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78章

    太子殿下踏入包廂門, 慶嘉帝一個眼皮都沒抬,更別說賜坐了。

    所有人坐著, 唯有太子一人站著。

    這一站, 就是整整半個時辰,腿都酸了。

    慶嘉帝是個什麼態度,那些跟隨微服出巡的大臣全都看明白了, 其中有一個老臣是太子一黨的, 內心直嘆氣,他是真心不明白, 太子怎麼就鬼迷心竅被傅寶嫣迷住了?

    這麼個太子妃, 身為老臣的他是真心要被氣吐血了。

    睜大雙眼好好瞅瞅, 太子妃娘家都是些什麼上不得檔次的人呀?

    這還不是最氣的,最氣的是,真論起太子妃娘家來, 怎麼也輪不到邢家啊, 傅國公府才是正宗的娘家啊!

    可是你瞧瞧,今日這一出鬧的,太子殿下明顯沒將傅寶箏和傅寶央這兩個正經的堂妹當做太子妃娘家人,反倒將偏遠一些的邢三寶當做了太子妃娘家人來護著。

    簡直腦子進水了呀!

    老臣氣得快吐了血!

    自然,老臣很清楚,太子會這般選,究根結底還是太子妃與大房和三房不睦,與無權無勢又無賴的邢家人走得更近一些。

    換句話說,這個太子妃簡直就是個大禍害!

    傅寶嫣怎麼都沒想到, 她日日在蝴蝶谷調養身子,憧憬日後攜手太子笑望大好河山,憧憬所有臣民匍匐在地恭賀她登頂皇後寶座時,甦皇後和太子一黨的所有人已經視她為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她立馬猝死在蝴蝶谷,讓出太子妃之位才好。

    時間一晃,半年過去了。

    蝴蝶谷。

    這日清晨,劉太醫滿臉歡喜地向傅寶嫣道喜︰

    “恭喜太子妃娘娘,身體已經痊愈,明日即可起程回京。”

    “真的?”傅寶嫣雙眼里落滿星辰,蝴蝶谷的日子太過單調,她早盼望回京了。

    離開太子殿下大半年,她太想太想他了。

    這半年里,太子寄來的每一封家書,她都坐在情人坡上迎著朝陽一遍遍地讀。

    然後再每日一封的給太子回信。

    從太子的家書里,傅寶嫣知道,禮部已經忙碌了大半年,一切準備就緒,只待她一回京,太子就八抬大轎,敲鑼打鼓風風光光迎娶她正式入住東宮。

    眼下,她已痊愈,屬于她傅寶嫣的好日子終于要來臨了。

    除了嫁給她心心念念的太子殿下外,還有一個是傅寶嫣做夢都惦記的——回京後,她要向所有曾經瞧不起她出身的人炫耀,炫耀她衣錦還鄉,炫耀她一躍成了天底下第二尊貴的女人!

    尤其要站在傅寶箏面前,好好兒顯擺顯擺她如今的璀璨光芒!

    太子妃啊!

    這個位置,是她硬生生從傅寶箏手里搶過來的!

    一招得手,勢必要在傅寶箏跟前狠狠兒炫耀,才對得起這些年她屈居傅寶箏之下的苦!

    不僅如此,她曾經受過的苦,遭過的罪,她會一樁樁還回去。

    絕對不手軟!

    “傅寶箏,你們一個個的全都給本宮等著。”傅寶嫣離開蝴蝶谷的前一日,站在暮色下的情人坡上,看落日余暉一點點散去,嘴角帶著一絲陰狠,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蹦。

    半個月後,傅寶嫣抵達京城。

    “嫣兒!”

    太子蕭嘉策馬奔騰在京郊的草地上,大老遠就歡喜地叫喊上了。

    “嫣兒……”

    看到傅寶嫣馬車的那一剎那,蕭嘉再也忍不住了,揮舞馬鞭狂抽馬屁股,一路飛馳過去,生怕晚一會見到嫣兒,就錯過一萬年似的。

    那個激動哦。

    也不怪蕭嘉如此激動,實在是嫣兒縱身一跳,損了五髒六腑,差點兩人就真的陰陽相隔了。

    如今他還能飛奔出京城,在大草原上見到他的嫣兒,真真是上蒼的厚待。

    傅寶嫣坐在馬車里,听到情郎久違的聲音,听到他喊得那般大聲,都不怕下人笑話的,她內心一個甜蜜,伸出小手一點點拉開窗簾。

    窗外白雪紛飛,鵝毛大雪里策馬飛馳著男人的身影。

    半年不見,他的笑容還是那般溫暖。

    “夫君……”長久的思念,終于見到了,傅寶嫣聲音哽咽起來。

    下一刻,男人的馬匹停在了距離馬車十丈之外的地方,男人跳下馬背,風雪里朝馬車奔跑而來。

    傅寶嫣轉身也跳下馬車,在雪地上深一腳淺一腳,奮力朝太子撲過去。

    風雪里,兩個分別太久的戀人,終于緊緊擁抱住了對方。

    “嫣兒,活著就好。”蕭嘉用力將傅寶嫣的腦袋壓進自己懷里,低頭親吻她烏黑的發。

    “嗯。”傅寶嫣被蕭嘉抱得太緊,氣都快喘不上來,更別提說話了,埋在他懷里,只能輕嗯出聲。

    “嫣兒,答應孤,以後無論遇到何種情況,都再不許做傻事了!一切都有孤,會護住你的,懂嗎?”蕭嘉說著這話,眼眶又紅了起來。

    他眼前再次閃過半年前嫣兒的決絕一跳。

    他的傻嫣兒,為了不連累他,寧願選擇去死。

    真心太傻了。

    若非這世上有蝴蝶草,她就香消玉殞了。

    這樣的事,若是再來一次,他真的會心髒驟停。

    “傻嫣兒,答應孤,以後無論遇到何種情況,都不許再做傻事,一切都有孤,听到沒?”蕭嘉見嫣兒沒回應,又追問了一句。

    听到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朝她索要承諾,對她的在乎全都體現在哽咽的聲線里,傅寶嫣內心甜蜜極了,這才抬起小腦袋,對著他耳朵小聲承諾道︰

    “好,夫君,嫣兒答應你!”

    白雪紛飛里,兩人摟在一塊,訴說了好多好多,直到頭頂、肩頭落滿皚皚白雪,簡直快成了兩個雪人,兩人間的情話還沒訴盡。

    一旁等候的小菜子,望著他家太子,內心不得不嘆一聲“痴情種啊”,但願這個太子妃能對得住太子這份深情。

    小菜子正這樣想著時,遠處一匹快馬疾馳而來︰“太子殿下,兵部八百里加急。”

    蕭嘉接過信,看完後,臉色大變。

    “夫君,可是有急事?”傅寶嫣懂事的道,“我這里不急,夫君有急事就快回去吧,嫣兒見過夫君就心安了,接下來我自己回傅國公府就是。”

    “嫣兒,那孤就先走了。”兵部確實有急事,蕭嘉心急如焚,不敢耽擱,看到嫣兒這般懂事,他很是欣慰。

    “嫣兒,等著孤,半個月後,孤就風風光光迎娶你!”蕭嘉跳上馬背,再次摸摸傅寶嫣的臉,才策馬離去。

    傅寶嫣立在風雪里,望著男人離去。

    直到背影徹底看不見了,傅寶嫣才令丫鬟拍去身上的雪,轉身上了馬車,徑直朝傅國公府駛去。

    對于傅寶嫣來說,若得太子殿下親自護送前往傅國公府,自然是最有體面,但是太子有急事要離開,她也不強求。

    反正如今的她已經是太子妃了,無論有沒有太子作陪,都足以讓她風風光光返回傅國公府,狠狠地在大房跟前耍一把威風。

    “恭迎太子妃,太子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坐在馬車里閉著眼楮,傅寶嫣眼前一遍遍幻想半個時辰後,即將到來的畫面——齊刷刷跪下一片啊。

    想想都得意。

    半個時辰後,傅寶嫣的車隊駛入巷子,馬上就要到達離別半年之久的傅國公府了。

    傅寶嫣再次理了理身上的火紅襖裙,摸了摸披風領子上的一圈白絨毛,隨後坐直身子,等待馬車停下後,接受大房一家子的見禮。

    對的,對傅寶嫣來說,三房及其余下人對她行跪禮,她也沒多大稀罕。如今她貴為太子妃,最稀罕的就是傅寶箏一家子規規矩矩站在馬車下給她低頭行禮,等著她叫一聲“免禮”。

    曾經壓在她頭上的人,如今要對她低頭屈膝了,真真是想想都爽。

    “恭迎太子妃娘娘回府,太子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馬車終于停下,馬車外響起一道打頭的歡喜聲,緊接著響起一片跪迎聲。

    可傅寶嫣听到這個打頭的聲音,卻是眉頭一皺。

    因為那個打頭的聲音,她听得真真的,是她娘親二太太邢氏。

    怎麼回事?

    今日這個場合,怎麼不是國公夫人蕭瑩瑩親自打頭給她請安?反倒讓她娘親打頭陣?

    傅寶嫣來不及下馬車,“唰啦”一下拉開窗簾,目光掃過外頭一圈後,她目光冷了下來。

    只見風雪里,只站了她爹娘和三房一家子,大房一家子居然一個人影都不見。

    傅遠山不在,蕭瑩瑩不在,連傅寶箏也不在!

    怎麼會這樣?

    按道理,理應國公夫人蕭瑩瑩帶領傅國公府所有人,前來迎接她這個太子妃回府才對呀。

    傅寶嫣強行忍住心底的不悅,盡量讓自己語氣和緩,面朝馬車外的傅寶央笑問道︰

    “怎麼只有央兒在,本宮的好堂妹箏兒呢?大半年的不見,本宮怪想她的。”

    傅寶嫣端莊地坐在馬車里,連馬車都不下,大有一股子傅寶箏一家子不出來迎接她,她就不下馬車的架勢。

    她就不信了,她貴為太子妃,第一次回府,居然享受不到傅寶箏一家子的見禮。

    傅寶央立在風雪里,搓搓有些凍紅的小手,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道︰

    “箏兒啊,今兒一大早就進宮去了,說是與她皇舅舅約好了,今日要陪她皇舅舅下一盤棋的。”

    這話說得輕巧,卻無疑在嘲諷傅寶嫣,你不過是個太子妃而已,沒什麼了不得的,我傅寶箏不願意給你臉,不願意站在門口給你屈膝見禮,隨口搬出皇舅舅來就能推了一切。

    你又能奈我何?

    果然,傅寶嫣氣得握緊了拳頭。

    傅寶嫣深呼吸一口後,意識到今日的自己有些洋洋得意到冒進了,就不該仗著太子妃的身份,在大門口詢問這些話。

    再說了,傅寶箏能躲過今日的見禮又怎樣,難不成一輩子都躲著不見面了?

    何必自取其辱去詢問為什麼。

    只要她還是太子妃,傅寶箏遲早得乖乖給她低頭行禮,等著就是了。

    思及此,傅寶嫣松開握緊的拳頭,面帶笑容,挪動身子準備下馬車進府。

    卻不曾想,傅寶嫣才剛挪動小腳,預備起身,傅寶央又開口了,聲音還不小︰

    “對了,咱們大伯母半個月前剛生下一個小弟弟,還沒出月子呢,太子妃既然回來了,就先去探望一下大伯母,再回你的院子休息吧。”

    听到這話,傅寶嫣的指甲直接掐進了手心。

    怎麼,她這個太子妃回府,大房的人沒一個出來迎接她就算了,還要反過來讓她堂堂太子妃連馬車都沒下,就上趕著去給蕭瑩瑩這個大伯母請安去?

    這是強行忽略掉她們身份上的高低貴賤,用長輩的身份來壓制她這個太子妃了?

    傅寶嫣真心一陣窩火!

    沒法子,若蕭瑩瑩只是一般的國公夫人就罷了,偏偏還是慶嘉帝最疼愛的堂妹,連太子殿下本人都要尊稱一聲堂姑姑的,傅寶嫣這個太子妃在已經被人提醒的前提下,還真的不能冷面拒絕。

    最後,傅寶嫣心不甘情不願地先去大房,見過蕭瑩瑩後,才回的二房。

    結果,回到二房後,幾個負責探听消息的婆子將這半年來傅國公府和邢家人發生的事,撿重要的幾件匯報給她听,然後,傅寶嫣直接就氣得摔斷了金簪︰

    “混賬,這些事為何現在才報上來?”

    幾個婆子嚇得噗通跪地︰“奴婢們有心稟報,可二太太說,太子妃療養期間,不宜打擾……”

    傅寶嫣听到這話,真心氣得快岔了氣。

    而二太太邢氏,剛剛要走進房門,在外頭听到嫣兒發怒了,知道是東窗事發了,趕忙溜走。

    “娘,您給我站住!”傅寶嫣沖出門外,恨鐵不成鋼地堵住走廊里預備逃走的二太太邢氏,“娘,您和邢家人不能給女兒提供助力就罷了,還上趕著添什麼亂啊?”

    此時此刻,傅寶嫣才知道幾個月前邢三寶給太子抹黑的事。

    而且,類似的蠢事還不止一起,還爆發了好幾起,雖然後面幾起並沒有直接給太子帶來災難和麻煩,可卻實打實的抹黑了太子妃娘家人的形象。

    如今,怕是滿京城的人提起太子妃娘家人,都是譏諷翻白眼的。

    更可怕的是,會不會惹得太子心底對她有了幾分不滿?

    傅寶嫣真心想將這些只會拖後腿的蠢親戚,全部一刀結果了!

    二太太邢氏看到傅寶嫣眼底的陰冷,嚇了一大跳,她女兒的凶狠她是知道的,生怕女兒傷害了邢家人,慌忙求情道︰“嫣兒啊,他們都是你嫡親的親人啊,你不能傷害他們……”

    “你給我閉嘴!”傅寶嫣雙眼里燃燒起熊熊大火,聲音狠戾極了。

    這個樣子的嫣兒,直接嚇懵了邢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