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00章

    傅寶央不會鳧水, 從高高的岸上掉落,扎進水里猛嗆了一口水。

    那水嗆得她,連“救命”都呼喊不出來, 雙手胡亂拍打身邊的水。河水太過湍急, 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順著水流往下沖。

    正心慌意亂時, 一雙強有力的臂膀攬過她腰肢。

    “瀟灑哥哥?”

    傅寶央腦海里躥出曾經有過的畫面,那個畫面讓她一下子心安, 再涼的河水都不怕,再湍急的流速也不怕了,沉在水里, 沒法子開口,便在心底一遍遍輕喊“瀟灑哥哥”。

    甦宴見傅寶央絲毫不反抗, 極其順從地朝自己靠攏過來,攬緊她腰肢, 環住她柔軟身子的那一刻, 甦宴唇角忍不住上翹。

    從看到許願的紙條,得知傅寶央移情別戀李瀟灑開始,甦宴就不停在想一個問題, 李瀟灑一個名聲狼藉的浪蕩子, 除了一張臉還過得去以外,哪里值得傅寶央喜歡了?

    竟能勾得傅寶央那麼快就移情別戀?

    思來想去,只有一條,那就是除夕夜李瀟灑救了央兒, 兩人有了肌膚之親。

    傅寶央一個小姑娘,從沒被男子踫過,陡然被男人在水底抱了個滿懷,小姑娘一時迷戀上那種感覺,就以為是愛情。

    得出這個可能後,甦宴就決定也在水底與傅寶央來個親密接觸,他堅信,他男子魅力十足,絕對不會在這方面輸給李瀟灑的。

    絕對不會!

    抱著必贏的信心,甦宴擁緊了傅寶央。

    “央兒,別怕,有我在!”甦宴將她的頭抱出水面,男子氣概十足的給她打氣。

    傅寶央以為自己趴在“瀟灑哥哥”肩頭,深呼吸了好幾口,可謂是全身心的放松。

    感受到傅寶央的順從,甦宴嘴角再度翹起,救她這一招果然用對了。

    可很快,甦宴笑不出來了,因為他听到肩頭的傅寶央輕輕呢喃了一聲︰

    “瀟灑哥哥,你又救了我……”

    那聲瀟灑哥哥叫得情意綿綿。

    甦宴身子瞬間僵起來,攬住傅寶央的手臂也僵硬萬分,瞬間被凍成冰棍似的。

    不過,還不等他徹底凍成冰坨,他胸口突然一陣悶痛,身子猛地後仰被湍急的河水沖了出去,耳膜還險些被尖銳的嗓音刺破。

    原來,傅寶央半眯著眼偏頭想看看“瀟灑哥哥”,卻不曾想一偏頭,入目的竟是甦宴?

    她還靠在甦宴懷里?

    這一番驚嚇,徹底嚇清醒了傅寶央。

    “啊……”的一聲尖叫,像把錐子似的,差點刺破甦宴耳膜。

    雙手猛地推出,兩掌擊在甦宴胸口,傅寶央本就力氣大,驚嚇之下更是使出十成的力道,再加上有湍急的流水當助力,一剎那,就推得甦宴像一發炮彈似的彈出去。

    那股子不願被他踫的嫌棄之意,絕對是十足十的。

    甦宴人都懵了,待回過神來,便是滔天的怒意。

    他探花郎甦宴竟被傅寶央給嫌棄了?

    她有什麼資格嫌棄他?

    他還沒嫌棄她被李瀟灑那種男人踫過呢,她居然敢嫌棄他?還嫌棄到寧願不要命,也要推開他?

    甦宴騰起一股火,像炸、藥一樣在胸腔炸開。

    甦宴正冒火時,不遠處奮力游來了李瀟灑,不用猜都知道是來救傅寶央的。

    甦宴早在水底設下了暗衛攔截,李瀟灑一時靠近不了。

    甦宴朝李瀟灑冷笑一聲,一頭扎進河水里,游過去扯幾根水草纏住傅寶央雙腿往河底拽,本就溺水的傅寶央這下徹底呼吸不了,雙手猛地撲騰,嗆了好幾口冷水,沒幾下就昏死了過去。

    甦宴這才放開她雙腿,一把摟住她腰身就往下游游去。

    期間,甦宴從懷里摸出一顆丸子,掐住傅寶央的嘴給喂了下去。

    不知在河水里游了多久,徹底離開喧囂的繁華之地,來到一處寂靜的林間,甦宴才打橫抱起濕漉漉的傅寶央上了岸。

    進了一間小木屋。

    “嘔……”傅寶央被掐人中,醒了後,趴在床榻邊沿一陣吐水。

    甦宴坐在床沿邊,輕輕拍著傅寶央後背,語氣溫柔極了︰

    “央兒,我無意冒犯你,可事出突然,我不得不救你……你放心,我會對你負責的。”

    听到這話,傅寶央驀地停止了嘔吐,疑惑地仰頭望向甦宴。

    好半晌,傅寶央才想起來,甦宴嘴里的“冒犯”和“負責”是什麼意思——河水里,他救了她,不可避免的與她有了肌膚相親。

    “甦宴,不用的,你不必對我負責。”傅寶央連忙搖頭,小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嘴里的話更是急。

    生怕與甦宴扯上關系。

    這讓甦宴心頭一陣惱怒,但他面上不顯,深呼吸一口後,依舊笑得一臉溫和,再次勸道︰

    “央兒,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既然我今夜所作所為有損你清白,又眾目睽睽之下被岸上游客瞧了去,我甦宴理當對你負責,理應娶你過門……”

    听到“娶你過門”四個字,傅寶央心頭大駭,越發急切了︰

    “甦宴,真的不用,瀟灑哥哥說過,若因為心地善良救下一個姑娘,不管愛不愛,都要盲目對她負責,這才是對彼此最不負責的……”

    傅寶央將李瀟灑救下她後,說的那套理論給搬了出來,難得她記憶力不錯,幾乎全部復述了一遍。

    可她還未說完,就被甦宴惱火地打斷了︰

    “夠了,李瀟灑李瀟灑,你怎麼滿腦子都是那個男人?他給你喂了什麼**湯?”

    “你現在一味拒絕我,不過是你先被他給踫過了,對不對?對不對?”

    傅寶央愣住,這樣的話從一個男子口里說出來,怎麼听怎麼怪異。

    甦宴腦海里也不知浮現了怎樣的畫面,只見他素來白皙的面皮,眼下憋得通紅,雙手有些顫抖地掐住傅寶央雙肩,跪在床沿上,聲音幾乎在哀求︰

    “央兒,我不在乎你被他踫過,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央兒,我仔細思考過了,你落水被他救,不是你的錯,我不會怪你,你回到我身邊來,好不好?”

    “你在我心底永遠都是純潔無暇的,那些往事都過去了,我不在乎,真的,只要你回到我身邊就好,好不好?”

    甦宴說著祈求的話,緩緩去摸傅寶央下巴,試圖抬起來去吻她。

    嚇得傅寶央本能地去擋。

    眼下的甦宴看上去很不正常,跟傅寶央曾經認識的那個光風霽月的探花郎簡直判若兩人,哪里還有曾經的矜貴之氣?

    這樣的甦宴,嚇得傅寶央不輕,雙手推拒時也就狠了點。

    “砰”的一下,甦宴被一把推得跌到了床下,後腦勺著地,狼狽極了。

    這一下,甦宴心頭的怒火徹底壓抑不住,跟瘋了似的一跳而起反撲過去,一把掐住傅寶央的小脖子,掐得她滿臉憋紅,大喊︰

    “你這個賤人,你跟別的男人做下不要臉的事,我都大度地原諒你了,也接受你了,你還矯情什麼?”

    “天底下哪里還找得到我這樣大度的男人?明明知道你背叛了我,我戴了綠帽,卻還當做什麼都沒發生,祈求你回到我身邊!”

    “你喜歡李瀟灑是吧?我就不信他能比我更大度?”

    “睜大你的眼楮好好看看,你喜歡的李瀟灑等會兒會怎麼嫌棄你!”

    甦宴怒吼著,去撕扯傅寶央身上**的衣裙。

    發瘋的甦宴,力大無窮。

    而傅寶央不知怎的,突然渾身燥熱,四肢開始乏力起來,這份難受讓她的抵抗力逐漸變弱。

    “瀟灑哥哥,救我……”

    “啊……”

    “瀟灑哥哥……”

    小木屋里,傅寶央嗚嗚咽咽哭著,小木屋外,李瀟灑終于殺光甦宴的人,從河水里沖到小木屋外,一腳猛踹,“砰”的踹飛了門板。

    門里的旖旎畫面,讓李瀟灑的手下們瞧了一眼,立馬閉上眼楮自動背過身去守在院子里。

    誰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再多看一眼,頭兒李瀟灑會挖掉他們的雙眼。

    只見床下稀稀落落橫躺著姑娘的衣物,有從裙子上撕扯下來的紗,也有小衣,還有一條系帶都扯爛了的紅肚兜覆蓋在女子**的繡鞋上。

    凌亂一片。

    屋子里,滿是傅寶央的哭泣聲。

    “李瀟灑,你終于來了。”甦宴一腳踹開床帳,從里頭一臉饜足地鑽了出來。

    將敞開的中衣攏了攏,當著李瀟灑的面,甦宴一根一根的系上中衣帶子。

    似乎在炫耀,方才發生的一切。

    慢悠悠系好了衣帶,甦宴坐在床沿上,面朝李瀟灑,笑得紅光滿面,指著床帳後的姑娘,挑釁笑道︰

    “被我玩過了,你還要嗎?”

    李瀟灑一言不發,目光落在床帳後嗚嗚咽咽哭泣的傅寶央身上。

    此時的李瀟灑心底很亂,這些年從未有過的亂。從踏進屋子開始腳步就有些綿軟無力,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不知該怎樣說話,才能不傷害央兒,不讓她背上一輩子的心里陰影。

    李瀟灑有多心疼央兒,就有多恨甦宴,那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甦宴注意到了李瀟灑的視線,越發得了意︰

    “你心底肯定在罵我混蛋,罵我無恥,罵我不是人吧?”

    “對,我就是混蛋,我就是無恥,我就是玩了她,你能耐我何?”

    甦宴每一句話都帶著挑釁。

    在甦宴眼底,和世人的想法一樣,李瀟灑就只是個單純的紈褲,連他親爹都嫌棄的那種無能紈褲,只會一擲千金在脂粉堆里混,跟男人搶女人的那種無用至極的浪蕩紈褲。

    這樣的紈褲,甦宴心底會怕嗎?

    甦宴可是堂堂吏部尚書之子,慶嘉帝親點的探花郎,是天子門生。

    自命不凡的甦宴,自然不怕。

    所以,甦宴盡情說著侮辱人的話︰

    “李瀟灑,之前你使用手段從我這里搶走了傅寶央,騙走了她的心。我甦宴大度,今夜讓我好好玩了一把,就勉強算是補償了回來,那些爭搶女人的破賬就一筆勾銷,我不跟你計較了。如何?”

    不待李瀟灑開口,甦宴又從床頭架子上拿下自己的外袍套上,嘲諷地笑道︰

    “李瀟灑,听央兒說你瀟灑又大度,遠非正常男子能比。所以,我現在將她還給你,哪怕她清白不在了,你還會初心不改,還願意八抬大轎從侯府正門迎娶她的,是吧?”

    這話就問得很是刁鑽了,回答的人稍有不慎,哪怕是語氣不夠堅定,都能徹底毀了傅寶央心頭的愛情。

    听到這話,床帳後的傅寶央果然不動了,也停止了嗚咽聲。

    很顯然,她想知道答案。

    傅寶央的反應,李瀟灑自然看進了眼底。

    一刻耽擱都沒有,李瀟灑臉上綻放出笑容,語氣一如除夕那夜他對央兒說出自己的那套特有理論那般,一如既往的瀟灑又無畏︰

    “甦宴,愛情與清白無關,我喜歡她,又怎會因為她曾經發生過什麼,就不再喜歡她?娶不娶她回家,看的是我心底對她是否有愛,我喜歡她,又怎會不再娶她?”

    “我李瀟灑要娶,自然是十里紅妝,八抬大轎,風風光光地娶!”李瀟灑越說,越擲地有聲。

    甦宴意外地看向李瀟灑。

    傅寶央都這樣了!

    李瀟灑怎麼可能還願意?

    世上怎會有男人不在乎被戴綠帽子?還是綠油油,當場被抓包那種?

    不,不可能!

    甦宴搖著頭,神情有些激動︰“你在撒謊!你在騙人!你只是眼下說得好听,不讓她尋死罷了!她都不干淨了,你怎麼可能還肯娶她?”

    “怎麼可能?”甦宴睜大雙眼在吼。

    “哦,這就叫不干淨了?”李瀟灑笑了,“那我李瀟灑在你甦宴眼底,豈非早就髒成馬桶了?”

    甦宴︰……

    他真心是跌破了下巴,李瀟灑為了給傅寶央開脫,讓傅寶央心底好受點,居然將他自己艷史多的事拿出來開涮,活生生將他自己比喻成了髒馬桶?

    這,這,這……

    李瀟灑的承受能力之強,真的遠非甦宴能預料。

    “行,你說她不干淨,就不干淨吧。反正我李瀟灑也不干淨,與眼下的央兒倒是更配了。原本,我還怕她嫌棄我,這下,我和她之間倒是有點扯平了。這般說來,我還得謝謝你啊,甦宴。”李瀟灑笑得一臉不在乎。

    甦宴︰……

    看到如此不在乎的李瀟灑,甦宴簡直跟見了鬼似的臉皮都抽搐起來。

    “不!你在撒謊,你在騙人,你是在故作瀟灑!你怎麼可能真的不在乎?”甦宴神情分外激動,拼命在搖頭。

    李瀟灑忽的轉了語氣,朝甦宴走近一步,一聲冷笑︰

    “甦宴,我跟你不一樣,不在乎那些表面的清白,我只在乎她的心在哪。”

    至于旁的,她受了侮辱,自有他來報仇!

    話音剛落,忽的屋里劍光閃起,一道白光劈向甦宴門面。

    是李瀟灑從腰間飛快抽出軟劍,一劍劈下。

    又快又狠。

    甦宴愣在當場,雙眼里滿是震驚,死死望著李瀟灑,他怎麼都沒想到,李瀟灑居然真敢對他動手?

    他一個紈褲,他怎麼敢?

    “啊……”

    劇痛很快來臨,甦宴慘叫出聲,竟是半張臉皮被剮了下來。

    鮮血淋灕。

    濺落衣袍和地上。

    甦宴本能地雙手捂臉,可臉皮都被剮了一半,鮮血淋灕的肉哪是手能觸踫的?接觸的那一剎那立馬痛得再次慘叫、哀嚎,宛若正在受刑的野獸。

    指縫間鮮血淋灕。

    李瀟灑解恨地看了半晌,隨後丟下手頭的劍,抬起一腳毫不客氣地朝甦宴腿、間踹了過去。

    力道之大,直接將甦宴踹破了窗戶,直直飛到窗外去。

    傳來骨頭撞裂的 嚓聲。

    還有甦宴慘絕人寰的叫聲,驚得附近的小動物一個個奔逃,樹上的小鳥撲騰騰飛走。

    區區一個甦宴,背靠百年書香世家又如何,是得寵的吏部尚書之子又如何,是天子門生,慶嘉帝欽點的探花郎又如何?

    他李瀟灑還真不帶怕的,今時今日,世人只以為他們是一批無權無勢的窩囊廢,專門給祖、宗丟臉的紈褲,可他們自己知道,那些都只是迷惑人的表象,他們背後的勢力說出來,都能嚇得太子殿下和任何一個皇子再也睡不好一覺的地步。

    區區一個甦宴,殺了他又如何,若不是怕傅寶央害怕,依著李瀟灑往日的作風,鐵定是要就地正法,給他好好兒來個凌遲處死,先剮皮,再一刀刀割肉弄死的。

    不如此,不足以消他心頭之恨。

    動了他的女人,還能好好活著,那簡直是天上的玉皇大帝親自跪下請求李瀟灑饒過,才有三分可能的事。

    可這世上有玉皇大帝嗎?

    就算有,玉皇大帝又肯為了個甦宴而向李瀟灑下跪請求饒恕嗎?

    這就絕不可能了。

    所以,甦宴今夜注定沒好日子過。

    不過絕哥常教導李瀟灑,殺人要誅心。死,很容易,但承受的痛苦遭受的罪,比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就太過便宜了。

    所以,李瀟灑也漸漸學會了誅心。

    于是,甦宴被一腳踹飛,腿骨摔裂,子孫、根根斷裂在青草地,鮮血濕了衣褲,整個人狼狽至極時,沒哀嚎多久,院子里降落一道紅衣麗影。

    那紅衣姑娘,長發蓋住半張臉,另外半張臉慘白如鬼,聲音更像是陰冷地獄里傳出來的︰

    “甦郎,你好狠的心……甦郎……”

    癱軟在地的甦宴,連紅衣姑娘的臉都沒來得及看,光是听到那聲音,听到“甦郎”二字,就渾身嚇得顫抖起來,連身上的劇烈疼痛都忘了。

    待紅衣姑娘蒼白的臉湊到他跟前時,甦宴嚇得厲聲尖叫︰“鬼啊……鬼啊……”

    待紅衣姑娘像個僵尸一樣,探出蒼白的手,去掐甦宴脖子時,甦宴嚇得面無人色。

    接下來,甦宴居然毅力驚人,瘋狂地推開紅衣姑娘,不顧腿骨斷裂,在月色下狂奔。

    一瘸一拐。

    而那個紅衣女鬼一直追出院子,追去了樹林深處。

    甦宴被女鬼追著跑了,小木屋里,李瀟灑將銀白的軟劍擱在桌上,繞過散落滿地的衣物,一步步走到床前,站在茜紗床帳外。

    隔著雙層紗帳,能看到傅寶央橫躺在床,隱隱綽綽的身形。

    頭發披散,亂糟糟的。

    李瀟灑抬手抓住床帳,可要撩開時,卻有千斤重。

    不用想象,都能猜得到里頭是怎樣狼狽的光景。

    他不怕面對,但是,他害怕央兒會害怕面對。

    可是這種事,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既然決定在一起,就遲早得面對,不如最開始就坦然一點,大方一點。

    于是,李瀟灑拽著紗帳,深呼吸一口,語氣盡量輕柔,百般安慰她,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安慰她,試圖讓她的心徹底放開︰

    “央兒,我喜歡你很久了,但是一直沒對你表白過,因為我……你知道的,我常年混跡那等地方,睡過的姑娘很多,好人家的姑娘都會嫌棄我……”

    “你,你是不是也心底嫌棄我?”

    李瀟灑越說到後來,語氣越是可憐巴巴的。

    真真是李瀟灑從未用過的語氣,再加上他故意腦袋低垂,瞬間有股子低到塵埃里的味道。

    這個語氣,這個措辭,若是他手下听到了,非得一個個震驚得跌掉下巴不可,他們的瀟灑爺,什麼時候多睡了幾個女人就覺得自己輕賤低下了?

    平日的李瀟灑多自信,多洋溢啊,絕對是征服的絕色姑娘越多,就越覺得自個男子魅力十足的人物,怎麼可能會覺得自己髒?覺得自己匹配不上那些貴女?

    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若是被秦霸天知道了,非得驚訝得眼珠子都掉出來不可,我靠,李瀟灑為了個姑娘,居然能張口就往自己臉上潑髒水,自損到這個地步?

    其實,就連李瀟灑本人都從來沒想過,為了個姑娘,他能自損到這個地步。

    可是還能怎麼辦呢?

    央兒被糟蹋了,她又是良家姑娘,心底無比重視貞潔,失去清白,該多麼嫌棄憎惡她自己啊。

    李瀟灑大抵只有自損,讓央兒清楚地意識到瀟灑哥哥也不干淨,甚至比她還要不干淨多了,她心底才可能過去那道坎,不覺得她自己失去清白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吧,不覺得她從此就匹配不上他,心底各種死結吧。

    果然,在李瀟灑一聲聲自損後,紗帳後的傅寶央使勁搖起了頭,一次比一次大幅度。

    傅寶央大抵是激動地說不出話,有些嗚嗚咽咽的,但是隔著紗帳,李瀟灑很清楚地看到,她搖頭的幅度有多大,力度有多大。

    每搖一次,都仿佛在訴說,瀟灑哥哥,她不嫌棄,她不介意。

    “央兒,謝謝你不嫌棄我。我想,你是唯一一個不嫌棄我的貴女,你真不愧是俠女,氣度就是不一般!”

    “你遠比旁的姑娘大氣多了!”

    “包容又大度,她們拍著馬,都追不上你!”

    “你是如此的與眾不同!”

    李瀟灑盡力說得誠懇,每一句話都在夸她。

    每多夸一句,聲音就高昂一分。

    讓央兒清清楚楚听出來,他對她的欣賞,無論發生何事,她都是他心底最特殊的那個,不會因為任何事而改變。

    隔著紗帳,李瀟灑感覺央兒情緒似乎越來越穩,至少沒有旁的姑娘被糟蹋後的尋死覓活之感。

    李瀟灑這才放心地坐在床沿上,一寸寸拉開了床帳。

    但是,縱使有心理建設,里頭的景象,還是讓李瀟灑震驚了。

    這絕對是李瀟灑從未想過的光景——

    只見,傅寶央一雙大眼楮濕潤潤、霧蒙蒙的,飽含著熱淚,顯然是被李瀟灑方才的那番話給感動了。嘴被白帕子塞住,雙手雙腳被布條捆住,但是渾身上下的衣裳……

    卻還都在,還是那套掉入水里的**的衣裙,除了有些撕扯過的痕跡外,基本完好地穿在她身上。

    怎麼會?

    李瀟灑立馬起身去察看散落在床下的衣裙,一件件拿起來觸摸才知道,有些衣裳都還半濕不干的,根本就沒濕透。

    換句話說,散落在地的那些被撕裂的衣物,根本就不是傅寶央的,是甦宴不知從哪找來的別人的衣裳,故意以假亂真,迷惑人的。

    “真是個瘋子!”李瀟灑忍不住開罵甦宴。

    罵過後,李瀟灑明白過來,甦宴給他下了怎樣驚險的一盤棋。從進入小屋那刻起,只要李瀟灑的反應稍微有點不對,譬如有一丟丟嫌棄央兒的意思在,語氣稍稍有些遲疑,哪怕只是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絲,他此生都將與央兒無緣了。

    以央兒的性子,怎麼可能會嫁給一個失了身,就嫌棄她的男人。

    而一般的男人,怕是都要闖不過這個迷障,從此掉進甦宴的陷阱,失去心頭所愛了。

    李瀟灑蹲在地上,手心握緊那些衣物,此時此刻,他的心驟然一緊,有一股劫後余生之感。

    好險,好險。

    虧得他思想與眾不同,是真心覺得央兒的一顆赤子之心比所有的第一次都寶貴,要不然,他今夜非得被甦宴坑死不可。

    “甦宴,你這個瘋子!”甦宴再次罵道。

    “嗚嗚嗚……”床上久等的傅寶央朝李瀟灑嗚嗚嗚地喊。

    李瀟灑這才重新坐回床沿,輕輕地解開捆綁的布條,生怕手重弄疼了她,又拿掉塞她嘴里的帕子。

    “瀟灑哥哥……”重獲自由的傅寶央一頭撲進李瀟灑懷里,緊緊抱住他,眼里含著熱淚。

    一聲聲“瀟灑哥哥”情意綿綿,喊出了央兒從未有過的纏綿。

    天知道,今夜瀟灑哥哥的表現讓央兒心底有多震撼。

    任意一個姑娘被糟蹋了,還能听到心上人那般的寬慰話和表白,都得心底感動死,感動得眼淚嘩嘩的。

    雖說傅寶央並未被糟蹋,只是被甦宴塞進了那個情境,但是甦宴一早就放了話,要讓她好好體驗“被李瀟灑嫌棄的滋味”。

    可以說,傅寶央是帶著忐忑等待李瀟灑的到來。

    李瀟灑還沒來之前,她幻想過好多種反應,每一種反應都是瀟灑哥哥不嫌棄她。

    對,她心底有愛,她自信萬分。

    但是,她怎麼都沒想到,瀟灑哥哥的反應會那般完美,完美到她想哭。

    雖然她傻乎乎一根筋,根本听不出來瀟灑哥哥那番自損的最終目的,但是她听懂了那份情,听懂了他對她的在乎,所以,最後她哭了,哭得稀里嘩啦的。

    撲到瀟灑哥哥懷里後,還哭個不停,那些動人的眼淚就想一次性釋放個夠。

    雙手緊緊攬住瀟灑哥哥的腰,不害臊地死死攬住,小臉埋進他胸口,只想無限貼緊他。

    任由眼淚濡濕他衣裳,雙眼哭得紅紅的。

    “不哭,不哭,沒事了,一切都有我在!沒事了,沒事了。”李瀟灑以為傅寶央被瘋子似的甦宴嚇壞了,環住她,輕輕拍著她後腦勺安慰。

    可安慰著,安慰著,發現越安慰越不對勁了——傅寶央一直在他懷里磨蹭,身上也滾燙滾燙像一團火,去看她的臉,更是不正常的潮紅,連眼神都迷離起來。

    “甦宴給你吃了什麼?”李瀟灑心底咯 一下,捏開傅寶央的嘴,低頭輕輕一嗅,“cao!”

    該死的甦宴!

    竟給傅寶央吃了那種情藥。

    難怪傅寶央一點沒有小姑娘該有的害臊,一個勁胡亂湊過來。

    “央兒,央兒……”李瀟灑捏住她的小腰,猶豫間,試圖將她身子往外推。

    他定力還算可以,不想踫的姑娘,無論對方怎麼黏糊,都不會走火。

    可顯然,央兒在不想踫的姑娘之外啊。

    若是平常,他還能忍住,可眼下的她一頭烏發散落,臉蛋紅撲撲的,濕漉漉的大眼楮里飽含深情,衣裳更是不齊整。

    “瀟灑哥哥……”傅寶央什麼也不懂,見瀟灑哥哥將她往外推,就不開心,扭著身子嘟囔。

    “央兒,你冷靜點。”

    李瀟灑閉上眼,飛速想著還有沒有別的解救之法,別的解救之法會對她的五髒六腑有多大損害。

    對,你沒看錯,就是會對央兒的五髒六腑有損害。

    該死的甦宴,給央兒喂了不用男人,就得損傷五髒六腑的情藥。

    李瀟灑第一次面對一個姑娘,覺得頭很大。

    踫,還是,不踫,都很糾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