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71章

    “不要……”

    “不要……啊……”

    蕭嘉及侍衛尋找到八大惡人的藏身之處, 還遠在二十丈之外, 就听到嫣兒驚恐至極的叫喊聲。

    聲嘶力竭。

    充滿了絕望和驚恐。

    但是蕭嘉在听清楚嫣兒的喊叫聲時,卻是心頭注入了一縷陽光。

    他的嫣兒還活著。

    還活著。

    此時此刻,再沒有什麼比嫣兒還活著, 更重要。

    無論嫣兒經歷了什麼,他都不在乎, 真的,都不在乎。

    只要他的嫣兒還活著,就是上蒼給予他的最好恩賜。

    “包圍上去。”太子低吼。

    侍衛長在執行命令前, 想詢問什麼,可還不等他問出口,就听太子蕭嘉補充道︰

    “孤只要她活著,不計任何代價。”

    侍衛長立馬懂了,太子要的不是雪恥, 不是瘋狂殺戮八大惡人報仇, 要的只是傅姑娘的人, 哪怕已經慘遭不幸,太子也不打算放棄。

    那句“不計任何代價”, 還包含一層意思,就是無論八大惡人提出怎樣的條件,都第一時間答應,只求換回傅姑娘。

    侍衛長追隨太子殿下很多年,一直都知道太子很愛傅姑娘,卻從沒想過, 已經深情至此。

    因為,八大惡人膽敢得罪太子,犯下今日之禍,提出的交換條件就絕對不是一般的條件,很可能會讓太子割肉大出血。

    太子不可能想不到這一層,卻絲毫都不猶豫,只堅定交代——孤只要她活著,不計任何代價。

    侍衛長只得執行命令,對手下的侍衛全體低聲交代下去。

    蕭嘉帶著希望,逐漸靠近後山深處的一座二層小木屋。

    小木屋里不停傳出嫣兒的歇斯底里的叫喊聲︰

    “你們扣留我,逼我也沒用,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女子!”

    “你們就是當著太子殿下的面,將我千刀萬剮,也威脅不了太子殿下的!”

    “我在太子殿下心底,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是……”

    “太子殿下不會為了我,去中你們奸計的!”

    在傅寶嫣的喊叫里,還夾雜著“啪啪啪”的甩耳光聲,以及男人的淫、笑聲︰

    “哈,小妞,還真被你猜對了,你在太子殿下心底還真的啥都不是,巳時都過去快三刻鐘了,你男人的影子都沒看到。來,再玩一把,讓我三弟也來好好疼疼你……”

    小木屋二層里傳出一陣桌椅倒地,女子驚叫躲閃的雜亂聲。

    光听聲音,幾乎能想象傅寶嫣拼命躲閃,幾個男子貓捉老鼠似的游戲。

    蕭嘉听到這里,憤怒至極,正要一步沖出去,解救他的嫣兒。

    忽的,小木屋外頭的山匪大喊一聲︰“誰?”

    “誰在林子里?”

    外頭的山匪一陣喊,小木屋二層的惡人立馬出現在二層的窗口,眺望窗外的林子,大喊道︰

    “來的可是太子殿下?你再不現身,你女人要被咱們哥幾個玩死了!”

    說罷,為首的一個人高馬大的帶著面具的惡人,一把扯過傅寶嫣,出現在半人高的窗口。

    看到嫣兒的那一剎那,蕭嘉心痛如絞。

    只見嫣兒外裙還在,但是肩頭卻插了好幾把銀色小刀。

    夏日白光打在銀色小刀上,反射而來的強光,刺痛了蕭嘉的眼。

    那麼尖銳的小刀,刺入肩胛骨,多疼啊。

    鮮血都濡濕了她身上的白裙,鮮紅得那般刺目,那般驚心。

    “太子殿下,你快走,不要來啊……嫣兒死不足惜……”傅寶嫣不管不顧地大喊,“你快走啊,不要中計……”

    可傅寶嫣話音未落,惡人直接一掌打在她肩頭,將那些銀色小刀往肉里又插了幾許,鮮血再次滲出。

    嚇得蕭嘉瘋狂跑出林子,大喊道︰“住手!”

    “孤在這里,你們放過她,住手!”

    蕭嘉喊得胸腔都在顫抖,雙拳緊握。

    惡人終于看到了等待已久的太子殿下,冷笑一聲,大喊道︰“太子殿下,你終于舍得出現了,再往來一會,你女人怕是要被咱們哥幾個玩死了。”

    “廢話少說,你們綁架一個弱女子算什麼,有本事直接沖著孤來。”蕭嘉真是害怕他們再傷害嫣兒,趕緊主動道,“說吧,放了她,什麼條件?”

    “很簡單,太子殿下束手就擒,用你自己與這個女人交換!”為首的惡人大聲喊道。

    “不可!”還不等蕭嘉回應,侍衛長率先一步擋在太子身前,大聲道。

    太子殿下是儲君,八大惡人卻敢開口讓他為人質,背後還不知道有怎樣驚天的陰謀。

    儲君成為人質,簡直可以任由惡人向朝廷叫板了。

    到時引來的禍事,還不知道得連累多少人,說句生靈涂炭都不為過。

    因為當今聖上是要臉的,哪里能容忍得了堂堂一國儲君落入遲遲剿滅不了的山匪手中,還是為了一個女人而落入山匪手中,到時為了保住皇室尊嚴,怕是要將所有知情人全部滅口。

    而太子落入山匪手中後,參與營救的知情人,和不小心撞破實情的局外人,不知道有多少,全都得喪命。

    甚至某些可能不知道實情,卻秉持“寧可錯殺,絕不遺漏”的原則,通通殺了。

    一個弄不好,數以萬計。

    血流成河。

    尤其太子身邊的這些侍衛,只要今日太子為了傅寶嫣成為了人質,他們這些侍衛等待的就只有“死”一個字了。

    所以,于公于私,侍衛長都不可能讓太子殿下應下。

    “太子殿下,不可!”侍衛長祈求地目光看向太子。

    蕭嘉此時此刻,滿心滿眼都只有他的嫣兒,哪有心愛的女人受制于人,他卻無動于衷的道理?

    幾乎沒有掙扎的過程,蕭嘉挺身而出道︰“好,你們放過她,孤跟你們走。”

    “太子殿下?”侍衛長雙眼幾乎滲血。

    蕭嘉一把推開攔在跟前的侍衛長︰“不需多言,孤的女人,孤自己救。”

    “你們放她下來,放她到這院子中央來,她安全了,孤就跟你們走。”

    侍衛長听到蕭嘉決絕的話,只得從命,眼睜睜看著太子走向院子中央,沒再阻攔。

    “太子殿下,你走,你走!”傅寶嫣喊得聲淚俱下,“嫣兒不值得你這樣,不值得……你走……”

    摁住傅寶嫣的惡人,卻忽的冷聲大笑道︰

    “太子殿下,你以為我們八大惡人是智障是嗎?你的一批侍衛就在林子里,各個功夫絕佳,就連你這個太子殿下也是有上乘功夫在身的,在院子中央交人,我們哪里討得了半分好?”

    “那你想如何?”蕭嘉立在院子中央,抬頭望向惡人道。

    惡人冷笑道︰“讓你的所有侍衛全體退到山腳下去!太子殿下一人留下!”

    這,這條件簡直可恥!

    太子的侍衛全體退走,那時八大惡人擒獲了太子,也有可能不釋放傅寶嫣。

    簡直就是所有好處都在惡人這邊的不平等條款。

    這種條款大概只有智障才會答應吧。

    但是,就在所有侍衛認為太子不會答應時,太子竟然點頭同意了︰“好,孤同意。”

    “太子殿下?”侍衛長簡直懷疑自己幻听了,這種條件也答應?

    “不!太子哥哥,不要!”傅寶嫣哭道。

    “但是孤也有一個條件,讓孤的侍衛帶著傅姑娘下山。”蕭嘉走到一株大樹下道,“你們放心,你們可以找一根繩子來,將孤捆綁在這株大樹上,這樣孤就跑不掉了。然後讓孤的侍衛帶走傅姑娘。”

    蕭嘉這般說,還真的是要將自己換成人質,救嫣兒了。

    這話一出,八大惡人集體笑道︰“太子殿下果然是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好,就這麼辦!”

    傅寶嫣一听,急了。

    急得跳腳大喊︰“太子殿下,不可以,不可以,嫣兒不值得,不值得啊……你不要這樣……”

    太子身後的侍衛也一個個急紅了眼。

    可蕭嘉宛若沒看到似的,接過惡人拋下的繩索,就要讓侍衛長將他捆綁在樹干上。

    “不……”傅寶嫣喊得喉嚨都幾乎破了,震耳欲聾道,“太子哥哥,不……”

    傅寶嫣在惡人手里,掙扎得肩頭鮮血直流,忽的,她想起什麼,一口咬在惡人鉗住她的手臂上,尖尖的牙齒狠狠地咬住,像只野獸般,狠狠地要一口咬穿。

    “啊……”惡人一聲慘叫,痛得惡人抬起一腳,狠狠踹向傅寶嫣肚子。

    傅寶嫣慘叫一聲,終于松開了嘴。

    可是頑強的傅寶嫣並沒有就此放棄,接下來,她瘋了似的拔下肩頭的倆把小銀刀,一手一把,瘋狂刺向身邊的惡人。

    像個瘋子般亂刺亂揮一通。

    “不要,嫣兒,不要!”

    大樹下的蕭嘉瘋狂大喊,他幾乎猜到嫣兒要做什麼了,她這是要跟敵人同歸于盡,要舍棄她的命來阻止他去營救她了。

    “不要,嫣兒……”蕭嘉在看到嫣兒逃出惡人的鉗制,踩上窗子,要跳窗自盡時,蕭嘉嘶吼得眼淚如注。

    嫣兒為了他,要舍棄掉生命。

    就在下一剎那,蕭嘉就要永遠失去嫣兒了。

    “不要!!!”

    在蕭嘉的哭喊聲里,嫣兒一身染血的白裙,從二樓窗口跳下,像一只飛翔的紅鳥,張開雙翅,墜下。

    白裙在風中翻飛。

    在蕭嘉的淚眼里,嫣兒笑著跳下了窗口。

    “夫君,嫣兒愛你……”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嫣兒淒美地告白,在決絕跳下的那一瞬間,她喊出了天地間最美的愛情。

    她的聲音在顫抖,連帶著那份顫抖,都淒美無比。

    是世間最動听的聲音。

    她為了太子而死,絲毫都不猶豫。

    身子急速下墜時,她像只翩躚的蝴蝶,擺出最美的姿勢,坦然迎接她即將到來的死亡。

    美美的雙眸,笑著望向太子。

    那眼底,是無盡的愛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