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84章

    甦宴走後, 傅寶央就一直在糾結形象問題,懊悔極了,早知道甦宴會全程目睹她凶巴巴揍人,她就不該逞能去教訓什麼登徒子, 太不像個姑娘了!

    當時讓自家護衛上多好啊!

    “啊啊啊……”

    傅寶央懊悔得要死,甦宴背影消失不見後, 她真想捶死自己。

    可這個世上是沒有後悔藥吃的。

    于是, 接下來的兩日,傅寶箏耳邊再沒清靜過,“嗡嗡嗡”一直響著傅寶央的後悔之言。

    听得傅寶箏都想堵住耳朵當聾子了,直感慨,再女俠性子的姑娘, 遇上心底的那份愛,都能變成蛇精病。

    兩日後, 除夕皇宮夜宴在眾人的期盼下到來了。

    近兩個月沒見到四表哥了,傅寶箏是真心很思念他, 哪怕她不能對他熱情, 遠遠地看他一眼也是好的。

    “姑娘,您要穿哪套?”出門去皇宮前, 折香捧了五套冬日長裙掛在屏風上, 任由傅寶箏挑選。

    傅寶箏幾乎沒過腦子, 就要說“月白色”,可定楮一看,全是些胭脂紅、緋紅、石榴紅一類的紅粉色長裙, 根本就沒有月白色的。

    “怎麼回事?”傅寶箏蹙眉問,她早就對兩個心腹大丫鬟囑咐過,日後一切著裝都是月白色,旁的一律不要的。

    白色,可是她跟四表哥的愛情之色。

    四表哥一身白,她也要一身白。

    折香見姑娘蹙眉,趕忙低頭小聲道︰“姑娘,這五套全是夫人命人送來的,說是皇上特意賞賜下來的,務必讓姑娘挑選一套。”

    傅寶箏听了,心頭一跳,莫非娘親瞧出端倪來了,故意不讓她與四表哥穿一個顏色的裙子?

    唉,算了。

    之前穿白色,是打算娘親一出月子就攤牌的,眼下攤牌不了,還必須保持對四表哥的冷漠,白色裙子穿了也是白搭。

    為了糊弄娘親,傅寶箏最後不得不暫時放棄白色,指了一套胭脂紅纏金絲線的冬日襖裙。

    “央兒呢?怎麼還沒到?”傅寶箏打扮妥當,前去儀門與爹娘匯合,卻意外地沒看到傅寶央。

    要知道,傅寶央為了進宮再見甦宴一面,可是巴望這一刻很久了,居然還能遲到?

    正疑惑時,花園中間的小路上急匆匆跑來了一身火焰紅的傅寶央,她手里還拎著一個包袱。

    “來了,我來了!”傅寶央大大方方朝蕭瑩瑩和傅遠山道歉,“今日打扮得久了點,就出門晚了,對不起哦。”

    听到這話,蕭瑩瑩很是納罕,沒記錯的話,央兒曾經好像不怎麼在乎妝容?

    曾經金銀頭飾胡亂戴,衣裳裙子隨意搭配?

    每次出門手腳最快的準是央兒?

    今日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央兒開始梳妝打扮,還為此遲到了?

    蕭瑩瑩很是盯著傅寶央的臉打量了好一會。

    傅寶箏一听傅寶央的解釋,卻是立馬懂了,這情竇初開的小姑娘啊,一旦動心,真真是將甦宴給裝進心底了,生怕打扮得不夠美,驚艷不了甦宴的眼楮呢。

    思及此,傅寶箏笑著招呼傅寶央趕緊上馬車。

    哪知,傅寶央剛上馬車,屁股還沒坐穩呢,就急急打開手頭的包袱,抖出一件櫻粉色長裙,湊近傅寶箏耳朵小聲問︰

    “箏兒,你說到底哪件裙子更好看?身上這件,還是手里這件?我猶豫了好長好長時間,你快給我點意見。”

    傅寶箏︰……

    她沒听錯吧,一向大大咧咧,從來不在意穿著打扮的央兒,為了個甦宴,竟猶豫糾結到如斯地步了?

    傅寶箏眨巴兩下眼楮,表示快不認識眼前這姑娘了,她真的是她的央兒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