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89章

    傅寶箏離開大殿, 站在外面的廊檐下透氣。

    可里頭的鼓點還時不時傳送到耳邊, 煩躁得很, 索性順著游廊走出院子,在月色下獨行。

    “色鬼!”

    傅寶箏怎麼都抹不去方才四表哥斜睨舞姬豐滿身材的樣子, 畫面每回憶一遍,胸口憋的氣就更甚一分, 撓心撓肺的難受。

    更要命的是, 立在無人的雪地上, 傅寶箏低頭看看自己的——居然小得那麼可憐?

    好似沒有舞姬一半大?

    這是兩世以來,傅寶箏第一次有點嫌棄自己。她也實在沒明白, 要那麼豐滿做什麼, 能當飯吃?

    可看四表哥的眼神, 顯然是比較在意那處的。

    “討厭!”

    “色鬼!”

    傅寶箏隨手掐了一朵花, 發泄般扯下一片花瓣, 再扯一瓣, 手指太過用力, 捏出了紅紅的汁水,黏糊了一手。

    最後連花蕊一塊擲在花圃里。

    “誰家表妹在那發脾氣呢?”身後忽的傳來尾音上揚的男聲,調戲意味十足。

    傅寶箏偏頭斜睨一眼,只見一男的一身白披風揚起在夜風下,腳下的白靴子踏著積雪正朝她走來,一抹笑掛在嘴角。

    正是四表哥。

    “哼!”要你管?

    傅寶箏只斜睨一眼,立馬掉轉身大步離開,只給四表哥留了個冷寂的背影。

    蕭絕跟在後頭, 笑道︰“箏表妹,怎麼說我也是你表哥,用得著如此避我如蛇蠍嗎?停下來,陪陪我,可好?”

    傅寶箏听到“箏表妹”三個字,就知道他又在角色扮演了。

    一時有些氣結,他在角色扮演,她可不是!

    她是真的心底有氣,控制不住的想冷待他,不理他,而不是什麼偽裝出來的假象。

    為了讓四表哥明白,傅寶箏腳下步子一頓,回過頭去狠狠瞪了他一眼,那一眼里飽含了憤怒。

    隨後,傅寶箏腳下步子越發快了,四表哥一直抿著嘴笑尾隨在後,遠處的宮女太監看了,都以為是傅寶箏躲避死死糾纏不休的晉王世子呢。

    一刻鐘後,傅寶箏奔走得有些氣喘,腳步隱隱慢了下來。

    蕭絕的腳步卻突然加快了。

    “傅寶箏,過來。”蕭絕趕上傅寶箏,抓住她一只胳膊,就往一旁的假山里拽。

    “你干什麼?”傅寶箏分不清眼下的他到底是在作戲,還是不作戲,因為他嘴里叫的是“傅寶箏”三個字,不是那麼親密,但今夜很特殊,她心里憋著火,所以無論作戲與否,她都本能地激烈反抗,就是不想從了他的意。

    又是捶,又是打。

    拼了命地要掙開他。

    死活不肯跟他去。

    最後,蕭絕像霸王硬上弓的粗魯悍匪似的,將傅寶箏給擄進了假山,將反抗激烈的她往岩石上壓去。

    低下頭,想吻她。

    傅寶箏趕緊偏開頭。

    她現在有些懵逼,完全弄不清楚,四表哥純粹是太久沒見思念她,想吻她,還是依舊在作戲,在表演霸王硬上弓的強吻戲碼。

    若是前者……今夜她心底有火,不願被他吻……

    若是後者,作為厭惡他的她,就得往死里拼命反抗,傷了他,也在所不惜。畢竟“疏離冷漠”的策略在那里擺著。

    等等,若是作戲的話,是不是意味著會有人旁觀?

    想到會有人旁觀,她腦子都大了。

    不會的,不會的,四表哥就算今日做事有些過火,上午就囔囔了“睡不到的姑娘,最讓人著迷”,但接吻被人看……也太過了……

    正糾結時,蕭絕嘴里喚了聲“箏表妹,我喜歡你”。

    听到這話,傅寶箏腦子轟的一下,徹底炸裂開來。“箏表妹”三個字提醒她眼下還真的就是一場戲。

    “放開我!”傅寶箏想拼命叫喊,可腦子里又在顧慮,叫喊聲太大,會不會吸引一堆人來圍觀啊?

    這……

    傅寶箏還真不敢大聲喊叫。

    最後干脆咬緊牙,一聲不吭,只奮力躲避,或是去推擋四表哥胸膛,低聲求道︰“晉王世子……別這樣……”

    她臉皮沒他厚,她表演不來啊。

    最後在抵抗的過程中,她一雙濕漉漉的大眼楮里滿是哀求,懇求他別演這樣一出戲好不好。

    不知過了多久,傅寶箏手臂沒了力氣,渾身的勁都快耗盡了,蕭絕不顧一切地吻上了她柔軟的唇。

    大有一股悍匪用盡各種手段,終于得逞的味道。

    瘋狂地吞噬。

    在四表哥的攻勢下,傅寶箏腦子都轉不動了,不過就算還能轉動也沒用,長時間的抵抗她早已耗盡力氣,除了被吻,她已做不出反抗的事了。

    不過一息尚存的理智,還是讓她想起一個問題來——四表哥安排這樣一場強吻的戲碼,到底要干嘛?

    被宮人撞見,散播出去,然後她名節盡毀,娘親不得不認命地將她嫁了?

    傅寶箏正在胡思亂想時,蕭絕忽的松開她唇,附在她耳邊柔柔喚了聲︰“箏兒。”

    听到“箏兒”兩個字,傅寶箏徹底懵了。

    他一會叫她“箏表妹”,一會叫她“傅寶箏”,一會又叫她“箏兒”,所以今夜這場強吻到底是不是在作戲?

    原來,四表哥早就與她約好了,喚她“箏表妹”時就是在作戲給別人看,她務必要配合好了。喚她“箏兒”時,就意味著他的手下早已清場,兩人處在絕對安全之地,說話做事隨心,不要擔心會被人看去,自然也不用作戲。

    所以,今夜這個吻,到底是哪種情況下的吻?

    蕭絕看到傅寶箏質問的那個眼神,他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

    “傻瓜,親吻是多麼私密的事,哪能展現于人前,給別人看了去?”

    換句話說,就是從他抓住她胳膊,拖她進假山的那一刻起,兩人就已經進入了清場的安全地段,壓根就不需要作戲了。

    “若是這樣,那你方才為何不叫我‘箏兒’,提醒我啊?”傅寶箏不解道。

    蕭絕看著她一臉認真的神情,這才一本正經地解釋道︰

    “強吻,挺有意思啊。”

    傅寶箏︰……

    敢情他為了有趣,就故意扮演了一次悍匪?還故意不叫她“箏兒”,只叫著“箏表妹”“傅寶箏”,讓她分不清楚是不是戲,逼著她一塊演?

    虧她跟個傻子似的,迷迷糊糊中拼了命地去配合,對他又是推,又是打,又是用腳踩的,把自己折騰得夠累,到來頭,居然只是中了計?

    “你……你怎麼這麼無恥啊!”

    傅寶箏惱了,揮舞兩只小拳頭,將最後那點吃奶的勁全打在他胸口上。

    “讓你騙我,讓你騙我!”邊打邊罵。

    蕭絕一直安安靜靜任由她發泄,好脾氣地杵在她跟前,一動不動的。

    到了後來,傅寶箏感覺哪不對勁,此刻的四表哥太安靜了,連哄她的話都沒有一句,太不正常了。

    哪知下一刻,待傅寶箏抬起頭望向四表哥的眼時,只見他正直勾勾地盯著什麼,順著他目光低頭一看……

    哎呀,她的衣襟不知何時拉開了,里頭的風光若隱若現。

    臊死了!

    臊死了!

    鐵定是方才強吻時,被他給扯開了。

    不僅不提醒她,還直勾勾地盯著不該看的地方看,還要不要臉了?

    傅寶箏趕忙推開他,背對他重新拉攏衣襟。

    背後卻傳來四表哥低低的笑聲。

    “你還有臉笑?”整理好後,傅寶箏轉過身去,咬牙瞪他。

    蕭絕卻背靠假山岩石,迎著月色,笑得更燦爛了,連聲音都愉悅︰

    “箏兒,你這樣就不講理了,你不許我看別的女人就罷了,還不許我看你?那我活得也太辛苦了。”

    傅寶箏︰……

    他看那些舞姬,她還沒找他算賬呢,他竟開始倒打一耙了?

    還要不要臉了?

    “箏兒,我是個正常的男人,會有某些方面的需求,你給我……摸一摸,好不好?”蕭絕視線下移,飛快掃了她的小山坡一眼道。

    傅寶箏︰……

    四表哥都這般直接的嗎?

    兩個月不見,比之前又無恥上三分了。

    簡直震驚到了傅寶箏,漲紅了臉,一句話都說不出。

    “我不嫌棄它們小。”蕭絕意有所指地補充了一句。

    這句話一出來,傅寶箏眼前猛地浮現那些舞姬豐滿如巨山的樣子,一時臊得無地自容。

    “你無恥!”傅寶箏實在想不出別的話來罵他,呆立原地一個瞬息,下一刻飛快捂住胸口,轉身朝假山下逃去。

    再不逃,還不知道四表哥會語出驚人到什麼羞煞死人的地步!

    她渾身各處的皮膚都燒紅了,滾燙滾燙的,再來一把火,就快冒煙了。

    蕭絕盯著傅寶箏逃走的背影,彎唇直笑︰“傻姑娘,連這都信,逗你玩罷了。”

    還沒成親,他哪里舍得讓他心愛的箏兒那般委屈。

    有些事兒,成親前做了,是感情到了那個份上,自然而然就做了,譬如牽手、擁抱、親吻,有利于增進感情。但有些事兒,還是成親後去做,更有男人擔當,哪怕不做別的過分事,只是單純撫摸它們,也是不可以的。

    別說箏兒有底線,不願意了,就是箏兒願意,他也不會成親前去踫的。

    “傻姑娘,不相信四表哥的人品嗎?”蕭絕輕笑。

    待傅寶箏跑沒影了,蕭絕抬起一方白帕子擱在鼻端輕嗅。

    真香,有她的體香。

    這方白帕子,是方才強吻她時順手偷來的,嗅著它,蕭絕忽覺,今夜是他人生里最美的除夕。

    夜宴大殿。

    李瀟灑和秦霸天坐在一塊飲酒。

    忽的,秦霸天貼近李瀟灑耳朵道︰

    “咱們絕哥真是一會兒都離不開媳婦啊,尋找一切機會黏著媳婦兒,傅姑娘前腳起身離席,絕哥後腳就跟出去了,兩刻鐘過去了,還不回來。”

    李瀟灑淺淺酌了一口酒,低聲笑道︰

    “才兩刻鐘,哪里夠用,早著呢,要不然豈非白費了絕哥做的那出好戲。”

    “哪出戲?”秦霸天有點懵。

    李瀟灑湊近他耳朵提醒道︰“就之前那些個西域舞姬算什麼呀,夠本錢吸引咱們絕哥瞥向她們?”

    這般一提醒,秦霸天若有所思道︰“真的耶,那些個舞姬論身材的火爆程度,可是比勾欄院里妖嬈萬分的頭牌差遠了,咱們絕哥連勾欄院的頭牌都瞧不上眼,哪能瞧得上那些西域舞姬。”

    可話說到這里,秦霸天有些懵︰“既然瞧不上,咱們絕哥還饒有興致地看了她們好幾眼?”

    為何呀?

    李瀟灑翻了個大白眼,話都說得這般明顯了,秦霸天怎的還沒轉過彎來?真真是女人方面朽木不可雕也。

    最後,李瀟灑敲了他腦袋一記道︰

    “絕哥若不那樣做,怎麼逼得傅姑娘吃飛醋?不吃醋,傅姑娘怎麼會那麼早離席出去透氣?不出去透氣,咱們絕哥哪有機會摟住心愛的姑娘……親熱一番?”

    秦霸天︰……

    我靠,還可以這樣迂回戰術的嗎?

    “你的腦子真是白長了,哄女人手段永遠學不會。”李瀟灑嘲諷道。

    秦霸天︰……

    我靠,又被兄弟鄙視了。

    兩兄弟正說著時,忽的一個宮女借著上瓜果的功夫,偷偷摸摸塞了一張紙條給李瀟灑。

    “我靠,不是吧,那宮女看上你了?”秦霸天調侃道,“你小子艷福不淺啊,是個身材不錯的小美人呢。”

    李瀟灑白了他一眼︰“八成是出了事,線人上遞消息。”

    “不是吧,這除夕大好日子,哪個不長眼的會挑這麼個好日子來找咱們晦氣?”秦霸天不相信道。

    李瀟灑偷偷兒瞥了一眼紙條,然後臉色大變。

    “真出事了?”秦霸天立馬正經起來。

    李瀟灑語速極快︰“傅寶央出事了,你快去找絕哥!”

    說罷,將紙條丟給秦霸天,李瀟灑火速出了大殿,待出了院門,就是一陣狂奔。

    秦霸天這才去看紙條上寫的——央,中藥,芍藥居。

    盯著這張紙條,秦霸天有些發懵,什麼時候他們底下的人連傅寶央的安危都負責上了?

    不是一向只負責傅寶箏一個人的嗎?

    傅寶央喝過酒沒多久,腹部有些不適,便出了大殿去淨房。哪知,腹部好不容易沒事了,頭卻有些昏昏沉沉的。

    走出淨房,撞到了一個宮女身上,那宮女見她不舒服,就軟聲細語道︰“奴婢攙扶傅姑娘去芍藥居歇一歇,再請個太醫來看看。”

    傅寶央第一回 進宮,也不懂宮里的規矩,見宮女如此熱情,她也確實頭昏得很,很想睡一覺,就點頭同意了。

    後來實在頭昏得厲害,渾身熱得厲害,傅寶央連自己怎麼走的路,怎麼進的房間都忘了,躺在床榻上難受得猶如幾萬只螞蟻在啃咬。

    忽然,房門開了,一個人走進來。

    傅寶央以為是太醫,連聲呼救道︰“太醫,快來救救我,我好難受,好多只螞蟻在咬我……”

    那個男人听到傅寶央的求救聲,腳步踉蹌來到床邊,隔著床帳看到里頭的姑娘嬌軀,他哪里還忍得住?

    一把拉開床帳,對著傅寶央的花容月貌笑道︰“好妹妹,你別著急,哥哥這就來救你!不急哈!”

    話音剛落,三十歲的紈褲立馬雙眼發亮地朝傅寶央撲過去。

    卻說傅寶央,她再沒見過太醫,在看到紈褲的第一眼時也識別出來,他絕不可能是太醫。待听到他開口說話,那油腔滑調的樣子,立馬有點明白過來不對勁。

    等到紈褲向她撲來的那一剎那,傅寶央嚇得緊閉了雙眼。

    “啊……”一聲痛苦的嗷叫,隨後是身體撞擊地板的聲音,“咚”的一聲巨響。

    紈褲捂住胸口,在地上痛得直打滾。

    原來,傅寶央身體里的藥效還未全面展開,痛苦歸痛苦,武功還剩下幾成。嚇得閉了眼,卻也努力抬起一腳,踹飛了撲過來的紈褲。

    正好一腳踹在胸口處。

    這才有了紈褲捂住胸口,在地上嗷嗷叫的情景。

    但藥力到底是瓦解了幾成功力,是以那一腳沒讓紈褲疼到要斃命,待傅寶央企圖下床逃出房間時,紈褲再次撲上來。

    這一次,在藥物攻擊下,傅寶央身子已經發軟,反應不夠靈敏,閃身躲了開去,卻最終被紈褲拽住裙擺。

    “刺啦”一下,裙擺撕裂了。

    傅寶央也被拽得絆倒在地。

    胳膊肘重重磕在地上,似乎擦破了一層皮,疼得她緊蹙雙眉。

    此時紈褲體內的藥物已經讓他瘋魔了,雙眼赤紅,再加上紈褲平日里就是個見了姑娘就走不動路的,哪里還會客氣,將傅寶央拽到懷里就要下嘴去。

    “不……”傅寶央嚇得大哭,雙手使勁推開紈褲脖子,拼死抵抗。

    可那藥物有一層功效,就是女子服了,會逐漸瓦解身上的功力,男子服了,卻是力道逐漸增強。

    是以,兩人撕打一陣後,傅寶央逐漸失去力氣,而紈褲卻越來越凶猛。

    終于,傅寶央抵抗不住了,紈褲腦袋湊上來,朝她面頰就要吻過來。

    傅寶央耗了太久,真心沒有力氣反抗了,絕望地閉眼,淚崩。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巨響,有人急急踹開了房門。

    還不等傅寶央睜開眼,壓在身上的重量一下子沒了,耳邊很快傳來紈褲慘絕人寰的叫聲。

    傅寶央努力睜開眼時,淚眼朦朧中看見的是一張熟悉的臉。

    “別怕,安全了!”他的聲音很有力量,無論多麼恐慌,都能一下子平靜下來,從容而立。

    她認出來了,是李瀟灑,未來姐夫的好兄弟。

    在無盡的絕望里,能遇上熟人,就像在無盡的漆黑恐怖里終于看到了一絲光芒,那麼璀璨,亮如星辰。

    她的人生終于有救了,她哭著說了句什麼,可太哽咽,李瀟灑什麼也沒听清楚。

    大抵是恐慌的呼救,至少李瀟灑是這麼理解的,所以他再次柔聲開了口︰

    “別怕,有我在!”

    再之後,李瀟灑攬住她細腰,拉她到懷里。

    傅寶央大抵是刺激到嚇傻了,好不容易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看到一絲希望,本能地全心全意信任他,任由他抱著自己,絲毫不反抗。

    最後,李瀟灑雙手抱緊她,飛速朝窗外一跳。

    “噗通”一聲巨響,兩人一起墜入冰涼刺骨的湖水里。

    冬日的湖水真冷啊,凍得李瀟灑渾身一個顫抖。

    傅寶央倒是沒太大感覺,嗆了幾口湖水後,就閉眼不動了。

    傅寶央不會鳧水。

    此時的她,腦子已經很不清醒,憑著不願溺水而死的求生本能,抱緊了李瀟灑脖子,將他當救命的浮板。

    李瀟灑知道,中了那等烈性藥,若是不用男人,最好是沉入冰涼的湖水,興許能自動解了藥性。

    不過,不是所有那種藥,泡冷水都有效。

    得看傅寶央的運氣了。

    “舒服點了嗎?”

    很久之後,暈暈乎乎的傅寶央仿佛听到這麼一句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