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75章

    “你, 你, 你什麼人吶, 看不慣我娶媳婦,還是怎麼的?”邢三寶真的好氣哦, 打著太子妃的旗號, 他這一個多月走遍京城都沒人敢招惹他, 今兒個真是見鬼了,好幾個人卯足了勁諷刺他。

    其實呀, 以前沒人敢諷刺他,實在是邢三寶之前去的地兒都非達官貴人聚集地,今兒他闖上了京城最上等的茶館, 里頭的客人都是有來頭的, 紈褲子弟更是多,哪還能像曾經那般順利呢?

    “對呀,就是看不慣你!怎麼著?”一個深白寶藍色長袍的少年郎站起身道,“本公子的兄弟年紀輕輕就中了舉人,去傅國公府提親還被拒絕了, 結果……你一個身無功名的死瘸子, 仗著有太子妃撐腰,就強搶民女了?”

    這個說話的是大皇子肅王母族家的表弟, 肅王一黨可是與太子一黨誓不兩立呢,遇上了太子妃舅舅家的人,哪能給臉?

    拍著桌子叫板啊。

    邢三寶急了,一通亂喊︰

    “他媽誰強搶民女了?是傅寶央那姑娘抱著我大腿, 喊著囔著非我……不嫁的!”

    傅寶央剛跳下馬車,就听到茶館里傳出的大喊聲,真真要氣炸了,當即提起裙子就大步沖上了茶館二樓。

    “央兒!”傅寶箏也焦急地往茶館里沖。

    不過傅寶箏才剛奔到一樓通往二樓的樓梯中間,就听到樓上傳來 里叭啦的桌椅倒地聲,還有男子的鬼哭狼嚎聲。

    待傅寶箏沖到二樓後,整個人驚呆了。

    只見傅寶央一把抓起倒地的邢三寶,給拽了起來,然後對準他屁股狠狠來了一腳。

    這一腳力氣夠大啊,踹得邢三寶直接飛撲過去,一連撞翻了三四張桌子才停下。

    桌上的茶果點心飛濺一地,有碎裂的茶盞割傷了邢三寶的瘸腿,血絲滲出。

    忽的,邢三寶再次慘叫出聲。

    原來是傅寶央再次憤怒地沖上去,一腳踏上邢三寶的後背,不偏不倚踩在了身下有碎瓷片的地方,疼得邢三寶慘叫不已,眼淚花花的。

    秦霸天和李瀟灑紛紛走出包廂看熱鬧,李瀟灑張開嘴不敢相信地扯住秦霸天道︰“我靠,傅家姑娘這般……勇猛?”

    簡直堪比……母老虎啊……

    秦霸天一瞬間想起來啥,湊近了李瀟灑,小聲道︰“我怎麼覺得,傅家姑娘都有母老虎潛質?”

    兩個月前,傅寶箏才剛扇了絕哥兩巴掌,兩個月後,她堂妹就當眾踹男人?

    “不過話說回來了,傅家姑娘真的是一個個的都虎虎生威,女中豪杰啊!”李瀟灑吞了口唾沫,腦海里重新回味了一遍傅寶箏扇絕哥兩耳光的情形,那力度,那決然的樣子,絕對是李瀟灑看過的最帶感的畫面。

    這相當于什麼呢,就是世上一個你絕對不敢去招惹一根汗毛的人,一個隨便黑個臉都能嚇破一眾人膽子的這樣一個人,結果被一個小姑娘給連扇了兩耳光。

    你說刺激不刺激?

    你說帶感不帶感?

    那份刺激和帶感,真真是令李瀟灑每每回憶起來,都忍不住再次感嘆的那種。

    自然,今日傅寶央帶來的刺激感是遠遠不如傅寶箏那日的,但是一個小姑娘當眾毆打男人,也實在是足夠令李瀟灑撐大雙眼了。

    卻說此刻的傅寶央不僅當眾打人,最後還一腳踏上男人後背,死勁兒一跺,整個作風像極了武林中的女俠客。

    盛怒中的傅寶央,一腳一腳不停狠踹趴在地上的邢三寶,大聲臭罵道︰

    “你個流氓無賴,誰是你未婚妻?誰抱住你大腿,哭著喊著非你不嫁了?啊?”

    “有種,你就再說一句?”

    “你真敢再說一次,本姑娘還敬你是條漢子!”

    傅寶央真真是肺都快氣炸了,被一個死瘸子在大眾場合如此污蔑,她兩只眼眶通紅通紅的。

    氣得淚水掉落時,傅寶央腳下一個使勁,“ 嚓”一聲……好像踩斷了肋骨。

    疼得邢三寶哭爹喊娘的。

    李瀟灑忍不住驚呼︰“這姑娘夠烈啊!”

    秦霸天瞅瞅傅寶央,再瞅瞅李瀟灑,忽的眨巴眼道︰“我靠,你不會看上她了吧?小心娶回家,被她發現你金屋藏嬌,一個發怒也踩斷你肋骨哦……”

    “好怕怕。”

    李瀟灑︰……

    “說什麼渾話呢?”

    李瀟灑一把推開秦霸天,推得他一個趔趄。

    正在這時,一個急促的腳步聲走上二樓,那人一上來,被傅寶央踩在腳底的邢三寶就可憐兮兮大喊了起來︰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快來救救我……我是太子妃舅舅家的大表哥啊,我被這瘋婆子踩傷了肋骨……”

    “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太子殿下救命啊……”

    太子蕭嘉被父皇身邊的小太監叫過來時,沒被通知是何事。正腳步匆匆要往父皇所在的包廂奔,沒想到會在這里遇上嫣兒舅舅家的大表哥,先是一愣,隨後看清楚了大表哥臉上的痛苦後,蕭嘉本能地命令那姑娘道︰

    “這位姑娘,高抬貴腳……”

    結果話音未落,蕭嘉就看到了傅寶央扭轉過來的憤怒到赤紅雙眼的臉。

    傅寶央,蕭嘉自然是認識的,知道她是傅寶箏最喜歡的堂妹。

    傅寶央在這,傅寶箏很可能就在附近。

    思及此,蕭嘉莫名的有些不自在。

    正在不自在時,傅寶箏走過去,站在了傅寶央身邊。

    方才傅寶箏一直沒出現,是因為傅寶央已經打了人,開弓沒有回頭箭,再勸再阻止,事情都已經這樣了,還不如讓傅寶央發泄個夠。

    可太子來了,就不一樣了,太子簡直就是個寵妻狂魔,為了傅寶嫣三個字就能什麼都拋之腦後的那種。傅寶箏再不出現,指不定傅寶央得吃虧。

    “怎麼,我堂妹踩了太子妃的大表哥,太子殿下有意見?”傅寶箏面朝太子,很有幾分針鋒相對的意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