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64章

    阿紅和阿紫一個勁忽悠傅寶箏, 他們嘴里的晉王世子真正是采花高手, 萬花叢中過, 能將一萬朵嬌嫩的花迷得如痴如醉,飛蛾撲火般纏上晉王世子,一茬又一茬沒個盡頭。

    為晉王世子傷心落淚的姑娘,不知凡幾。

    每一個都各具特色。

    但最後都是同一個命運,玩過後,就被拋棄。

    真真不愧是紈褲之首, 比秦霸天和李瀟灑會玩多了。

    “都是勾欄院里的姑娘, 本就是露水情緣,算不上拋棄吧。你情我願, 用銀子結賬。”傅寶箏僵硬地道。

    傅寶箏心底快恨得冒火了, 腦子還是抱有一線希望,那些被玩弄的姑娘畢竟不是良家女子出身,本就是出來混的,四表哥逢場作戲又何必對她們負責?

    你看看,這就是太愛一個男人, 得知他男女關系混亂後, 不由自主為其開脫了。

    阿紫用帕子掩住嘴笑道︰“也是, 那些都是出來混的姑娘, 晉王世子倒是不用負責和憐惜, 想怎麼玩弄就怎麼玩弄,不過……最近晉王世子似乎迷戀上了傅國公府的傅姑娘,昨兒個還當眾逼停馬車表白了一番, 浪漫又痴情的樣子……”

    阿紫話未完,阿紅接過了話頭︰“我覺得吧,就是傅姑娘這樣的貴女,晉王世子怕是也痴情不了幾日,眼下傅姑娘太過端方高冷得不到,一旦得手,過不了多久就會棄了,再玩下一個。”

    游戲花叢的浪子麼,若是痴情上了,還叫風流浪蕩子嗎?

    若真看上個貴女,就從此痴情不改,與晉王世子一貫的對外形象也不符合啊。

    阿紅和阿紫你一句,我一句,訴說著晉王世子的風流債,越說越來勁,評點著傅姑娘和晉王世子的事。

    傅寶箏是听了,銀牙暗咬,胸腔里那顆心都快炸裂成粉末。

    好氣啊!

    最後,阿紅和阿紫還勸了傅寶箏一句︰“這位公子,為了你家妹子好,還是勸你家妹子另外尋個夫婿吧,戀上晉王世子,保證是傷心一輩子的事,空閨寂寞,日日看著夫婿身邊換新人。”

    阿紅和阿紫說完這話,就不再多言,還捧著金元寶親了一口。

    傅寶箏被氣得都想打道回府,再不听她們一句話了,可是人都來了,該知道的最好是一次性打探個清楚,就又給了她倆一人一個金元寶。

    阿紅和阿紫這才又開始嘰里呱啦說著她們听來的風流史。

    三人拐過一叢花樹,傅寶箏忽的頓住了腳,百米開外的地方,她看到了一道白衣身影,正躺在藤椅上翹著二郎腿小憩。

    只望了一眼,傅寶箏就知道,那正是她的四表哥。

    月光下,一襲白衣勝雪,飄飄蕩蕩盛開在藤椅上,像千年雪蓮。

    遺世獨立,而美好。

    別的男子身邊都是姑娘環繞,她的四表哥身邊一個姑娘都沒有呢,可見,耳听為虛。

    傅寶箏方才的盛怒,降下去大半。

    比起听來的,她更願意相信自己雙眼看到的。

    “公子,咱們去那里喝喝茶。”阿紅勾著傅寶箏的手,扭著腰往一處涼亭里走。

    傅寶箏見那處涼亭挨著四表哥很近,點點頭。

    百來步後,傅寶箏坐到了涼亭的石桌前,特意挑了個正對四表哥的位置坐下,這樣,喝茶、吃點心果子,隨時抬頭都能監視四表哥。

    阿紅端上一疊葡萄,剝了皮,跟沒骨頭似的軟著身子坐到了傅寶箏大腿上,聲音嬌滴滴的︰“公子,來一個。”

    傅寶箏正偷偷瞄著四表哥呢,突然來了這麼一下,整個人很有些受驚,雙腿僵硬僵硬的。

    念及自己嫖客的身份,傅寶箏沒法子,只得張口咬住阿紅喂來的葡萄。

    哪知,剛咬到阿紅手指間的葡萄,阿紅柔嫩的手指頭就有意無意地擦過傅寶箏的嘴唇,極近獻媚。

    傅寶箏驀地想起屋檐上,四表哥喂她燒雞時,手指擦過她嘴唇的一幕。

    果然,這些手段在勾欄院里是最稀疏平常的事,她的四表哥應該是對很多姑娘做過。

    思及此,傅寶箏心頭一陣酸味泛起,好難受。

    阿紅輕輕笑開︰“公子放開些,不必這般拘禁。”

    “我初次來這種地,不習慣如此,阿紅姑娘還請收斂些。”傅寶箏一把推開阿紅。

    阿紅只得笑著從傅寶箏腿上起身。

    正在這時,傅寶箏忽的看見一個身穿火紅大長裙的姑娘提著酒壺,扭著小腰朝四表哥的藤椅走去。

    “四表哥不會搭理她的,不會的。”傅寶箏內心響起小小的祈求聲。

    可心底的聲音才響了兩遍,甚至第二遍都沒走完,就見那個火紅大長裙的姑娘從藤椅後頭攬住了四表哥的脖頸,歪著腦袋,親親密密地貼在四表哥耳邊,不知道在說什麼。

    傅寶箏的心,在滴血。

    看了一眼,承受不住地挪開視線,抬起手中的茶盞喝了一口。

    可下一刻就又被涼亭外頭那火紅大長裙姑娘的銀鈴笑聲給吸引去了目光,結果這一眼,傅寶箏才知道什麼叫做挖心。

    只見火紅大長裙姑娘笑過後,仰起頭,瀟灑地喝了口酒,然後低下頭覆上四表哥的唇,渡酒。

    是的,兩人唇對唇,不知廉恥地以口喂酒。

    傅寶箏腦子轟的一下,一片空白,直勾勾盯著她的四表哥享受美人喂酒的那一幕。

    一個躺在藤椅上仰著頭,一個站在藤椅靠椅後低頭喂酒。

    俊男美女,在月光下,美如一幅畫卷。

    一口酒能喂多久?

    看在傅寶箏眼底卻長如春夏秋冬,仿佛四季過去,兩人的唇還貼在一處沒分開。

    “公子,您這是怎麼了?羨慕晉王世子有美人伺候呢,”阿紫笑著推搡傅寶箏肩膀一下,輕輕笑道,“這以口喂酒的把戲,我們都會呢,公子想要嘗試,招呼我們一聲就是,何必看得眼都直了。”

    傅寶箏被阿紫一推搡,才回過神來,深深吸了一口氣,還是平靜不下來,她很想就這樣離開,再也不回頭的離開,可涼亭外的那對男女還在,也不知是出于什麼心思,傅寶箏固執地沒走。

    似乎想親眼鑒定,四表哥在有了她之後,還能與別的姑娘無恥到哪一步。

    倒了一杯果子酒,咕嚕兩下灌了小半盅。

    這是傅寶箏第一次喝酒,喉嚨火辣辣的,還刺激得流了眼淚。

    “絕哥,這個美人不錯吧,口齒生香,听她說話都噴著香氣,吻起來滋味是不是更好?”李瀟灑樓了個美人,奔著四表哥而去,笑得可大聲了,似乎在嫉妒,“昨兒個我就看上她了,可惜她不吊我!”

    適才渡給四表哥一口酒的火紅大長裙姑娘,繞著藤椅走了半圈,倒在四表哥懷里,嬌笑道︰

    “絕哥別听瀟灑哥胡說,昨兒個我絕對沒勾引他,人家呀,身心只在絕哥一人身上,若是不忠,天打雷劈。”

    火紅大長裙姑娘嬌滴滴的話,落在傅寶箏耳里,狠狠咬住了內唇。

    很好啊,很好,四表哥都跟別的姑娘索要忠貞了?

    待傅寶箏看到火紅大長裙姑娘坐在四表哥腿上,小白手還有意無意地暢游在四表哥心口,時不時嬌羞捶打兩下時,傅寶箏深深嵌入手心的指甲已經刺出了血。

    “公子,您怎麼了?”阿紅小聲詢問傅寶箏。

    傅寶箏蒼涼一笑,猛地灌下剩下的那半盅酒,喉嚨火辣辣地疼。

    大概灌得太猛,嗆住了,傅寶箏咳個不停。

    涼亭外的李瀟灑借著親吻美人,偷偷兒掃了涼亭里的傅寶箏一眼,直覺,那個公子哥很不對勁啊。

    不過,演戲還在繼續,接下來火紅大長裙姑娘真正是使出渾身解數伺候男人啊,匍匐在地,脫去男人鞋襪,讓男人的腳趾頭蘸了酒水在她臉上、脖子上以及別處寫字。

    腳趾頭一勾,去掉了姑娘外頭的火紅大長裙,只余下大紅繡金鴛鴦的肚兜。

    真真是,怎麼風流放蕩,怎麼玩。

    絕對配得上紈褲之首的稱號。

    “公子?”忽的,涼亭里響起一聲驚呼。

    引得李瀟灑朝涼亭望去。

    只見涼亭里的公子哥一把將酒壺掃下地,酒盅刺啦碎了一地,雙眼冒火地起身離開,大步朝外奔走。

    似乎奔走得太急,差點被腳下石子絆倒。

    傅寶箏的腳尖撞到石子,痛死了。但此時此刻,最痛的還是那顆鮮血淋灕的心。

    對四表哥所有的美好幻想,在這一刻轟然崩塌。

    就算上一世,四表哥鐘情于她,為了她一生不娶,為了她屢次與太子唱反調,在靈堂里狠狠揍了太子,最後為了給她復仇滅掉了太子……又怎樣?

    那所有的一切,不過是上一世沒有得到她,生出了執念罷了。

    都是假象!

    都是假象!

    瞧,這一世,早早得到了她傅寶箏,所以四表哥該怎麼玩弄別的姑娘,還是怎麼玩弄,絲毫沒有要為她守身如玉,忠貞一下的意思。

    而她傅寶箏呢,白白活了兩世,先是被太子愚弄,如今又被四表哥愚弄?

    呵,呵。

    這就是男人!

    傅寶箏簡直恨死了男人!

    不顧腳尖的疼痛,傅寶箏在月色下橫沖直撞,全憑胸中的那口郁悶之氣,大步朝園子外頭奔去。待到了一條無人的小徑時,雙眼蓄滿了淚水,強忍住不掉下來。

    “箏兒!”

    忽然,身後傳來四表哥喊她的聲音。

    傅寶箏不听到還好,听到這聲音,眼淚再也控制不住,跟開了閘的洪水似的,傾瀉而下。

    “箏兒!”四表哥的喊聲又近了點。

    傅寶箏毫不猶豫地狂跑起來,再也不想見到他。

    後頭似乎一陣風刮過,一道白衣就刮到了傅寶箏身前,傅寶箏來不及收住腳步,一頭猛地撞了上去。

    “你滾!”傅寶箏幾乎在尖叫。

    蕭絕自然不會滾,雙手抱住激動的她。

    “箏兒,你听我解釋,方才只是作戲……”

    不過蕭絕還沒解釋出來,“啪”的一聲脆響,傅寶箏狠狠扇了他一耳光。

    這一耳光可比除夕假山那次,狠多了,絕對是傅寶箏使出渾身力氣扇過去的。

    小手高高舉起,快如閃電,一揮即中。

    蕭絕被扇得臉都歪了,蝴蝶面具劃傷了臉,有血絲沁出。

    秦霸天站在假山上看到這一幕,嘴張得老大了︰“我靠,絕哥居然被個女人打了,這……真刺激。”

    隨後也登上假山頂的李瀟灑,嘖嘖出聲︰“方才我就覺得那公子不對勁兒,敢情是傅姑娘女扮男裝來巡視絕哥呢?咳咳,這回絕哥要遭殃了……”

    話音未落,“啪”的又是一聲脆響,驚得枝頭的鳥雀再次撲騰撲騰換地兒。

    李瀟灑驚呆了,我靠,傅寶箏又扇了絕哥一巴掌?

    “這傅姑娘生起氣來,堪比母老虎啊。”秦霸天摸著自己的臉,莫名的,他都覺得臉疼。

    李瀟灑吸著氣道︰“這傅姑娘脾氣太大,事實都沒搞清楚就兩巴掌扇下去,嘖嘖,你說,絕哥會不會發飆啊?”

    這年頭,敢動絕哥一根頭發絲的,無一例外都死得很慘啊。

    這傅姑娘還連扇了絕哥兩巴掌?

    嘖嘖,今夜不得善了。

    花間小徑上,蕭絕被扇得臉再次歪到一邊。

    “你扇夠了沒?”被扇第二巴掌的蕭絕似乎生氣了,擺正了頭,望住傅寶箏道。

    “沒有!”傅寶箏咬牙切齒,揚起手再次要扇過去。

    不過這一次,沒再得逞。

    她的巴掌高高舉起,還沒落下,就被蕭絕給抓住了,小手被抓得發疼。

    傅寶箏這只手被控制住,換另一只上。

    這次,卻被控制得更早,小手才剛剛有抬起的意向,就被蕭絕猛地抓住往她腰後反剪。

    傅寶箏還沒反應過來,眼前忽的一黑,唇上一片火熱,繼而是一片生疼。

    傅寶箏驚呆了,一時忘了所有動作。

    在她的驚呆里,蕭絕忘乎所以地吻著她,很用力,很用力。

    “你……無恥!”待傅寶箏反應過來後,掙扎著要脫離,尤其想到就在一刻鐘前,四表哥還與那個火紅大長裙的姑娘口對口渡過酒,就委屈地再次眼淚泛濫。

    他把她當什麼?

    跟那些供人玩耍的姑娘一樣麼?

    “啊!-”傅寶箏一腳踩下,狠狠踩在蕭絕腳上。

    蕭絕表情一痛,終于離開了她的唇瓣。

    “蕭絕,你混蛋!”傅寶箏哭著再次一腳踩下,“誰允許你這麼對我的?”

    “你混蛋!”

    傅寶箏邊哭,邊瘋狂地捶打他,小手漫無目的地打,逮哪打哪,盡情發泄。

    蕭絕靜靜立在跟前,任由她的小粉拳盡情發泄,絕對的打不還手。

    直到傅寶箏渾身力氣用盡,小拳頭綿軟無力了,蕭絕才再次將她攏進懷里,緊緊抱住。

    一聲聲柔柔地喚她“箏兒”。

    哄她道︰“別哭了,好不好,是我不對,是我嘴笨,連解釋都解釋不到位……但是,箏兒,你要對你男人有信心,他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以前不會,以後也不會。”

    傅寶箏疲憊至極,被蕭絕擁在懷里,閉上眼,無聲地掉眼淚。

    大抵是男人和女人對忠誠的定義不同,女人容忍不了一點點的身體背叛,而男人大概只要心在你這,就不算背叛?

    一切都可以用逢場作戲,不走心來算?

    傅寶箏輕輕搖頭︰“四表哥,我容忍不了……今夜過後,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不過,傅寶箏訣別的話還未徹底說完,就被蕭絕捂住了她的嘴,一個字都吐不出來了。

    “傅寶箏,你過來!”

    蕭絕冷了聲音,拉住傅寶箏的手腕,朝方才過來的方向往回奔,拽得傅寶箏小手生疼。

    蕭絕在前,傅寶箏在後,腳步有些跟不上。

    傅寶箏察覺到四表哥在生氣。

    若非生氣,他腳步絕不會那麼大,還一點都不顧及她,拽得她跌跌撞撞,好幾次險些絆倒。

    傅寶箏很有些無語,他有什麼資格生氣?

    在外頭沾花惹草,被她撞了個正著,他還有臉生氣?

    “你放開我!”傅寶箏拍打蕭絕的手,不打算跟他走。

    可蕭絕不放手,死死拽住她手腕,徑直往自己要去的方向拉。

    “你要帶我去哪?我不去!”傅寶箏的手腕很疼,反抗不了,而且方才發泄似的捶打他已耗去所有的力氣,真心沒力氣反抗了。

    蕭絕忽的停下,雙手箍住傅寶箏雙肩往前推,一字一句道︰“你不是怪我對不起你嗎,我蕭絕到底對不對得起你,你自己睜大雙眼好好看清楚!”

    傅寶箏被推得險些沒站穩,若非雙肩被蕭絕箍住,絕對要跌倒的。

    被這樣一對待,傅寶箏心底很怒。

    搞了半天,錯的反倒成她了?

    還要不要臉了?

    不過心底罵人的話還未罵完,傅寶箏忽的愣住了,隨後瞪大了雙眼望向遠處,不可置信地看看遠處,再回頭看看身後的四表哥。

    這……

    “這回看清楚了嗎?亂發飆的傻姑娘。”蕭絕輕哼一聲。

    傅寶箏︰……

    瞪大了眼,再瞪大一些。

    怎會有兩個四表哥?

    只見涼亭外的那張藤椅上,另一個身穿白衣的“四表哥”雙腿架在火紅大長裙姑娘的肩頭,正舒舒服服享受著另一個綠衣姑娘的捶腿呢。

    “這回還生氣嗎?”

    蕭絕從身後忽的擁抱傅寶箏入懷,貼在她耳邊道︰“眼見未必為實,因為有這個玩意。”

    蕭絕邊說,邊慢慢將傅寶箏臉上的人、皮面具給揭了下來。

    此時的傅寶箏徹底明白,方才涼亭外氣得她差點吐血的“四表哥”是假的,是別人貼了人、皮面具喬裝打扮的。

    “你冤枉了我,還連扇了我兩耳光,你說你該怎麼補償我?”蕭絕輕輕在她耳邊道。

    四表哥的聲音,還微微帶了點冷意,有股子秋後算賬的意思。

    傅寶箏一時不知該如何回應。

    原本是她氣沖沖要找四表哥算賬的,這才過去多久,就被反殺回來,她成了被算賬的那個?

    假山上,秦霸天眼睜睜看著蕭絕將傅寶箏拽進了一旁的樹林里,漆黑一片的樹林,月光淺淺,最適合小情侶做點什麼了。

    秦霸天眨巴了兩下眼,忍不住出聲道︰“我靠,這麼快就鑽樹林子了?方才在外頭已經吻上了,進了林子還不得……”

    李瀟灑接話道︰“別的是干不了,但是吧……肯定吻得更激烈,絕哥的初吻、二次吻、三次吻今夜總算一起送出去了。等會出來時,唇上鐵定水光瀲灩啊。”

    秦霸天忽的想起什麼,朝李瀟灑咬耳朵道︰

    “我咋越想今夜的事,越不對勁呢?你說,絕哥是不是早就發覺那公子哥是傅姑娘啊?看著傅姑娘在涼亭里狂吃醋,卻故意不現身,待人家小姑娘氣沖沖走了,他再猛地拽住人家一頓狼吻?”

    “我靠,我就說呢,連我瞅了那公子一眼,都覺得有幾分眼熟,一身女相,絕哥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李瀟灑道,“敢情局設在這呢,可憐傅姑娘被奪去初吻,還覺得冤枉了絕哥,滿心內疚呢。”

    “絕哥這一招,真心牛逼。”

    秦霸天和李瀟灑表示,今夜又被絕哥上了一課。

    論搞定女人,他倆在絕哥跟前,真心連菜鳥都算不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