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65章

    蕭絕拉著傅寶箏鑽進了月色下的林子里。

    借著月光, 傅寶箏看到了四表哥臉上的傷,口子不大,卻滲了血,是被她兩巴掌扇在面具上刮傷的。

    “疼不疼啊?”傅寶箏心疼壞了,掏出帕子去擦。

    “你說疼不疼, 你真狠心,下那麼重的手。”蕭絕道, “驚得枝頭的鳥都飛了。”

    傅寶箏低下了頭, 愧疚。

    方才那巴掌聲是太大太響亮了, 驚飛了好些鳥,能听到撲騰撲騰的翅膀聲。

    是她什麼狀況都沒搞清楚, 也不听解釋, 就沖動地扇了耳光, 真心太愧疚了。

    “對不起, 四表哥。”她聲音小小的,站在四表哥跟前, 頭都抬不起來。

    “真想道歉啊?”蕭絕忽的抬起傅寶箏的下巴,讓她抬起頭來看著他, 然後指著自己的唇道,“這回換你主動吻我,我就既往不咎了。”

    傅寶箏本就喝了點果子酒, 有點上臉,被四表哥一調戲,越發臉蛋紅紅的。

    可傅寶箏規矩慣了, 哪怕喝了點酒,也放不開。

    稍稍掃一眼四表哥飽滿的唇,就羞澀得一顆心亂蹦。

    哪里敢主動去親吻他啊。

    “我倒數十下,十下內,你吻了我,就代表你是真心實意向我道歉,十下之內沒吻,那你就是糊弄我,騙我玩的。”蕭絕盯著傅寶箏笑道。

    還不等傅寶箏回應,蕭絕就“十,九,八,七……”倒數起來了。

    隨著“五,四,三……”的到來,傅寶箏一張小臉真真是漲紅了,兩世加起來,她也從來沒有主動親吻過男人啊。

    那種事情,成親前發生就已經很不好了,還要她一個姑娘家主動去親?

    這,這,她怎麼都做不到啊。

    “二,一。”

    倒數結束,傅寶箏張紅了臉,想踮起腳尖去四表哥唇上蜻蜓點水地一擦而過,可是過于害臊的她,到底還是沒能踮起腳尖去親。

    想改為更誠懇的口述道歉︰“四表哥,我剛剛真心不是有意傷害……”

    可話還沒全部吐出來,忽的,再也一個字都吐不出來了,全被四表哥給吞了下去……

    對的,你沒猜錯。

    她不吻他,他可以再次主動吻她啊。

    對于蕭絕來說,倒數十下什麼的,只是調節氣氛,一旦數完,是必須要吻上的。

    誰主動吻誰,都沒差別,四唇緊貼在一起就是他想要的唯一的結果,是吧。

    “四表哥……”傅寶箏呢喃。

    蕭絕的手托住她後腦勺,不給她後退的機會,用力地親吻她。這次沒有第一次那麼烈,卻也沒溫柔上多少。

    不是他不想溫柔,而是喜歡一個姑娘太久,就忍不住想最大限度地佔有她,眼下做不了別的,就只能在唇上戰場沖鋒陷陣,帶著她一起沉淪。

    枝頭有只肥肥的小呆鳥看不懂樹下的男女在做什麼,好奇地站在枝頭,歪著小腦袋瞅個不停。

    忽的,姑娘承受不住男子的霸道,呢喃一聲“四……表哥……”,驚得小呆鳥小腿一顫,沒抓穩樹枝,直溜溜墜落地上。

    撞出“噗”的一聲響。

    “唔!”嚇了傅寶箏一跳,以為有人來,慌忙推開四表哥,整個人臊得不行。

    蕭絕環顧四周,待發現是一只肥肥的小呆鳥壞了他的好事,真想餓它幾頓,餓瘦了就不會胖得連枝頭都站不穩了。

    說歸說,蕭絕最後還是小心翼翼撿起那只笨笨的小肥鳥送回枝頭上去,松手前,還摸了摸它可愛的小腦袋。

    兩人間的親吻被小肥鳥打斷後,就繼續不下去了。蕭絕倒是還想要,主要是傅寶箏臉皮薄,不肯再讓他踫。

    “四表哥,你臉上的傷趕緊處理一下。”傅寶箏真心關懷四表哥的傷,倒不是為了轉移話題。

    蕭絕笑道︰“怎的,我若是破相,你就不要我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傅寶箏嬌羞地打了他一拳。

    她的小拳頭一過來,蕭絕居然笑著包住了她的小拳頭,無論她怎麼掙扎都抽不回,讓她好不容易恢復了白嫩的小臉再次緋紅。

    忽的,傅寶箏想起了什麼,小嘴囁嚅了好幾下,問出口道︰

    “四表哥,你一直都有替身的是不是?”

    蕭絕笑道︰“問這個做什麼?”

    傅寶箏偏過頭不敢看他,頭微微低垂,有些害羞的樣子。

    蕭絕猜到了幾分,點點頭道︰“嗯,一直都有替身,”忽的,湊近傅寶箏耳朵,壞笑道,“所以你放心,我的所有第一次都是你的,不管重要的,還是不重要的……”

    “誰,誰問你這個了!”傅寶箏臊得耳根子發燙,忙從他手掌抽回自己的小手,一把推開蕭絕。

    蕭絕被推得一個趔趄,壞笑道︰“哦?原來你問替身,不是為了問我有沒有親近過別的女人啊,那就純當我太過愛你,喜歡對你剖白好了。”

    面對蕭絕,傅寶箏永遠都不是對手,被臊得直想找個藏身處躲起來才好。

    接下來,蕭絕走到傅寶箏面前,面對面地道︰

    “我的小箏兒听好了,你四表哥我呢,眼底心底只有你,在你之前,從沒有踫過任何一個女子,譬如拉小手,喂燒雞,手指擦過嘴唇,摟腰,嘴唇擦過耳垂,等等等等,所有的第一次都是你的。”

    蕭絕說著這些話時,表情異常認真,每說一個字,都是望著傅寶箏的。

    他很清楚,今日從戲園回府後,丈母娘鐵定是跟箏兒說了什麼,讓箏兒心底沒了安全感。要不然,箏兒一個大家閨秀怎麼可能女扮男裝闖入勾欄院來?

    他倆今日白天才剛見過,很顯然,箏兒不是因為太過思念他,想見他,才來的。

    箏兒來勾欄院,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親眼看看他蕭絕平日的作風到底如何。

    若與別的姑娘私交過密,不知收斂,超出了箏兒能接受的範圍,今夜他可能就要失去箏兒了。

    天知道,之前傅寶箏誤會他,扇了他耳光還不解氣,還要鬧著一別兩寬時,他心底驚起了多大的驚濤駭浪。

    既然箏兒如此介意,蕭絕自然得將自個的清白好好地剖析清楚。

    所以,哪怕此刻箏兒被他的話臊得想堵住耳朵不肯听了,蕭絕也還是一字一句將那些騷話兒說了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細微到“手指觸踫嘴唇,喂燒雞”等具體細節。

    傅寶箏親耳听到四表哥這般說,心頭懸起的石頭徹底落了地。

    只要四表哥說,他從沒親近過別的姑娘,她就信他。

    頓時一顆心,甜蜜蜜的。

    “箏兒,有件事,我得先跟你說清楚。”蕭絕忽的正色道。

    傅寶箏難得見到四表哥如此認真的樣子,心底一個咯 ,難道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

    傅寶箏連忙也正色起來,適才的羞臊一下子全部清退︰“四表哥,何事?”

    蕭絕閉了閉眼,深吸了一口氣,才盡量用平靜的聲音道︰“關于提親的事,我猜,你娘短時間內都不會同意你嫁給我,箏兒,你跟著我,怕是要做好長期斗爭的準備了。”

    這件事,四表哥不說,傅寶箏也是心里有數的。

    今日娘親才與她深談過,每句話都在力勸她四表哥如何如何不適合嫁,短時間內確實不可能提親成功。

    “四表哥,我知道的,沒事的,”傅寶箏絲毫沒有煩悶的樣子,反倒很看得開,“等個一年半載,等我娘親生下小寶寶後再說,也是可以的。”

    傅寶箏並不怕反抗娘親,但是眼下娘親身懷六甲,身體又不好,她確實不方便為了自己和四表哥的親事去惹娘親生氣動怒。待日後小弟弟小妹妹出生了,那會子再與娘親怎麼談,怎麼爭取,都是可以的。

    蕭絕見箏兒看得如此通透,很是欣慰,一把抱住她的小身子道︰“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傅寶箏听到一個“妻”字,立馬又血液上涌到臉上了,臊紅一片,四表哥在措辭上,總是太過大膽。

    “好了,四表哥,夜深了,我該回府了。”傅寶箏小聲道,“再不回去,爹爹會擔心我了。”

    至少出來兩個時辰了。

    “好。”蕭絕拉著傅寶箏的小手往林子外走時,朝天空吹響了一個口哨,這是告知李瀟灑將擒獲的那六個暗衛給放了。

    其實,在蕭絕認出公子哥是傅寶箏後,那六個暗衛就該放了的,但是吧,若有那六個暗衛時時刻刻保護傅寶箏,那他再想對傅寶箏做點什麼,譬如拉手、親吻一類的,就很不方便了,所以一直關著沒放。

    傅寶箏猛然見到路口站著的六個暗衛,先是一愣,然後猛然明白過來,四表哥手下果然高手眾多,不聲不響就將她身邊的所有暗衛給拔出了。

    忽的,傅寶箏想起一件事來,邊往林子外走邊朝蕭絕問道︰

    “四表哥,我一身男裝,你是何時猜出是我的呀?”

    蕭絕笑道︰“自然是見你的第一面就認出來了。”

    “那豈不是我剛坐進涼亭,你就猜出是我了?”傅寶箏笑道。

    蕭絕揮揮衣袖,笑道︰“你還沒走進涼亭,我就認出你來了。”

    听到這話,傅寶箏先是沒反應過來,待反應過來時,驀地頓住腳步,斜瞪蕭絕道︰

    “四表哥,你那麼早就認出我來了,為何不跟我打招呼,還放任我繼續坐在涼亭里。你,你豈不是……豈不是故意讓我坐在那兒難受發飆的?”

    太過分了!

    當時,她簡直傷心得不行,就差沒蹲在地上嚎哭了。

    結果,這一切,都是四表哥故意放縱的?

    太過分了!

    怎麼可以這樣?

    傅寶箏頓時氣鼓鼓的,雙眼睜大瞪著四表哥,一副,你今夜不給我個滿意的解釋,就休想善了的架勢。

    若是一般男人,見自己的小算盤被無意間拆穿,非得立馬驚慌求原諒不可。

    但是蕭絕是誰呀?

    自然不會驚慌的。

    只見蕭絕也停下步子,看向傅寶箏,唇邊一抹壞笑道︰

    “嗯,就是故意的。”

    “你?”蕭絕的雲淡風輕,倒是讓傅寶箏一時語塞了,深吸了一口氣才重新開口道,“為何?”

    蕭絕不答反問,笑道︰“你說呢?那麼顯而易見的答案,你還硬要我宣之于口?”

    傅寶箏立馬有了個答案,只是動了兩下唇,心底的那個答案還真真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蕭絕忽的湊近她耳邊,壞笑道︰“還記得上回在屋檐上吃燒雞嗎?你說世上沒有什麼事能難到我,我說還真有,譬如……怎樣才能吻到你。”

    最後這句,蕭絕還故意換了個聲調,又輕又柔,听得傅寶箏耳朵一陣酥酥麻麻。

    “你不生氣,不吃醋,不發飆,我哪敢強行摟住你,來一場最激烈的初吻啊。”

    “箏兒,我忍不住了,太想吻你了。”

    你听听,這話簡直讓人沒法接。

    傅寶箏漲紅了臉,真真是漲得臉龐快能滴出血來,好半晌才憋出一句︰“你無恥!”

    說罷,一把推開四表哥,羞臊極了的自個跑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