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91章

    傅寶央與李瀟灑分開, 急匆匆跑回去尋傅寶箏時,夜宴已經散席, 眾人全都裹著斗篷站在前庭或是各處游廊、花園里看煙火。

    到處都是人,花紅柳綠的衣裳看花了傅寶央的眼,壓根分辨不出傅寶箏在哪。

    “你有看到傅國公府的傅三姑娘嗎?”

    傅寶央逮住幾個宮女、太監問,無一例外全都搖頭表示沒注意。

    尋覓了小半刻鐘, 傅寶央睜著一雙大眼楮都感覺迷茫了,頭一次進宮, 真真是兩眼一抹黑,都不知道該去哪尋找傅寶箏。

    正站在游廊上四處張望時, 游廊入口猛地上來一道紫袍身影。

    傅寶央偏頭一望, 立馬眼底染笑, 是甦宴。

    可笑容剛綻放,下一刻, 傅寶央又陡的羞澀上了,甦宴好像在遠遠地打量她身上的衣裙,甚至還掃了她腳上的繡花鞋一眼,那一眼微微久了點, 久到傅寶央都若有所覺。

    難道甦宴有戀足癖?

    傅寶央一瞬間想起話本子里的情節,有些男子很喜歡撫摸姑娘的玉足,甚至到了看一眼口舌生津的地步。

    思及此, 傅寶央心中羞澀,本能地微微低下頭。

    這一低頭不得了,她猛地看到了自己腳上那雙繡花鞋, 月白色繡紅花的。

    李瀟灑給她尋的披風還是跟進宮那件一樣,是火紅的,只要不仔細辨認上頭的花紋,是看不出來換過的。可腳上這雙鞋,卻與進宮那雙火紅緞面的繡花鞋差異巨大,這樣的白鞋,露在火紅的披風下尤為顯眼。

    甦宴是不是察覺到她換了鞋了?

    本能的心虛,傅寶央縮了縮腳,趕忙將鞋尖都收攏進了火紅披風下。

    她的動作太過明顯,甦宴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忙收斂情緒,朝傅寶央走過去,微微低頭道歉道︰

    “傅姑娘,對不住,在下一時失禮了,還請海涵。”

    傅寶央明顯一愣,沒想到甦宴會正人君子到如此地步,只是微微掃了她玉足一眼,頂多久了點,就這般鄭重地向她道歉。

    可甦宴越是這樣,傅寶央心底就越是莫名的慌起來︰

    “沒……沒關系的。”

    可這句話剛吐出來,傅寶央又覺得自己說錯了話,她的小腳被他一個大男人盯著看了好一會,他都意識到不妥道歉了,她卻回答“沒關系”?

    會不會顯得自己很輕浮?

    哎呀,這般一想,傅寶央心頭就越發著慌了,囁嚅著唇,有心想解釋一番,她不是那種輕浮的女子,卻又話到嘴邊說不出來。

    “央兒!”好在這時,傅寶箏尋了來。

    傅寶央立馬感覺自己被解救了,尋著聲音就向傅寶箏小跑過去,到了傅寶箏身邊才感覺呼吸順暢了點。因為傅寶箏比她會說話多了,各種場面都能應付得了。

    傅寶箏掃了眼央兒,再掃了眼那頭徐徐走來的甦宴,立馬懂了點什麼。待甦宴走近了,傅寶箏主動挑大梁,朝甦宴禮貌性地淺淺一笑︰

    “甦公子,這麼巧,你也來這邊看煙火。”

    甦宴笑道︰“在御花園看煙火是最美的,上空騰起各種形狀的煙花,地上是形色各異的花卉,假花掩映真花,彼此一同璀璨,是其它地兒比不上的。”

    這算是解釋他為何來此看煙火了。

    “探花郎不愧是探花郎,看個煙火都能品出一般人品不出的味道。”傅寶箏笑道。

    “在下賣弄了。”甦宴拱手笑道。

    傅寶箏見央兒情緒有些低落,知道她今夜發生了太多的事,需要時間消化,不宜太早面對甦宴,便尋了個娘親找她們的借口,帶著傅寶央一同離開御花園,去了別處看煙火。

    甦宴一直站在游廊處,目送她們離開。

    今夜的中藥事件,因著傅寶央沒被抓到,事後蕭絕及時掃尾,甚至連太醫都沒給斷了子孫根的紈褲請,就秘密將紈褲送出了皇宮,丟進勾欄院關了起來,再沒回過家,其家人後來得知他死在勾欄院女子的床榻上,也只是氣得罵罵咧咧,覺得沒臉見人,從不曾想到旁的陰謀上去。

    此乃後話。

    總之一句話,在蕭絕的庇護下,傅寶央的事沒有掀起任何風浪,就跟從來不曾發生過似的,姑娘家的清譽是護住了。

    除夕這夜,嘉慶帝很興奮,大概是年齡大了,就越發喜愛與小時候的那些玩伴們一塊回憶曾經的稚兒時光,回憶小時候的快樂,拉著那些玩伴不許走。

    沒有皇帝放行,皇宮就一直鬧到接近子時,眾人才乘坐馬車各自回府,散了。

    這夜,傅寶箏有話問傅寶央,便將央兒留在自己房里,兩姐妹睡一個被窩。丫鬟退下後,姐妹倆躺在一個被窩里,開始嘀嘀咕咕起來。

    傅寶央對傅寶箏知無不言,將今夜發生的所有事都告知了,連她與李瀟灑的那個吻都交代了。

    “啊?”

    傅寶箏真心驚呆了,李瀟灑救下央兒的事,她已從四表哥那知道了。但卻沒想到,央兒在水下被李瀟灑箍緊小腰從西頭游到東頭,就已經夠親密接觸,算得上肌膚相親了,之後……

    還因為渡氣,吻上了?

    這,這……

    傅寶箏幻想一下那個場面,就忍不住替央兒臉紅。

    臉紅後,忍不住就去分析李瀟灑到底適不適合當自己妹夫。作為四表哥的左膀右臂,能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將來前途也會很好的,可是,李瀟灑在女人方面……

    不過還不等傅寶箏多想,接下來,央兒就雙眼亮晶晶地告知她李瀟灑說過的那番話了。最後還總結道︰

    “瀟灑哥哥真的是個很好很好的人。”

    傅寶箏听到這,看到央兒眼底閃耀的亮光,她忽的很感激李瀟灑,若今夜沒有他,央兒的人生就徹底毀了吧,甚至沒有他那番話,央兒的人生也會從此在痛苦中度過吧。

    原因無它,只因那會子泡在湖水里的央兒滿心滿眼都是甦宴,若因為與李瀟灑有過肌膚之親,就得挖掉心底對甦宴的愛戀,這對情竇初開的央兒將是一生的折磨。

    因為對甦宴的放棄,不是央兒自己選的,是被現實操守問題逼得放棄的。

    愛情在絢爛之時慘遭腰斬,甦宴就會成為央兒心底永遠的白月光,央兒的心怕是再也容忍不下別的男子,如此,余生還有那麼長,又該怎樣去幸福?

    所以,傅寶箏真心附和道︰“對,瀟灑哥哥是個很好的人!”

    說完李瀟灑,傅寶箏忽的想起來什麼,又讓央兒細細將湖邊發生的事再次重復了一遍,待听到甦宴曾經出現在湖邊,還一臉心神不寧地尋找一只貓時,傅寶箏蹙了蹙眉。

    當時的甦宴真的只是尋找貴妃的貓嗎?

    還那麼湊巧,偌大的皇宮哪都不去尋,偏跑到湖邊去尋?

    “箏兒,我感覺甦宴……好像是去尋找我的。”傅寶央提起甦宴,聲音都小了幾分,咬唇道,“不過,一切都只是我的直覺。”

    傅寶箏越發蹙眉了,因為同樣的感覺她也有。

    之前滿皇宮尋找央兒時,傅寶箏也好幾次看到甦宴東張西望地尋找什麼人,再之後,就看到甦宴站在了央兒身邊。

    憑直覺,甦宴好像知道央兒出事了,甚至知道央兒被人救了跳下了湖里,才特意去湖邊找的。

    “箏兒,你說甦宴他……他……他會不會從此嫌棄我啊?”傅寶央咬唇問道。

    傅寶箏心頭一梗,不知該如何回答。

    傅寶箏知道,央兒接受了瀟灑哥哥那一套理論,那是因為她骨子里沒有多少大家閨秀的思想和束縛,可是甦宴,感覺甦宴是那種特別守禮的,典型的書香門第教養出來的守禮後生。

    這樣的甦宴,在知道央兒落難,清白恐怕有損的情況下,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傅寶箏真的不好把握。

    但是對央兒的安慰卻還是要有的,所以傅寶箏不答反問道︰

    “胡說,什麼嫌棄不嫌棄的,若因為你落難了,甦宴就有微詞,那他還是個有擔當的男子漢嗎?那樣薄情的男子,還值得你去喜歡嗎?早踹了,早好!”

    “噗嗤”,傅寶央听到這話,突然就笑出了聲,點點頭︰“嗯,早踹了,早好!”

    可不是麼,真心喜歡一個姑娘,不該是知道對方落了難,就百般心疼、呵護的麼?若還因此嫌棄上了,那算什麼男人呢!

    真心早踹了,早好!

    想明白了這一層,傅寶央頓時什麼也不怕了,閉上眼安安穩穩地睡了一大覺。

    傅寶央能安穩的睡覺,今夜的始作俑者太子妃傅寶嫣卻是輾轉反則怎麼都睡不著的,哪怕窩在太子懷里,閉著眼強行裝睡,一個時辰過去了,也還沒睡著。

    傅寶嫣實在想不通,出了那般大的事,傅寶央怎麼就跟個沒事人似的呢?

    原來傅寶央笑著與李瀟灑道別的那一幕,好巧不巧的被傅寶嫣瞧去了,當時傅寶央臉上那個笑啊,要多燦爛就有多燦爛。

    傅寶嫣真心要嘔死了!

    她下了好大一盤棋,又是挑選紈褲,又是安排人手,又是弄來秘藥的,結果呢,傅寶央的心那般大,先是差點被老紈褲強-暴,後又衣裳不整與李瀟灑一同跳進湖水里,不用猜都知道,中了藥的傅寶央哪里有力氣劃水?

    要想逃走,還不得全程由李瀟灑抱著?

    如此,清白可以說早就不在了!

    可傅寶央居然絲毫不在乎?

    太不知廉恥了!

    太不要臉了!

    這,這,這……

    真是讓傅寶嫣太沒有成就感了!

    自然,若還只是這樣就算了,偏偏她都派人給甦宴送了密信,將傅寶央被人侮辱以及被李瀟灑抱著跳入湖水的消息明明白白送到了甦宴手上,結果呢?

    甦宴居然第一時間去湖邊尋找傅寶央,沒尋到,一個時辰後看到衣裳鞋子全部換掉回歸的傅寶央,他還絲毫不嫌棄地往上湊?還與傅寶央一塊看煙火?

    今夜的一切,傅寶嫣只感覺到了四個字——太挫敗了!

    簡直挫敗到心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