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70章

    傅寶嫣想到柳珍珠的那一刻, 渾身一個顫抖。

    眼前一個勁浮現柳珍珠那張怯懦的臉。

    忽的, 柳珍珠雙眼一閉, 軟了腰肢靠在太子懷里,雙手纏上太子殿下脖頸, 嬌嗔地說了一句什麼。

    太子立馬抱柳珍珠進寢殿, 溫柔哄道︰“好,今兒孤哪都不去, 留下來陪你,好不好?”

    “不, 太子哥哥, 不!”傅寶嫣雙手捂住耳朵, 蹲下身子一聲尖叫。

    腦海里幻想出的那個畫面, 從未有過的恐慌感從心髒向四周擴散, 席卷傅寶嫣全身。

    傅寶嫣蹲在草地上,無助地捂住雙耳, 體內的恐慌感像奔騰的毒、藥, 在體內四躥, 激烈威猛。

    這種恐慌, 持續了很久, 很久。

    久到風中落葉, 都殘了一兩片掛在她烏黑的及腰大長發上。

    “姑娘……”大丫鬟有心想勸姑娘回府, 都過去大半個時辰(1.5小時),毒辣的日頭都當空照了,太子殿下也沒來, 今日應該是真的不會來了。

    可勸慰的話剛出嗓子,大丫鬟又緊緊閉上了嘴,她家姑娘那生無可戀的表情嚇到了她。

    她真怕一個言語不慎,刺激得她家姑娘殞命。

    傅寶嫣蹲得雙腿麻木,發酸,發疼,眼下已是蹲不住,身子一斜緩緩坐在了草地上。

    雙手抱膝,下巴擱在膝蓋上,雙眼望著遙遠的山下小道,目光空洞茫然。

    身體里最初的那股子恐慌,隨著時光漸漸流逝,最後剩下的只有茫然和空洞。

    這是傅寶嫣這輩子從沒體會過的,被戀人放棄,比半個月前被侮辱還讓她難以承受。

    “姑娘,埋伏在林子里的那些人……說還有別的任務,要走。”小廝從山下跑上來,低頭小聲稟報道。

    傅寶嫣依舊保持眺望遠方的姿勢,久久沒吱聲。

    小廝等了很久,沒等到回應,壯起膽再次回稟了一遍︰“姑娘,那些人鬧著要走,咱們……放是不放?”

    這回聲音大了些,可傅寶嫣依然沒听到似的,一點回應沒給。

    小廝求助地看向大丫鬟。

    大丫鬟無聲地搖頭。

    按照大丫鬟的意思,這個節骨眼上最好不要打擾她家姑娘,因為誰都無法預料,她家姑娘一旦發起火來會做出什麼事。

    小廝自然知道姑娘平日的那些手段,一旦惹毛了,斷手斷腳都算是輕的。

    可山下那些土匪,也不是好惹的,事兒沒辦,干耗在林子里也好意思朝他伸手要尾款,還威脅說,耗時太久,要多給五十兩才罷休。

    正在小廝糾結該怎麼辦時,傅寶嫣雙眼忽的一亮。

    只見遙遠的山腳下,一隊人馬正疾馳而來,領頭的看不真切,但那模糊的身形絕對是一身便服的太子殿下。

    傅寶嫣雙手抓緊膝上的裙子,咬住下唇。

    太子蕭嘉安撫好柳珍珠後,火急火燎一路疾馳向郊外,身下的千里馬累得氣都快喘不上了。

    就這樣,蕭嘉還一個勁兒狂抽馬屁股,催促它再快點,再快點。

    自打愛上嫣兒,每一次私會,蕭嘉都是早早到的那一個,永遠都會早到兩刻鐘,站在小竹院門口等著他心愛的嫣兒。

    嫣兒每次問他“太子哥哥,可有久等?”,他都會笑著回應“剛來。”

    蕭嘉從未試過讓嫣兒等他,還一等就是一個時辰,他很是不安。

    “嫣兒,你千萬要等我,千萬別一生氣就走了,拜托,拜托。”

    天知道,自打出了廢井大丑聞後,幾乎被禁足兩個月的蕭嘉有多麼思念嫣兒,幾乎夜夜入夢,可沒有一個夢是美好的。每次夢里,蕭嘉即將見到嫣兒時,總出現各種各樣的意外,導致兩人入夢兩個月,都未曾見過一面。

    夢境里,次次都是不祥。

    夢外的今日,又出了柳珍珠割脈自殺的事,蕭嘉心頭真的是越想越不安。

    “嫣兒,等我,一定要等我。”蕭嘉匍匐在馬背上風馳電掣,還不忘一遍遍請求嫣兒不要走。

    上山路難行,馬屁股早被抽紅的大黑馬在蕭嘉的一路壓榨下,將平時近一個時辰的路程硬是半個時辰就趕到了,早軟了四蹄,陡峭的上山路再也快不起來。

    “太子殿下?”身後的侍衛長一聲驚呼。

    原來是蕭嘉嫌棄疲累的馬匹登山太慢,干脆跳下馬,自己挑了條陡峭無比的捷徑小路狂奔上山。

    蕭嘉不理會身後侍衛的叫喊,心底一心惦念著嫣兒“千萬別走”,將長長的衣袍下擺胡亂扎在腰間,就邁開大長腿一路飛奔上山了。

    侍衛長沒法子,留下幾個人牽馬,率領其余的侍衛追在太子身後也跑上山腰去。

    半刻鐘後,風塵僕僕的蕭嘉終于遠遠看到了那個小竹院。

    “嫣兒……嫣兒……孤來了!”

    可很快,蕭嘉失望了,他奔跑過程中大喊了好幾聲,都沒听到嫣兒的回應,更沒看到嫣兒的身影。

    嫣兒真的走了?

    他真的夢里夢外都見不到嫣兒了?

    忽的,蕭嘉鼻子仿佛嗅到了空氣中有股惡心的腥味。

    那腥味讓他鼻子不適。

    腦海里猛地浮現這兩個月來“見不到嫣兒的那一出出噩夢”,讓蕭嘉心底猛地打起鼓來,狂奔至小竹院。

    沒想到,蕭嘉沖進小竹院的那一剎那,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恐慌。

    那一瞬間,蕭嘉的心髒仿佛被人摘掉了,整個人先是一陣空白,緊接著恐慌到手指都打顫。

    隨後奔來的侍衛長,見到小竹院里的情景時,也驚愕得張大了嘴。

    只見,小竹院里橫七豎八躺了好些尸體,血流如注,整個院子都是鮮紅的血,血腥味撲面而來。

    “你家姑娘呢?”蕭嘉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還活著的,認出是嫣兒身邊的大丫鬟,一把掐住她雙肩,急得眼楮都赤紅赤紅的。

    大丫鬟滿身污血,衣裳不整,撕裂的外裙遮擋不住肌膚,露在外的一條腿滿是傷痕,嘴角的血也止不住往下、流,微微張口,氣息微弱地指向東頭︰

    “太子殿下……救……救我家姑娘,山匪……山匪……”

    話語未完,大丫鬟忽的氣息絕了,歪頭癱軟在太子腳下。

    張著的小嘴,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蕭嘉簡直要瘋!

    山匪,居然有山匪殺了嫣兒的僕從,擄走了他的嫣兒?

    連長相平平的丫鬟都沒能逃出毒手,絕美的嫣兒落在山匪手中,會經歷什麼,蕭嘉簡直不敢想。

    “嫣兒……”

    蕭嘉赤紅雙眼,猛地跑出小竹院,朝東頭奔去。

    “太子殿下!”侍衛長驚呼。

    此時此刻的蕭嘉,已經听不到侍衛長的叫喊,他一心想著快點找到嫣兒,快點,再快點。

    在無頭蒼蠅似的狂奔中,蕭嘉忽的意識到,嫣兒在哪都不知道,他再狂奔也是沒用的。

    “都怪我,好端端的去管什麼柳珍珠,有太醫在,她又死不了!”蕭嘉無比的後悔,這一瞬間,甚至恨上了柳珍珠,若不是那個女人,他何至于沒能及時趕到小竹院?

    若他早早兒就到了小竹院,他的嫣兒就絕不會被山匪擄走。

    “啊……”

    蕭嘉站在空曠的山間大喊,夢里夢外都是噩夢,這一剎那,他無比害怕,現實如夢境一般,他將永遠見不到嫣兒了。

    “啊……”

    巨大的恐慌,讓蕭嘉像個瘋子般吼叫。

    雙眼赤紅如野獸。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侍衛長急急追了上來,道,“傅姑娘那樣善良的女子,不會輕易得罪人,今日這一出,怕是山匪得知消息太子殿下會來,故意捉了傅姑娘走,以此要挾太子殿下交換什麼條件。”

    這話讓蕭嘉恢復了點理智。

    如果這話是真的,那就代表嫣兒暫時是安全的。

    “太子殿下……”另一個侍衛手里拿了什麼東西,猛地從後頭追上來,邊跑邊氣喘吁吁道,“紙條,山匪留了紙條!”

    听到這話,蕭嘉心頭亮了起來,山匪留了紙條,就代表真如侍衛長所說,山匪是要拿嫣兒跟他交換條件的。

    “快拿來!”蕭嘉焦急地朝侍衛奔過去,一把搶過侍衛手里染血的紙條。

    可看完紙條的內容後,蕭嘉再次陷入了絕望。

    只見上頭寫道︰

    “想要你的女人,巳時之前來後山小木屋,不來,就等著叫她大嫂,二嫂,三嫂,四嫂,五嫂,六嫂,七嫂,八嫂”

    落款,八大惡人。

    蕭嘉看到“八大惡人”,慌得手指都打顫,這些年八大惡人壞事做盡,被他們糟蹋過的姑娘沒有七八百,也有三四百,每次都是八兄弟一塊上,被玩死的姑娘體無完膚。

    還有內髒被掏空,大卸八塊喂野狼的。

    “八大惡人”的名頭,還不是蕭嘉最害怕的,紙條上的截止時辰才是最讓他驚恐無助的。

    上頭說“巳時之前”,可是,此時此刻已經是巳時一刻,已經過了最後的截止時辰。

    也就是,蕭嘉因為柳珍珠的緣故晚到,結果害死了他的嫣兒。

    蕭嘉簡直要瘋!

    此時此刻,他是真的恨死了柳珍珠,好端端的,柳珍珠作什麼?

    作什麼?

    好吃好喝供著,宮人也不敢為難柳珍珠,她還作死做活的做什麼?

    早不割脈自殺,晚不割脈自殺,偏偏要趕在今日?

    偏偏要趕在他即將出宮赴約的那一刻?

    蕭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看到紙條內容的那一瞬間,蕭嘉就沒了理智,恨得雙眼幾乎崩裂滲血——若他的嫣兒真的出了事,他絕不會放過柳珍珠。

    此時此刻,柳珍珠若是站在他跟前,蕭嘉非得手撕了柳珍珠不可,滅了柳珍珠還不夠,還要抄她柳府,滅她九族!

    讓柳珍珠生生世世都後悔,後悔她今日的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