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72章

    “治不好?全都提頭來見!”

    太子在東宮咆哮, 赤紅的雙眼宛若吃人的野獸,狠狠掃過跪伏在地的一排排太醫。

    地上的太醫, 全體瑟瑟發抖。

    只有太醫院院首還跪在床榻前,給昏死過去,渾身血污的傅寶嫣把脈。

    此時的傅寶嫣渾身是血,肩頭、臉、額頭,渾身上下都不能看,該包扎的地方,全都是染血的紗布。

    曾經白嫩嫩的臉蛋,紅艷艷的嘴唇, 也盡是擦傷後的狼狽。

    整個人躺在床榻上, 一動不動,氣息微弱,甚至出氣比進氣多。

    若不仔細湊近她鼻端, 還以為她已經是個死人。

    太醫院院首,一直在把脈, 始終沒出聲。

    “劉院首, 怎樣?”蕭嘉死死握緊雙手, 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在劉院首一人身上了,旁的太醫都是廢物,全都告罪“無能”。

    劉院首眼睫微顫,最後道︰“有救,只是法子凶險,一個不慎, 可能直接……去了。”

    “什麼法子?”蕭嘉忙不迭地問。

    劉院首不敢說,只道︰“若是不采取任何措施,在藥物延壽下,這姑娘可能還能拖延一兩個月。”

    言下之意,治了,一旦失敗,立馬斃命。不治,還能成為活死人多活一陣子。

    “一旦成功,她能好好地醒轉過來,還像正常人一樣活著,是嗎?”太子急急問道。

    劉院首斟酌半響,點頭道︰“一旦成功,應該能像正常人一樣活著。”

    “好,治療方法是什麼?”蕭嘉問。

    劉院首道︰“帶入蝴蝶谷,以那里得天獨厚的蝴蝶蛇盤過的蝴蝶草為藥,興許能救活破損的五髒六腑。”

    蝴蝶蛇,是世間最有靈氣的花斑蛇,是世間罕見的三頭蛇,傳言,光是那一身溫柔有靈氣的蛇皮,有緣之人看上一眼都能延壽三年。

    是比傳言中的天山雪蓮,還要靈驗的神藥。

    “好!”蕭嘉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太子殿下,不許!”甦皇後听到風聲,氣急敗壞踏進東宮。

    為了個女人,鬧得滿京城再度風言風語,甦皇後簡直要氣死。

    “母後,請成全兒臣。”蕭嘉雙膝跪地。

    劉院首和所有太醫全體退出房門,宮女、嬤嬤們也全都退了出去,房門關上。

    房里只剩下昏迷不醒的傅寶嫣,以及面對面而站的甦皇後和太子蕭嘉。

    “蝴蝶谷是那麼好進的嗎?一旦傅寶嫣進去了,你可知這意味著什麼?”甦皇後聲音冰冷,怒瞪太子。

    蕭嘉絲毫不懼︰“兒臣知道。”

    “知道,你還答應?”甦皇後雙眼幾乎要冒火。

    “在兒臣心底,嫣兒就是兒臣的妻,唯一的。”蕭嘉吐詞清晰,迎向甦皇後目光,絲毫不懼,認認真真一字一句道,“兒臣要迎娶嫣兒做太子妃!”

    “你混賬!”甦皇後控制不住地一巴掌揮向太子,“為了小情小愛,要斷送掉你所有的前程嗎?”

    原來,蝴蝶谷是大塢王朝祖、先被前朝壓迫,血腥屠殺時,逃亡途中發現的一個隱蔽山谷,山谷里的蝴蝶蛇和蝴蝶草是神奇至極的靈藥,可是數量稀少,蝴蝶草要得到蝴蝶蛇盤踞滋養上百年才得以變成蝴蝶仙草,變成救命神藥。

    蝴蝶蛇只有三條。

    所以,數百年時間,才能養成三株蝴蝶仙草。

    數量太少,大塢王朝祖、先定下祖制,唯有帝後以及太子和太子妃方能享受蝴蝶仙草。

    換句話說,傅寶嫣只有成為太子妃,才能進入蝴蝶谷治療。

    可傅寶嫣什麼身份?

    她雖然出身傅國公府,傅國公卻只是她大伯父,傅寶嫣的親生父親只是個五品芝麻小官,親生母親娘家也是個破落戶,傅寶嫣還是她爹娘的獨女,親哥哥早就死亡,將來連個可以互相扶持的親兄弟都沒有。

    這樣的傅寶嫣,甦皇後怎麼可能看得上?

    當太子妃?

    簡直就是做春秋大夢!

    “蕭嘉,你是腦子糊涂了嗎?”甦皇後簡直恨得差點岔了氣。

    蕭嘉卻第一次無比堅定,第一次在甦皇後面前堅定無比地表態︰“母後,恕兒臣不孝,兒臣非嫣兒不娶!”

    “沒有本宮的首肯,本宮倒要看看,你如何來個非她不娶!”甦皇後知道,傅寶嫣時日無多,只要不頒布冊立為太子妃的聖旨,傅寶嫣就是抬去了蝴蝶谷,也進不去。

    只要耗著,拖死傅寶嫣就是勝利。

    “母後,兒臣的人,已經將嫣兒大義救兒子的事散布出去了,此時此刻,滿京城都知道嫣兒為了兒子赴死,命在旦夕。”蕭嘉第一次硬氣威脅甦皇後,“母後若讓嫣兒死在宮里,兒臣會成為全天下討伐的對象,成為不仁不義之人,被全天下百姓唾棄。”

    甦皇後一個腳軟,卻依舊不信,大喊道︰“不可能!”

    她親手帶大的兒子,怎麼可能做下這等蠢事?

    “母後若是不信,派人去宮外打听就是。”蕭嘉硬氣道。

    甦皇後看到太子無比堅定的眼神,忽的心慌,趕忙叫來貼身太監,命令他立馬去宮外探听情況。

    半個時辰後,甦皇後等來了絕望的回音,雙腿一軟,險些跌坐在地。

    原來,太子蕭嘉雙手抱起墜地的嫣兒,抱起渾身是血的嫣兒,那一刻,他心底已經在盤算借助蝴蝶草救活嫣兒了。

    隊伍剛回程,蕭嘉就命令手下將嫣兒舍命相救的事沿路散播了出去,還有意無意讓道路兩旁的老百姓看到了嫣兒渾身是血的樣子。

    可以說,宮外的老百姓比宮里的人,更早的知道傅寶嫣的義舉。

    若傅寶嫣真的死在宮里,太子蕭嘉一定會被唾沫淹死的,失了民心的儲君,日後的路可謂是無比艱難。

    而慶嘉帝那兒,今年兩次大丑聞下來,慶嘉帝對太子早就不滿了,再失去民心,後果簡直不敢想。

    “蕭嘉,你真讓母後……失望透頂!”甦皇後眼神無比冰涼地離開了東宮。

    慶嘉帝的承德殿。

    “父皇,兒臣肯請立傅國公府的傅二姑娘為太子妃。”

    蕭嘉雙膝跪在慶嘉帝跟前,請罪後,聲音堅定道。

    慶嘉帝坐在龍椅上,目光盯著下頭跪著的太子,也不知在想什麼,久久沒開口說話。

    “父皇,兒臣一生下來就是太子,肩上挑著重擔,很多事情為了大業是由不得兒臣自主選擇的,一切都得以大業為主,無條件妥協退讓。可是,父皇,兒臣的妻子,兒臣不願意妥協,只想牽手心頭所愛,走過這一生,攜手走過所有荊棘之路。”

    慶嘉帝在太子的話里,似乎想起了什麼過往的人和事,雙眸里閃動著溫柔。最後瞥了一眼太子,又飛速躲閃開去,望向懸掛壁上的一幅桃花下鴛鴦雙飛圖,緩緩開口道︰

    “太子,你可考慮清楚了?”

    傅寶嫣當太子妃,太子注定了後路艱辛。

    帝王之位,從來都是你死我活,慶嘉帝當年登基,也是在血光里殺出來的,或斬殺,或圈禁他上頭的兄長,才登上的帝位。

    慶嘉帝言語不多,蕭嘉卻似乎听懂了,甚至此時此刻為父皇替他思考過而心底溫暖一片。

    “父皇,兒臣考慮清楚了。兒臣只願迎娶傅寶嫣為太子妃!”蕭嘉跪在地上,擲地有聲。

    慶嘉帝目光閃爍,最後不忍看向太子,點點頭道︰“好,父皇成全你。”

    半個時辰後,傅寶嫣指婚給太子,冊封為太子妃的聖旨到達了傅國公府。

    二老爺和二太太邢氏听說有聖旨來,一開始嚇得不行,還以為糊涂的二老爺辦砸了什麼差事,被皇帝問罪了呢。

    直到戰戰兢兢跪在大門口接旨,得知是女兒傅寶嫣成了太子妃時,兩口子差點沒興奮得昏死過去。

    “真的?真的嗎?”二太太邢氏捂住噗通亂跳的胸口,若非她捂得快,胸腔里的那顆心,簡直就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

    “聖旨,聖旨……”二太太邢氏抱住聖旨,看到上頭的“傅寶嫣”“太子妃”字樣,雙手都在發抖。

    這巨大的驚喜啊!

    簡直從天而降的大喜事啊!

    要知道,半個月前她的嫣兒才被人糟蹋了,誰能想到,半個月後,就風水掉了個頭,她的嫣兒一舉成了太子妃了呢!

    “太子妃,太子妃!”二太太邢氏抱著聖旨,一直含笑念叨“太子妃”,忘了今夕是何夕,也忘了此時此刻身在何處,只知道她們二房的大好日子要來了。

    “太子妃,太子妃啊……”

    二太太邢氏快笑成了瘋子。

    蕭瑩瑩看到二弟妹這個樣子,真心覺得丟人,趕忙讓大丫鬟拿來兩個金元寶塞到宣旨的大太監手里。

    大太監瞥了眼太子的丈母娘,真心心底一嗤,這樣上不得台面的丈母娘能生出什麼好女兒來?太子真真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迎娶這麼一戶人家的女兒當太子妃,日後怕是有得苦頭吃。

    大太監心底鄙視歸鄙視,蕭瑩瑩的面子卻是不能不給的,拿了金元寶,笑得兩眼眯眯的,隨後又送上了一些喜慶的祝福話,大太監就帶著一班子小太監回宮復命去了。

    “咱們回去吧。”蕭瑩瑩拉著傅遠山,繞過二老爺和二太太,自行離去,對歡喜瘋了的二老爺和二太太都懶得搭理。

    傅寶箏靜靜看著笑得滿臉褶子的二叔和二嬸,真心很無語,他倆只顧著摟住聖旨歡喜,連一句關懷他們女兒傅寶嫣的話都沒有一句,甚至在巨大歡喜前,完全沒想起來傅寶嫣這個當事人。

    傅寶箏可是听聞,如今的傅寶嫣五髒六腑俱損,生死不由人控制呢。

    雖說蝴蝶谷的蝴蝶仙草是救命仙藥,但是也沒有說百分百能救活啊,他們這兩個當人爹娘的居然一絲一毫的擔憂都沒有?

    傅寶箏鄙視地搖搖頭,跟在爹娘身後,也懶得再看二叔二嬸一眼,靜悄悄兒朝大房走去。

    待傅寶箏一家子都走得一干二淨了,二老爺和二太太還捧著聖旨,抱著燈籠在夜色里一個字一個字地瞅呢,兩人恨不得眼珠子貼在聖旨上,來回滾個五百回都不嫌多。

    “咦,人呢?”兩口子立在夜風里,燈下看聖旨終于看飽了,抬起頭來發現國公爺、蕭瑩瑩、傅寶箏一家子竟然不見了人影,兩口子大聲問身邊伺候的丫鬟道,“他們人呢?”

    提著燈籠,提得手酸的丫鬟,道︰“國公爺和郡主送走宮里的太監,就都回大房去了。”

    “他們走了多久了?”二太太邢氏不滿地問道。

    “大約……走了半個時辰。”丫鬟小心翼翼道。

    “什麼,半個時辰前就走了?”二太太邢氏絲毫不覺得自己兩夫妻立在夜風里,像個小丑似的看聖旨看了半個時辰多麼滑稽,反倒諷刺蕭瑩瑩他們先走,“呵,他們真真是嫉妒到眼楮發酸,居然那麼早就走了!”

    “什麼人啊,見不得咱們好,連一句道喜聲都沒有,就酸溜溜走了,呸!”二太太邢氏罵罵咧咧道。

    二老爺也附和道︰“我大哥怎麼那樣?平日里沒發現大哥這麼沒品啊!”

    丫鬟︰……

    真心為這兩個主子,羞臊得臉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