識的,傅寶箏是希望秦霸天能用情專一的。

    “看什麼看?小白臉!”秦霸天忽的朝路過的一個男的舉起拳頭,一副被人瞧了,要揍人的模樣。

    傅寶箏趕忙也偏過目光,不再打量秦霸天,還選擇繞道走,不從秦霸天身前過。

    雖然傅寶箏臉上貼了層人、皮面具,已經喬裝過了,就是真站在秦霸天眼前,秦霸天也應該是認不出來的。

    但為了避免意外,還是遠著些好。

    “公子不認識秦爺麼?”左手邊的粉衣姑娘朝傅寶箏疑惑道。

    傅寶箏一听就知道她指的什麼,畢竟自己方才說了認識晉王世子,又怎麼可能不認識晉王世子的好兄弟秦霸天呢。

    “認識,但看不慣他!”傅寶箏故意冷聲道。

    粉衣姑娘立馬腦補出公子與秦爺之間有私人恩怨,再不敢多話,乖乖跟著傅寶箏繞道走。

    “晉王世子身邊,我最看不慣的就是秦霸天了,總一副拽得不行的樣子,討厭得很。”傅寶箏故意這般說,“還是晉王世子好,風流瀟灑,臉上總是笑模樣,我家妹子最喜歡他了。”

    紫衣姑娘和粉衣姑娘對視一眼後,立馬一起笑道︰“公子今夜過來怕不是找姑娘的,是替你妹子來尋晉王世子的吧?”

    “這個話可不能亂說啊。”傅寶箏嘴上這般說,心底卻是樂開花了,贊嘆隨意挑中的這兩個姑娘倒是蕙質蘭心啊,一下子就上鉤了。

    你想吶,為自家妹子來尋晉王世子,是打著是為了自家妹子的旗號了,那自然可以多問問晉王世子平日里與姑娘們的相處情況啊之類的,是吧。

    傅寶箏從懷里掏出兩個金元寶,一人一個。

    得了銀子,兩個姑娘還真真是七嘴八舌將自己看到的,听來的,全都一股腦兒倒了出來。

    “晉王世子可會玩花了,听幾個大姐姐說,床榻上懂的花樣啊比世面賣的小冊子上還要多,還要會玩,回回都折騰死人了。”

    “說真話啊,一般的大家閨秀還真不適合嫁給晉王世子,不說別的,光是床上就滿足不了。”

    ……

    “前幾次才看上個姑娘,捧成了頭牌,結果才玩了三日,就沒興趣了,氣得那姑娘囔著‘始亂終棄’,一日日趴在床頭哭呢。”

    “公子,看到沒,篝火旁那個身穿大紅長裙跳舞那個,是咱們胭脂園新進的頭牌姑娘,今兒個是她生辰,听聞她愛慕上了晉王世子,也不知道今夜能不能成功搞定晉王世子,風流一夜呢。”

    听了這些話,傅寶箏內心簡直要爆炸——怎麼越听,四表哥越混賬,簡直成了超級無敵大淫棍呢?

    傅寶箏雙眼听得快冒火。

    蕭絕躺在藤椅上,翹起二郎腿,瀟瀟灑灑望著天上的圓月。

    今兒雖然沒有讓箏兒她娘點頭同意,但是怎麼說呢,他和箏兒的事總算是捅到她爹娘跟前了,知道有他這個準女婿的存在。

    跨出了這一步,剩下的都好辦。

    是以,蕭絕今夜心情是不錯的,連帶著今夜月色都比往日迷人,充滿了浪漫色彩。

    忽的,李瀟灑大步走過來,湊近蕭絕耳邊道︰“絕哥,發現六個暗衛,還有一個公子正在打听你和姑娘相處的事。”

    蕭絕眉頭揚了揚︰“哦?可弄清楚是哪方的人馬?”

    李瀟灑道︰“絕哥放心,那六個暗衛已經被咱們的人抓捕,正在審訊,他們保護的那個公子哥,正在被阿紅和阿紫兩個姑娘忽悠。”

    忽悠?

    忽悠啥?

    自然是將蕭絕往浪蕩風流上宣傳。

    你以為這些年蕭絕浪子的名頭如何打出去的?這些勾欄院十家有八家都是蕭絕暗中的產業,里頭的每一個姑娘都被訓練過,一旦遇上外人打听蕭絕,一律往眠花宿柳、放蕩不羈、姑娘前浪推後浪,前浪拍死在沙灘上說。

    “絕哥,諾,打听你的那個公子哥來了,斜後方。”李瀟灑附在蕭絕耳邊道,“我這就給你叫幾個姑娘來演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