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66章

    傅寶箏的逃跑,不是生氣, 而是被四表哥的騷話給羞得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就是跑走了, 那顆騷動的心還上上下下激蕩, 平靜不下來呢。

    真心的, 活了兩世, 規矩了兩世, 哪怕傅寶箏早就有心理建設, 知道四表哥不同于別家貴公子,是個很很瀟灑,沒有多少禮教觀念,很很放得開的人,她也沒料到四表哥能做到今夜這個地步。

    奪走她初吻不說, 還明明白白告知她, 他就是故意設計的,就是故意讓她吃醋到發飆。

    一切只是為了激吻她。

    無恥到這個地步, 真心很不要臉了。

    “無恥,過分, 不要臉!”

    逃出勾欄院,傅寶箏坐在馬車上, 咬著唇嘟囔。

    結果,貝齒剛咬住下唇, 一丟丟火辣辣的疼就讓她趕緊松開了下唇。

    那兩次親吻,四表哥太過用力,她的唇瓣有些承受不住的發疼。不僅是唇瓣, 連同腰肢也快被攬斷了似的。

    哎呀,臊死了!

    唇瓣和腰肢的不適,簡直時時刻刻提醒傅寶箏今夜她和四表哥之間發生了什麼,月色下的一幕幕時不時閃現。

    有些事兒,發生時沉浸其中,還沒覺出什麼,事後再去回憶,反倒更加羞澀。

    這份羞澀沖擊著她大腦,漸漸兒就忘卻了四表哥算計她的事。

    其實吧,也不能說是忘卻,而是四表哥坦坦蕩蕩,壓根沒隱瞞她,一切都端到明面上剖白……于是,所有一切,就成了戀人間的小情趣。

    哪里還能去生氣?

    勾欄院里。

    秦霸天和李瀟灑見傅寶箏跑走了,忙從假山下來。

    “天吶?”秦霸天震驚地看向蕭絕的臉,他真心難以想象,絕哥這樣的人居然心甘情願被個女人扇巴掌,還扇出了血痕。

    絕哥真是太寵溺傅姑娘了。

    隨意換個姑娘,別說扇兩巴掌了,小手才剛舉起來有扇的意向,整條手臂就得斷裂脫離身子成了殘廢不可。

    “絕哥,不疼麼?”李瀟灑從懷里掏出藥膏來,遞給蕭絕。

    蕭絕笑笑不說話。

    被心愛的女人扇,他甘之如飴。

    戀人間麼,打是親罵是愛,這種小打小鬧日後回憶起來全會變成甜蜜,值得回憶一生的。

    疼,也樂意。

    “你倆明日去運作一下,將表白事件里的姑娘是傅姑娘的事,好好兒散播出去。”蕭絕邊擦藥膏,邊囑咐道。

    “好!”李瀟灑和秦霸天立馬領命。

    沒過兩日,晉王世子大街上逼停傅寶箏表白的事,就傳得整個京城皆知了。

    且,人人知道,傅寶箏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拒絕了晉王世子。

    在刻意引導下,輿論奔著好的方向而去,一時間,傅寶箏的對外形象越發皎若明月,燦若星辰。

    這般好姑娘,一時涌現無數媒婆上門提親,傅國公府的門檻都快被踏平。

    但無一例外,全被傅寶箏拒絕了。

    期間,晉王府也懇請北郡王妃當媒人前來傅國公府提親,但被蕭瑩瑩拒絕了。

    一次被拒,沒死心,晉王府斷斷續續上門提親了六次。

    整整六次。

    全被拒絕了。

    像晉王世子這般,看上一個姑娘就反反復復提親,厚著臉皮也要一次次提親的皇家子弟,真心難得。

    于是,隨著晉王世子一次次的提親被拒,他和傅寶箏之間的故事反倒越傳越烈,幾乎提起晉王世子,就會自動聯想起傅寶箏,亦或是提起傅寶箏,就會自主想到晉王世子。

    一來二去,倒是有不少人觀望他倆會不會有後續。

    這事兒落在蕭瑩瑩耳里,她先是一陣無語,無語于蕭絕的執著和厚臉皮,後又不得不佩服蕭絕控制輿論的能力,最後默默輕嘆一聲。

    蕭絕和傅寶箏的事兒自然傳到了二房。

    二太太邢氏嫉妒到不行,成日里嫉妒得雙眼發紅,嫉妒傅寶箏的好命。

    “出了那等不要臉的表白事件,居然名聲絲毫不受損,還越發贊譽起來?”

    “簡直見了鬼了!”

    嫉妒之後,二太太邢氏又想起她苦命的嫣兒來,自打那日戲園子里出了事,大半個月過去了,嫣兒直到現在還沒振作起來,時常像個木偶人似的躺在床上,沒有任何表情。

    “我苦命的嫣兒啊。”二太太邢氏夜夜紅著眼眶躲在房里哭。

    不過這一夜,做了個噩夢冷汗津津的傅寶嫣,忽的擁被坐起,想了很久很久後,赤足走到書桌前,提筆寫了一封信。

    “夫君,嫣兒思念你。”

    落款,殘嫣。

    東宮里忙碌萬分的太子,打開信,立馬雙眼亮起來,自打太子有了側妃後,他一連去了三封信,嫣兒都沒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