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73章

    賜婚聖旨頒布後, 傅寶嫣連夜就要被送往西北的蝴蝶谷,太子親自護送前去,隨行的還有太醫院劉院首以及另外兩名資歷深厚的老太醫。

    一行人起程時,柳珍珠手腕裹著紗布,怯怯地站在東宮門口送行。

    蕭嘉滿心滿眼都是嫣兒, 騎馬護送在馬車一側, 雙眼時刻緊盯馬車里的嫣兒,生怕漏了一眼,嫣兒就離她而去了。

    “走!”蕭嘉一聲命下,車隊開拔。

    從頭到尾, 蕭嘉連余光都沒掃柳珍珠一下。

    宛若沒她這個人。

    更別提溫柔叮囑她好好保重身子,再不可割脈傷害自己之類的。

    連好好兒告個別,都成了奢望。

    “太子殿下……”柳珍珠想上前一步, 說句什麼, 最後在男人的冷漠下,怯怯地咬住下唇, 什麼也沒說出口。

    柳珍珠嫁進東宮後,夜里獨守空房是真的,但是除了房事上,其余時候太子對她還是照顧有加的,偶爾見面也能勉強算得上噓寒問暖, 至少對她說話是溫柔的,從未像今日這般待她冷如冰,連眼風都不給。

    柳珍珠是個很敏感的人, 一下子就品味出太子態度上的變化來。

    太子走後,柳珍珠悶悶不樂地走回自己的小院子。

    “側妃娘娘,奴婢打听出來了,太子殿下很可能是將傅寶嫣遇上山匪的事,歸罪到了娘娘頭上。”楊嬤嬤花了好些銀子,打听出來一些東西。

    柳珍珠很有些無語,她乖乖的待在宮里,山匪的事也能怪責到她頭上?

    簡直不講理!

    柳珍珠低頭坐在臨窗長榻上,撕扯手中的帕子。

    “哎呀,側妃娘娘快住手,你這般一用力,傷口又流血了。”楊嬤嬤心疼地撫著柳珍珠的手腕,上頭的白紗布又滲血了。

    今日為了割脈自殺顯得逼真,那傷口割得是有些深的,都過去一日了,用力過猛還會滲血。

    柳珍珠眼下心頭不爽快,連手腕的疼痛都顧不上了。

    得罪了太子,太子徹底冷落她,這可不是她進宮的初衷。

    柳珍珠忽的落下一滴淚,她娘親陷入昏迷前(她不知道她娘親已經死了,秘密葬了),最大的願望就是借助太子之勢,讓柳家飛黃騰達。可是她都進宮兩個月了,太子踫都沒踫她,眼下更糟糕,一眼都不瞅她了,徹徹底底打入冷宮似的。

    “側妃娘娘別急,這不是傅寶嫣生死垂危,太子殿下一時亂了心神,才無辜牽連娘娘的嘛。等過陣子,傅寶嫣被那什麼仙草救活了,就沒事了。”楊嬤嬤一個勁安慰柳珍珠。

    柳珍珠听了,點點頭。

    但這夜,柳珍珠還是傷神到睡不著,整夜整夜地思念娘親,躲在被子里哭紅了雙眼。

    哭到下半夜,柳珍珠忽的咬住唇不哭了,她想起一件致命的事來︰

    傅寶嫣當太子妃,以傅寶嫣對太子的獨佔性,幾乎可以想象柳珍珠日後的東宮日子不好過。傅國公府時,柳珍珠不過是被太子當街抱著滾了一遭,就被傅寶嫣拉進二房拳打腳踢。

    如今,柳珍珠還比傅寶嫣先一步嫁給太子,以傅寶嫣的嫉妒心理還不知道要如何報復她。

    思及此,柳珍珠緊咬下唇,眨巴著淚眼朦朧的兩只大眼楮,腦子開始飛速轉起來。

    她不能坐以待斃。

    半個月後,蕭嘉終于將嫣兒送入了蝴蝶谷,親眼看著劉院首研磨好蝴蝶仙草給嫣兒服下。

    “大概要多久,才能有起色?”蕭嘉問。

    劉院首老實回答︰“服下蝴蝶仙草,約莫兩日後就能醒,但是要想將身子徹底調養好,恢復五髒六腑的元氣,卻需要傅姑娘在蝴蝶谷療養半年。”

    “半年?”蕭嘉真心舍不得將嫣兒一人丟在谷底半年。

    可蕭嘉是太子,朝堂之事沒法子一丟就是半年,否則等他回去,怕是要被兩個皇兄給搶去太子之位了。

    劉院首退出房門,蕭嘉坐在嫣兒床沿,就這樣靜靜坐著,靜靜守著她。

    看著嫣兒臉蛋上的擦傷,看著她小巧的鼻子破了皮,蕭嘉再次回想起嫣兒為了他果決地從窗口縱身跳下的一幕。

    那一幕,太慘烈。

    她像只赴死的蝴蝶,“砰”的一聲狠狠砸地,濺起一地鮮血。

    可也深深震撼了蕭嘉的心。

    一個女人,愛你愛到可以喪命,還有什麼比這顆心更可貴的。

    “嫣兒,謝謝你如此愛我。”蕭嘉雙手捧住嫣兒的小手,低頭深情一吻。

    再次熱淚盈眶的蕭嘉,一滴滴熱淚盡情灑落在嫣兒的小手上。

    在等候嫣兒醒來的這兩個日夜里,蕭嘉回憶起兩人一路走來的風風雨雨。

    想到曾經為了傅國公府的支持,而去哄騙傅寶箏,日日圍著傅寶箏打轉,對傅寶箏又是百般呵護,又是各種禮物贈送,還公然在各種賞花宴與傅寶箏出雙入對,儼然一副恩愛的小戀人。

    想到與傅寶箏的那段過去,蕭嘉心底深深的內疚,一遍遍對沉睡不醒的嫣兒道歉︰

    “那會子,孤被權勢蒙蔽了雙眼,犯下了錯,好在嫣兒你大度,沒與孤計較。”

    蕭嘉難以想象,若是她的嫣兒跟傅寶箏一樣愛吃醋,小氣吧啦的,因著傅寶箏的存在就寒了心,與他離心離德,大鬧一刀兩斷,他該怎麼辦。

    “幸好你是小仙女,始終包容孤,守在孤身邊,不離不棄。”

    蕭嘉淚眼朦朧,低頭望著沉睡的嫣兒,忽的輕輕撫摸她臉龐,小心翼翼避開她臉上的擦傷,淚光閃爍道︰

    “嫣兒,你的不離不棄終于有了回報,孤終于兌現了承諾,你是孤的太子妃了。”

    “從此,我們是真的夫妻了。”

    說到這里,蕭嘉哽咽得說不出話了。

    他的嫣兒始終比他更勇敢,他有心娶她為妻,有心要讓她坐上太子妃之位,卻一直礙于母後的威勢,始終在隱忍,不敢輕易向父皇、母後提及。

    若非嫣兒的決然一跳,命在旦夕,蕭嘉怕是還下不了這個決心,與母後翻臉。

    “嫣兒,你比孤勇敢。”

    “有了你做榜樣,孤以後也會努力變得更加勇敢!”

    ……

    蕭嘉一連守著沉睡的嫣兒兩日,說了好多好多話,最後累了,趴在床邊睡了過去。

    傅寶嫣從沉睡中醒來,睜開眼,看到的就是蕭嘉守在她身邊閉眼睡著的模樣。

    傅寶嫣緩緩探過手去,輕輕撫摸過蕭嘉的側臉。

    觸感那麼真實。

    她知道她不是在做夢。

    傅寶嫣眨了眨眼,一個勝利的微笑綻放在唇角。

    她知道,她此刻必定是擁有了太子妃的身份,被救活在蝴蝶谷。

    “夫君,謝謝你如此愛我,兌現了承諾。”傅寶嫣的食指落在蕭嘉的唇上,代替虛弱無力的她給他一個吻。

    這個太子妃的承諾,是用她的命換來的。

    這一場賭局太大,敗了,她就香消玉殞,連活下來的希望都沒有。

    可是傅寶嫣不後悔,就是再讓她選擇一次,她依舊選擇賭。

    蕭嘉與嫣兒在蝴蝶谷恩愛相伴五日後,蕭嘉依依不舍地告別嫣兒,踏上了回京之路。

    離京一個月後,再次返回東宮。

    可蕭嘉怎麼都沒想到,進入東宮後,得知的第一個消息卻是——柳珍珠被甦皇後罰去甘露寺,落發出家,為太子妃祈福。

    蕭嘉听到這個消息,雙足一頓,都還沒來得及坐下歇息一會,茶也沒顧得上喝,立馬就出了東宮,前往母後宮中。

    “母後,您這是何意?”蕭嘉跨入鳳儀宮,請了個安,立馬就詢問上了。

    “哦?這是來興師問罪了?”甦皇後冷笑道,“你心愛的太子妃身子不佳,住進了蝴蝶谷,母後就好心讓你的愛妾去甘露寺為她祈福啊。”

    “傳言道,甘露寺福澤深厚,得上蒼庇佑,想必有柳側妃在那里日日誦經,咱們未來的太子妃也能早日康健。”

    蕭嘉雙拳緊握。

    他何嘗不知,母後這是對自己一意孤行要冊立嫣兒為太子妃不滿呢,就想盡一切法子給自己添堵,存心不讓自己日子好過。

    蕭嘉忍了又忍,最後還是忍下所有的話,向甦皇後服軟道︰“母後何必遷怒他人,嫣兒這件事,兒臣讓母後心底不爽了,是兒臣不孝。”

    “呵,你也知道自己不孝?”甦皇後冷哼一聲,“真真是難得啊。”

    蕭嘉深呼吸兩口氣,最後恭恭敬敬道︰“母後息怒,日後朝廷上的大事,兒臣盡量都听母後的就是,絕不敢再一意孤行。”

    甦皇後听到這話,總算心底舒坦了點,這個兒子隨著年歲漸長,已經隱隱開始不服管教,好些政事也與她意見相左爭持不下了。

    若能因為一個傅寶嫣,換來這些妥協,也算是一大幸事。

    思及此,甦皇後臉色總算好看了些。

    蕭嘉轉身離開時,內心卻對母後越來越失望了,母後作為深宮一婦人,太想插手前朝之事了,不是好事。

    蕭嘉一走,甦皇後身邊的嬤嬤笑道︰“皇後娘娘這一招真厲害,安排柳側妃落發出家,果然激起了太子殿下心底的愛憐之意。”

    “本宮的兒子,本宮比誰都了解,他呀,就是一顆豆腐心,軟的一踏糊涂。若柳側妃一直在東宮活得好好的,怕是這次傅寶嫣的事就真的遷怒到她身上,沒有回頭的余地了。這怎麼行,本宮還等著柳側妃干掉傅寶嫣這個禍害呢。”

    眼下傅寶嫣得了側妃太子妃的聖旨又怎樣?

    太子妃這種東西,能冊立,就能廢。

    甦皇後看中了柳珍珠,打算將來扶持柳珍珠干掉傅寶嫣,然後再給太子另外娶個有家族助力的太子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