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74章

    夕紅勾欄院,夜。

    好幾個漂亮的姑娘在月色下翩躚起舞, 更多的則是坐在男人大腿上, 或勾住他們脖子喂酒,或揉著他們胸口撒嬌說話。

    鶯鶯燕燕, 好不熱鬧。

    “討厭, 別胡亂摸人家,人家還是黃花大姑娘呢。”一個紅裙小姑娘腰肢一扭, 打開李公子不安分的手。

    李公子抬腳一勾, 攔住紅裙姑娘的去處︰“好依依, 今夜火氣咋這麼大?”

    另一個男人懷里的綠裙姑娘開口笑道︰“還不是听聞李公子即將迎娶傅國公府的姑娘,依依吃醋了唄。”

    這話一出來,好幾個姑娘“哇”了一下。

    如今誰不知道滿京城的姑娘, 屬傅國公府的姑娘最是緊俏,傅大姑娘前些年嫁了平南郡王府世子。

    如今傅二姑娘傅寶嫣都還沒嫁進東宮, 為了能及時進入蝴蝶谷治療, 待嫁之身已是破格有了太子妃的頭餃,提前入了皇家玉蝶和族譜, 這是史無前例的榮耀啊。

    傅三姑娘傅寶箏雖然還沒定親,可與晉王世子傳得滿京城都是, 以晉王府以往的強勢手段, 大家都暗地里猜測傅寶箏這個晉王世子妃是板上釘釘的, 只是時間問題。

    如此一來,傅國公府真真是完全不靠男人,光憑這三個女子就能撐起一門榮耀了呢。

    可以說, 傅寶嫣得太子寵愛,榮登太子妃一事,將傅國公府姑娘的身價直直抬高了好幾個梯度,連帶著三房的傅寶央都跟著熱了起來。

    听聞李公子要說親的對象就是傅寶央,也難怪李公子的相好依依醋勁犯了,都不肯讓李公子踫了。若是尋常人家的姑娘,依依還敢詆毀兩下,對上炙手可熱的傅家姑娘,依依還真是不敢詆毀,只能自怨自艾地干生氣了。

    李公子听說了原委後,一副浪蕩子的樣子,笑道︰“你們都是打哪听來的小道消息啊,傅國公府的姑娘哪里看得上我?”

    不遠處坐著的李瀟灑,听到這話,倒是認可地點點頭。

    如今的傅家姑娘被炒得太火了,上門說親的媒婆都要排長隊的,一般門第的公子哥哪里能被看得上眼?

    傅國公府的門第,越來越不好攀了。

    秦霸天坐在蕭絕身邊,忍不住對蕭絕笑道︰

    “絕哥真真是算無遺策啊,沒想到咱們只是奪走了傅寶嫣的清白,她就真能狠下心來,連命都搭上,去賭了那麼一局,一舉成了太子妃。”

    蕭絕听了,拂拂衣袖,一抹淡笑劃過。

    這事兒太好辦了,傅寶嫣這個女人可不是什麼會認命的小女子,一旦清白被毀,在極大的恐慌和不安里,她一定會想盡一切法子盡快套牢太子。

    太子自打失去了傅寶箏,太子一黨就一直在為挑選下一任太子妃傷神,家世、年歲、模樣、聰慧程度都被甦皇後看得上眼的實在是少之又少,而太子又一直抗拒,是以,太子妃之位一直空懸。

    太子妃之位空著,傅寶嫣又怎麼可能看得上區區側妃之位,去跟柳珍珠平起平坐?

    要麼不算計,要算計就得來個大的。

    是以,在蕭絕故意派人在傅寶嫣身邊提點了蝴蝶谷後,傅寶嫣立馬就有了動靜。

    而太子那個情聖,一定會被傅寶嫣糊弄住的。

    果不其然,最後的結局讓蕭絕很滿意。

    李瀟灑嘿嘿一笑︰“多虧了太子殿下是個情聖,若是換個太子,傅寶嫣就是跳樓十次,也當不了太子妃。”

    秦霸天嘴里正在喝酒,想起某個情景,簡直要笑噴︰“听聞甦皇後當時氣得臉上敷的白、粉都掉了,撲簌簌,跟老樹掉葉子似的。”

    “哎喲,可惜了,沒看到那一幕,不知下次宮宴還能不能補看?”李瀟灑跟著起哄。

    “得了這麼個太子妃,還怕看不到甦皇後氣得發抖的一幕?等著吧,機會多著呢。”蕭絕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嘴角一抹壞壞的笑。

    蕭絕說到這里沒了下文,秦霸天和李瀟灑卻都明白里頭的含義——

    自從太子失去傅寶箏,失去傅寶箏身後傅國公府的支持後,好些朝臣就在觀望,實在是肅王和福王羽翼漸豐,這半年來立下好幾次大功,越發得了慶嘉帝喜愛,在朝堂威望漸生,逐漸不安分起來。而太子呢,自從在貪墨大案上栽了個大跟頭後,越發畏畏縮縮,在朝堂上越發毫無建樹起來,又一而再再而三地傳出男女之事上的大丑聞,惹了慶嘉帝的嫌。

    可以說,接下來的朝堂局勢即將動蕩不安,這個時候迎娶毫無助力的太子妃,太子簡直是在自掘墳墓。

    而傅寶嫣這個太子妃,則是蕭絕送給太子的第一份大禮。

    傅國公府。

    傅寶箏正開著窗戶,坐在長榻上畫畫,忽的院子里跑來了氣呼呼的傅寶央。

    傅寶箏瞥到傅寶央,趕緊收了手頭的人物畫像,要藏起來。

    不是傅寶箏不信任傅寶央,怕她捅到娘親跟前去,實在是落在畫紙上的是她的四表哥,一筆一畫勾勒的全是四表哥與她獨處時才有的風情,是獨屬于她和四表哥之間的小秘密呢,除了她和四表哥,傅寶箏不樂意給任何人瞧了去。

    哪怕親密如傅寶央,也不行的。

    可傅寶央今日跑太快了,快到傅寶箏都來不及好好兒去藏畫,不得已,飛快卷起來丟進畫缸里。

    “哎呀呀,氣死人了!”飛跑進來的傅寶央,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氣憤里,沒顧得上去瞧傅寶箏的小動作。

    傅寶箏松了口氣,這才拍了拍身邊的空位,讓傅寶央坐。

    傅寶央太氣了,都不等傅寶箏問,就自顧自透了個底朝天︰“二嬸也太不要臉了,不就是傅寶嫣當了太子妃嗎,牛逼哄哄什麼呀,竟然對她那個瘸腿佷子說,等傅寶嫣回來後,就將我賜婚給那個死瘸子!”

    “什麼?”傅寶箏驚了。

    二太太邢氏慣來愛逞強,如今還真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啊,這才當上太子丈母娘沒兩月,就開始亂點鴛鴦譜了?

    不過震驚歸震驚,仔細想想,二太太邢氏小門小戶出生,這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當太子丈母娘了,一旦夢想成真,可不是得使勁兒顯擺。

    最大的顯擺莫過于在娘家逞能了,讓娘家所有人都羨慕她日子過得好,羨慕她有權有勢,受眾人崇拜。

    如何顯得有權有勢呢,自然莫過于給娘家的瘸腿佷子娶一房平日做夢都不敢娶的高門媳婦了。

    將傅寶央賜婚給瘸腿佷子,可算是滿足二太太邢氏的虛榮心和報復心了。

    不過,傅寶箏也就是驚了那麼一下,很快安撫傅寶央道︰

    “別急,傅寶嫣這個太子妃如今還在蝴蝶谷沒回呢,一時半會的賜婚不成。再說了,有我娘在,就是傅寶嫣真的喪心病狂,伙同她娘要將你賜婚給那個死瘸子,我娘也有辦法保住你。”

    “我娘也是這麼說的,可是我就是氣啊!”傅寶央一屁股坐在長榻上,自個兒倒茶水,咕嚕咕嚕一口干掉一盞茶。

    來不及吞咽的茶水從嘴角流出來。

    傅寶箏見了,趕忙拿了自己帕子去給傅寶央擦嘴。

    正擦著時,傅寶央的大丫鬟十萬火急的奔了來,還在院子里就喊上了︰

    “四姑娘,不得了啦,那個死瘸子眼下正在雲里茶館亂說,污蔑姑娘您是他未過門的媳婦兒……”

    傅寶央一听還得了,立馬一掌拍在矮幾上,驚得茶盞都跳了起來︰“混蛋!本姑娘今日非得廢了他不可!”

    說罷,傅寶央氣沖沖就跑了出去。

    “央兒,央兒……”傅寶箏急得不行,最後跟在傅寶央身後也沖去了雲里茶館。

    雲里茶館是京城最高端的茶館,光是錢袋子里有錢還進不去,還得身份兒上檔次才行。

    瘸子邢三寶,非富也不貴,按照他以前的身份地位自然是進不去的,可誰讓他有個好表姐傅寶嫣呢,傅寶嫣一飛沖天成了大塢王朝歷史上最最神奇的一個太子妃,還未三媒六聘、鳳冠霞帔就入了皇家族譜,被正式冊立了太子妃。

    可以說,傅寶嫣開創了先當太子妃,後補各種手續的先例。

    這等榮耀,普天之下還未有能與其比肩的。

    可見,太子有多愛她!

    皇家又有多重視她!

    于是乎,傅寶嫣一下子成了底層百姓眼里需要仰望的對象,就是背後有些勢力的商家也是萬萬不敢得罪的,得罪傅寶嫣就是得罪太子,得罪太子……一般的老百姓哪敢啊?

    別說老百姓了,除了肅王、福王以及晉王這類權貴,旁的一般官員也不敢得罪太子和太子妃啊。

    是以,邢三寶打著太子妃娘家人的旗號,硬是進入了雲里這個高檔茶館。

    然後,瘸子邢三寶在與鄰座人爭強好勝時,毫不猶豫透露了他是太子妃娘家人的事實,還大放厥詞,說即將迎娶傅國公府三房的傅寶央。

    “不是吧,人家如花似玉的傅四姑娘,能嫁給你一個長相丑陋,又沒有功名的瘸子?”有人抬杠道。

    邢三寶立馬急了︰“本公子可是太子妃娘娘嫡親的表哥,什麼樣的姑娘娶不得?我姑姑親口說的,再過個幾個月,就能洞房大喜了!”

    很不湊巧,今兒個慶嘉帝微服出巡,蕭絕作陪,還有秦霸天、李瀟灑等人一同坐在包廂里,大堂里邢三寶的大放厥詞听得那是一清二楚啊。

    有個听不下去的言官,當場就忍不住提出疑問道︰“這傅國公府的姑娘如今听聞炙手可熱,光是上門提親的媒婆就得從巷子頭排隊到巷子尾啊,真能看上太子妃舅舅家的瘸子表哥?”

    言下之意,其中怕是有隱情。

    而最可能的隱情便是,太子妃舅舅家的人仗著與太子妃關系好,就仗勢欺人,欺辱到了太子妃素來關系不好的堂妹身上。

    隨後,言官怕慶嘉帝不清楚其中的來龍去脈,便將傅國公府里,太子妃所在的二房與大房、三房不睦的事簡單概述了,最後補了句︰

    “太子妃母女這樣做,可是不厚道啊。”

    何止不厚道,簡直就是惡毒,傅寶央出身不差,又被國公爺和郡主疼得跟親閨女沒差什麼,就算嫁不得皇親國戚,也能隨便撿個進士及第的青年才俊嫁了呀,何至于下嫁一個沒功名的死瘸子?

    慶嘉帝听後,微微蹙眉︰“將太子給朕叫來!”

    李瀟灑一听到這話,當即心底樂開了花。

    太子呀太子,沒想到吧,你那媳婦兒還沒伺候你洞房花燭呢,就給你添了第一重麻煩了。

    妻族不賢,禍事自然太子背。

    誰叫傅寶嫣是太子心心念念好些年,為了這個傅寶嫣,太子殿下先是得罪了慶嘉帝最疼愛的外甥女傅寶箏,後又雙膝跪下聲淚俱下請求慶嘉帝冊立她為太子妃呢。

    結果,太子妃娘家人,就是這麼個德行?

    你說太子是啥眼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