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88章

    傅寶嫣有了對付傅寶央的計劃,離開御花園, 回東宮的路上, 心情好到不行,哪怕遇上個家世逐漸敗落的皇親國戚都笑臉相向, 即將不打算與對方多說,喊“免禮”時都會好心情地虛扶對方一下。

    “太子妃娘娘,可是有大喜事?”小太監伺候太子妃大半個月,還是頭一遭見她臉上嘴角的笑容如此迷人, 想必是有好事,就忍不住討好地說出來,興許太子妃說得高興了,會有賞賜。

    傅寶嫣嘴角綻放出得意的笑, 但有些事兒卻是獨樂樂比眾樂樂好, 尤其是要對自己堂妹做下壞事, 一個人偷偷樂最開懷。

    是以, 傅寶嫣閉緊了嘴,沒接話。

    小太監頓時尷尬了,下一刻又忍不住罵自己多嘴做什麼, 要是惹毛了太子妃,日後怕是沒好日子過。

    思及此,小太監緊張了,偷偷去瞄太子妃神情,好在眉宇間依舊是得意萬分的笑,並沒惱。

    小太監這才舒了口氣。

    傅寶嫣自然感知到了小太監的神情變化, 心里頭越發得了意,還是坐上高高在上的太子妃寶座好啊,幾乎人人都要看她眼色行事,生怕一個細節沒做好就得罪了她。

    這種被萬人供著的滋味,實在是太美妙,太享受了。

    思及此,傅寶嫣臉上的笑容越發滿足了三分。

    主僕幾人正走著時,花樹之隔的那頭傳來幾個姑娘的羨慕聲︰

    “天吶,英雄救美呀,到底是誰家姑娘如此幸運,得了探花郎青睞?”

    “是誰家的姑娘,不知道,但是她即將與探花郎定親,真真是羨慕死我了。那是甦宴啊,我爹昨兒個還提到了他,說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還有啊,听說探花郎母上都拉著他相看姑娘大半年了,見過不知多少姑娘,硬是一個沒看上啊,至今未曾定親……今兒個卻主動救了個姑娘,你們說那個姑娘是有多幸運啊……”

    “簡直就是中了七星彩!”

    傅寶嫣慢慢踱步,听著這些議論紛紛的話,嘴角翹起,中了七星彩?

    是吧,以傅寶央那樣的六分姿色,渾身上下也沒個規矩樣,一身功夫也是闖禍的時候多,爹娘背景也一般,卻能嫁給甦宴這樣的搶手貨,可不是中了七星彩?

    可惜了,偏偏傅寶央得罪了她傅寶嫣,這七星彩可是泡湯了。

    “小凡子,你去將京城里所有流連青樓、賭館的紈褲,給本宮整理出一份名單來。對了,年齡三十以下,未曾娶親的,或是喪偶的鰥夫。”傅寶嫣一回東宮,就將任務交代了下去。

    小凡子突然听到太子妃的吩咐,卻是懵了,好端端的要這些紈褲名單作何?

    起初有些疑惑不解,小凡子到底是有聰明腦袋的,回憶一遍方才發生的事,很快心中有了章程,兩刻鐘後就擬了一份名單出來。

    “太子妃娘娘,這是今年最新出爐的紈褲排行榜。”小凡子跪在地上雙手呈上。

    傅寶嫣接過名單,只見上頭不僅有名字、年齡、家世、定親與否、喪偶與否,連俊美程度和性情如何都列上了。

    “賞!”傅寶嫣就喜歡這種會動腦子的,大手一揮,就是幾個金葉子下去。

    小凡子歡天喜地地磕頭。

    傅寶嫣坐在暖榻上,拿筆勾勾畫畫起來。

    紈褲隊里,最出名最浪蕩的莫過于晉王世子,但晉王世子正與傅寶箏搞到一起,若是安排給了傅寶央,豈不是解救了傅寶箏?

    顯然不行。

    一把叉叉打下去。

    第二個人名秦霸天。

    也不行,秦霸天出身北郡王府,是世子,出身太高,不想便宜了傅寶央去當什麼世子妃。

    第三個人名李瀟灑……

    傅寶嫣坐在矮幾前,挑挑揀揀了半個時辰,從家世到性情到浪蕩程度,各方面都考慮清楚後,定下了一個紈褲。

    “就你這樣的浪蕩子,能娶到本宮的堂妹,真真是三生有幸啊。”傅寶嫣擱下筆,眼前再度浮現傅寶央臉紅的樣子,翹起嘴角笑,“央兒,本宮可是給你找了個需求最旺盛的,保管你男人從青樓回來,還有精力在你身上發泄。”

    呵,得罪了她傅寶嫣,她就一定會想盡一切法子讓傅寶央痛苦不堪。

    怎麼個痛苦不堪法呢?

    傅寶央不是愛上了甦宴嗎?

    一顆心墜入愛河,臉紅心跳,滿眼的甜蜜。

    那她傅寶嫣就偏要亂點鴛鴦譜,給央兒配個夜夜在青樓勾欄院睡女人的紈褲,還是大了十幾歲,差不多能給央兒當爹的那種。

    爽不爽?

    央兒非得哭死不可!

    想到央兒被紈褲毀了後,臉上驚恐萬狀的表情,傅寶嫣就“嗤嗤”笑出了聲。

    不知不覺就到了掌燈時分,除夕夜,皇宮里的布置真真是喜慶一片,所有長廊都掛上了燈籠,更別提設宴的大廳里,更是高高低低點燃了各色燈籠,里頭的燭光涌出來,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央兒,你快別喝了,萬一醉了可是不好。”宴席上,傅寶箏和傅寶央同坐一張桌案,見傅寶央又控制不住端了果子酒喝,傅寶箏忍不住提醒道。

    “嗯嗯嗯,不喝了。”傅寶央一口答應。

    可傅寶箏沒想到,她不過是與鄰座的寶福郡主聊了幾句,一回頭,傅寶央居然又捧著果子酒低著腦袋在喝了。

    “央兒。”傅寶箏嗔道。

    傅寶央這才紅了臉,悄悄道︰“箏兒,我不是存心要喝的,我……”

    吐到一半,傅寶央一張臉紅成了牡丹花,大有一股說不下去的羞澀感。

    “你這是怎麼了?”傅寶箏看到央兒臉上的羞澀,真心沒懂。

    不過是不讓央兒多喝酒而已,她臉紅個什麼勁啊?

    而且,這一句話只吐半句,扭扭捏捏的樣子,與平常的央兒差別太大了,簡直跟變了個人似的。

    看得傅寶箏是一臉費解。

    咬了兩下嘴唇,傅寶央才紅著臉道出實情︰“箏兒,甦……甦宴坐在那邊。”

    傅寶箏偏頭一望,甦宴的座位還真的設在不遠處。

    呃,也不能說是不遠處,男女座位是分開而設的。大殿中間鋪了一條長長的紅地毯,是給歌舞表演的地方,紅地毯兩旁各設置矮幾,男賓坐紅地毯東頭,女賓坐紅地毯西頭,算是遙遙相對。

    之前,傅寶箏陪著傅寶央找了一圈,都沒尋覓到甦宴坐在哪,還以為甦宴胳膊受了傷提前出宮回府了呢。不知何時,甦宴居然落座在了偏殿門那頭。

    傅寶箏看了甦宴一眼,正要收回視線,甦宴居然望了過來,一不留神,兩人四目相對。

    甦宴明顯一愣,似乎沒想到會與傅寶箏對視,隨後禮貌地隔空點頭。

    傅寶箏也禮貌性地笑了笑。

    看著甦宴,傅寶箏忽的想到一個可能——莫非央兒頻頻望向甦宴,甦宴察覺到了,也偶爾回望一二,兩人偶爾四目相對,央兒羞澀到不行,所以緊張到頻頻舉杯,借果子酒來掩飾?

    回看央兒,臉蛋上潮紅一片,恐怕真不是喝酒喝的,而是心底羞澀血液上涌到臉上導致的。

    傅寶箏想了想,將央兒手邊的酒盞拿離開去,端了一盤水晶葡萄擱在央兒手邊,對她道︰

    “傻央兒,別再喝酒了,真要是緊張到不安,剝葡萄吃也是一樣的。”

    听到這話,傅寶央臉蛋更紅了,大約是知道傅寶箏猜出了一切。

    傅寶箏卻是抿嘴一笑,沒想到啊,再俠女性子的姑娘,遭遇上愛情也能扭捏起來——只因為心上人多看了自己一眼,隱藏在心底的小女兒狀就全部釋放了個徹底。

    夜宴進行到一半,紅地毯上來了一隊西域進貢的舞姬,這是她們頭次在眾人跟前表演。只見她們小小的一塊紅布裹緊胸前一小塊,金色裙子掛在跨上,中間的小蠻腰以及小巧的肚臍眼全露在外頭。

    這樣的穿著打扮在大塢王朝算是另類,暴露太多了。要知道,大塢王朝本土的舞姬全都穿著保守,從上到下無不遮掩得嚴嚴實實的,別說肩胛和鎖骨了,就是脖子都恨不得遮掩住了。

    所以西域舞姬一出場,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男子,一個個眼底放光。

    舞曲進行到高、潮,舞姬們瘋狂地來回搖擺毫無遮擋的小蠻腰,整個身子像蛇一般左右扭動,風光無限。

    “好!”

    “好!”

    “再擺一個!”

    男賓那頭有人帶頭起哄。

    因為突兀,傅寶箏忍不住望了過去,果不其然,帶頭起哄的是四表哥身邊那一群紈褲,一個個臉上紅光四射,酒喝了不少,越發率性妄為,大多站起身來配合舞姬搖擺身體,拍巴掌,打節奏,助興。

    引得不少“正人君子”側目,鄙視地刮他們一眼。

    可慶嘉帝似乎很享受眾人起哄,群樂融融的氛圍,是以無人制止紈褲們的瞎鬧。而那些紈褲,一個個都身份貴重,也不是輕易能得罪的。

    傅寶箏一直秉持“疏離冷漠”策略,所以夜宴進行了快一半,也不敢主動去瞥四表哥一眼,很努力地扮演不待見他們的角色。

    眼下,反正已經望過去了,傅寶箏自然是忍不住要看四表哥一眼的,沒想到,這一眼看過去立馬胸中起了火——只見四表哥竟一手拿一只筷子,兩只筷子在桌案上敲打起節奏,南王世子在他身旁笑著,還指向最近舞姬的大屁股,也不知對四表哥說了一句什麼,四表哥立馬望了眼那舞姬的大屁屁,順帶還掃了眼舞姬上下起伏的大雪峰,嘴角勾起一抹壞笑。

    四表哥和南王世子對著那些賣弄風騷的姑娘,評點了半晌。

    看那架勢,一曲舞閉,就要將舞姬收房似的。

    而本朝,確實有這種傳統,像四表哥這類身份高貴的皇親國戚,宴席散了,那些舞姬就成了暖床的,任由他們挑揀帶回房。

    盡管傅寶箏相信四表哥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也相信四表哥會一如既往的潔身自好,但眼下四表哥的這副浪蕩樣,傅寶箏看了還是心頭難受到憋火。

    可偏偏眼下的角色扮演,讓她連多看他一眼都不大好,更別提隔空瞪他,給他警告了。

    只得強行收回視線,搶過傅寶央手里的葡萄,自己一個又一個地剝皮,狠狠一撕,就像剝下了四表哥的皮,懲罰他。

    可隨著舞姬一個又一個的高、潮,那些紈褲們快叫瘋了,魔音沖進傅寶箏耳里,一遍遍提醒她眼下的四表哥八成又在看穿著暴露的舞姬了。

    噌的一下,傅寶箏再也忍不住了,起身離席要去外頭透透氣。

    “箏兒,你去哪?”傅寶央拉住傅寶箏的手問。

    傅寶箏隨意找了個如廁的借口,還問央兒要不要去。

    傅寶央滿心滿眼都在甦宴身上,甦宴沒離席,她哪里舍得走開。

    傅寶箏懂了,也不強求,叮囑央兒不許鬧事,就離開去外頭透氣了。

    坐在太子身邊的傅寶嫣,也正盯著太子不許多看那些不要臉的舞姬,為了搶奪太子的目光,傅寶嫣可是使出渾身解數嬌聲軟語地跟太子說話,一句接一句戀人間的俏皮話勾得太子頻頻發笑,還直贊“嫣兒婚後更懂孤的心了”。

    如此一來,太子目光還真的只黏在嫣兒身上,那些另類的舞姬一眼都沒瞧。

    舞曲快結束時,有宮女來到傅寶嫣耳邊說了句什麼,傅寶嫣抬頭一看,傅寶箏起身離席,座位上只坐著傅寶央一人。

    機會來了。

    “去吧,上女兒紅。”傅寶嫣光明正大地道。

    宮女領命,立即退下。

    太子沒將這出戲當回事,因為今夜的宴席是由皇後主辦,太子妃從旁協助的,吩咐撤換果子酒,開始上女兒紅是正常流程。

    半刻鐘後,一個個宮女端著女兒紅開始給各桌上酒,誰也沒留意到,一個宮女躲在大殿外悄悄兒往兩壺酒里撒了點粉末,再搖一搖。

    最後一壺送到了傅寶央桌案上,另一壺送到了一個三十來歲的老紈褲桌案上。

    傅寶嫣與太子說笑時,時不時借著拿果子的間隙,瞥一眼傅寶央和那個老紈褲。

    很好,兩人都喝了。

    傅寶嫣滿意地抿嘴笑。

    “你在笑什麼?”太子柔聲問。

    “人人都說燈下看美人,越看越美,今兒個嫣兒只覺得眼下看美男,才是越看越美,享受無比。”傅寶嫣雙眼盯著太子,眼里滿是笑意。

    太子立馬沉醉在嫣兒的眼神里,下一刻,他附在嫣兒耳邊道︰“成了親,你倒是越發能挑逗孤了,等會兒看孤怎麼收拾你。”

    這話里的意思,傅寶嫣如何不懂,立馬低頭羞澀萬分起來。

    可惜了,太子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嫣兒方才眼底嘴角的笑意,哪里是為了他,分明是想著那個三十歲的老紈褲即將當新郎,而得意的笑呢。

    那個老紈褲可是個死了原配的鰥夫呢,听聞原配死前,飽受床榻上的虐凌。

    傅寶央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遭受的罪,絕不僅僅是失去美好愛情的心靈上的重大創傷了,連同還有身上的。

    怕是以後的日日夜夜,都得做噩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