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80章

    傅寶嫣簡直喪心病狂,才剛當上太子妃, 就拿自己家的堂妹開刀顯擺威風。

    嘴臉太難看了!

    還左右開弓, 嘴角扇出血來了?

    傅寶箏眼前浮現央兒受苦受難的樣子,剜心般疼, 再不敢耽擱, 丟下畫筆, 連斗篷都來不及穿,就冒著風雪朝二房院子奔去。

    傅寶箏走得太急, 待大丫鬟折枝急急忙忙捧了一件厚實斗篷追上時, 都快到二房院門口了。

    傅寶箏沒時間停下腳步穿什麼斗篷,抬手拒絕, 繼續大步朝前走。

    折枝沒法子,只能是撐傘在姑娘頭頂,能擋去多少風雪是多少。

    風雪里,隱隱傳來二房院子里的嘈雜聲。

    听那動靜, 亂得很吶。

    “三姑娘, ”兩個婆子擋在院子門口, 阻擋傅寶箏進入,高抬下巴狗仗人勢大聲道, “請三姑娘稍後, 奴婢這就去通報太子妃。”

    這是明擺著告訴傅寶箏, 今時不同往日,她傅寶嫣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願意見誰, 誰才有資格進去覲見。

    不願意見的,就算是京城里頂尖的貴女,也只有在外候著的份,連院門都進不去。

    這就是高低貴賤不同。

    傅寶箏一絲冷笑︰“區區一個太子妃而已,真將自己當女皇了?”

    若傅寶箏跟二房的人一樣,一輩子沒見過天家氣派,沒怎麼接觸過皇親國戚,那還有可能遇上太子妃就膽怯,就乖乖的對方說什麼就是什麼。

    可傅寶箏是什麼身份啊?

    慶嘉帝是她皇舅舅啊,娘親是當朝郡主,外祖父是慶嘉帝最敬重的皇叔,打小就與天底下最金貴的皇子、公主打打鬧鬧長大的,什麼貴人沒接觸過,沒打過交道啊?

    這樣的傅寶箏,能因為傅寶嫣是個新晉太子妃,就畏畏縮縮膽怯起來?

    何況,還只是一個住在娘家,還沒來得及被八抬大轎迎進東宮的太子妃而已!

    拽什麼拽?

    “滾開!”傅寶箏目不斜視,直接強闖進去。

    “三姑娘請止步!”兩個壯實婆子要去攔堵傅寶箏,可她們還沒踫到傅寶箏的胳膊,就突然“啊”的一聲慘叫,兩人齊齊被踹飛了。

    原來,傅寶箏是帶了護衛來的,各個都是爹爹給她的頂尖高手。

    護衛開道,太子妃的那些婆子、丫鬟紛紛退開,傅寶箏如進無人之境。

    進去後,只見傅寶央被兩個侍衛摁趴在雪地里,臉頰高高腫起,堵住嘴的白帕子沾惹了血跡,一看就是被狠狠扇過好幾個巴掌的。

    傅寶央扭動身子拼命反抗,折騰得身下的積雪都融化了,衣裳濕透,滿是雪水。

    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傅寶箏心疼極了,連忙奔上前去搶人。

    讓傅寶箏意外的是,那倆個鉗制傅寶央的侍衛,絲毫不抵抗,立馬放人。

    似乎解救得太順利了點?

    絲毫阻力都沒有。

    “央兒,你還好吧?”傅寶箏拿下塞嘴的帕子,蹲在地上抱住傅寶央,急急問道。

    傅寶央搖搖頭,下一刻立馬情緒激動地爬起來,沖動地推開傅寶箏,就掉頭要向後猛沖過去。

    “央兒?”傅寶箏急急叫了聲,順著央兒沖去的方向望過去,這才看到後面長廊里,立著一身白衣一臉笑模樣的傅寶嫣呢。

    “放開我!滾開!”

    沖到半途的傅寶央,再次被兩個侍衛給抓住,無論她怎麼踢打,怎麼撕咬,都沖不破兩個侍衛的堵截,恨得她大喊大叫。

    長廊里的傅寶嫣呢,一臉看戲的樣子,始終保持微微笑。

    像個純粹看戲的局外人。

    眼下的傅寶嫣一身素錦襖裙,外罩素錦長披風,站在長廊里的大紅柱子旁,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白衣仙子似的,迎著風雪高昂著頭,視線越過紛紛揚揚的大雪,越過風雪里大鬧不止的傅寶央,徑直朝傅寶箏射來。

    嘴角盈盈淺笑,目光里挑釁意味十足。

    頓了頓,傅寶嫣隔空喊話道︰

    “傅寶箏,你終于肯來見本宮了,還以為你要一直當縮頭烏龜,躲著再不敢見本宮一面呢。”

    听到這話,傅寶箏很是詫異,什麼叫她終于肯來見她?什麼叫她躲著再不敢見她一面?

    什麼亂七八糟的?

    這傅寶嫣暗戳戳自己給自己腦補了一出怎樣的大戲啊?

    正在傅寶箏滿心疑惑時,兩個婆子抬了一張大紅色玫瑰圈椅來放置在長廊出口處,傅寶嫣雙手抱著一個小巧精致的暖爐,拖著曳地披風,優雅地落座,腳下是三層石階。

    調整好坐姿後,傅寶嫣一副人上人的架勢,高抬下巴朝傅寶箏啟唇笑道︰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來吧,箏兒,本宮給你個機會彌補,今兒好好地向本宮請個安,央兒今日得罪本宮的事,就既往不咎了。”

    傅寶箏︰……

    足足愣了兩下,才明白傅寶嫣嘴里的話是什麼意思。

    敢情昨日傅寶箏進宮去,沒在大門口迎接傅寶嫣這個回府的太子妃,沒給她請安行禮,被傅寶嫣記恨了一夜?

    為了讓傅寶箏恭恭敬敬給她請一次安,傅寶嫣就喪心病狂到抓了傅寶央來虐待,逼迫傅寶箏不得不來面見她,給她請安?

    難怪方才解救傅寶央那般容易呢,因為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故意設圈套將傅寶箏引到二房來,目的為了讓傅寶箏屈膝請安,好好兒向傅寶嫣低一次頭?

    思及此,傅寶箏真心覺得傅寶嫣有病!

    還病得不輕!

    傅寶嫣像只高傲的孔雀般那樣坐著,坐了半晌,還不見傅寶箏低頭屈膝見禮,她忍不住笑著嘲諷道︰

    “怎麼,見到太子妃還不屈膝行禮,舍不得彎一彎你高貴的膝蓋麼?箏兒,愛情戰場上,你輸了,就得認!”

    “本宮現在是太子妃,高高在上,你硬扛著不肯給本宮見禮,也不過是讓人平白笑話你拎不清現實罷了。”

    傅寶箏眨眨眼,美眸望天。

    真心覺得無語。

    原來傅寶嫣這麼想壓她一頭,歸根結底,心結還是在太子身上?

    以太子正妻的身份,壓迫傅寶箏低頭行禮,她就能獲得無窮無盡的爽感?

    以為她傅寶箏心底還惦記著太子?

    “呵,”傅寶箏只覺得可笑,翻了個不屑的白眼,“我傅寶箏不是什麼男人都看得上的。”

    話里的諷刺意味太濃。

    也太烈。

    再配上傅寶箏翻的那個白眼,簡直像在嫌棄太子是路邊的狗、屎,看一眼都嫌惡心那種,更別提看上他,願意許嫁了。

    若是一般女子,听到自己心上人被曾經的情敵如此諷刺,怕是立馬就要嘲諷對方“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了”。

    可傅寶嫣還真真不是一般人,她絲毫沒被激怒,反倒越發笑得開懷了︰

    “哦?是嗎?但願你傅寶箏有這份骨氣。”

    “自然,你若是最後實在尋覓不到好夫婿,願意再回到太子身邊,本宮大度,會努力給你爭取個側妃之位的,保證能與柳珍珠平起平坐。”

    听到這話,傅寶箏真心無語,對時時刻刻想顯擺太子妃地位崇高無比的傅寶嫣,是真心一句話都懶得搭理了。

    傅寶箏幾步沖到還在與兩個侍衛抗爭的傅寶央跟前,拉住她小手,就半拉半扯地往院門口拖。

    二房這個烏煙瘴氣的地,傅寶箏這輩子都不想再進。

    “走啦!”傅寶箏奮力將不甘心的傅寶央拖走。

    傅寶央確實不甘心,可也知道,如今傅寶嫣是太子妃,身邊有一堆侍衛保護,還個個都是高手,論武功,她壓根就打不過。

    真打了,也只能像之前那般,落于下風,被人按在地上摩擦。

    想立即就報仇回去,狠扇傅寶嫣幾耳光,今日是做不到了。

    帶著極大的不甘,傅寶央到底被傅寶箏給拖出了二房院門。

    出去後,傅寶箏小聲勸道︰

    “央兒,今時不同往日,她是太子妃,又是個心狠手辣報復心特強的人,以後遇事你需要稍微忍耐一些,不能再像曾經那般咋咋呼呼,想懟就懟了。”

    這倒不是懦弱,而是審時度勢。

    畢竟太子妃地位在那擺著,若還像曾經那般言語不敬,那就是以下犯上了,被扇耳光都是輕的。

    上上下下瞅一遍傅寶央,確實只被扇了耳光,別的傷口都沒有。

    這也是今日傅寶箏只能解救傅寶央,卻不能為她討回公道的原因。

    “知道了。”傅寶央心底很氣,“真心想不明白,太子是什麼眼光,居然被傅寶嫣那樣的人給迷得神魂顛倒的!”

    “眼光太差勁了!”

    傅寶央在嘀嘀咕咕時,傅寶箏聳聳肩,愛情這種事還真的說不清。

    傅寶箏拖走傅寶央後,太子妃身邊的大丫鬟很是不解地問道︰

    “太子妃娘娘,三姑娘還沒給您見禮呢,怎麼就放她離開了?”

    傅寶嫣起身回屋,白了新提上來的大丫鬟一眼,輕斥一聲︰“蠢貨。”

    連這都看不明白?

    都一再要求傅寶箏見禮了,可她死活不見禮,難不成還要派幾個婆子上去踢打她膝蓋彎不成?

    那樣強迫來的,未免太掉價!

    傅寶嫣是個傲氣十足的,也有耐心去等,眼下在傅國公府傅寶箏不肯低頭屈膝見禮,沒什麼了不得的,日後進了宮,有宮規拘著,眾目睽睽之下,傅寶嫣就不信,傅寶箏還能再躲避過去?

    總之,低頭見禮是遲早的,壓根不用急。

    而且,今日唱這一出戲的目的,也不是真為了佔傅寶箏便宜,看她低頭。

    一來,狠狠扇傅寶央十個耳光,是為了替太子出氣。昨夜听婆子稟報,說傅寶央在雲里茶館狠狠下了太子臉面,傅寶嫣當時就想沖進三房,逮住她一頓臭打了。

    二來,听聞這半年來,晉王世子追傅寶箏追得厲害,光是上門提親就提了二十余次,大有一副不得到手不罷休的架勢。

    可晉王世子是什麼人吶?

    整日在勾欄院混的,就沒干過一件上得了台面的正經事。

    與太子一比,簡直只剩張臉能看。

    這樣的人,蕭瑩瑩怎麼可能會同意?一定會抵死拒絕的!就是傅寶箏本人也不可能同意的。

    昨夜听婆子說起這件事後,傅寶嫣心頭忽的有些不安起來,真心有點害怕傅寶箏為了躲避晉王世子,就慌不擇路使用什麼下流手段重新一頭扎進太子懷里,然後逼迫太子對她負責,以此來擺脫掉狗皮膏藥晉王世子。

    甚至,聯合甦皇後,逼迫太子重新冊立太子妃,立傅寶箏為正妻。

    為了杜絕這個可能,今日傅寶嫣才會故意引得傅寶箏前來見自己,然後故意說出那番話——“本宮大度,會努力給你爭取個側妃之位的,保證能與柳珍珠平起平坐”。

    傅寶箏那人性子高傲,听了這等侮辱的話,就算原本真起了重打太子主意的心思,也會歇了的。

    看傅寶箏臨走前的不屑樣,傅寶嫣心頭是松了口氣的,今日這出戲圓滿成功。

    接下來,她只需安心等待嫁入東宮,坐穩她太子妃的寶座就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