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87章

    “箏兒,你沒事吧?”

    寶福郡主察覺到那頭不對勁, 立馬撇下身邊的幾個姑娘, 朝傅寶箏奔去。看到傅寶箏一臉不正常的紅, 寶福郡主立馬誤以為是惱怒之後的漲紅, 一個勁詢問傅寶箏是否還好。

    傅寶箏用手摸摸臉蛋,滾燙滾燙的,但她哪里敢說實話?

    面對閨蜜的一再關心,傅寶箏很有些心虛,忙道︰“真的沒事。”

    “沒事就好。”寶福郡主嘴里這般說, 心里卻不相信傅寶箏沒事, 實在是她臉上的潮紅跟傍晚翻滾的晚霞似的, 經久不退。

    于是乎, 寶福郡主又讓宮女弄來了一杯熱茶,給傅寶箏壓壓驚。

    傅寶央站在一旁,看著忙忙碌碌的寶福郡主,心底只覺得好笑, 傅寶箏一張臉確實紅得跟猴屁股似的, 卻絕對不是惱怒之後的紅, 不用猜都知道, 是被她的四表哥給臊紅的。

    不過傅寶箏和蕭絕在一起的事,只有傅寶央一個是知情人, 是以,傅寶央要笑也只能將臉藏在寬大衣袖後偷偷笑,不敢展露人前。

    “噗嗤。”

    呀, 糟糕,傅寶央回憶方才蕭絕調戲的畫面時,只覺得好好玩,真真是為了騙世人什麼戲碼都敢上,一時沒忍住,笑出了聲。

    寶福郡主正在安慰傅寶箏,猛不丁听到這聲笑,只覺得詫異又詭異,忙盯著傅寶央。

    傅寶箏悄悄給傅寶央使眼色。

    傅寶央也知道露了相,都不敢將寬大衣袖拿下來,一直捂在臉上,怕被人看到她笑得滿臉紅潤潤的樣子,最後她機靈地指了指御花園外頭,表示自己要如廁,溜走了。

    傅寶央初次進宮,獨自走了,傅寶箏倒也不擔心,御花園這一帶站崗的宮女太監很多,真不幸迷了路,隨意問一聲就有人領路。

    “你家堂妹怎麼這樣,虧你平常待她那般好,你今日都受驚了,她還笑得出來?”寶福郡主跟傅寶央接觸不多,看到傅寶央今日的表現,她真心不大喜歡。

    听聞傅寶央是有功夫在身的,可當傅寶箏被晉王世子堵住調戲時,傅寶央就跟個傻子似的立在身後看著,都不敢上前幫一把?

    傅寶箏自然看出來寶福郡主對央兒的不滿,忙要給央兒打圓場,笑道︰“央兒初次進宮,有些怯場,一時沒反應過來也是正常的。”

    這事兒真心不怪央兒啊,四表哥還是第一次當著央兒的面堵傅寶箏,而且四表哥也是頭一遭對她說那般不要臉的話。央兒又是知道她和四表哥私下里在一起了,陡然面對這樣的情況,央兒有些發懵也是正常的。

    不過,經此一事,傅寶箏覺得有必要好好安排一下央兒的戲份,免得娘親從央兒身上看出破綻來,就不妙了。

    傅寶箏和寶福郡主坐在御花園的涼亭里聊天,傅寶央獨自一人溜開了。

    可溜走後,傅寶央嘴里的笑還是沒能停下來。

    自打對甦宴一見鐘情後,傅寶央就迷上了各種各樣的愛情話本,里頭描述了成百上千種男女私下幽會的場景。

    當時看得傅寶央只覺得一顆春、心都要化了,怎麼可以溫馨成那樣,看得她無限渴望,想著自己是話本中的姑娘就好了。

    可當今日親眼見到晉王世子調戲傅寶箏後,忽的覺得,那些話本子上的壓根不算啥,真正最值得回味的浪漫在人間,就在身邊啊。

    “睡不到的姑娘,最讓人著迷”,這話怎麼听怎麼無恥,可是莫名的,傅寶央回憶起晉王世子當時背靠樹干,輕佻說出口的浪蕩樣子,她反倒覺得這樣的晉王世子擁有著無與倫比的魅力。

    因為他說出那句話時,眼神里滾動著對傅寶箏的濃濃愛意。

    “很浪漫啊!”傅寶央邊走邊捂嘴偷笑。

    忽的,傅寶央腳步一停,似乎有雙眼楮在盯著自己看。

    傅寶央連忙回頭,沒有呀,身後小徑上空蕩蕩無一人。

    傅寶央揉揉後腦勺,自言自語︰“想多了。”

    卻不曾想,剛側轉過身去,竟在側對面的紅梅樹下看到了一個紫袍男子。

    只一眼,傅寶央就傻傻的不會動了。

    那個紫袍男子,是,是……是甦宴?

    “姑娘好,又看到你了。”甦宴笑容朗朗,聲音溫柔。

    傅寶央听到這樣的溫柔,看到這樣的笑容,一下子宛若置身夢境中,整個人飄飄忽忽,美好得不像真的。

    真的是甦宴立在紅梅樹下朝自己笑?

    傅寶央盯著紫袍男子,眨巴兩下眼,再仔細去看他的臉,生怕自己將人認錯了。

    正仔細盯著時,紫袍男子朝她走了過來。

    “天吶,你真的是甦宴?”傅寶央花痴似的兩手握拳放在嘴邊,忍不住尖叫。

    甦宴明顯一愣,步履都停了,直直看著那個一身火紅裙子的姑娘。

    他實在沒想到自己的出現,會給那個姑娘帶來這麼大的驚喜。

    只見她雙眼落滿星辰,里頭的喜悅全變成了閃耀的星星,晶亮晶亮的。

    這一刻,有股熟悉的感覺騰起,他的手指忍不住顫抖一下。

    不過甦宴到底是男子,還不至于被個姑娘看,就到了徹底放不開的地步,愣了幾個瞬息後,甦宴對傅寶央點點頭,笑得溫柔︰

    “姑娘好,我是甦宴。”

    傅寶央傻乎乎的,腦子一下子空白了,傻笑了半晌,最後接了句︰“我,是傅寶央。”

    待稍微回過神來一點後,又補充道︰“傅國公府的傅寶央。”

    甦宴笑著點頭。

    他知道她叫傅寶央,上次臭香記遇見她,她女俠似的瀟灑讓他記憶深刻,忍不住事後派人去打听了一番。

    “小心!”

    忽的,甦宴大喊一聲,猛地朝傅寶央撲過去。

    傅寶央還沒回過神來,整個人已被推得飛了開去,摔倒在雪地上。下一刻,甦宴也撲倒在地,倒在她身旁,濺起的雪花撲在她臉上。

    “不得了啦,射到人了!”林子里,一個小太監大聲叫喊。

    傅寶央這才清楚地回憶起方才發生了什麼,原來一只箭羽從天而降,就要射到她身上時,甦宴快走幾步撲過來,一把將她推倒在地,而他卻手臂中了箭。

    “天吶,出血了!”傅寶央看到他手臂上滲出血,嚇個趕忙翻身坐起,就要撲過去察看。

    甦宴卻阻止道︰“傅姑娘,不可。”

    傅寶央這才想起男女授受不親,一時有些臉紅,但臉紅歸紅,她卻堅持道︰“我就看看傷得深不深。”

    “只是擦破了一點皮,沒事的。”甦宴用手擋住中箭部分,不讓她看,還催促她快走,“傅姑娘,你趕緊走,很快就有一大推宮女太監來了,你和我單獨待在這,對你不好。”

    傅寶央哪里肯走,他是為了救她才受傷的呀。

    “快走!”甦宴表情陡然嚴肅起來,幾乎是命令的口吻。

    傅寶央被嚇愣了,這時林子里響起大量的腳步聲。

    “會有太醫,沒事的。”甦宴再次催促傅寶央趕緊走。

    傅寶央一時有些慌亂,再瞅了瞅甦宴臉上的堅定後,猛地起身跑走。

    傅寶箏和寶福郡主一直坐在御花園涼亭里聊天,可兩刻鐘過去了,還不見傅寶央回來,傅寶箏心頭有些跳。

    央兒可千萬別在宮里闖禍啊。

    又過去半刻鐘,還不見央兒回來,傅寶箏等不住了,起身朝寶福郡主等人告辭,要去尋找央兒。

    不過,傅寶箏才剛拐出涼亭前的小徑,就看見遠處飛跑而來的傅寶央,猛地松了口氣。

    “央兒,你去哪了,半天不見人影,擔心死我了。”

    傅寶箏才剛說完這些,猛地心頭一驚,因為她看清楚了逐漸跑近的傅寶央臉上的表情——滿滿都是焦急。

    “央兒,可是出事了?”傅寶箏緊走幾步迎上去。

    傅寶央從林子里一路跑過來,氣喘吁吁的,看見傅寶箏就像看見了救命人,急急道︰

    “箏兒,出事了,甦宴為了救我,被射了一箭……”

    听到這話,傅寶箏當即腦子轟的一下,皇宮遇刺?

    “天吶,宮里有刺客嗎?”傅寶箏驚了。

    傅寶央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和甦宴正在林子里說話,突然一支箭飛過來……箏兒,快請太醫,快請太醫,他的胳膊千萬別因為我而廢了……”

    傅寶箏腦子飛速思考,眼下禁衛軍沒有出動,也沒听到喊打喊殺聲,應該不是有刺客。

    思及此,傅寶箏松了口氣,這才有精力慢慢詢問傅寶央到底發生了何事。

    待听完了全部的故事,傅寶箏腦海里的甦宴,頓時英勇起來。

    再看向傅寶央時,才算是徹底明白她臉上的潮紅了。

    “央兒,你別著急,可能是哪個調皮的小皇孫違反宮規,在仍飛浼蚰瘢 皇貝砩肆四忝恰D惴判陌桑 食嶙涌隙ㄒ丫 д 攪恕!br />
    傅寶央壓根不關心到底發生的是何事,她整個關注點都在甦宴身上,拉著傅寶箏道︰

    “箏兒,你陪我去看看他好不好?我要親眼看見他胳膊沒事,才能安心。”

    “這個……怕是不行。”傅寶箏勸道,“出了這樣的事,那些宮女太監肯定會第一時間將甦公子帶去廂房,咱們到底是姑娘家,不方便進去的。”

    听到這話,傅寶央頓時蔫了。

    “但你也不用太著急,在宮里被刺傷胳膊,絕對是大事一樁,等會兒無論情況如何都會有消息傳出來的。”傅寶箏安慰道。

    誰都沒想到,一刻鐘後,探花郎甦宴中了箭的事確實傳了出來,胳膊也沒甚大事,但與之而來的還有另一個吊人口味的懸疑故事。

    “你們听說了嗎?據小太監說,探花郎倒地時,身下還壓著另一個姑娘呢,可等他們跟隨小皇孫一塊過去時,那姑娘莫名奇妙失蹤了,只剩下探花郎一人在那。”

    听到這話,傅寶央很急,忙向傅寶箏小聲解釋道︰

    “箏兒,他們胡說,我哪有……哪有被壓在身下,明明兩人是並排躺著的。”

    傅寶箏點點頭,表示相信央兒。

    “你們說,那姑娘會是誰呀?”好多人聚在一起嘰嘰喳喳。

    “甭管是誰,有了今日這個奇遇,得到探花郎撲過去一救,可算是覓得良緣了。咱們不知道那姑娘是誰,難道探花郎還能沒看清那姑娘長啥樣?”

    “就是,等著吧,探花郎肯定會負責到底,到時誰與探花郎定親,就是誰唄,謎底自然揭曉!”

    “哎呀,等到定親,不知道猴年馬月了。”

    “這你就錯了,出了這等以身相救的佳話,定親都快著呢,八成出了正月就請媒人!”

    傅寶央听到這話,整張臉都羞紅了,趕忙拿起個大紅隻果啃起來,試圖用紅隻果的紅來掩飾自己臉蛋的紅。

    傅寶箏瞅了一眼後,差點“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因為央兒的臉比那隻果還要紅。

    假山後,繁花茂盛處。

    太子妃傅寶嫣正在詢問一個小太監︰

    “你方才真的看清楚了,救了傅寶央的那個男子就是甦宴?”

    小太監十分肯定道︰“奴才一直跟在傅姑娘身後,絕對沒有看錯。”

    原來,自從傅寶央入宮起,傅寶嫣就派了小太監時刻尾隨傅寶央。

    小太監將傅寶央偶遇甦宴,傅寶央花痴地激動萬分,最後被甦宴撲倒相救的事,詳詳細細又描述了一遍。

    可謂是事無巨細,能夠回憶起來的畫面和表情,全盤交代了兩遍。

    傅寶嫣听了後,自然琢磨出了一番不得了的事,而且越琢磨越像是那麼回事。

    最後又逼問了小太監第三遍,讓他盡量描述傅寶央見到甦宴後的每一個表情和動作。

    傅寶嫣再次得到確認後,才走出假山,再次朝涼亭里的傅寶央望過去——喲,央兒那丫頭時隔這麼久,還在滿臉羞紅,一臉懷春樣呢。

    這是有多激動,多心情澎湃,多深情呢!

    “呵,真是個不要臉的丫頭,小小年紀就知道想男人了!”

    根據小太監的描述,傅寶嫣有理由懷疑,傅寶央那丫頭絕對不是今日才喜歡上的甦宴,瞧瞧那一臉懷春樣,再瞧瞧那羞澀到不行的樣子,與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她可是判若兩人。

    傅寶嫣幾乎肯定下來,傅寶嫣暗戀甦宴不是一兩日了,指不定很久了呢。

    當然,在傅寶嫣看來,傅寶央那個臭丫頭暗戀甦宴越久,思念越多,越想得到甦宴,越是情濃,就越好。

    “呵,本宮正愁找不到機會復仇呢!”

    “央兒,半個月前你一身喪服,可是給了本宮好大的驚喜呢。這回你好好兒等著哈,禮尚往來嘛,本宮必定會回送你一份畢生難忘的大驚喜!”

    傅寶嫣收回視線,嘴角翹起,轉身離開御花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