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83章

    臘八節這日, 傅寶箏早起給娘親請過安, 天寒地凍還睡眼朦朧的,又鑽回被窩里睡回籠覺。

    迷迷糊糊間也不知是不是錯覺,總能聞到一股熟悉的氣息, 淡淡的青草香,像是四表哥來了。

    傅寶箏想睜開眼去看, 可沉重的眼皮似有千斤重,怎麼努力都撐不開。

    唇上一熱,似有人在親吻她, 輕輕柔柔似春風拂過。

    “箏兒!”

    耳邊一聲大喊,震得傅寶箏渾身一個激靈,終于掀開千鈞之力, 睜開了眼。

    趴在她耳邊大喊的卻是傅寶央。

    “央兒,怎麼是你?”傅寶箏躺在暖暖被窩里,滿臉驚疑道。

    “什麼怎麼是我?”傅寶央完全听不懂傅寶箏在問什麼, 也懶得去听懂, 她滿心惦記著漂亮裙子呢, “箏兒, 後日就要進宮了,可繡娘給我縫制的新襖裙一點都不好看,你陪我上街去買幾套好不好?”

    傅寶箏躺在那,答非所問︰“你剛來?”

    “我來好一會了,怎麼都叫不醒你。”傅寶央一屁股坐在床沿,掀開被子, 催促傅寶箏快點起床陪她出門。

    傅寶箏被拉得坐起身,揉揉太陽穴,腦袋昏昏的,然不成方才的親吻都是她在做夢?

    可嘴唇的觸感明明那般真實,就像,就像真被四表哥壓住親吻似的。

    想起來什麼,傅寶箏翻身下床三兩步來到梳妝鏡前,盯住自己的紅唇仔細端詳……好吧,確實是她做夢了,真要被四表哥吻了,嘴唇哪里還能安然無恙?

    之前的三次,哪次不是狼吻?

    回回吻過後,紅唇都瀲灩發光,滿是被啃咬後的痕跡,都不敢見人。

    “箏兒,怎麼了?怎麼盯著鏡子看個不停啊?”傅寶央從衣架上拿來一套月白色冬日長裙,著急地要伺候傅寶箏穿上,好早點出門。

    被傅寶央一叫,傅寶箏回過神來,很為自己感到害臊,不過是倆個多月沒看到四表哥,就,就思念成疾,夢里想著被吻了麼。

    哎呀呀,傅寶箏甩甩頭,趕忙接過折枝遞來的熱毛巾捂住臉。兩世以來,還是第一次做春、夢,太臊得慌,沒臉見人了。

    這股子臊意,直到與傅寶央出了門行走在風雪里,被冷風一撲,才漸漸散去了。

    “哎呀,臭豆腐!好香!”

    馬車路過繁華的小吃街,傅寶央就跟狗鼻子似的遠遠就嗅到了那股子臭味,喊著要吃幾串臭豆腐再繼續上路。

    傅寶箏打起窗簾遠遠一望,原來快到“臭香記”臭豆腐店了,大約是年初在里頭被兩個色男追過有陰影,傅寶箏本能地不大願意去。

    再說了,今日是臘八節,四表哥應該回晉王府過節去了,不大可能出現在臭香記。沒有四表哥在那罩著,傅寶箏更排斥臭香記了,一步都不願靠近。

    “央兒,你想吃,讓護衛去買幾串來就是。”傅寶箏試圖說服傅寶央也別去。

    傅寶央想想也是,可剛想點頭同意,忽的朝窗外望了一眼,就死活不同意,改口道︰

    “哎呀,臭豆腐這種東西,打包一路就不脆了,剛炸出來的才最好吃!”

    最後傅寶箏拗不過傅寶央的大力氣,被強行扯下了馬車。

    風雪漫天,傅寶央一身火紅襖裙拉著一身月白色襖裙的傅寶箏穿過鵝毛大雪,腳步極快地朝臭香記跑去。

    傅寶箏被拉得跌跌撞撞,跟逃命似的在奔跑。

    一進門,傅寶央就東張西望起來。

    “怎麼了?”傅寶箏從下馬車起,就發現傅寶央不對勁了,跟前頭有銀子等著她去撿似的,一路猛跑。

    傅寶央拉住傅寶箏小手繼續快步走,穿過人群,激動道︰“方才我看到他了!”

    看到誰了?

    這般激動!

    不過傅寶箏用腳趾頭想想,也很快得出了結論︰“看到探花郎了?”

    這回不單單傅寶央激動了,連傅寶箏都跟著一塊有了熱情,不出意外的話,那個叫甦宴的探花郎會是她妹婿吧。

    思及此,傅寶箏也很想看看探花郎到底是怎樣一個如玉模樣,才一眼就勾去了央兒的心。

    至于甦宴會不會喜歡央兒?

    傅寶箏對傅寶央是很有信心的,她的央兒這般好,拿下心中所愛沒問題,除非甦宴眼瞎了。

    “可惜,我不認識他模樣。”傅寶箏干瞪著兩只大大的眼,沒法幫傅寶央尋找。

    “一身紫袍,頭戴紫冠,總之一身紫就對了!”傅寶央交代道。

    “紫袍?”傅寶箏指向一道門道,“剛剛有個紫袍公子從那去了!”

    傅寶央立馬小跑過去。

    傅寶箏也跟著跑過去。

    不過進了那道門,才發現居然是通向後院的,後院里比前院和大堂都熱鬧多了,全是男男女女一堆人聚在一塊,或劃拳喝酒,或吟詩作對。

    傅寶箏有些後悔跑進來,這後院感覺像是勾欄院。

    雖說沒有真正勾欄院里那般開放,但里頭的姑娘也一個個的舉止輕浮,跟沒有骨頭似的總想靠在男人身上。

    “央兒,咱們出去吧,探花郎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不可能的!”傅寶箏拉住傅寶央要原路返回。

    “嗯,剛剛應該是眼花了,又或許你看到的那個紫袍不是他!他不可能來這種地方的!”傅寶央心中的探花郎是光芒萬丈的。

    哪知,兩人正要掉頭返回時,那頭林子里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我說李瀟灑,你今兒這買賣賠大了呀!”

    傅寶箏听到李瀟灑三個字,本能地聯想到四表哥,心中一喜,難道四表哥也在?

    思及此,傅寶箏本能地往右邊的小道上小跑幾步,只見林子深處架了篝火,一群公子哥摟著姑娘圍成圈坐在小木凳上燒烤,站起來勾肩搭背的兩個大男人正是李瀟灑和秦霸天,兩人正大笑著聊什麼。

    然後一個綠衣姑娘靠在李瀟灑身上,嬌笑著喂他烤肉。

    傅寶箏來回掃視兩圈,都沒找到四表哥。

    “不在麼?”傅寶箏心底嘀咕。

    “喲,好標志的小美人啊!”

    “這個……更美,哇塞,肌膚比雪還白……”

    傅寶箏正努力尋找時,耳旁突然炸響油膩膩的惡心話,偏頭一瞧,竟是兩個身材魁梧的醉鬼色迷迷地盯著她。

    還噴著酒氣要上前來拉傅寶箏。

    “啊!”傅寶箏本能地驚呼一聲後退。

    “小美人,別怕,哥哥很溫柔的……”兩個醉鬼伸出舌頭舔一把嘴唇。

    好猥瑣啊!

    “滾開!”傅寶央眼疾手快,一把將傅寶箏拉到身後護著,舉起拳頭沖倆個登徒子大喝道,“快滾哦,再不滾,本姑娘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

    傅寶央聲音震天響,很有俠女風範。

    “喲,這個小姑娘臉沒多美,人卻有趣啊,還要對你哥哥動手動腳,”一個醉鬼挺起大肚子,朝傅寶央呵呵猥瑣兩聲笑,“來呀,你來呀,哥哥我就喜歡烈的姑娘,越烈越盡興……”

    探花郎甦宴正尋了友人出來,忍不丁撞上這一幕,眉頭一蹙,就要上前解救那倆個姑娘。

    不過還不等甦宴過去,兩個醉鬼就已經慘叫兩聲,求饒了︰

    “女俠,饒命,饒命啊……我的手……”

    “啊……啊……”

    卻原來是傅寶央一手抓一個,一個猛力,將他們的手指頭快狠猛地掰向手背,力道大得指骨即將斷裂,痛得兩個醉鬼冷汗直冒,扭曲著身子呼痛,一個勁向女俠求饒。

    李瀟灑最反感欺男霸女,正上前走幾步要去解救嬌花般的小姑娘時,猛地見到這一幕,張開嘴立馬合不攏了。

    靠,如今的姑娘,都這般生猛了?

    一個敵倆?

    不費吹灰之力?

    待仔細望去,發現那反擊的姑娘不是別人,正是傅寶央時,李瀟灑上前的腳步硬生生退了回去,退到了秦霸天身邊。

    秦霸天自然認出來了傅寶箏,捅了捅李瀟灑道︰“喂,兄弟,沒看到那是咱大嫂嗎?你退回來做什麼,還不上前去料理了?”

    秦霸天說罷,就要拉著李瀟灑上去揍人。

    卻被李瀟灑給拽住胳膊強行留下道︰“有那麼只母老虎在,還愁搞不定倆個小混混?”

    幾個月前,傅寶央當著太子的面,狠揍邢三寶,將人一腳踹飛,撞倒一片桌子,後又踩斷肋骨的事,李瀟灑還記憶猶新呢。

    那樣的好身手,哪里需要人幫忙了?

    對付兩個小混混,還不是綽綽有余?

    李瀟灑話音剛落,就听到傅寶央大聲斥道︰

    “現在知道求饒了,早干嘛去了?”

    “敢調戲姑娘?就要有被虐的自覺!”

    只听“ 嚓”幾聲響,竟是指骨被掰斷了,痛得兩個醉鬼倒在地上哭爹喊娘,打滾不已。

    秦霸天驚呆了︰“我靠,傅家姑娘不是一般的烈啊,真心……牛逼啊!”

    李瀟灑摸著小心髒,宛若被嚇到似的點點頭︰“誰娶誰倒霉,好怕怕啊。”

    听到“娶”字,秦霸天忽的想起來什麼,湊到李瀟灑耳邊道︰

    “你娘總在我耳邊嘮叨,要我給你留意個厲害媳婦管著你,我看這傅家姑娘就挺合適的,你敢不听話,就斷你手指……”

    “滾!”李瀟灑一個胳膊肘過去,捅得秦霸天抱住胸口彎下腰。

    “你咋這麼經不起玩笑啊……”秦霸天苦吧著臉痛哼。

    李瀟灑丟下秦霸天,去叫來一堆手下吩咐,大意是去打探一下那倆個醉鬼是哪個府上的,負責掃尾,清理掉可能正集結前來鬧事的幫手。

    ∼

    “箏兒,你沒事吧?”傅寶央瀟灑地干掉了倆個登徒子,立馬回到傅寶箏身邊。

    傅寶箏搖搖頭︰“沒事。”

    身邊有武藝高強的傅寶央,那頭還有李瀟灑和秦霸天,從一開始傅寶箏就沒怕過,有他們在,她壓根沒有擔心的必要。

    再說了,自家護衛就在不遠處,真有事,她一聲令下,那些護衛就會沖上來護主的。他們沒沖上來,不過是有傅寶央這個酷愛當女俠的主子在。

    傅寶央掃一眼傅寶箏臉蛋,白里透紅,臉色好看得很,確實沒被嚇著,這才徹底放了心。

    可誰也沒想到,傅寶央才剛放了心,下一刻,她整個人忽的緊張起來,不僅手腳不知該如何放,連呼吸都有點不知該如何呼吸了。

    傅寶箏自然察覺了傅寶央的異樣,剛要問她怎麼了,就看到不遠之外一個紫袍少年郎從樹下經過。

    紫袍?

    他就是探花郎甦宴?

    傅寶箏徑直望過去,只見甦宴果然生得好相貌,皮膚白皙,一身書卷氣,絕對的風度翩翩,像極了臨風而站的玉樹,看上去像是個脾氣很好,極好相處的人。

    “央兒,你眼光還不錯啦。”傅寶箏湊到傅寶央耳邊道,“至少皮相是過關的。”

    傅寶央此時已經緊張到不敢說話了。自打喜歡上甦宴後,就一直幻想他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見面會是在什麼情景下,可傅寶央怎麼都沒料到,竟會是在她一臉凶相地毆打登徒子時。

    甦宴越走越近。

    就在傅寶央緊張到屏住呼吸時,兩人擦肩而過。

    甦宴朝傅寶央微微一笑,點點頭……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甦宴和友人徑直朝院門走去,只留給了傅寶央一個逐漸遠去的背影。

    “箏兒,箏兒,怎麼辦,我剛剛打架是不是好凶,給他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不是很糟糕啊?”傅寶央望著甦宴離去的背影,內心有點小崩潰。

    “不會啊,你如此勇敢,他若是不懂得欣賞,那可是配不上你!”傅寶箏拉住傅寶央微微發顫的手,實話實說。

    傅寶央兩只小手不安地揉搓裙帶,露出難得的小女兒情狀。

    李瀟灑交代完手下替傅寶箏姐妹掃尾,朝她倆望過來時,看到的就是傅寶央一副後悔不迭的苦惱樣子。

    李瀟灑“嘖嘖”出聲,沒想到活力四射的母老虎也有可憐巴巴安靜到不可思議的時候。

    可見,一物降一物。

    常年混跡勾欄院的李瀟灑,只需眉眼一掃,就知道傅寶央那姑娘在單相思呢。

    可惜了,甦宴那人……

    “瞅什麼呢?”秦霸天忽的摟住李瀟灑肩膀。

    李瀟灑道︰“咱們絕哥的小姨子,日後怕是要傷心了。”

    “咋地了?”秦霸天道。

    “她好像喜歡上甦宴了。”李瀟灑小聲道。

    秦霸天立馬笑得一臉曖昧︰“連這……都被你發現了?”

    李瀟灑白了秦霸天一眼︰“這般明顯的事,你都看不出來,你真是白跟在絕哥身邊了。”

    絕哥是誰呀?

    情聖啊!

    秦霸天翻了個大白眼,重點是這個麼?

    “喂……喂……”秦霸天追上掉頭走掉的李瀟灑。

    鑒于最近絕哥的策略是“疏離冷待”,所以李瀟灑和秦霸天作為被傅寶箏“厭惡的紈褲”,是不方便走上前去熱情打招呼的。

    最後,李瀟灑和秦霸天只是遠遠地向傅寶箏這個大嫂點頭示意一下,就又鑽進紈褲隊里玩他們的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