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美色撩人

第102章

    爆發擁擠踩踏事件, 好些姑娘、婦人、小孩紛紛掉進冰涼的河水, 求救聲,呼喊聲, 此起彼伏。

    冰天雪地的,河水刺骨, 不及時救援,河里的人全都得活生生凍死。

    好在,花燈節巡邏官兵很多, 迅速組織人手展開救援, 一個個跳進河里救人, 一時九淮江面跟煮餃子似的處處漂著人。

    “央兒……央兒……”

    央兒掉進河里失蹤, 急壞了傅寶箏, 帶著護衛沿著河岸一路尋找下去, 十幾名護衛三個一隊,輪番下水搜尋,可尋出好遠好遠都沒見到人影。

    傅寶箏急哭了, 嗓子也喊啞了。

    “姑娘, 姑娘, 找到一只鞋。”

    很久之後, 一個護衛在河畔撿到一只繡花鞋,傅寶箏拿到手里時人都在顫抖。

    她認得,真的是央兒的繡花鞋,上頭的花樣子還是她倆一塊探討出來的,模仿的岩石夾縫里頑強盛開的某種不知名的小紅花。

    如今, 繡花鞋在這里,央兒人去了哪?

    央兒不識水性,會不會……會不會……

    想到那種可能,傅寶箏就渾身發顫。

    “箏兒,咱們央兒吉人自有天相!絕不會出事的!”傅天、傅地、傅中三兄弟得知消息,趕到傅寶箏身邊,不停說著打氣的話。

    央兒是他們三的親妹妹,他們哪能不急?

    尤其人是他們三帶出來的,中途卻被拋下,他們三自己與心愛的姑娘約會去了,這事兒回府跟爹娘交代,非得被揍死不可。

    所以,論焦急程度,他們兄弟三才應該是最焦急的,但他們到底是男的,比較理智一點,只要不見尸體,就還有希望。

    傅寶箏緊握濕漉漉的繡花鞋,紅著雙眼,深一腳淺一腳沿著河岸繼續朝下游找下去。

    可又過去一個時辰,月亮西沉,都到了二更天,還是沒有央兒的蹤跡。

    偏偏天公不作美,還刮起了颶風,風沙走石,加劇了尋人的難度。

    寒風一陣陣加劇,溫度驟降,傅寶箏裹著厚實披風走在岸上,都凍得頻頻打噴嚏,過去一個半時辰了,可想而知掉入水里渾身濕透的央兒存活幾率有多小。

    “央兒……”傅寶箏每喊一句,都在哭。

    此時,傅國公府已經得知央兒失蹤的消息,國公爺傅遠山親自帶了大批人馬出來尋。

    “箏兒,你先回府,剩下的交給爹爹。”

    傅遠山見寶貝女兒雙眼紅腫似核桃,鞋和裙擺都打濕,一雙手凍得通紅,走路姿勢也不對勁,可能雙腳都磨出血泡了,心疼壞了。

    傅遠山再不肯讓傅寶箏繼續下去,強行抱起她丟上馬車。

    “爹,我不走!”傅寶箏抓著車廂門不肯進,哭道,“爹爹,我不走,央兒還沒找到,我不回去……我不……”

    央兒生死未卜,傅寶箏說什麼也不可能在生死存亡關頭,丟下央兒,自己躲回溫暖如春的府里。

    她做不到。

    反抗激烈。

    “好,你留下,但你不許再下地,必須待在馬車里!”傅遠山退一步,語氣卻很強勢。

    冰天雪地的,失蹤這麼久,央兒的存活幾率很低,按照傅遠山的想法,女兒最好是先回府,避免……真尋到尸體那一刻,女兒會刺激過度到昏厥。

    但看到女兒反抗激烈,說什麼都不肯,傅遠山也只能是妥協。

    傅寶箏被爹爹一頓吼,反倒是鎮定了下來,配合地點點頭︰“好,我留在馬車上。”

    只要還留在尋人的一線,傅寶箏就感覺她的央兒還跟她在一起,沒飛到另一個國度。

    傅寶央迷迷糊糊醒來時,喉嚨有些疼痛,想發聲,又有些喊不出來,終于輕哼出來,卻是沙啞得厲害。

    驀地,有什麼涼幽幽的東西滑過下頭,傅寶央閉著眼還未睜開,但姑娘家的自我保護讓她本能地探手去抓,卻抓到了一只暖暖的東西。

    像是人的手。

    比她的大。

    這一下,傅寶央徹底驚醒了。

    猛地睜眼,闖入眼簾的是一個熟悉身影,瀟灑哥哥。

    她抓住的大手,自然也是瀟灑哥哥的。

    “瀟灑哥哥,你在做什麼?”傅寶央弓著身子躺在暖暖的被窩里,聲音沙啞得厲害,像是曾經賣力叫喊過上萬次,喉嚨早已喊破的那種沙啞。

    听著自己啞啞的聲音,傅寶央有些懵,她一時沒反應過來,自己聲音怎的大變樣了。

    “給你上藥,這種藥涼涼的,你會舒服點。等會走路也能正常點。”李瀟灑並不挪開傅寶央的小手,任由她抓著手掌手背,幾根手指頭卻繼續有條不紊地抹藥。

    一下又一下,輕輕擦過她微微紅腫的地方。

    傅寶央驟然臉色大紅,張張嘴,舌頭羞得直打結,但到底還是結結巴巴說出了口︰

    “瀟灑哥哥……我,我自己來……”

    邊說,邊手上用勁,試圖阻擋瀟灑哥哥。

    “怎麼,我笨手笨腳弄疼你了?”李瀟灑微微歪頭,望著她笑,不過他面皮也有丟丟發燙,小聲解釋道,“我這也是第一次給姑娘上藥,難免笨了些……但我就是想親手給你上藥,央兒,你再忍耐一下,馬上就好了。”

    傅寶央平日再大大咧咧,此刻也是臊得紅了臉。听瀟灑哥哥說,這是他第一次給姑娘上藥,說實話,心底還是有些舒服的。

    不過沒舒服多久,傅寶央就問出了別的問題︰

    “瀟灑哥哥,你,你真是第一次給姑娘上藥麼?以前,手臂,肩膀,別處的傷口都沒給,沒給別的姑娘上過?”

    問出這種話,傅寶央連脖子都紅成了晚霞。

    李瀟灑手下一頓,有些意外地看向傅寶央,半晌才笑問道︰

    “咱們傅女俠這是在吃醋嗎?”

    傅寶央立馬不吭聲了。

    李瀟灑不想她誤會,斂了笑,比較正經道︰“以前都是錢貨兩清,花銀子買的東西,哪里值得我再花別的心思去做什麼。”

    “央兒,你是唯一的。”

    無論是花心思,還是抹藥,都是唯一的。

    傅寶央心頭止不住發甜。

    好不容易戀愛一場,哪個姑娘不想自己是唯一啊。

    傅寶央羞澀地合上眼皮,結果雙眼閉上,視覺沒了,觸感就越發清晰起來,每抹一次藥,都讓她臉皮再紅上一分。

    說話間,秘密花園的藥膏抹好了,李瀟灑將被子拉下來包住她雙腿,生怕她再受寒,之前在冰涼刺骨的河水里浸泡太久,該死的甦宴抱她上岸後沒有采取任何取暖措施,連火堆都沒生一個。

    “公子,生姜挖來了,已經洗淨。”小木屋外響起一個下屬的聲音。

    李瀟灑走出門去接了過來,足足一大捧,每一塊折斷成幾瓣,丟進架在火堆上的吊腳壺里。

    沒多久,壺里的水燒得翻滾起來,一股子姜味滿屋子跑。

    聞著,就難喝。

    偏偏李瀟灑摸出個海碗來,足足倒了大半碗,要喂給傅寶央。

    “瀟灑哥哥,我不喝。”傅寶央人還躲在被窩里沒起來,就沙啞著聲音囔囔了起來。

    她天不怕地不怕,卻最怕喝藥,雖說姜茶算不得真正意義上的藥,她還是怕喝。

    可怕喝也沒用,到底被李瀟灑抱著坐了起來,半逼半哄道︰“央兒,乖,只喝半碗,再蒙上被子發發熱也行。”

    李瀟灑將碗端到傅寶央唇邊。

    “不……”

    傅寶央很倔,閉緊雙唇,就是不肯喝。

    “這樣,我喝一口,你喝一口,行不行?”李瀟灑為了哄央兒喝下,還真自己率先喝了一口。

    可輪到傅寶央時,她還是一臉苦巴巴的,不願意喝,死活不肯張嘴。

    “央兒,你再不乖,就別怪我使用強硬手段了。”李瀟灑帶著幾分威脅道。

    實在是央兒今日的墜河與除夕夜的墜湖不一樣,除夕夜那次是先中了藥,在發熱的情況下沉入的湖水里,央兒從頭到尾就沒被凍。可今日,據央兒說,是在冰涼刺骨的河水里漂浮很久,人都快凍死了,上岸後藥性才發作,漸漸發熱起來。

    這種情況下,必須要將滲透進骨子里的寒氣給逼出來,否則日後會身子骨不行,老了更是不得了,時常病痛。

    自然,要逼寒氣,單純靠姜湯是不行的,所以這碗姜湯里還加了點發汗的西域特效藥。

    正因為加了別的藥,所以姜湯味越發怪異起來,光是聞著,就苦死了傅寶央,她拼命搖頭不肯喝。

    沒法子,李瀟灑最後只能耍流氓用損招。

    傅寶央嘴唇被撬開的那一瞬間,整個人都懵了。

    瀟灑哥哥居然抿了一口在嘴里,然後捧住她臉龐,喂給她喝。

    火辣辣的姜湯滑過她舌尖,跑進她嘴里,加了特效藥的姜湯又苦又辣……一口又一口……傅寶央眼淚都辣出來了。

    最後一口咽下,李瀟灑遲遲沒松開,閉上眼很用力地親吻,海碗一時沒拿穩摔碎在地,清脆一聲響。

    傅寶央腦子里忽的閃過之前兩人做過的瘋狂事,那一幕幕真真是傅寶央長這麼大以來從不曾見過的畫面。兩人之間居然可以親密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步,再回憶起那些瘋狂,傅寶央忽的記起自己嗓音是怎麼變沙啞的了。

    那嗚嗚咽咽的每一嗓子,傅寶央怕是這輩子都忘卻不了啦。

    呀呀呀,太臊得慌了。

    于是乎,待李瀟灑親吻完畢,將央兒塞進被窩里發汗時,意外地看到傅寶央再次面皮紅透,跟之前一樣白嫩嫩的臉上紅潮翻滾。

    李瀟灑給她掖好被角,饜足地笑了,他也想起兩人之前的畫面來了。

    說實話,恩愛歡好這種事,兩人之間有情和無情到底是有很大差別,李瀟灑還是第一次體會“她越哭,他就越想讓她哭”的情不自禁,若非他的情不自禁,也不會在藥效退去後,她都哭得不行了,他還停不下來。

    “央兒,你別動,裹緊被子好好發汗,我先去外頭一趟。”李瀟灑從床沿邊起身,要往外走。

    傅寶央乖乖點點頭,她知道瀟灑哥哥不像外人傳說的那般閑散無事,至少方才那些下屬就來請示了好幾次,她的瀟灑哥哥好像還挺忙碌的。

    只是傅寶央不知道,一開始李瀟灑確實還有別的事要處理,但是此時此刻的李瀟灑還真是閑下來了,無事可做,無論是坐在房里還是站在院子里,都只守著她一人。

    可方才一番親吻,李瀟灑再次心神蕩漾,怕自己一個把控不住又會做下點什麼,這才不敢再逗留房里,趕忙到院子里吹冷風冷靜一番的。

    “什麼時候定力這般差了。”李瀟灑站在冷風里,掃眼自己身體,有點不敢相信道。

    可無論相信不相信,事實擺在眼前,不認也得認。

    咕嚕咕嚕找了幾口冷水喝下肚,冷風刮得身子都快凍僵了,不听話的身體才總算恢復到正常。

    “公子,傅國公府的人即將找尋過來,再不走,咱們的行蹤就將暴露。”一個下屬跑過來稟報。

    李瀟灑點點頭,沒有絲毫的為難,遲早要走的,轉身走進房里。

    此時的傅寶央發過汗,已經裹緊被子舒舒服服睡著了。

    “央兒……”李瀟灑剛喚出口,又沒了音,想了想,還是不要叫醒她了,今夜她體力消耗過大,睡一覺飽飽的也好。

    反正,他又不是要與她道別,醒與不醒,都沒甚差別。

    最後,李瀟灑用棉被裹嚴實了央兒,帶上了馬背。

    “公子,傅國公府的人從東頭來了。”下屬稟報道。

    “好,咱們從西頭抄小路走。”李瀟灑留下幾個人清除造訪小木屋的痕跡,抱緊睡死過去的央兒,飛快打馬朝反方向奔去。

    你們沒看錯,李瀟灑並沒打算與傅國公府的人匯合,也沒打算將央兒送還給他們,而是選擇帶走央兒,兩人一塊遠離。

    意外嗎?

    其實沒什麼可意外的,實在是眼下的傅寶央不適合回去,不說旁的,光是她走路姿勢異樣就會引人懷疑,何況退下衣裙還有不少的青青紫紫。

    未出閣的姑娘失貞,可是大事,一個弄不好,會逼死人的。

    決定要了她的那刻起,李瀟灑就將後路想好了。

    這一夜,很多人失眠。

    甦府接到甦宴死訊的那一刻,甦夫人雙腿立馬癱軟。

    待進一步得知兒子死在了鄭秧身旁,初步判斷,兒子是被鄭秧殺死時,甦夫人整個人都要瘋了。

    “冤孽啊,冤孽啊!”

    “怎麼拆都拆不散,我的兒啊,你怎麼就不听勸啊……不是有傅寶央這個女俠當替身了麼,你怎麼還跟那個江湖女人搞到一處啊?”

    “啊?”

    待甦夫人軟著雙腿被抬到甦宴的死亡現場,看到甦宴被鄭秧折磨得半個臉皮都被剮了,多處骨頭斷裂,渾身上下滿是血跡,徹底成了個血人時,甦夫人當場嚇得昏死過去。

    再醒來時,就真的瘋了。

    日日夜夜一臉瘋子相,時時刻刻傻乎乎笑著呼喊︰“宴兒……”
Back to Top