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82章

    傅寶嫣出嫁了, 傅寶央開心極了, 覺得府里的空氣都新鮮不少, 尤其出了三房院門路過二房時,空氣不再渾濁。

    所以,自打傅寶嫣離開傅國公府, 傅寶央就像個不著閨房的小野人,在各處花園瞎溜達, 連風雪都不帶怕的, 還鬧出了醉臥冰雪上的笑話。

    虧得冬日一身襖裙實在厚實,又裹了巨厚的斗篷, 還被小丫鬟發現及時,才沒凍傷。

    這日,傅寶箏坐在臨窗長榻上, 腦海里不知想起了什麼甜蜜情景,邊落筆邊笑, 很快空空的畫紙就不再空了。

    難得今日畫得順利。

    哪知, 畫到一半, 忽的一下,窗戶大開。

    肆虐的狂風裹著雪撲進來。

    凍得傅寶箏一個哆嗦,毛筆尖端一滴濃墨震落, 涌進的白雪撲在畫紙上,屋里燒了地龍,白雪遇上暖氣瞬間融化開來,暈濕了一片。

    “哎呀, 我的畫!”傅寶箏被風雪迷了眼,再睜開眼,墨色被雪水暈開,畫作已毀。

    傅寶箏扭頭望向窗外的傅寶央,很有幾分咬牙切齒地叫道︰

    “傅寶央!”

    窗外的傅寶央一見惹禍了,趕忙脖子一縮,舉雙手投降︰“我不是故意的。”

    傅寶箏只氣鼓鼓地盯著窗外的她。

    傅寶央暗道糟糕,肯定是畫好的情郎被她給毀了。一個月前就听傅寶箏嘟囔個不停,說是人物畫像怎麼那麼難,怎麼畫都畫不出神韻來……看眼下傅寶箏氣鼓鼓的樣子,八成是好不容易畫出了神韻,卻被她給毀了。

    思及此,傅寶央聲音都怯懦了兩分︰“箏兒,我真不是……故意的。”

    “信你才有鬼了!”傅寶箏跪在長榻上,一把將窗戶合上,將傅寶央給關在窗戶外。

    傅寶央悻悻地摸摸鼻尖。

    原來,窗戶本關得嚴嚴實實的,傅寶央打院子里跑過,看到傅寶箏投射在窗戶上的剪影就知道她又在低頭作畫了,一時玩心大起,就踮起腳尖悄悄兒靠近猛地打開窗戶,想嚇唬箏兒一頓,結果人沒嚇到,畫給毀了。

    傅寶央覺得自己……很霉。

    趕忙提起裙子跑進屋去,笑嘻嘻厚臉皮地去哄傅寶箏︰“哎呀,箏兒,我真不是故意的嘛。”

    “因為這個就生氣,不理我了,你真小氣。”

    “小氣鬼!”

    “真真是有了情郎,就不要妹妹了,哇哇哇我哭!”傅寶央不要臉地雙手握拳放在眼角假哭,“我這個大活人連你情郎的畫像都比不上,嗚嗚嗚,你重色輕妹!”

    傅寶箏︰……

    趕緊撲過去捂住傅寶央胡亂囔囔的嘴。

    眼神飛速掃視書房一圈,好在丫鬟們都伺候在書房外,方才傅寶央聲音不大,那些渾話應該沒被听去。

    傅寶箏這才松了口氣。

    其實,這只是傅寶箏自欺欺人罷了,書房的隔音並不怎麼好,小院里又寂靜一片,外頭的丫鬟哪能听不見?

    就算不能听個一清二楚,“情郎”啊等字眼,還是能隱隱約約听見的。

    只不過每次傅寶央一來,外頭守著的大丫鬟折枝就會立馬遣散了所有小丫鬟,只剩折枝和折香守在書房外,為的就是防止傅寶央又大聲囔囔出晉王世子來被下面的小丫鬟听到,傳到國公夫人耳里就不妙了。

    折枝和折香都知道自家姑娘與晉王世子相戀的事,也都知道國公夫人棒打鴛鴦的事,國公夫人為了看住女兒,還將兩個大丫鬟單獨叫走狠狠敲打過。可以說,兩個衷心的丫鬟夾在中間兩難,但最後一番糾結後,還是選擇幫著自家姑娘遮掩。

    傅寶箏得好生感激養了倆個忠心耿耿的好丫鬟。

    卻說眼下,傅寶箏被傅寶央叫著“情郎”鬧了一通,又羞又臊,急得捂住傅寶央亂說的嘴,半天不肯松開。直到傅寶央被憋得快斷氣,一個勁舉手投降,指縫間嗚嗚傳出“再不敢了”的可憐聲,傅寶箏才放過她。

    “哎呀,為了個……”傅寶央大喘氣,一個不留神差點又直呼“為了個情郎”了,幸好及時打住,硬生生略過去直接為自己快憋死了哀嚎道,“箏兒,你好狠的心,我差點被你弄死了。”

    傅寶箏真心被大大咧咧的傅寶央給弄無語了,一言不發,抽出那張壞了的畫紙,“啪”的一下拍在傅寶央跟前。

    傅寶央眨巴兩下眼楮,不知傅寶箏這是何意。

    要知道,以往哪怕是毀了的情人畫作,傅寶箏也小氣吧啦不肯給她瞅一眼的。

    今日居然還拍在她眼前,讓她看個夠?

    傅寶央怎麼覺得有詐呢?

    下一刻,待傅寶央看清楚那畫上的人時,她瞪大了眼心底那個後悔啊,直接嗷哭一嗓子,跟匹受重傷的小狼一般,眼淚汪汪抱住傅寶箏大腿,嗷叫道︰

    “箏兒,我錯了,我真心錯了,你再幫我畫一張,好不好?”

    傅寶箏嫌棄地掰開傅寶央抱住自己大腿的手,無情地一字一頓道︰“不、好!”

    傅寶央立馬就哭開了︰“啊啊啊,我等了一個月的畫呀……”

    原來,被毀的這張並不是四表哥的畫像,而是傅寶箏替傅寶央畫的美人畫像——青青草原上,傅寶央一身火烈的騎馬裝奔騰在原野上,似乎有人在身後喚她,美人回眸一笑。

    那個笑,英氣十足。

    再配合奔騰的四蹄,怎麼看,怎麼有氣勢!

    完全展示了傅寶央不同于別家姑娘的那種特有氣質。

    這可是傅寶央要拿去相親的畫像呀!

    相親?

    你沒看錯,就是相親。

    傅寶央兩個月前出門爬山,遇上一個俊俏小郎君,回來後念念不忘,事後打听出那個小郎君是吏部尚書徐家的長子,風度翩翩,俊朗如玉,還是這一屆的探花郎呢,絕對的青年才俊。

    後來听說探花郎府上正在給他相看姑娘,遇上合適的,就要準備親事了。

    傅寶央一急,立馬就纏著她娘要相親。

    這男女相親,正式相看前是需要彼此送上畫像,讓對方先有個大致印象的,若實在沒眼緣,就不必再安排相見了。

    傅寶央的爹爹雖然官階不算高,只是無數京官的小小一員,但好在背靠傅國公府,有蕭瑩瑩和傅遠山這兩座大靠山,是以匹配吏部尚書家的公子是完全沒問題的。

    怕就怕探花郎不願意見她,光是一幅畫像就判定死局。

    所以,拿出去相親的第一幅畫像,必須要吸楮,就算不能一畫定情,也不能讓探花郎搖頭不肯見才行。

    可偏偏傅寶央的娘找了四五個畫像師傅,前前後後給傅寶央畫了十幾幅畫像,都是些中規中矩坐在椅子里或是站在桃花樹下的美人微笑圖,傅寶央論臉蛋遠遠比不上傅寶箏,真要畫成絕世大美人,就太假了,真人見了面非得被嫌棄不可。

    可若是傅寶央長什麼樣,就畫什麼樣,呈現在畫卷上的又太過于普通,就是一個很一般的小美人,望一眼留不下任何印象的那種,傅寶央自己看了都不滿意,更加不敢送去給探花郎看了。

    簡直苦惱死了傅寶央!

    直到一個月前偷看到傅寶箏為晉王世子畫的畫像,惟妙惟肖又栩栩如生,每一筆都是風韻,傅寶央立馬就知道自己有救了,耍著賴皮將相親畫像的事交給了傅寶箏。

    眼下卻毀了?

    “啊啊啊,騎馬奔騰的我真英姿颯爽啊!!!”傅寶央後悔得直砸腦袋,她怎麼就作死弄毀了它呢,發髻、騎馬裝都被融化的雪水暈花了,毀得腸子都青了,“箏兒……”

    傅寶箏嘆息地搖腦袋︰“我琢磨了一個月,今日才得了靈感畫好它,可惜了,作畫這種事靈感只有一次,再讓我畫一幅一模一樣的,就純粹是臨摹了,會失色不少的。”

    換句話說,勉強再畫一幅一模一樣的出來,也僅僅是看上去一樣,仔細一看神韻卻是不再的。

    傅寶央听到這話,真想一頭撞牆,撞死自己算了。

    因為畫像遲遲沒出爐,兩家相約見面的事也就遲遲沒落實,傅寶央萬分擔憂磨蹭的這兩個月,探花郎看上了誰家姑娘定了親,她該怎麼辦?

    思及此,傅寶央淚眼朦朧起來,人都沮喪了。

    “你就那般喜歡那個探花郎?”吏部尚書是剛從陝西提拔上來的,一家子半年前才進京,傅寶箏還沒見過那個探花郎呢。

    “非君不嫁!”傅寶央直言不諱。

    傅寶箏听到這話有些不敢置信︰“可你……只見過他一面啊。”

    怎麼就到了非君不嫁的地步了?

    傅寶央卻昂起腦袋,目光堅定道︰“一見鐘情!”

    傅寶箏︰……

    傅寶央提起一見鐘情,就又喋喋不休起來了︰

    “箏兒,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以前听說哪個姑娘對誰一見鐘情,我也會覺得她腦子簡直有病,直到那日我遇見了探花郎甦宴,他就像書卷里走出來的,笑容干淨又純粹……我開始信了,世間真有一見鐘情。”

    傅寶箏盯著傅寶央的雙眸,在提到甦宴時,傅寶央雙眼里就跟倒影了銀河一般璀璨。

    這樣璀璨的光芒,傅寶箏立馬懂了,央兒這姑娘是真的動心了。

    傅寶箏尋思兩下道︰“央兒,讓我立馬再畫一幅出來,這兩天可能辦不到了,但是我有法子讓你倆見上一面。”

    “真的?”傅寶央道。

    “騙你做什麼?”傅寶箏笑道,“再過六七日就除夕了,甦宴是吏部尚書之子,又是探花郎出身,今年的皇宮夜宴肯定會給他下帖子的。到時,我求娘親把你也帶進宮,還愁見不著他?”

    按照傅寶央爹娘的身份,她是沒有進宮資格赴宴的,但若是跟在蕭瑩瑩身邊混進宮去,卻是無人敢攔的。

    傅寶央立馬驚喜地抱住傅寶箏,激動得大喊︰“箏兒,你真好!”

    傅寶央一臉笑模樣地走後,傅寶箏準備去跟娘親那兒提提帶傅寶央進宮的事,去了才知爹爹被同僚請去喝酒了,只有娘親一人在,正彎腰逗著搖籃里的小弟弟呢。

    “娘。”傅寶箏撩起棉絮簾子,先嬌嬌地喊了一聲,才腳步輕輕地走進里間,生怕勉哥兒若在熟睡,吵醒了就不好了。

    蕭瑩瑩見箏兒來了,忙指著搖籃里的勉哥兒,朝箏兒笑著招手。

    傅寶箏一見這樣,就知道八成是搖籃里的小家伙醒著,又做了什麼可愛的小舉動了,忙加快速度奔過去。

    只見小家伙果然睜著一雙大眼楮,萌噠噠的還沒睡呢,黑眼珠骨碌碌左右轉,要多萌就有多萌,最可愛的是那點點大的小胖手,正跳舞似的亂舞呢。

    “勉哥兒好可愛啊。”傅寶箏蹲在搖籃這頭,與娘親面對面,忍不住伸出小手去握住弟弟的小手手,柔柔軟軟的,比花瓣還嫩,觸感真心好。

    “是啊,他好可愛。”蕭瑩瑩眸子里異常溫柔。

    母女倆在一塊,逗了好一會的小家伙,直到小家伙閉眼進入了夢鄉,才讓奶媽抱去後頭了。

    勉哥兒一走,內室里就只剩下蕭瑩瑩和傅寶箏了。

    “說吧,什麼事?”蕭瑩瑩一眼看穿箏兒有心事。

    傅寶箏也在長榻上挨著娘親坐了,撒嬌似的摟住娘親胳膊,母女倆一塊靠在搭在牆壁上的紅色大靠背上。

    傅寶箏這才開口笑道︰“娘,今年除夕宮宴,咱們帶上央兒一塊進宮赴宴好不好?”

    蕭瑩瑩笑道︰“好端端的,怎的今年突然想起要帶上她?”

    說真心話,央兒可愛歸可愛,是個好姑娘,但她那咋咋呼呼愛惹事的性子,蕭瑩瑩真不放心她進宮。

    尤其今年不同往日,傅寶嫣成了太子妃,蕭瑩瑩怕傅寶央進宮後又去招惹傅寶嫣,亦或是傅寶嫣主動挑事,借著宮規給傅寶央定下什麼罪名,都是麻煩事。

    所以依著蕭瑩瑩的意思,傅寶央最好是別進宮,乖乖的在府里陪著她爹娘守歲更好。

    听出娘親的意思後,傅寶箏知道普通的借口,譬如想帶著央兒去宮里見見世面之類的,是不可能得到娘親同意的。思忖再三,傅寶箏決定半真半假道︰

    “娘,听說三嬸對吏部尚書家的大公子有意,年後就要安排相親……”

    後面的話,傅寶箏沒說,但是蕭瑩瑩已是听明白了,恐怕是央兒想借著宮宴提前見見甦家公子,若是沒眼緣,就不必安排相看了。

    這種事兒,倒也能理解,蕭瑩瑩很爽快地答應了。

    傅寶箏立馬笑道︰“娘親真好。”

    蕭瑩瑩卻忽的笑道︰“有央兒陪著你一塊進宮,你就時時刻刻都落不了單了,挺好的。”

    听到這話,傅寶箏一愣,靠在娘親肩頭默不作聲,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理解過度。

    可下一刻,傅寶箏就明白,她沒有理解過度。

    只听蕭瑩瑩又笑著補充道︰“箏兒,有央兒陪在你身邊,時時刻刻護著你,蕭絕應該就找不著機會與你獨處了。”

    蕭瑩瑩這話算是敲打很重了,算是相當直白地提醒傅寶箏要遠離蕭絕,不要給蕭絕靠近的機會。

    這大半年來,蕭瑩瑩多次找傅寶箏談話,每次都從不同的角度闡述蕭絕為何不適合嫁,一遍遍給傅寶箏洗腦,試圖將傅寶箏心底的那份還不成熟的愛情給扼殺掉。

    “這里有份花名冊,你看看。”忽的,蕭瑩瑩從矮幾上拿出一份冊子交到傅寶箏手上。

    “花名冊?”傅寶箏疑惑地接過小冊子,待翻開來,只見上頭一行行全是人名,什麼“茵翠”“柳兒”“耳鐺”之類的,應當都是姑娘名,更奇怪的是,每個姑娘名字後頭還寫著月份和日子。

    “娘,這是什麼?”傅寶箏真心沒看懂。

    “這都是近半年來,蕭絕在勾欄院寵幸過的姑娘。”蕭瑩瑩淡淡開口道。

    傅寶箏幸虧沒喝茶,要不非得當場嗆死不可。

    娘親太夸張了,居然派人去調查蕭絕,將蕭絕這大半年來招惹寵幸過的姑娘,形成名單交給她?

    里頭記錄得也太清楚詳細了,幾乎每夜都不落下,哪個姑娘哪夜伺候了四表哥,一共伺候了幾夜,全都記錄得清清楚楚,簡直詳細得跟紀錄皇帝的寵幸史似的。

    “娘……”傅寶箏將手里的名單擱在腿上,面上一片燒紅,心底很是一陣無語。

    傅寶箏很想告知娘親別再調查這個了,假的,假的,都是假的,純屬浪費時間和精力。但是四表哥有替身這種事,事關重大,在沒跟四表哥商量之前,傅寶箏是不敢隨意透露給娘親的。

    是以,傅寶箏只無奈地叫了一聲“娘”,就不知該如何替四表哥辯解了。

    蕭瑩瑩打量箏兒,見她面露愁態,還以為箏兒是在介意名單里的姑娘,語重心長道︰

    “箏兒,該說的,這大半年娘親已經說盡了,你是個懂事的好孩子,不要一時頭腦發熱就去飛蛾撲火,撲進火坑,好嗎?”

    之前,傅寶箏顧慮娘親身懷六甲,怕說出反抗的話來會激怒娘親觸動胎氣,所以無論娘親規勸什麼,她都默默低頭不頂嘴,任由娘親去說。

    可今時今日,娘親已經誕下勉哥兒了,也即將出月子了,傅寶箏琢磨著是不是該跟娘親攤牌了?

    但很快又想起娘親產後抑郁的事,尤其幾日前才抑郁到開窗吹冷風自虐……這般一想,眼下不是攤牌的好時機,再等等吧,等娘親情緒好轉再說。

    唉,四表哥,你只能再委屈一陣子了。

    傅寶箏心底默默對四表哥說著對不住,然後乖巧地回應娘親道︰“娘,女兒之前不是一直都做得很好麼,娘放心好了。”

    箏兒這大半年偶遇上蕭絕是怎麼回應的,蕭瑩瑩自然都听下人回稟了,確實是很有分寸,也讓自己滿意的。

    但是吧,蕭瑩瑩總有股感覺,女兒之前對蕭絕的疏離只是表象,只是在作戲給自己看,不想惹怒自己動了胎氣罷了,一切只是出于孝道,心底卻並沒有徹底放下蕭絕。

    若非如此,蕭瑩瑩也不會直到今日,還在想方設法向女兒灌輸蕭絕並非良人的念頭。

    不過,眼下蕭瑩瑩已經生產完快四十日了,若除夕宮宴上,箏兒對蕭絕的態度還像前幾次下人回稟的那般疏離冷漠,那就真有幾分可信了。

    思及此,蕭瑩瑩摸摸箏兒的頭頂,笑著期許道︰

    “好,那娘就期待你除夕宮宴的表現了,不要讓娘失望。”

    傅寶箏乖巧地點頭。

    傅寶箏接下來的幾日,默默對四表哥說了一萬遍“對不起”,她要違背當初給四表哥的承諾了——待娘親生產完,出月子,就攤牌。

    可眼下,傅寶箏自己都不知道要等到哪一日才能正式攤牌了。

    不得已,又摸出信紙來,準備好好兒措辭,告知四表哥這個不幸的消息。這封信太難寫了,以至于來來回回寫了兩日還沒寫好。

    卻不曾想,第三日清晨,一覺睡醒的傅寶箏竟在枕邊摸到了四表哥不知何時放在她枕邊的一封信,連忙撩開床帳往外看,房里空空的,已沒了四表哥的身影。

    快速拆開信,里頭只有幾個字︰

    “箏兒,除夕宮宴一切照舊。”

    落款︰四四。

    信的內容簡潔利落,傅寶箏卻明白了話里的所有涵義——一旦見面,還像之前那樣對他冷漠疏離就好,主動貼上來示好,是他一個人的事。

    見四表哥主動這般要求,傅寶箏松了口氣,她真的害怕四表哥會催促她跟娘親攤牌,沒想到四表哥居然主動要求“一切照舊”。

    忽的,傅寶箏想到一個可能,興許是四表哥已經知曉娘親產後抑郁的事,所以體諒自己,才主動寫信說“一切照舊”的吧。

    “四表哥真貼心。”傅寶箏捂住信貼在胸口,忍不住甜蜜笑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